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 白凡

章五 白凡

        玄曦拿着银簪仔细打量一一番,忽然惊咦了一声。

        辰御天和公孙都是同时把目光投射了过去,“怎么了?”

        “这银簪上面的珠花,我好像在什么什么地方见过?”玄曦眉头微蹙,有些困惑的看着手中的银簪。

        “哦?真的吗?在哪?”辰御天忙问。

        玄曦微微摇头,“我也记不起来了,不过这种样式的珠花并不一般,我应该还有印象……”

        辰御天看了看那颗珠花,皱眉――这不就是一颗很普通的珠花吗?

        公孙也是不解地盯着珠花。

        似是看透了二人心中所想,玄曦微微摇头,“你们男子当然不会懂了,这珠花,无论选材还是加工,都是最上等的货色,而且啊,你们看这纹路……”

        说着,玄曦指着珠花之上的细小纹路给二人看,就在二人瞪着听她解释这纹路之上的玄机时,却见她陡然愣了一下,旋即双目一闪,叫道:“我想起来了!”

        公孙和辰御天被吓了一跳,心说公主殿下是不是因为昨晚上没睡好的关系,怎么说话一惊一乍的?

        “我想起来了,我说怎么觉得这珠花那么眼熟呢,原来是路老爷子的手笔啊!!”玄曦叫道。

        公孙疑惑地看辰御天,“路老爷子,谁啊?”

        “京城里一个专门制作女子饰的老人家,年纪挺大的了,不过手很巧的,做出的饰都挺受女子们欢迎的。”玄曦解释道。

        “而且,他和我师父很熟。”

        辰御天补充。

        “哦?”公孙惊讶,没想到一个做饰的老人,居然和武林圣者龙尊很熟?

        “不过,你是怎么看出这是路老做呢?”辰御天好奇地看玄曦。

        “师兄,你忘了么?路老也给我做过不少饰,那些饰上的珠花,都有和这一样的纹路。而且路老说过,那种纹路全天下也就他一个人会,可以称得上是他的个人代表。”

        玄曦回答。

        辰御天点头,“所以……死者,是京城人氏?”

        玄曦点头。

        公孙看不明白了,怎么通过一支银簪,就能说死者是京城人氏了?

        看着公孙一头雾水的样子,辰御天微微一笑,“虽说路老制作的饰非常受女子欢迎,不过他本人在京城还蛮低调的,知道的人并不多,能得到他制作的饰之人,也并不多。”

        “可是,即便如此,又怎么能肯定死者就是京城人氏呢?”

        公孙好奇。

        “之所以说她是京城人氏,并非因为那颗珠花,而是因为她的衣衫。”辰御天指了指女尸。

        “衣衫?”公孙更不明白了。

        “公孙先生,你看她的腰带,哪里是不是有一个很特殊的结?”玄曦开口,指了指女尸的腰带部位。

        公孙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确实,腰带上的结很特别,并非普通系法可以系出来的。

        “这是京城女子间流传的一种特殊的系腰带的结法,其他地区的女子并不会,因此,就算死者不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氏,也势必在京城居住多年,所以才会这种结法。”玄曦道。

        “原来如此。”公孙微微点头,接着看辰御天,“大人,你方才说现了鞋印,在哪?”

        “就在这边。”辰御天带着公孙来到了现脚印的地方。

        公孙看了一眼那几个鞋印,点头,“这般大小,应该不是女子的鞋印,看起来,凶手应该是个男人。”

        辰御天点头,“而且,还应该是一个死者熟悉的男子!!”

        “看这鞋印大小,凶手的身高应该在六尺到七尺之间,体重大约是在九十斤左右,而且擅使刀法,应该学过武功。”公孙缓缓开口。

        辰御天点头。

        根据鞋印推算人的身高体重,这种事情,辰御天自己也能做到。

        至于推断凶手擅使刀法,则是因为死者身上的刀伤整齐划一,只有学过刀法的人,才能造成那样的伤口。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推理。

        不过,唯一的问题在于……身高在六尺到七尺之间,体重在九十斤左右的男子,实在是太多了……

        即便是有擅使刀法这一条,符合条件之人也还是多的数不胜数……

        在如此庞大的人海中,想要找到那个手段残忍的凶手……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

        ……

        白山县,县衙

        县令白凡坐在自己的书房中,显得很是心烦。

        他这几日烦的头都快大了!

