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三 情殇!

章二十三 情殇!

        凌妙音的话,让大家有些吃惊!

        红妆剑客谭晶,成名江湖十数载,以一手精妙绝伦的剑术冠绝江湖,被江湖中人,冠以“红妆剑客”之名,可见其在江湖之中的威望。

        但,就是这样一位纵横武林的大高手,却从未有人知晓,她师承何处。

        这,在江湖中,是一个永远盘根在人们心头的迷。

        这个谜,十年来,从未有人解开。

        但今天,在这位“红妆剑客”消失的十年后,这个谜,终于解开了。

        原来,她竟是剑圣之徒!

        难怪她会有如此高深的剑法造诣!

        不过,这并非辰御天在意的地方。

        他真正在意的是,为何凌妙音,会提起这位消失了十年之久色红妆剑客?

        莫非……

        他灵光一闪,一个猜测,蓦上心头。

        “莫非梅香……其实便是谭晶?”

        辰御天紧紧地看着凌妙音的脸,缓缓地沉声道。

        闻言,厅中众人皆半惊半疑的看着凌妙音。

        凌妙音望着众人的目光,微微苦笑中,点了点头。

        众人哗然!

        谁能想到,一个潜伏在贾府的小小丫鬟,居然就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红妆剑客谭晶!

        “她的确就是我的那位师姐。”

        听着凌妙音肯定的话语,辰御天陷入了沉思。

        江淮盟潜伏在贾府之中的暗子,居然就是江湖中消失了十年之久的红妆剑客谭晶,莫非消失十年,谭晶一直隐藏在江淮盟中?

        不,不对!

        他微微摇头。

        江淮盟是近几年才出现的。而它的前身江淮七帮,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也是江湖组织,谭晶若在,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传出。

        那么,这些年谭晶到底经历了什么?

        为何她会成为江淮盟安插在贾府之中的暗子?

        “其实,我师姐当年消失之后,就连我师父,也不知道她到底在何处。”

        像是回答辰御天心中所想一般,凌妙音如是道。

        “直到三个月前的某一天,我师父,收到了一封她寄来的信。”

        闻言,众人心中一动。

        三个月前,那不正好是李元遇害的时间吗?

        凌妙音继续道。

        “那封信,此刻就带在我的身上,你们可要看看?”

        辰御天点头。

        凌妙音从怀中取出一封信。

        辰御天接过,仔细地打量了一眼。

        这是个很普通的信封,其上的字迹娟秀清丽,一看便是出自女子手笔。

        “恩师亲启!!”

        辰御天将信从中取出,纸上的字与信封上的基本相同,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信的内容不长,只有寥寥数行。

        “师父:

        自当初不辞而别,已十年有余。十年来,未能侍奉左右,愧对授业之恩,还望师父原谅。十年来,徒儿几乎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每每思及往事,便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犹记十年前,徒儿为了他,义无反顾退隐江湖,只愿与他长相厮守。但如今,徒儿才现,自己错了。

        师父,犹记您曾言,他野心勃勃,并非良人。徒儿当日不以为然,直到现在才知,您的明智。可惜,为时已晚,徒儿只能趁着自己还是自己的时候,写下这封信。

        如今,徒儿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苟延残喘在这世间,已经无法操纵自己。有时候,我都不明白,我到底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

        这样的问题,找不到答案,也没有答案。这一切,全部都是拜他所赐!但,即便如此,我的心中,却依然放不下他,或许这,就是一段孽缘……

        师父,这一切,徒儿都是自作自受,徒儿无悔!今生,唯一有愧之处,便是无法报答师父的授业与养育之恩。只能待到来生在做报答……

        不肖徒谭晶上。”

        信的内容,到此,全部结束!

        辰御天微微皱眉,这封信写的很一般,几乎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

        但他总觉得,这封信,似乎少了点什么!!

        他将信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甚至还传给公孙等几人各自看了一遍。

        “大家,如何看这封信的内容?”他问道。

        霍元极道:“从信中看,谭晶当初突然消失的原因似乎就是她喜欢上了某个人,但也看得出来,他所喜欢的那个人,似乎……并不爱她,而且野心极大。”

        说完,他深深叹了口气。

        众人皆深有同感地叹惋不已。

        爱上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对于一个女子而言,这无疑是一场孽缘。

        更是一场情殇!

        公孙点头:“确实,信中包含的表面意思仅止于此,不过,我比较奇怪的是,她信中所言‘自己还是自己的时候’是何意?”

        “那……应该是指不完整的异变奇术吧?”辰御天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我们都见过不完整异变奇术施展时武者的样子,谭晶还好,特别是尹水河畔的那些黑衣人,他们表现如同野兽。如此状态,堪称‘不是自己’了吧!”

        众人点头。

        “如此说来,信中所谓‘一切拜她所赐’,便是指这不完整的异变是那个‘他’逼迫谭晶修炼,那这个‘他’,又是何人?”

        “这个,就要问凌姑娘了。”

        辰御天笑了笑,看向凌妙音。

        众人同时看她。

        凌妙音怔了一下,旋即茫然问道:“问我做什么?我知道谭晶是我师姐这件事都只是在前不久的,我怎么可能知道信中的那个‘他’是指何人?”

