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七 计夺

章二十七 计夺

        “大人,你真的知道怎么破解那五虎图之谜了吗?”

        酒楼里,公孙坐在辰御天的对面,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桌上的饭菜,一边还不忘问辰御天道

        辰御天颇为无奈的扫了一眼周围。

        眼前几人,除了天生洁癖而一向优雅示人的雪天寒外,其他人全部化身为饿狼,风卷残云般的消灭着桌上的酒菜。

        甚至就连玄曦也是如此,完全抛弃了自己身为公主的形象。

        辰御天知道,这些人不是饿的,而是急的。

        他们这是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是如何破解那五虎图之谜,所以才会如此。

        不过,知道归知道,理解归理解。

        但是他们几个的吃相也实在是......太丢人了啊!

        没看见邻桌几个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这边吗?好像一辈子没吃过饭似的......

        甚至,连一旁的雪大侠,都是一脸嫌弃的模样。要是有可能,真不想和这些家伙一桌啊......

        终于,桌上的酒菜被风卷残云般消灭干净,辰御天与雪天寒连忙结账走人。

        那模样,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但,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酒楼的某处,一双眼睛,一直都在盯着他们。

        待得几人离开酒楼,那双眼睛的主人,也随之离开,旋即转了方向,直奔客来居而去......

        几个纵跃,他来到了客来居,径直上了二楼之后,在一间房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那浑厚的声音再次传来。

        “帮主,属下已经探听到,他们已经破解了五虎图之谜!”

        “哦?当真?”

        “属下亲耳听到,应该做不得假!”

        “很好,看来本帮主要亲自走一趟了......”

        话落,一股劲风扑面,紧接着一道破风声响起!

        黑衣男子抬头,房内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

        ......

        县衙,前院

        公孙、玄曦、霍元极、雪天寒、武动天围着那张石桌。眼神急切而又火热的盯着辰御天。

        辰御天暗笑,眼前几人,虽然表现的如此急切,但是他却知道,他们并非是对那护国宝藏心存觊觎,而是单纯的对着五虎图之谜感到好奇。

        也正是因此,他们才能成为朋友。

        “辰兄,说吧!!”霍元极催促道。

        辰御天笑了笑,然后将被公孙拆下的五虎图放在了一边。

        “其实,你们找错了方向。地图,并没有藏在画中。”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不是藏在画中,又是藏在哪里?

        “难道......这五虎图其实只是一个幌子,护国宝藏的地图,根本没有记载其上?”

        雪天寒摸了摸下巴,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众人惊讶,旋即眼中微微掠过一丝失落。

        如果真如雪天寒所言,五虎图只是幌子,那么他们一上午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

        甚至,江淮盟大费周章杀人盗画,岂不是都成了一个笑话?

        众人望着辰御天,目光一时间有些复杂起来。

        辰御天微微摇头:“不,护国宝藏的地图的确藏在五虎图之中,只是,并不在虎画之上。”

        众人目中再度闪过一丝希望之色!

        辰御天从旁边拿起一幅已经被拆下虎画的画轴,微微一笑。

        “还记得吗?贾夫人曾经说过,贾政的那幅虎画,其画轴......是可以打开的!”

        说着,他的右手在画轴的一侧轻轻一转,只听“咔嚓”一声,画轴当即从中分出了一条裂纹。

        画轴是空心的,其中藏了一张已经有些泛黄的羊皮地图。

        那便是记录了护国宝藏藏宝之地的五份地图之一!

        公孙等人恍然,原来地图是藏在画轴之中的,难怪他们找了一上午都没有找到。

        如此做法,确实高明!

        一般人拿到画,都会和他们一样下意识的认为地图就藏在画中,从而拼命去研究画的内容。

        可谁也不会想到,这样反而恰好落入了设计者的圈套!

        如此,就能在很大程度上保证地图的隐蔽性,不可能轻易被人现。

        霍元极和武动天将另外四幅五虎图的画轴打开,里面果然也藏着地图,很快,五份地图被摆在了石桌上。

        地图很古老,上面几乎没有什么文字描述,仅用一个记号,标示出了藏宝的地点。

        众人一脸无奈,因为谁也不知道这地图画的到底是哪里。

        “这地图所记载的地形,似乎有些眼熟啊......”

        公孙仔细看了看拼起来的地图,自言自语道。

        闻言,众人都是把目光投射到公孙身上。

        只见他冥思苦想了一阵子后,忽然双目一亮,

        “我想起来了!”他丢下这样一句话,接着就风也似的离开了前院,留下辰御天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茫然!

