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四 传人

章十四 传人

        问询过古董店的伙计们之后,辰御天三人便打道回府。

        当玄曦,霍元极和武动天三人有说有笑地回到县衙门时,辰御天他们也已经回来了,正围在一起讨论案情。

        见到武动天,辰御天颇感意外。

        玄曦把今天晚上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与辰御天听,辰御天听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凶犯的轻功居然比你施展内力增幅以后还要厉害?”

        玄曦点了点头:“没错,我施展了内力增幅之后,一直都被他吊在后面。不过我相信,他当时也应该不是很轻松。”

        辰御天点了点头,玄曦内力增幅以后的轻功有多强,他是最清楚不过的。那种度,即便是自己全力施展轻功,都略有不及。

        不过,他清楚,并不代表在场众人也都知道。因此,一听到他们二人的对话,众人便是有些奇怪的看着玄曦。

        那样子,似是在疑惑她的轻功真的有那么高强吗?

        玄曦被几个大男人死死盯着,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时,众人也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纷纷收回目光。

        唯独雪天寒浑然不觉,依旧盯着玄曦,开口问辰御天道:“辰兄,公主殿下可是修炼过增幅轻功的内力?”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是的。她所修炼的内力,叫做清影。”

        “清影内力?天下第一等内力之中的清影内力?”

        众人都是有些吃惊,清影内力名列天下第一等内力之列,又是第一等内力之中唯一一种可以增幅轻功的内力,在场众人自然都不陌生。

        只不过,他们以往,也只是听过此内力之名,真正见到身怀此内力之人,这还是第一次。

        一干人皆是有些惊讶浮现脸上,唯独武动天一人面色毫无变化,那表情,似乎他早就知道此事一般。

        看到这一幕的霍元极,一双眼睛顿时微微眯起。

        方才在城墙那里,他就现武动天似乎与玄曦公主和辰御天颇为熟悉,此刻看到其露出如此表情,更是让他非常肯定,这三人,一定早已相识。

        但是,他们为什么会认识?

        “武动天是武狂、武圣前辈唯一的传人,而辰御天他们却是来自京城皇室,按道理来说,他们不应该有任何交集才对。”

        “而且,武动天自幼便和两位师父一起在武鸣山隐居修炼,平时很少露面,其名,也就几个包括自己在内的圣者传人知道才对,为何玄曦公主和辰御天会与他相识。”

        “难道,他们是在去凌州的路上相识的?”

        霍元极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不对。如果只是萍水相逢,不可能连玄曦公主修炼的内力也知道,他们之间的熟悉程度,绝不仅仅只是萍水相逢。”

        霍元极目光闪烁,在脑中思索着一切。

        雪天寒此时也现了武动天的不同寻常,见霍元极如此,他道:“几年前,武圣前辈曾经带着武动天去过一次京城。”

        听到此话,霍元极眼睛顿时一亮!

        “对啊!他们一定是那时候相识的。可是,武动天当时去京城,似乎是去赴武圣前辈和龙尊前辈的约定的啊!”

        “等等,龙尊?京城?难道......”

        霍元极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震惊的目光直接看向辰御天,旋即,他心中暗暗苦笑了一下。

        他早该想到的。

        龙尊身为武林圣者之一,与冰王炎尊并不相同,他,并非出自江湖,而是来自庙堂。是以,他虽在江湖中有莫大声名,但,却很少在江湖中走动。其传人在江湖,也是声名不显。

        但,在朝廷之中,龙尊却拥有极高的知名度。

        因为,他乃当今天子之师!

        不过也有传言说,他除了当今天子之外,还有一个更加出色的传人。

        此人,霍元极以往并不知道其名字,但现在,他知道了。

        “他可真是把我们瞒得够苦啊......”

        霍元极看了看辰御天,又看了看身边的雪天寒,终于明白在尹水河畔,雪天寒为何会说那句话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

        ......

        辰御天看着武动天,问道:“武兄,你为何会来这陵水县?”

        武动天苦笑了一下,道:“此事说来话长,你们都知道前任县令死时,曾有一幅虎画被掉包了吧?”

        众人点头,他们最近也一直在追查此事,不过,武动天又是怎么会知道那画是被调包的呢?

        武动天叹了口气,苦笑道:“那幅画,其实,是我师父的。”

        众人大吃一惊!

        武动天的师父?那不就是武林圣者之二的武狂和武圣吗?难道,县令手中的虎画,其实是武狂武圣二位前辈之中某一位的?

        若是如此,那这画,又是怎么跑到前任县令的手中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武动天看着众人的表情,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们很难相信,但画确确实实是我武狂师父的。是他送给县令报恩的。”

        “报恩?”众人奇怪。

        武狂乃武林至尊之一,而前任县令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如此一个人,又怎能会对武狂有恩?