        “你虽不知,但我想,令师剑圣前辈,定然知晓!!”辰御天道。

        这时,武动天道:“虽然不知那个‘他’究竟是谁,但我想,谭晶应该很恨他吧。通篇连名字都不曾提起,只以‘他’做称呼……”

        “不,你错了”武动天话未说完,便被一道声音打断,他循声望去,便现,玄曦看着那封信,微微摇头。

        “的确,你错了。”凌妙音也微微摇头。

        武动天疑惑的望着她们二人。

        “她不恨他,而且恰恰相反,她之所以通篇都不曾提到他的名字,是因为她还爱着他。”

        凌妙音叹气,缓缓道。

        “是啊!!她爱他,所以避免在信中提及他的名字,以免泄露,对他的谋划造成不必要的变故。真是一个傻女人啊,宁愿自己受苦,也还是要为那个人着想。”

        玄曦微微叹了口气。

        厅中其他人皆是古怪的望着她们二人,两个年方二八的少女,却如此老气横秋的谈论一个算得上是前辈的女子的爱情……

        这场景,怎么看都觉得奇怪啊!

        “爱一个人,就要无时无刻为其着想吗?哪怕……他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哪怕……明知那是错的?也还是要去做吗?这样……真傻!!”

        玄曦眼眶微湿,道。

        众人沉默。

        在外人看来,谭晶如此行为,绝不明智!

        但,谁又不渴望,拥有一个如此对待爱情的女子呢?

        只不过她,所托非人罢了!

        就如信中所言,并非良人!

        ……

        ……

        “咦?这信封之中,似乎有些古怪?”

        玄曦把玩着手中的信封,忽然惊咦了一声

        “什么古怪?我来看看……”

        辰御天拿过信封,仔细检查了一遍,现在信封背面的纸张,似乎有写着什么字样子。

        辰御天微微皱眉,看了凌妙音一眼。

        凌妙音轻轻点了点头。

        见状,辰御天直接把信封撕开,就见在信封后面的背面,出现了四句话。字迹和纸上的一样。

        “阳之左耳,凌之右部。”

        “金木火土,五行俱全。”

        辰御天默默看着这四句话,初时有些茫然,但渐渐的,他的眼睛越来越亮,到最后,几乎形成了一片精芒!

        “原来如此啊!”

        公孙也是微微一笑,一脸恍然!

        玄曦看着这四句话,却是一头雾水。

        “这……这是什么意思啊?”

        辰御天看着凌妙音,笑问:“你应该早已知道这信封之中另有玄机了吧?”

        凌妙音一怔,旋即苦笑着点点头。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这家伙啊!

        “我想,当初剑圣前辈应该就是看到了这四句话,才会叫你来这陵水县的吧?你来此,应该就是来找谭晶的,对吧?”

        辰御天看了看信封,问道。

        凌妙音点点头,惊讶!

        当时的情况的确如此,没想到连这些他都能知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

        “因为这两个字谜啊!”辰御天笑着一指信封上的四句话。

        “字谜?这是字谜?”凌妙音疑惑。

        “不错,这就是字谜!”辰御天笑道,“这四句话之中,隐藏了两个字。而这四句话,便是谜语。而且,还是两个很简单的谜语。”

        众人闻言,仔细研究这四句话。

        不多时,雪天寒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阳之左耳,凌之右部’这是一个很简单拆字谜啊!”

        霍元极闻言,立时眼睛一亮。

        “将‘阳’字的左边和‘凌’字的右边,组在一起的话,那不就是……‘陵’字了么!”

        “不错,但下一句又如何解?这可不是什么拆字谜了?”

        武动天无奈至极,破解谜语和暗号这种事情,他一向不在行。

        “金木火土,五行俱全……五行俱全啊……”

        玄曦呢喃着后两句话,目露思索之色,突然,其脑中灵光一闪!

        “等等,我明白了,这是一个缺字谜!谜底就是谜面所缺的那个字!”

        闻言,辰御天微微点头。

        这妮子,反应还是很快的嘛!

        “五行乃是金木水火土,谜面之中只有金木火土,唯独缺少了水,所以,这个字谜的谜底,应该就是水!”

        玄曦话音一落,霍元极接口道:“那么,前后两个字连起来就是……”

        “陵水!”武动天道。

        “陵水……陵水县?如此说来,这四句话,隐藏了谭晶自己所在的地名,剑圣前辈破解了字谜,才命凌姑娘到这陵水县找人的了?”霍元极道。

        “我想应该就是这样!”辰御天点头。

        “只是,如今谭晶一死,办案所有的线索几乎全断了,我们又该如何找回那些被盗的虎画。”武动天微微皱了皱眉。

        众人沉默。

        辰御天摇了摇头。

        “不,我们手中,至少还有两条线索!”

        武动天惊讶看他。

        “其一,”辰御天伸出一根手指,“便是谭晶信中提到的那个‘他’,我怀疑此人,便是这一连串案子的幕后主使……”

        “可是,此人我们什么都不知,要如何查起?”公孙皱眉。

        辰御天道:“还记得信中说过,剑圣前辈曾说此人‘野心勃勃,并非良人。’我想,前辈当年,应该是见过此人的吧?”

        凌妙音皱了皱眉。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问我师父?”

        “此事有劳姑娘,还望姑娘不要推辞才好。”辰御天双手抱拳,极为诚恳道。

        凌妙音咬着下唇犹豫了很久,最终咬了咬牙,应道:“好!此事就交给我了,就当是为我那素未谋面的师姐,讨个公道!”

        辰御天笑了,旋即又伸出了第二根手指。

        “其二……大家莫要忘了,吴亮的手中,还有最后一幅五虎图之一……”...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