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九 手法

章九 手法

        贾府,书房

        皎洁的月华透过门窗洒落进来,现场一片寂静,捕快们依旧在忙碌着。

        辰御天与雪天寒微微皱眉。

        贾政此言,实在有些奇怪。

        不仅如此,他的行为,也颇有一点反常。

        平日里连自家夫人都难得一见的虎画,突然拿出来让其观看,还说出了一番类似遗言一般的话,这实在很难不让人产生怀疑。

        莫非这其中,隐藏了什么秘密?

        辰御天想了想,问贾氏:“夫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久,就在半个月以前。大概就是前R县令死于非命的后一晚。”

        辰御天吃惊,后一晚,时间如此之巧,究竟是真的巧合,还是其中有着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他的目光,逐渐看向墙上的空画。

        空画为假,这一点,他早已知晓。可问题是,留在凶案现场的空画都是假的,那么真画去了哪里?

        当然是落入了凶犯之手!

        可是,凶犯拿这些虎画做什么?

        这些画都并非出自名家之手,也不知朝代,即便是拿去换钱,应该也不会有多少银两。

        而且一旦被现空画为假,官府势必会以此为追查线索,如果事后此画出现在黑市,势必会引起官府注意,从而暴露身份。

        这样的做法,殊为不智!

        那么凶犯拿走虎画的目的究竟何在呢?

        难道只是单纯的为了营造虎画成真杀人的现场不成?

        这不太可能!

        凶犯苦心孤诣布局,不可能只是这样的目的。

        这其中,一定还有自己不了解的秘密存在。

        这个秘密,或许就是解开这整件连环杀人案的钥匙……

        ……

        “夫人,你家相公可是从今日一大早,就已经在这书房里,从未踏出过半步了?”

        辰御天收回思绪,问贾氏。

        贾氏想了想,道:“大人明鉴。确实如此。”

        “你中途可曾有见过他?”

        “不曾。”贾氏摇头,“相公今日一大早便有吩咐,不许任何人去打扰他。就连一日三餐,都只是命下人放在门外,他自行取用。”

        “那么,送餐的下人何在?”

        贾氏出门,将两个丫鬟打扮的少女唤进来。她们,便是今日负责给贾政送餐的下人。

        辰御天问她们送餐之时可曾见过死者贾政,两个丫鬟都说不曾。她们送餐之时都只是把餐盒放在门外,然后便听到了贾政叫她们退下的声音。

        “如此说来,你们都不曾见过死者?”

        “是的。不过那时老爷还命我等二人退下,想来应该是活着的。”一个丫鬟答道。

        “原来如此,本县明白了。”辰御天点了点头。

        “贾氏,方才公孙先生所言,你家相公的死亡时间在申时至亥时。然而本县却要告诉你,其实你家相公,在今日一大早,便开始了死亡。”

        “什么?!”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辰兄,你在说笑吧!方才那两个丫鬟已说过,她们送餐之时,还曾听到死者的声音。那个时候,死者应该该没有死才对。”霍元极第一时间开口道。

        “不错,而且刚才仵作也说过,死者的死亡时间是申时到亥时,你怎能说他是从早上便开始死亡了呢?”玄曦道。

        公孙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

        辰御天也看着他,问道:“公孙先生可是有话说?”

        “学生只是不明白,大人所谓的‘开始死亡’,是什么意思?”公孙道。

        辰御天笑道:“公孙先生可谓是一语中的。本县这就从头讲起吧。先先说两个丫鬟的证词,她们当时只听到了死者的声音,对吧?”

        众人点头。

        “可声音并不能代表什么,对吧?”

        众人皆是一怔。

        “确实,声音的确代表不了什么。毕竟只要有人能够模仿别人的声音,他便可以成为某人了。”雪天寒点了点头。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玄曦问。

        “可以说明很多东西。比如当时在书房里说话的并非死者本人,而是凶犯。”公孙开口,一语惊人!

        “什么?先生的意思是……那个凶犯,一直都在我家相公的书房?”

        贾氏和那两个丫鬟有些吃惊。

        “确实。他恐怕是从早上开始便潜入此处,直到死者彻底死亡才离开。记得吧,王二看到的那个影子?”

