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八 夜案

章八 夜案

        “大人,死者名叫贾政,是这宅院之主。死因是被咬断脖子流血过多而亡,尸体的身上有多处咬伤的痕迹,现场留有明显的空画标识。这与之前几起案子基本相同,可以肯定是同一人所为。”

        王毅站在案现场的门口,向辰御天报告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问:“尸体现在在哪里?”

        “尸体已经交给仵作勘验,这位便是目前担任本县仵作的公孙先生。”王毅指了指身后的一个年轻书生。这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背着书箱,身上带着几分书卷气。

        “学生公孙煜,见过大人。”年轻人道。

        辰御天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

        从年龄看去,他应该和自己同龄,如此年轻的一个人,辰御天真的很难相信他会是一个仵作。也许说他是一个秀才会更恰当一点。

        不过,有自己、雪天寒和霍元极三个人珠玉在前,他自然也不会小瞧天下任何年轻人。当下拱手谦逊道:“先生辛苦,接下来还要仰仗先生了。”

        “大人客气。学生定当竭尽所能。”公孙谦逊回礼。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走进了案现场所在的书房。

        房内的摆设很简单,正对房门的便是用来摆放书籍卷宗的书架。再来就是在房间的一侧设有一张茶桌,桌边有两张椅子,想必应是接待客人所用。

        在那茶桌的上方,挂着一幅空白之画!

        房门正对着的书桌有着一大滩的血,已经开始慢慢变干。椅子上面也满是血迹,看着有些吓人。

        辰御天仔细看了看那套满是血色的桌椅,突然在看到桌椅下方之时,眉头微微一皱。

        他将王毅叫了过来,询问尸体现时的情况。

        “死者被现之时,就是倒在这张桌子上的。”王毅道,“当时他就坐在那张椅子上,身子却是趴在这张书桌上,桌子上全都是血——就和现在看到的一样。”

        辰御天点了点头,问道;“现尸体的是谁?”

        “是府里的家丁王二,他是负责打更的家丁,听到那声虎啸之后就跑过来查看,结果就现死者死在了书房。”王毅答道。

        ”你且叫他过来。“

        “是,大人。”王毅说着走了出去,不久便带着一个身穿青衣短打的小厮进来。

        “小人王二,见过青天大老爷。”王二见到辰御天,倒头便拜。

        辰御天摆了摆手叫他起来,然后问道:“王二,本县问你,可是你第一个现尸体的?”

        “正是小人。”

        “可否将详细情形道来?”

        “是。”王二想了想,说道,“大老爷在上,小人本是这宅院的打更人。今夜子时时分,小的本来正在院内打更,突然从老爷的书房里传出了老虎的叫声。小的想起最近县里传得很厉害的虎画成真吃人的事情,怕老爷出什么意外,就连忙跑到这里查看。然后······”

        说到这里,王二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有些惊恐起来。

        辰御天奇怪,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就在院子里看到······一个影子,出现在了老爷书房的屋顶上······“

        “什么?影子?”王毅惊道,“什么样的影子?”

        “不,不知道,他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王二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我想,我一定是见鬼了·······那一定就是成了真的虎妖······”

        闻言,辰御天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

        这时,雪天寒三人终于回来了。

        听说了王二所说的事情后,他们三人也陷入了沉思。

        “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看来这家伙的轻功可真是不低啊······”霍元极说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三人,问道:“你们呢?有什么现没有?”

        玄曦摇了摇头,道:“没有,宅院周围没有任何与此案有关的线索。倒是霍兄那边,似乎有所现。”

        “哦?”辰御天看向霍元极。

        “此物是我在离这里半里多远的地方现的。”霍元极把一个布包交给辰御天,辰御天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条沾了血迹的绳子。

        “这是······”

        “这是我在离这里不远的一条河里现的,当时它被缠在横生于河面的树枝上,我看它带着血迹,怕是与此案有什么关联,所以就拿了回来。”霍元极解释道。

        辰御天仔细看了看绳子,突然目光一闪,抬头向上面看去。

        正对书桌的上方,是一条横梁。以辰御天的目力,可以很清楚的现,在那横梁之上,有一条用过绳索的痕迹。

        “原来如此。”辰御天恍然大悟。

        “现什么了?”

