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 双刑

章四 双刑

        辰御天看着那具被从树上救下来的无名女尸。

        公孙正在做初步的尸检。

        死者看上去大约三十许岁多一点的样子,虽然身上的衣衫都被凶手用利器划得破破烂烂的了,不过,看得出来所用布料极为考究,看来,死者生前,应该是生在富贵人家。

        不过,最让辰御天奇怪的是,是死者的死状。

        这般死状,与昨晚在鬼庙之中见到的那座凌迟的雕像,几乎一模一样,甚至,就连死者的性别,都与天罚雕塑完全相同。

        这,是巧合吗?

        辰御天微微摇头,应该不可能是巧合,毕竟,凶手就连死者的手足是被铁链绑着的这个细节,都与那座天罚雕塑一模一样!

        这种小细节,通常来说,那应该是最容易被忽略掉的才对。

        可是凶手居然注意到了,这就表示,杀人的凶手,和在鬼庙里建造了那些天罚雕塑的人,应该是同一个人才对!!

        如此说来,难道,建造那些天罚雕塑甚至是那座鬼庙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杀人?

        或者说,那座鬼庙,其实就是一个杀人预告?

        一个预告凶手杀人手法的杀人预告?

        若真是如此,那座鬼庙之中,共有五座天罚雕塑,那岂不是说,那个凶手,是打算接连杀害五个人?

        而且还是以天罚来杀人?

        辰御天边走边想,忽然神色一动,目光看向脚下的地面。

        昨夜刚刚下了一场暴雨,道路泥泞,所以无论是人还是车马走过之后,都会留下很清晰的脚印或者是车轮印。

        而此时,就在辰御天走过的道路上,就清晰的留着一道脚印。

        脚印很浅,而且里面还有这少许的积水。

        昨夜刚刚下过雨,今早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还没有见过其他人走过这条路,所以,这些脚印应该就是昨晚下雨的时候留下的,证据就是脚印之中的少许积水。

        如果是今早雨停之后留下的脚印,那么脚印之中不应该有积水才对。

        这些积水,只能是在昨夜下雨之时,落入脚印之中的雨水积累而成。

        所以,这些脚印,很有可能,便是凶手或者是死者留下的。

        “嗯?”辰御天忽然神色一动,目光望向道路旁的密林。

        在那里,距离死者悬挂不远的一处草地上,似乎有着一物,正在微微反射着从上空投射下的太阳光。

        “这是……”辰御天快步走过去,就见是一根银簪,遗落在了草地上。

        辰御天捡起银簪,仔细打量。

        这是一根做工极为精细的银簪,银簪之上镶着一颗极为晶莹剔透的珠花,一看便知价格不菲,绝不是寻常百姓人家能够拥有的东西。

        辰御天看了看死者悬挂过得那棵大树,微微皱眉。

        银簪掉落的地方距离死者悬挂的大树不是很远,应该就是死者掉落之物。

        这时,辰御天看到原本在进行尸检的公孙站了起来。

        “公孙先生,初步验尸结束了?”辰御天问。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随即,便听辰御天问道:“有什么现吗?”

        公孙看着死者的尸体,缓缓开口:“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夜一更时分,死因则是因颈部遭到压迫窒息而死。”

        “颈部压迫而窒息?这是什么死因?”一旁的玄曦很好奇的问。

        公孙笑了笑,“其实就是被人捏住脖子生生掐死,或者是被人用绳子生生勒死。”

        “被勒死?”玄曦奇怪,看着死者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她不是被凌迟处死的吗?”

        辰御天也点了点头,这个问题他也想问。

        公孙摇了摇头,“不,死者看似身上有无数被利刃划伤的伤口,可是这些伤口,其实都是死者死后才弄出来的。”

        “死后?”玄曦奇怪。

        公孙蹲下身子,指着死者身上的那些伤口,“你们看,死者身上被利刃割出了这么多的伤口,可是,这些伤口的血迹却没有丝毫溢出的迹象,哪怕偶尔有些溢出,也都是呈现凝固状态,对吧?”

        辰御天与玄曦点了点头。

        这一点,以二人的功力,轻易便可看出。

        “这既是死后造成这些伤口的证据了。”公孙继续说道,“人活着的时候,体内的血液是流动,所以如果是死前造成的伤口,血液应该会有喷溅的现象,而且血液不会凝滞,但死后就不同了。人死之后,血液开始凝滞,这个时候造成的伤口因为血液的凝滞,不会出现喷溅,而是会凝滞在伤口附近,就像现在这样。”

        辰御天点了点头。

        “而且,你们再看。”公孙又指着死者的伤口,继续,“人,生之时,利器划破的伤口会造成少许的血肉外翻,但人死之后,伤口的切口就比较平整,不会有血肉外翻。”

        辰御天仔细观察死者身上的伤口。

        果然,死者身上的伤口切口极为平整,而且血液凝滞,很符合公孙对死后造成的伤口的描述。

        “如此说来,这些伤口,都是死者死后才弄出来的了。”

        “不错!”公孙微微一笑,接着将死者的颈部露了出来,辰御天与玄曦眉头皆是微微一皱。

        在死者的颈部部位,很显然的有着一条绳子勒过的痕迹。

        “果然,死者是被凶手用绳子等物体生生勒死的没错。”辰御天看着死者,开口。

        公孙点了点头,“或者,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先遭受了绞刑,死后又遭到凌迟!!”

        辰御天和玄曦目光都是微微一闪。

        公孙微微一笑,看着二人,“你们忘了吗?绞刑,不就是将人吊在绳子上勒死的么?”

        二人了然,但,旋即都是感觉到一股愤怒之意直冲脑门。

        先绞死,再凌迟,这个凶手的杀人手法,真是残忍到了令人指地步!!

        “从初步尸检中,学生能够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其他的,还要等到我们到了陵水县进行详细的验尸之后,才能知道了。”公孙道,“不过,我想凶手应该是事先以某种理由将死者约了出来,再加以杀害的吧。”

        “哦?”辰御天哦了一声,“公孙先生为何如此推断?”

        “大人,这也是学生从死者身上现的。”

        “哦?说来听听。”

        “大人,死者身上除了那一道致命的勒痕之外,其他部位都没有被绳子绑过的痕迹,这就表示,死者并非是被凶手强行带到这里的。如果是被凶手强行带到这里的话,她应该会奋力挣扎,那么身上,应该也会留下相应的痕迹,但是学生刚才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死者身上没有丝毫类似的痕迹。”公孙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而且,如果你的推断成立,那么凶手,恐怕还是死者的熟人才对?否则死者不可能乖乖随他来到这里。”

        “没错。”公孙点了点头,“大人刚才在现场有何现?”

        听到这话,玄曦也是将目光望向了辰御天,“是啊,师兄,你有什么现吗?”

        辰御天微微一笑,“说到现,我还真有一些,我在我们还没有走过的路上,现了一些脚印,我想,那应该就是凶手留下的了。”

        说着,他一指方才现那些脚印的地方。

        “此外,我还在距离死者悬挂的那棵树不远的地方,现了这个。”

        他拿出了那根疑似死者之物的银簪。

        玄曦接过银簪仔细打量,就觉得这根银簪入手极重,应该是贵重之物。

        但当玄曦仔细看过那银簪之上的珠花之后,便是突然轻咦了一声。

        “咦?”...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96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