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六 真与假

章十六 真与假

        吴亮一言,让厅中众人吃惊万分!

        浓浓的震惊,涌上每个人的脸庞!

        马志云一案被以假乱真的虎画,居然便是贾政手中的五虎图!

        那么,贾政一案被以假乱真的虎画呢?

        那又是哪一幅画?

        或者说,那幅画,本就是赝品!

        是贾政那幅五虎图之一的赝品!

        这并非不可能。

        在看到同为五虎图之主,同为五侍卫之后的朋友屡遭杀人夺画之劫,为了避免自己手中的虎图落入贼手,贾政自然可能会早做准备。

        他完全可以事先仿制一件赝品,挂在自己书房。

        如此,即便自己真的遭遇不测,虎图,也不可能落入凶手之手。

        “宁死,也要保护虎图么?”

        辰御天心中唏嘘,贾政此举,令他敬佩。

        奈何,对方也非易与之辈,不但找到了真虎图所在,而且误了马志云性命。

        不过这些,始终只是辰御天自己的推测。

        事情究竟如何,还是要听当事人的讲述。

        “此事要从6大人遇害之后说起了……”

        吴亮开始了回忆。

        “那一日,我正在酒楼,贾兄突然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拿着那幅画。”

        “我见他行色匆匆,又欲言又止,于是请他到客房详谈。”

        “谁知,他一进去,便将那画,托付与我……”

        吴亮的眼睛里,闪过浓浓的追思之色,仿佛回到了事情生的当日……

        那日,贾政托虎图于吴亮,吴亮惊讶的看着他,问道:“贾兄,你这是做什么?”

        贾政道:“吴兄,如今李兄和6大人双双被害,你认为他们为何被害?”

        吴亮闻言,想了很久,直到看到贾政手中的虎画,方才道:“贾兄的意思是,他们的目的……是五虎图?”

        “正是。”贾政道,“吴兄,我已经请画师事先仿制了一件一模一样的画挂在书房,这幅虎图,就暂且先交给你保管了。”

        “可是……”吴亮欲言又止。

        “好了,没什么可是的。吴兄,若我也遭遇不测,此画,就交与你了。绝不可让护国宝藏,落入贼人之手!”

        贾政说完便走了。

        十多天后,便传出了他遇害的消息。

        “消息传来,我很害怕,也很惊恐。”

        “我想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就是我了,于是……”

        “于是你就将手中的两幅虎画同时交给了其他人保管,而其中之一,便是马志云,对吗?”

        辰御天接口道。

        吴亮默默点头,眼中有着一丝追悔之色闪过。

        辰御天叹了口气。

        “罢了,人死不能复生,如今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这样,才能对亡者有所交代。”

        “大人所言甚是,不知方才草民的请求……”吴亮拱了拱手,陪笑道。

        辰御天道:“此事不难,本县这就派人前往贵府。”

        说着,命王毅进来,吩咐人手,准备前往吴家。

        吴亮拱手道谢,没过多久,便告辞离开。

        他走后,厅中陷入短暂的沉默。

        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沉吟之色。

        吴亮所说的事情实在太让人吃惊,直到现在,他们都没能完全消化。

        良久,辰御天开口道:“诸位,这吴亮你们怎么看?”

        公孙摸了摸下巴,道:“以前便常听坊间传闻,客来居酒楼掌柜颇具城府,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此人心机深沉,非易与之辈。”

        众人皆点头表示同意。

        雪天寒也道:“此人不简单。不过他所言之事应该是真的。”

        “或许是真中有假也说不定,毕竟,真真假假,最容易迷惑人了。”

        武动天微眯着双眼,似笑非笑!

        辰御天点头,他更倾向于武动天的判断。

        因为就在刚才,他终于现,吴亮的话,究竟是是哪里一直都让他觉得不对劲了。

        玄曦沉吟片刻,道:“护国宝藏之事我曾听皇兄说过,应该是真的。五虎图之事,就不清楚了。”

        “不过我可以飞鸽传书回京城,询问此事。”她继续道。

        众人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也只能先如此了。

        ……

        ……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

        没有案子继续生,虎啸也不再传出,凶手如同隐藏,销声匿迹。

        辰御天的调查也陷入了停滞。

        凶手不再作案,现有的案子有找不到丝毫有用的线索。

        辰御天有些无奈。

        如此下去,半月之内,他不可能破案。

        不过,无奈之余,他也有些欣慰。

        没有凶案生,以往笼罩在陵水县居民心头的阴云,渐渐地散了。陵水县,也渐渐的回到了往昔平静的生活。

        但,这种平静注定不会长久。

        毕竟,那笼罩陵水县心头阴云的源头,还没有彻底清除。

        终于,在第六天之后,这平静,被打破!