        因为,他才刚刚上任不久,白山县就出了一桩杀人案!!

        而且凶手的杀人手法极其残忍,令人指!几乎引起全县百姓的痛恨!!

        最重要的是,他才刚刚上任,资历尚浅,要是这件案子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就会在百姓心目中,失去身为父母官的威信!

        这种事,绝不容许生!!

        但偏偏,凶手行凶手法虽然残忍,却极为干净,几乎没有在现场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所以直到现在,官府都没有办法锁定凶手的身份!

        这简直愁坏了白凡!!

        所以,这几日,白凡只要一有时间,便去翻阅案件的卷宗,可惜这么多天过去,却还是一无所获。

        “大人,大人!”房门外突然传来了捕头张毅急促的声音。

        房里的白凡放下卷宗,皱眉,“张捕头,生什么事了吗?”

        “大人,有人到县衙报案,说是在城外,又现了一具女尸。”

        “什么?”白凡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

        ……

        辰御天和玄曦坐在县衙大堂,仔细打量着正从外面朝这边走过来的白凡,看着看着,辰御天忽然莞尔一笑。

        玄曦奇怪,看了他一眼。

        便在这时,白凡和张毅走进了大堂,“是谁前来报的案啊?”

        辰御天微微一笑,“正是在下。”

        白凡微微看了辰御天一眼,忽然一下子愣住了,“你,你不是……”

        “呵呵……白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辰御天笑了笑。

        白凡此刻似乎也认出了辰御天,就见他笑道:“辰兄,真的是你啊!”

        一旁,玄曦好奇的看了辰御天一眼,“你们,认识啊?”

        辰御天微微一笑,“他是白凡,我们在科考的时候见过面,很投缘的。”

        玄曦轻轻点头,忽然觉得白凡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想着想着,她终于想起来了。

        白凡,就是今年文科举的探花!

        而且,记得皇兄当时看过此人的文章之后,曾经慨然长叹:“若不是刚好撞上了辰御天参加科考,今年的文状元,就非此人莫属了,可惜啊……”

        能得到当今天子如此赞誉,可见此人文采非凡,也因此,玄曦才会对白凡这个名字有很深的印象。

        “原来你就是那个被皇兄赞誉文压一洲的白凡白探花啊!”玄曦眼睛一亮,几乎是脱口而出,丝毫没有现不经意间已经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一旁的辰御天也是微微皱眉。

        白凡见状,连忙道:“公主谬赞了,相比辰兄,在下的文采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玄曦一开始听了还觉得有些奇怪,此人怎么就知道自己是公主了呢?

        不过当她看到辰御天微微皱起眉头的神情,立刻意识到是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于是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辰御天无语的看了玄曦一眼,旋即对白凡道:“白兄,叙旧的话,我们之后再说,现在我们先去现尸体的现场吧,与我随行的仵作公孙先生还在那边等着呢。”

        白凡一听,连忙点头,“对对,还是此事要紧,那就劳烦辰兄和公主殿下带路了。”

        “无妨。”辰御天摆了摆手。

        于是,白凡立即召集县衙的捕快和仵作,随同辰御天与玄曦二人,共同前往现尸体的现场。

        但到了现场,便见白凡环视四周之后,低声的嘀咕了一句,“怎么又是这里啊?”

        听到这话,辰御天与公孙几乎是第一时间将目光看向他,“白兄,你说什么?”

        白凡看了看四周,苦笑,“辰兄,我听闻你最近刚刚在陵水县破获了一起连环杀人案,所以我也就不瞒你了,其实,三天以前,本县也生过一场命案。”

        “而且……”

        接着,白凡一指四周。

        “尸体被现的地方,也在这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9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