        玄曦三人同时问道,但辰御天却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向王二,问道:“王二,本县问你,你家老爷今日是否从未出过这间书房?”

        王二摇了摇头,答道:“小人不太清楚。不过今日确实是一整天都不曾在外面见过老爷。”

        闻言,辰御天笑了。

        身后的三人除了雪天寒微微沉吟外,其余二人都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问这些是要干什么。

        这时,公孙走了过来。

        “大人,尸体的初步勘验已经结束了。”

        “哦?可有什么特别的现?”

        “死者的死因,学生已经调查清楚了。”

        “哦?”

        玄曦三人奇怪,死者的死因不是被某种野兽生生咬死的吗?还需要查什么呢?

        “死者看似是被某种野兽活活咬死,但,这不过是凶犯所施展的一个障眼法而已。”公孙解释道,“虽然凶犯伪装的很好,但我还是从死者被咬破的颈部皮肤,现了一条勒痕。初步判断,死者真正的死因应该是被绳子勒住脖子窒息而死的。”

        “什么?!”雪天寒三人皆是大吃一惊。如此说来,那条绳子就是凶器?

        辰御天微微一笑,问道:“死亡时间呢?”

        “正确的死亡时间应该是申时到亥时这段时间。”公孙答道。

        “果然如此。“辰御天又笑了。

        众人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他笑了笑,道:“你们看一下地上有什么?”

        众人顺着他指的地方望去,只见在书桌之下的地面,有着一滩水渍。此时已然快要干了。

        “这是······”雪天寒目光一闪。

        便在此刻,辰御天命王毅将死者的遗孀带到了现场。

        贾政虽为富商,但生活一向简朴,更没有什么三妻四妾,他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位夫人,便是现在站在辰御天面前的贾氏。

        辰御天微微打量着面前的妇人。

        她大概三十余岁,风韵犹存,一对凤眸微微泛红,显然是刚刚才止住啼哭。

        “贾氏,本县问你,你家相公平日里可有什么仇家?”辰御天问道。

        贾氏摇了摇头,道:“大人,我家相公平日里都是与人为善,没听说有什么仇家啊。”

        “那你家相公可曾收藏有虎画?”

        贾氏想了想,道:“说到虎画,我家相公的确是有一幅。那是一幅不知年代,不知作者的猛虎下山图。但不知为何,我家相公非常宝贝这幅画,平日里连妾身都很少能看见。”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指着空画问道:“那你来看看,可是这幅画?”

        贾氏盯着那空画看了许久,说道:“这题词和印信都是对的······”

        说着,她伸手摸了摸空画下边的画轴,却突然惊咦了一声。

        “怎么了?”

        “这······这不是我家相公的那幅画,我家相公的那幅,下边的画轴是可以打开的,但这幅明显不行。”贾氏道。

        “果然,这幅也是假的!”霍元极道。

        ”不过,既然你家相公平日里都不让你看见此画,那你,又是如何知晓此画之密的?“

        便在此时,辰御天目光一闪,似笑非笑。

        “说来也奇怪,这幅画我家相公平时都不会让妾身看,但就在几日前,他却突然给我看了那幅画,还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

        “哦?什么奇怪的话?”

        “容妾身想想······”贾氏想了想,道,“他说,夫人,这幅画你千万要保存好,就算日后为夫不在了,这幅画也定要作为我们家族的传家宝,永世传承下去······”

        闻言,辰御天、雪天寒和一旁的公孙三人皆是目光一闪!

        此话,怎么听起如同遗言一般?

        难道,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死?

        ······

        ······

        向大家说一声抱歉。

        最近因为工作原因,更新时间一直不太稳定。这一点,请大家原谅。

        不过,目前工作基本都已经做完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昆仑一定会保持更新,请大家拭目以待吧!!!...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