        片刻之后,公孙抱着一本厚书返回。

        “我记得曾看过的......”他一边翻书,一边自语,当书被翻到某一页时,他突然一脸兴奋:“你们看,是不是一模一样!!”

        辰御天将目光望去,只见在书页之上,画着一幅地图。

        这地图之上的部分地形,与记载护国宝藏藏宝之地的地图完全一样!

        他神色一动,视线稍稍看向书页的左边,那里写着地图的名称。

        “陵水县!!”

        “如此说来,藏宝之地难道就在陵水县周遭?”霍元极目光一闪。

        “应该是这样。”辰御天点了点头,“公孙先生,能否知道那藏宝之地到底是在何处么?”

        公孙还未答话,雪天寒突然皱了皱眉。

        “怎么了?”

        辰御天注意到了他这个细微的动作,问道。

        雪天寒眉头微皱,“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

        “奇怪的香味?”

        辰御天微怔,经他这么一说,果然有一股香味冲入鼻腔。

        香味很淡,但却极其好闻,如花香四溢,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冲动!

        “不好,这香味有古怪......”武动天忽然惊呼起来,“我的内力被封印了。”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连忙查看自身的内力。

        果然,他们的内力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封印在了丹田之中,无法运转。

        “不好,这是落木奇香!!”公孙猛地面色一变,惊呼!

        “落木奇香,公孙先生,那是什么?”

        “落木是一种只生长于洛水河畔的奇异植物,此木与酒水结合之后,便可散出一种极其好闻的香味,此香味,若是普通人闻了,不会有任何不适。但,若是武者闻了,其体内的内力便会被封印,一个时辰之内,无法运转!”

        “这,便是落木奇香!”

        “不过,因为落木此物生存极难,学生也只是在药书之中看到过罢了。”

        公孙叹了口气,神色却是十分凝重。

        辰御天也是面色肃然!

        当现自身内力被封印的刹那,他就知道,一个未知的敌人,已经开始动手了。

        落木极其珍贵,对方既然舍得拿此物先行暗算,那么势必来者不善!

        只是,他还有一点想不通。

        这里可是县衙门,守卫森严,敌人到底是如何进入的?又是如何毫无声息避过他们这些高手的灵觉,使用落木奇香下毒的?

        这些,说来话长,其实不过是公孙话落的一瞬,辰御天正沉吟间,突然,一道朗笑响起。

        “哈哈......不愧是神医,果然见多识广!!”

        “是谁?”雪天寒冷喝一声,虽然其内力遭到封印,但语气一如既往,不含半点情感。

        一个黑袍身影缓缓从墙外纵跃进来,其手中,端着一只木质的酒杯。

        那可封印内力的落木奇香,便是从这只酒杯之中散出来的。

        众人看着那只木杯,皱眉。

        此杯,恐怕便是落木所制!!

        那杯中,此刻应当是装满了酒水!

        来人脸上蒙着面罩,看不清容貌,只露出一双狭长的双眼,凶光闪烁!!

        “你是何人?”武动天如临大敌,面色不善的盯着来人。

        辰御天却只是淡淡地看了这黑袍人影一眼,微微一笑:“你终于忍耐不住了么?”

        来人惊讶,笑道:“你知道我?”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应该称呼你为吴亮掌柜,还是应该叫你的真名,江淮盟乌衣铺帮主,吴法?”

        辰御天盯着来人的脸,淡笑。

        闻言,众人也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来人。

        难道说,此人,真的就是吴亮?

        亦或者,是吴法?

        黑袍人影笑了,轻轻地摘下了脸上的蒙面巾,露出一张瘦削阴翳的脸。

        看到这张脸,武动天、霍元极、雪天寒三人皆是难以置信,大吃一惊!

        这张脸,不属于吴亮,但,却属于辰御天口中的另外一人。

        乌衣铺帮主,吴法!

        “居然被你现了......不过没关系,你们已经中了落木奇香的封印,一个时辰之内,无法动用任何内力,而我的计划,也已经差不多成功了......这伪装,不要也罢!”

        吴法冷笑,扔掉了手中的蒙面巾。

        辰御天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到底是如何识破你的吗?”

        “你想拖延时间?”

        吴法冷冷一笑,

        “没用的,落木奇香的效力至少要持续一个时辰之后才能解开。”

        “既然如此,你又怕什么呢?我和你说话,又用不了一个时辰。”辰御天笑道。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9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