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 茶肆

章四 茶肆

        “这,这不是传国玉玺的印记吗?”

        龙丰看着画上的那一枚紫金印记,脸上满是震惊!

        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这个印记!它,怎会出现在这里?怎会出现在一副空画之上?

        叶弘看着那紫金印记,微微皱眉。

        辰御天看他,笑道:“王爷也现了吧...”

        叶弘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话。

        龙丰仔细看了看那个印记,却还是没能看出什么问题,于是便问道:“辰大人,这印记,有什么问题吗?”

        “这印记是假的!!”辰御天语出惊人!

        “什么?!”龙丰、玄曦、霍元极皆是吃了一惊!

        “众所周知,传国玉玺乃是天龙阳罡铁所铸,天下独一无二之宝,其所出之印,皆有三大特点。”

        “其一,水火不侵。”

        “其二,夜明可见。”

        “其三,幻化成龙。”

        “我,没说错吧?”

        辰御天说着,目光便是投向了一旁的玄曦。

        “不错,这三大特点,天下皆知!”说话的是叶弘,他看了看辰御天,点头说道。

        另一边,龙丰也是点了点头,身为朝廷官员,这三大特点,他自然也知道。

        “三大特点,第一点我们不便去验证,但这第二点,我们大可验证一番,到时,自然知道,此印,是真是假!”

        “龙大人,请吧!”

        辰御天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对龙丰道。

        龙丰看了一旁的叶弘一眼,待后者微微点了点头后,他才走到那幅空画面前,用衣袖将那印记周围的光线尽数遮挡起来。

        一片黑暗!

        遮挡起来之后,呈现在龙丰眼前的,便是一片黑暗!

        这不对,按理来说,如果真是传国玉玺所出之印,此刻应该在这黑暗之中隐隐闪光,清晰可见才对。

        这玉玺之印,果然是假的!

        龙丰心中震惊不已!

        居然有人敢假冒玉玺之印?莫非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不过,他还有一件事不明白。

        就算是仿冒品好了,假传国玉玺之印,到底为何会出现在这幅空画之上?

        还有就是,为何雪天寒看了另一幅画之后,就能一口咬定,画是假的?

        雪天寒解释道:“这幅画,本就是我代替我师父送来的寿礼。原画之上有一处修补的痕迹,但这幅画上,却没有。”

        “原来如此。”龙丰点头,“那么,最后一副空画,又是谁的?”

        “那幅画是我师父的,也是今日送与老王爷的寿礼。”霍元极说着走了上来,看了看那幅画之后,同样说道:“这幅也是假的。”

        “如此说来,这三幅画皆是凶手仿冒,那么真画,又在哪里?”龙丰暗中思量,突然面色一变,惊诧出声,“莫非...”

        “龙大人猜得不错,真画,应当已经落入了凶手之手!”辰御天适时开口。

        龙丰大吃一惊!

        “那这么说来...”

        “对!我想,那个凶手杀人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三幅虎画!”雪天寒开口说道。

        “难道说,在陵水县生的两起命案,凶手的目的,也是为了虎画?”龙丰猜测道。

        听到他这句话,辰御天突然笑了。

        “这个...恐怕只有到陵水县走一趟,才能知道了...”

        “说的也是。”龙丰点了点头,极为隐晦的看了叶弘一眼。

        见状,叶弘淡淡的看了辰御天一眼,有看了一旁的玄曦一眼,方才缓缓说道:“既然此案生在陵水县,那么本王自然不该阻止你们前去查案。但,本王要你们答应,半月之内,将凶手缉拿归案!如何?”

        辰御天微微皱眉。

        半月之内缉拿凶手,严格来说是有些强人所难,不过对于自己来说,这倒不是什么问题。

        于是他便道:“下官遵命!”

