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一 凶犯?

章十一 凶犯?

        义庄,就在县衙不远处。辰御天三人初到此地,便闻到阵阵恶臭,扑鼻而来。

        这是尸臭。是尸体长年累月放在此处自然而然形成的味道。这味道自不好闻,是以辰雪二人都不由自主的捂住了鼻子,唯独公孙浑然不觉。

        “我们进去吧!”

        公孙说罢,推开了义庄的房门,迎面所见,是一具具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尸体。这些尸体皆以白布掩盖,那恶臭,便由此而来。

        雪天寒只看了一眼,顿时眉头大皱,停住了脚步。

        辰御天奇怪,问其故,却也没有回答。正无奈间,只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义庄庭院之中。此人身形修长,一身红衣,不是霍元极又是何人。

        看到霍元极,辰御天顿时有些吃惊。

        他,怎么来了这里?

        他不是应该和玄曦一同调查李元遇害一案么?怎么会突然来了这里?玄曦又去哪里了?

        一道道疑问从辰御天脑海之中闪过,此起彼伏。

        霍元极看着雪天寒,脸上竟流露出惊奇而又难以置信地表情,问道:“咦?你怎么来了这里?”

        所问与辰御天心中所想几乎一字不差,只是所提问的对象,换成了雪天寒。

        雪天寒没有答话,只是看了辰御天和公孙一眼。

        霍元极看了看二人,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雪天寒,不由笑了起来。

        公孙和辰御天一头雾水的看着他,完全搞不懂他到底在笑什么。

        笑了一会儿,霍元极方才说道:“没想到你这天生洁癖的人居然也能来到此处?怎么样?感觉如何啊?”

        辰御天恍然大悟。

        原来,雪天寒天生便有有很严重的洁癖,平生最怕脏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他总是以一袭白衣示人的原因。更是他为何在杀人之时,总是利用冰极内力的阴寒之力将对手活活冻死的原因。

        因为他怕脏。

        义庄此地,本就是存放尸体之地,脏东西自是极多,是以他方才才会停下脚步,不肯再往前走了。

        想通了这一节,辰御天哑然失笑。没想到江湖中流传的所谓冰天雪剑杀人无情的传言,居然只是因为对方怕脏所致。

        这要是被江湖中人得知,恐怕要惊掉一地的眼球了。

        “雪兄,如果你不方便的话,那我们便在屋外等候。公孙先生,你看如何?”辰御天笑道。

        公孙看了看雪天寒,道:“无妨。”

        说罢,他径自走进了屋里,留下辰御天三人,在屋外等候。

        雪天寒冷冷的瞪了一旁还在笑的某人一眼,对辰御天道:“其实,你不必和我一起在这里等的,有他和我一起,就够了。”

        声音一如既往地冰冷,但辰御天能够感受到,他隐藏在这冰冷之中的一丝感激。

        于是他摆了摆手,笑道:“无妨。反正这种地方,我也待不习惯。”

        雪天寒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狠狠地瞪了某人一眼。

        某人依旧毫不在意,继续大笑,便在此时,辰御天忽然问道:“霍兄,你不是与玄曦一起去调查李元遇害一案么?怎么突然来了这里?”

        霍元极这才止住了笑声,旋即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李元的家属对他的一切都不怎么知晓,我们只不过是白跑了一趟。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有找到。”

        “原来如此。看来咱们的情况差不多啊。”辰御天叹了口气,“玄曦公主呢?她去哪里了?”

        霍元极道:“离开李家,公主说自己要一个人逛逛这陵水县。所以我们就分开了。”

        辰御天点了点头,不再询问。

        时间缓缓过去,转眼,已经是黄昏时分,晚霞灿灿,照的天边一片金黄,甚是好看!

        辰御天三人依旧在屋外等候。

        终于,屋门嘎吱一声打开了,公孙的身形从门里显现出来。

        “你们,可以进来了。”公孙沉声说道,脸上满是疲惫之色。看得出来,他已经很累了。

        三人随其进屋,只见屋里四处都堆放着大大小小各种动物的头骨,几乎堆满了整间屋子。这些头骨也不知公孙是从何处找来,其上泥土遍布,看上去颇脏。

        雪天寒的眉头几乎扭成了一团。

        辰御天见他如此,正想让他到屋外等候,但话未出口,却突然现,这些头骨的牙齿部分,全部都被拆了下来。

        “这是······”辰御天奇怪道。

        “学生以死者身上的咬伤,与这些头骨的牙齿部分一一进行了对比,结果现······”公孙拿起一个头骨,继续说道,“无数头骨之中,唯有它造成的伤口,与死者身上的最为相似。可以肯定,死者身上的伤口,应当便是它造成的。”

        听罢,三人齐齐看向公孙手中的头骨。待看清那头骨的模样之时,三人皆是大吃一惊,满脸难以置信之色!

        就连雪天寒,此刻也浑然忘记了自己的洁癖,呆呆的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只见,公孙的手上,赫然,捧着一颗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人?!”

        良久,三人才从极度的震惊之中苏醒过来,震惊之余,三人的目中,或多或少都多出了一丝骇然!

        原本,他们以为,死者身上的咬伤皆是也所造成的。

        哪怕不是如现场所显示一般,是被猛虎所伤,他们也坚信,那是其他的野兽造成的。从未想过,那,其实是人之所为!

        因为,他们不敢这般想。

        一个人,究竟要如何灭绝人性,才能做出如此令人指的事情?

        不过,说到灭绝人性,辰御天三人,倒是想到了一种可能。

        尹水河畔,那截杀他们,修炼了不完整异变的黑衣死士,他们神智全无,行为状似野兽,只知杀戮,不知疼痛,倒真可谓是灭绝人性了。

        只是,此案,真的与这群人有关吗?

        从他们在尹水河畔的截杀看来,他们与此案,势必有所牵连。但,凶犯,真的会是这群人之一吗?

        而且,如果说他们真是此案的凶犯,那么他们身后的江淮七帮,又与此案,有什么牵连?

        或者说,此案,根本就是江淮七帮所犯下?

        辰御天正思虑间,忽然,义庄院外猛然再度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虎啸之音!

        ......

        ......

        月上西梢,正是黄昏渐暗时候。

        玄曦走在陵水县街头。

        本来,她与霍元极二人前往李家调查李元被害一案,可奈何李元夫人对此却似一问三不知,二人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告辞离开。

        离开李家,她便和霍元极分开,独自一人逛遍了整个陵水县。

        此时天色将晚,她正打算打道回府,突然,从一旁的古董店中,传出了一声虎啸。

        玄曦顿时心中一紧。

        这几日他本就在调查虎画杀人案,对着虎啸之音极为敏感,此刻一听之下,顿时朝着古董店方向望去。

        一望之下,她便是见到,一个黑衣人影站在古董店的屋顶上,东张西望,形迹十分可疑。

        “凶犯?”

        几乎是看到此人的刹那,玄曦的脑中便是蹦出了这么一个词。

        而同时,屋顶上的黑衣人影,也看到了下方的玄曦,二人目光在虚空中相互触碰的刹那,黑衣人转头便跑。

        “凶犯,休走!”

        玄曦低喝一声,莲步落下,身形顿时跃上屋顶,直追那黑衣人而去。

        ......

        ......

        这一章字数有点少,抱歉了。

        另外今天还有一更,大概会在八点以后上传,手残,没办法.......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