        辰御天目光凝重的看着众人,微微一笑。

        “如果那就是凶犯的话,我们的假设,便可以成立了。”

        “可是,这和你说的死者从早上开始死亡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啊?”玄曦奇怪。

        “不,有关系。”辰御天道,“如果假设凶犯从早上便潜入书房,那么很多事情,便有了解释。比如死者的死亡时间。”

        众人点头,确实,现尸体的时候是子时,可是公孙刚才勘验过后,却说死者死亡于申时到亥时这段时间。

        还有死者的死因。据公孙所言,死者并非被咬死,而是被勒死。

        “难道……你已经看破凶犯杀人所用的手法?”

        雪天寒看了一眼辰御天,一如既往的淡淡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笑道:“这个手法确实是很巧妙,但是,也非常简单。”

        众人疑惑,面面相觑。

        “我想,凶犯应该是从早上就潜入了这件书房,用蒙汗药等药物迷昏了死者,又用死者声音吩咐下人不要去打扰他。”

        “随即,他便在这里,布下了一个让死者死亡的局。”

        “布局?!”公孙疑惑。

        便在这时,王毅从外面走了进来。从刚才带贾氏进来以后,他就不见了踪影,直到此刻才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人,都准备好了。”王毅一进门,便是对辰御天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带着众人来到了书房旁边的一个房间门口。

        推开门,众人在看清房间里情形之后,皆是大吃一惊!

        房里的摆设与书房基本一样,在书桌后面,悬挂着一团棉被,棉被被绳子绑着,绳子的另一段,则绑在房梁上。

        棉被下面是一张椅子,椅子下面有一块冰块。

        冰块的周边围着数支婴儿臂粗细的蜡烛,蜡烛熊熊燃烧,冰块在这种灼烧之下,迅融化着。

        而椅子在冰块的衬垫之下,高度拔高了不少,刚好和悬挂在房梁上的棉被接触。从一旁看去,就如同这棉被是放在椅子上一样。

        “这,这是……”众人看着这番布置,面面相觑,疑惑不已。

        辰御天最后从门外缓缓走进,他告诉众人,这便是凶犯在现场布下的局。

        “我们现在可以将棉被当做死者,凶犯在迷昏死者、喝退下人之后,便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冰块等,做了和现在看到的相同的布置。他只要让死者坐在那张椅子上,再把绳子套在死者的脖子上,准备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只要等到冰块融化······”

        他话未说完,便见那被蜡烛围绕的冰块,卡擦一声,彻底融化!

        只见在冰块融化的那一刻,其上面的椅子,瞬间掉落,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随即,房梁上的绳子猛然一紧,棉被瞬间被其悬挂起来,在众人眼前晃荡。

        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

        “如此一来,死者,便自然而然的,被勒毙而亡!最好的证据,就是留在书桌下面的那一滩未干的水渍和房梁上的勒痕。还有,留在水渍附近的几滴蜡油。”辰御天缓缓道。

        众人皆恍然大悟。

        原来方才让他们看下面,便是这个意思。

        雪天寒和公孙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那三样证物他们方才都是见过的,因此对于辰御天推测的手法,他们没有任何异议。

        不过,凶犯的手法虽然巧妙,但仔细斟酌,就会现其中有一点,实在说不通。

        这个手法,只要使用,无论凶犯在不在现场,都能在预定的时间,致死者于死地!

        如果说,凶犯早上安排好一切以后离开,直到死者彻底死亡之后再返回,并布置现场的话,岂不是可以大大减小自己的暴露程度?

        甚至还可以为自己制造一个完美的不在现场的证明,以减少官府的怀疑!

        如此两全其美的办法,以凶犯以往作案所表现出来的智慧,不可能想不到。

        但是,他却并没有这么做。

        反而在自己制造的杀人现场内,待了整整一天!

        这一点,二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不止他们,这一点,就是辰御天,也想不通!

        他做了很多的猜想,但,却没有一个能够说得通。

        这一点,或许,只有一人能够解答。

        这个人,便是凶犯本人!

        可是,凶犯到底是谁?是男是女?这些,至今还一无所知。

        辰御天顿时感觉到一团迷雾笼罩在了自己眼前。...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