        “很好,既然如此,你们便去吧!”叶弘点了点头。

        “下官告退。”

        “王爷,我等也先行告辞。”雪天寒与霍元极也同时站了起来,向叶弘辞行。

        “王兄,我也先走了。”玄曦也开口告别。

        出了正厅,霍元极和雪天寒直接对辰御天道:“辰兄,我们也和你一同去一趟陵水县。”

        “哦?”辰御天和玄曦疑惑的看了二人一眼。

        霍元极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要是不能把那幅画找回来,我怕我师父会把我拆了...”

        雪天寒没有说话,但是看其表情,想必也是如此。

        辰御天看了看二人,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这就上路吧!”

        ......

        陵水县距离凌州城,骑马不过半日的路程,只是,途经尹水,需要换乘船。

        辰御天四人骑马出城,一路直奔尹水而去。

        不消半日,四人便来到了尹水边上。

        问题随之出现了。

        河畔附近不见一条渡船,也没有船家,只有一个茶肆,孤零零的立在不远处。

        茶棚里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

        霍元极看了看那个茶肆,对众人道:“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大家也都累了吧,正好此处有一个茶肆,不妨进去小坐一会儿,顺便问一问这渡船之事,可好?”

        众人皆点头同意。

        于是,四人进了茶肆,拣了一张桌子坐下。

        “小二,来一壶茶!”

        进了茶肆,众人才得以观察到其全貌。

        茶肆很小,仅有寥寥几张茶桌,茶肆里的人也不多,除了他们四人之外,只有一个矮胖掌柜和一个看起来很机灵的跑堂伙计。

        矮胖掌柜埋头在一张很小的柜子上,两手熟练地拨拉这算盘,似乎是在算账。

        而那跑堂伙计,此刻手中提着一壶茶,笑吟吟的给四人倒茶。

        “客官。您要的茶来了。”

        辰御天笑了笑,目光不经意间一扫,却是刚好看到了伙计提着茶壶的的那只右手。

        这是一只干瘦却有力的大手,手掌五指修长,稳稳当当的把茶壶抓在了手中。

        这只手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这只手的掌缘虎口处,却是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

        看到此处,其目中便是精芒一闪!

        随即其扫视四周,开口问道:“小二,这茶肆里的客人,怎如此之少?“

        “这位客官,您是不知道啊,我们此处的客人,大都是两岸的渡河歇脚之人,可如今这时节,又能有几个渡河的人呢?唉...”

        说着,伙计叹了口气。

        “也是啊!如今正值秋季,既不是回家祭祖的日子,也不是城里赶集的日子,乡下人都忙着收割庄稼,两岸渡河之人,自然是少之又少了。”

        霍元极听罢,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他无意间看到了伙计的右手。

        顿时,便是面色一变!

        雪天寒也是心有灵犀的看了那伙计的右手一眼,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不再做声。

        “这位客官说的不错,就因为这样,我们最近都没有什么客人了。”

        伙计又叹了一口气。

        辰御天继续问道:“那你们岂不是没有生意可做了?”

        “还谈什么生意啊!掌柜的说了,我们在这里开茶肆,不过也就是给大家行个方便罢了...客官,您的茶好了,请慢用...”

        说罢,伙计提着茶壶走了。

        辰御天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的背影,与霍元极、雪天寒二人交换了一下眼色,端起了茶杯。

        “真是好茶啊...”霍元极出声评价道

        “香而不浓,清而不淡,果真好茶!”雪天寒也难得评价了一句。

        “我怎么觉得头有些晕啊...”

        玄曦扶着头,昏昏沉沉的道。

        她这么一说,辰御天三人也感觉到一阵头晕。

        随即,玄曦便一头晕倒在茶座上。

        紧接着,霍元极和雪天寒也相继晕倒。

        “糟了,这茶里...有毒...”

        辰御天拿着茶杯,一句话还没说完,便也一头晕倒在了桌子上。

        茶肆之中顿时寂静无声,只有矮胖掌柜手中的算盘还在“吧嗒”、“吧嗒”的响着...

        突然——

        算盘声戛然而止,矮胖掌柜抬起了头,脸上蓦地掀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