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 赝品

章三 赝品

        凌州府的捕快很快便到了。

        凌州府尹龙丰,本就在宾客之中,尸体一经现,他便通知了府衙。

        王府正厅

        叶弘静静端坐,面无表情。

        那样子,似乎还没有从噩耗的打击之中恢复过来。

        辰御天四人就坐在一旁。

        厅外,几道人影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为一人身穿官服,正是龙丰。

        “下官龙丰,拜见王爷,公主殿下。”

        他一进来,便是先恭恭敬敬的向叶弘以及玄曦行了一礼。

        “免礼。”叶弘一摆手,面无表情,问道,“情况如何?”

        龙丰暗暗叹了口气,斟酌许久,方才开口说道:“王爷,不知您可曾听说过陵水县的虎画杀人案?”

        “略有耳闻。”叶弘微微点头,依旧面无表情道。

        “王爷,经下官查证,此次王府生的凶案,凶手所使用的手法,以及老王爷的死状,都与那虎画杀人案的受害者,一模一样!!”龙丰又道。

        叶弘微微点头,似笑非笑道:“所以,你想说什么?”

        “本王要是没记错的话,那虎画杀人案,至今为止,还是一桩无头悬案吧!”

        此话一出,叶弘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绝强无匹的气势,从其身上,荡然而出!

        龙丰只觉一刹那心神轰轰,一股极大的恐惧蔓延内心,迫使他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一个凶手,连杀三条人命,至今却一直逍遥法外,甚至,如今还潜入我王府,杀我父王!”

        “小小凶手,缘何如此胆大包天,这,又是谁的错?”

        叶弘的声音显得很是平静,但,平静的声音中,却自蕴含一股完全不可反抗的强势,不怒自威!

        这,是常年身居高位,才会有的气势!

        在这股气势的压迫下,龙丰心神早已大乱,他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赔罪:“王爷息怒,下官无能,一直无法抓到真正的凶手,是下官无能...”

        “罢了,这,也不全是你的错...”

        叶弘见他如此,大袖一甩,收回了外放的气势。

        “谢王爷不杀之恩。”

        龙丰这才松了口气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方才,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不过,这个凶手居然敢闯进王府行凶,实在是胆大包天,本王,限你在半月之内,将其捉拿归案!你,可有异议?”

        叶弘望着龙丰,声音平缓,可语气,却不容反驳!

        龙丰面色一白,低头拜了一拜,低声说道:“没有。”

        “很好,这半月之内,本王会全力协助你彻查此案,若半月之后你依旧没有擒到真凶,后果,你应该明白。”

        叶弘颇有深意的看了龙丰一眼。

        龙丰眼中闪过一丝骇然,看了一眼叶弘,低声称是。

        一旁,辰御天四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暗暗心惊。

        这位献王,看着温和近人,没想到对待下属,却是如此具有威严,一顿大棒打下来,顿时便让眼前这位凌州府尹,吓得心神大乱!

        而且方才,他分明就是把全身内力都压缩而起,从而产生了一种能够震慑人心的可怕力量!

        这一点,龙丰不会武功,自是不知。

        但,他们四人,却是知晓的。

        而且,他们还知道,这种手段,只有全身内力极为雄厚之时,才能办到。

        至于到底需要多雄厚的内力,他们不知道,但至少,以他们现在的内力,还办不到。

        由此可见,他的内力,到底有多么深厚。

        恐怕就是他们四人,都略有不及!

        “说吧,现在情况如何。”叶弘道。

        “王爷,现场和死者的大致情形我们都已经知晓,但我等,还有两点,需要知道。”

        “说。”

        “其一,便是尸体现之时的情形。其二,则是留在现场的那三幅空画,究竟,是什么画?”龙丰恭敬道。

        “哦?这第一点,你只要问他们便可,他们四人,便是第一个现我父王尸体之人。”

        叶弘指了指一旁的辰御天四人。

        龙丰顺着指向看向四人,当目光停在辰御天的身上时,其面色,蓦地一变!

        “你,你可是朝廷派来的新任陵水县县令?新科文武状元,辰御天?”

        此言一出,辰御天四人全部大吃了一惊!