        “这个,牵涉到我师父的一段往事。”武动天道,“大约是在三年前,我师父一个人离开武鸣山,去挑战冰王。”

        众人眉头一挑,旋即不约而同的看向雪天寒。

        霍元极更是低声道:“哎......你有没有印象啊!”

        雪天寒无奈地白了他一眼。武狂每年都要去挑战他师父,每次挑战都以失败告终,他怎么可能会有印象?

        武动天继续说道:“我师父战败之后,身受重伤,在一处客栈里躺了好几天。本来,以他武林至尊的恢复能力,就算没人照料,不过几日便可复原。可偏偏,他的隔壁,住了一个赶考的秀才。”

        众人听到此处,皆是精神一震。

        这个秀才,应该就是已经死亡的陵水县前任县令了。

        果然,只听武动天说道:“那个秀才,就是如今已经被杀害的前任县令6大人。当时,他见我师父卧病在床,便自的经常过来照顾他。虽然我师父每次都驱赶他可他根本不在意,仍然过来照顾我师父。直到我师父的伤势彻底痊愈,他才继续去赶考。”

        “我师父虽说不愿意被秀才照顾,但毕竟是承受了他的情。所以即便是之后他已经回到了武鸣山,但也还是对那个秀才念念不忘,一直想要找到他报恩。”

        辰御天边听边点头。

        “也是老天有眼,年前之时,我师父偶然到这陵水县闲逛,无意间刚好看到了这个秀才。而当时的他,已经是这陵水县的县令了。”

        武动天继续说道。

        “于是,我师父便把随身携带的一幅最喜爱虎画,送给了他,以报答当初的照料之恩。但没想到,他收到那画不到半年,就生了这次的惨案......”

        武动天说到此处,声音不觉有些低沉起来。

        其师父送给县令虎画,本是为了报恩,但,没想到恩人却因此丢掉了性命,这其中曲折,令人叹惋!

        辰御天众人听罢,也是唏嘘不已。

        武动天叹了口气,继续道:“惨案生之后,我为了调查凶犯,乔装打扮潜入县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见到了那幅留在凶案现场的空画,当时我就知道,那幅空画,是假的。”

        “自此以后,我就一直暗中留意那些家伙,一方面想帮助我师父找回那幅画,另一方面也想抓住凶手,将他绳之以法。可惜,这家伙的手脚太过干净,几乎不会在现场留下任何线索。这次好不容易撞见了一个,没想到还是被他跑了。”武动天叹息道。

        听到这里,玄曦面色微微一动。

        毕竟,那个凶犯之所以会跑掉,她也有一定的责任。

        “如此说来,你手上掌握的线索,与我们所掌握的也差不多了。”公孙的目光微微一闪。

        武动天点头,又道:“今夜的案子如何?你们应该去调查过了吧?”

        辰御天道:“你们进来之前,我们正在讨论这个。王捕头,把此案的详细情况说给大家听听。”

        王毅点了点头,顺手拿起方才写了一半的卷宗,说道:“今夜古董店之案的死者名叫马志云,是该店的掌柜,同时,经过大人和公孙先生等人的推测,已经确定此人便是江湖中消失了九年的摧风圣手。”

        听到此处,霍元极和武动天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辰御天和雪天寒向他们微微点了点头,二人压下心中的震惊,继续听王毅报告。

        “死者同样是被野兽活活咬死,死因是失血过多。案现场留有到处都有打斗的痕迹。但是只有死者的摧风掌留下的痕迹,却没有凶犯的痕迹。另外,在现场,我们同样现了虎毛和空画,可以肯定,与之前几案都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霍元极听罢,惊讶:“没有留下凶犯的任何痕迹,摧风掌此掌法重度,凶犯居然能够毫无损将其杀死,此人的轻功身法,很不一般啊!”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没错。而且还有一件事,公孙先生今日画了一天的时间,终于查出了死者身上的咬伤系何种野兽了。”

        玄曦哦了一声,问:“是什么?”

        霍元极也是有些惊喜的望着公孙。

        公孙看着两人,想了想,说道:“我们,都错了。那些伤口,根本去就不是野兽造成的。”

        “什么?”二人吃了一惊,不是野兽,那会是什么?

        “是人!完全丧失人性,野兽一般的人!”公孙的话语一出口,武动天顿时愣住了。

        霍元极与玄曦二人先是一惊,旋即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显然也是想到了尹水河畔的黑衣人伏兵。

        “会是那群人吗?”霍元极问道。

        辰御天摇头,道:“不清楚。正如武兄所言,凶犯的手脚太干净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今夜的案子也是一样。”

        众人皆叹了口气。...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