        虎啸,再临!

        吼······

        其声如同雷霆震怒,响彻整个陵水县,将所有人从梦中惊醒!

        恐惧再临!

        辰御天和衙门众人第一时间赶到了案现场。

        这是一处院落,规模不大,院中开辟出一快空地,栽满花木。

        只是,如今时值九月,满园花木,尽皆成了枯枝败叶,空留几处残红,点缀其中,平添一种萧瑟。

        现场就在屋内。

        辰御天和公孙一只脚刚刚踏进去,眉头便是微微一皱。

        现场极乱,如同遭遇盗匪一般,一片狼藉!

        除此之外,屋里门户大开,留下了许多的痕迹,明眼人都能看出,在此地一定生过一场打斗。

        而且,屋内各处充斥着星星点点的血迹,使得此处看上去,略显阴森。

        雪天寒皱了皱眉,在院中止步。

        如此现场,绝对是他这个生有洁癖的人最不想进入的环境之一。

        不过,最终雪大侠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皱着眉头,硬着头皮,别别扭扭的走了进去。

        不过当他看到死者的遗体之时,他顿时后悔了。

        死者是一个女子。

        其浑身衣衫破烂,满身伤痕累累,满是血迹,脸上的神情更是扭曲的不成样子,似是在死前,遭遇过莫大的痛苦。

        此女,辰御天认识。

        她,正是已死的马志云的妻子。

        昨日,辰御天还因为其相公的案子见过她一面,谁知只过了一天,她便遭到了毒手。

        这真是世事无常!

        公孙俯下身子,认真的检查尸体,丝毫不因为死者是女子而面有异色。

        辰御天也在认真的检查着现场。

        和以往相同,这次的现场中依然找到了虎毛,空画等物。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除了这些之外,还现了一些很清晰的脚印留在屋里的地面上。

        辰御天仔细检查了这些脚印,这些脚印都比较宽大,显然不是女子所有。自然也就不可能是死者了。

        那么就只可能是凶手的!

        辰御天的眼中闪过一丝沉吟。

        和之前几件案子的现场相比,这次的现场,有些诡异。

        以往,凶案现场很少会留下痕迹,尤其是有关凶手的痕迹,几乎不可能留下。

        但这一次,凶手在现场留下了大量的痕迹,甚至连自己的脚印都留了下来。

        “简直就像是两个不同的人作案……”辰御天自嘲一笑。

        忽然,他双目精芒一闪。

        “等等……两个不同的人……莫非……”

        ……

        ……

        武动天站在现场的空画之前。

        自从来到现场,他就一直站在这里。

        霍元极与玄曦觉得奇怪,问道:“你在看什么?”

        “线索。”武动天淡淡的回答,嘴角掀起一丝笑容。

        玄曦有些奇怪,问道:“空画之上还有什么线索吗?”

        武动天答道:“当然,而且还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霍元极哦了一声,问道:“什么?”

        武动天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还记得吧?吴亮说他们五侍卫之后人的时候,似乎没有说,马志云是五侍卫后人吧?”

        霍元极与玄曦点了点头。

        “那为何,马志云的手中,会有另一幅五虎图之一?”武动天一指墙上的空画。

        “什么?”霍元极与玄曦大吃一惊,心中同时浮现出一个疑问。

        武动天怎么会知道那是五虎图之一?

        武动天笑了笑,道:“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被以假乱真后留在案现场的空画,结果,我现在其中四幅空画之上,在印信与题词之下,有一个特殊的标记。”

        说着,他从袖中抽出一幅画,递给二人。

        霍元极接过画,展开一看,只见是一副空画,估计是之前几起案子挂在现场的。

        玄曦连忙将目光紧紧的投向这幅空画,在题词和印信之下,果然现了武动天所说的特殊标记。

        那是一个如同树叶的标记!

        这树叶形状古怪,似游龙一般。

        看到这古怪的树叶标记,玄曦登时脸色大变,失声叫道。

        “天龙叶?!”

        霍元极动容。

        天龙叶,乃是一种名为“天龙树”的叶片

        此树历代以来,都是朝廷的贡品,普天之下,唯有皇宫大内,才能见到此树。

        因此,此树历来都被看作是皇室的象征。

        而此刻,象征皇室的天龙树叶标记居然出现在了空画之上。

        而空画,是仿制原画而画,故,原画之上,应当也有此标记。

        拥有皇室标记的虎画……

        那,势必就是五虎图!

        霍元极眼中精芒一闪,连忙走到了那幅空画之前,仔细观察。

        果然,在这幅空画之上,在那印信与题词之下,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天龙叶标记。

        “果然如此……”

        这时,王毅走了进来,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大人,县衙接到报案,有人在城郊荒山,现了一具骨尸!”...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