        霍元极和雪天寒互相对视了一眼。

        当看到辰御天与当朝公主如此熟捻之时,他们便知道,前者的身份定然不普通,但,他们却没有想到,居然如此不普通!

        新任陵水县县令,新科文武状元...

        二人望着辰御天,几乎同时在心中暗道:

        “难怪...”

        不过,他二人之惊,与玄曦之惊,自然不同。

        辰御天的身份,玄曦自然是知道的,但,她吃惊的是,龙丰,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辰御天显然也因此吃了一惊,于是便问道:“正是在下,不知龙大人是如何认出在下的?”

        龙丰笑了。

        “果然是你。辰大人有所不知,朝廷每每有新任官员上任,都会事先将此官员的档案到所辖州府的手中,方便提前了解,本府正是看了你的档案,才能认出你的。”

        “原来如此。”

        “不过,本府也没有想到,辰大人居然也在这里,此案本就是辰大人负责,所以日后还要多多仰仗辰大人了。”龙丰客气的拱手说道。

        “龙大人客气了。正如大人所言,此案本就是在下负责,所以大人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尽管吩咐便是。”辰御天笑道,“在下就先把现尸体的详细情况先和大人说一下吧。”

        说着,辰御天把现尸体的详细经过仔细的说了一遍,龙丰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头。

        “原来如此,那不知辰大人可有什么现?”

        “说到现,在下确实有一些。而且,凶手制造密室的手法,在下,也已经破解了!”

        辰御天一语既出,一旁的叶弘,猛然睁大了眼睛!

        其眼中,更是有着一丝隐晦的,复杂的,难以置信一般的神色,悄然掠过!

        龙丰也是有些吃惊地道:“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破解了制造密室的手法?”

        “当然,而且那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手法。我相信只要大人看过了那样东西,也应该会想到这个手法。”辰御天笑道。

        “什么东西?”

        “大人请随我来。”

        辰御天将龙丰带到现场,把那个留在门闩以及窗户上的痕迹给龙丰看过之后,后者眼中,便是涌上了一丝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凶手只要事先将绳子的一端绑在了门闩上,而另一端则顺着窗户延伸到外面,而后只要先关上门,到窗外轻轻一拉绳子,门闩就会在绳子的拉动下将门反锁起来,最后只要将绳子回收,就可以不留一点痕迹的制造出一个完美的密室。”

        “留在窗户上和门闩上的痕迹,就是这个手法,最好的明证!”

        “我想,凶手应该是先潜入偷偷潜入书房,等待机会将老王爷和老管家同时杀死之后,再利用这个手法,逃离现场,制造出一个完全封闭的密室,并且出虎啸,留下虎毛,以此来迷惑官府,让我们以为真的是虎画成真,杀人逃逸!”

        “不过百密一疏,凶手却是没有想到,他所利用的那个手法,有一个极大的破绽,反而让我们找准了方向。”

        “不过,本府唯一不明白的是,这三幅空画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办法,能够将画的主体除去,而留下题词和印信吗?”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吧?可是,画的主体不见了,题词及印信又都和之前一模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丰微微皱眉。

        “大人,你错了。”辰御天微微一笑,道。

        “错了?”龙丰奇怪的看着辰御天。

        一旁,雪天寒闻言,走到那三幅空画的其中一幅前看了半天,眼中蓦地闪过一丝精芒。

        “的确,大人,你错了。”

        龙丰看雪天寒。

        雪天寒目光一闪,指着身后的三幅空画,道:“这三幅画,都已不是原来的了,它们,不过是三幅仿冒品罢了!而且还只是三幅半成品!!”

        “什么?仿冒品?”

        龙丰大吃一惊,看着雪天寒,问道:“此话怎讲?”

        雪天寒没有说话,反而是辰御天指了指三幅空画之中最左边的那一幅,笑道:“大人,你请看那里。”

        龙丰顺着他的指向看了过去。

        只看了一眼,他的眼神便是被震惊之色完全弥漫!

        只见,在那幅空画的左上角,在那题词的右下角的位置,有着一枚小小的紫金色印记。

        这枚印记,他再熟悉不过!

        普天之下,只有一方印章,能够印下这个印记!

        那,便是当今天子手中的传国玉玺!...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