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一 虎啸

章一 虎啸

        九月,金秋送爽。

        凌州城,献王府内,正举行这一场盛事!

        今日,乃老献王百岁寿辰,王府大摆筵席,宴请四方来宾,为老献王祝寿。

        整个王府上下,宾朋满座,好不热闹!

        王府前厅,

        几张酒桌摆放整齐,桌旁,三三两两的坐着数人。

        此处,乃贵宾席座!

        能在此落座之人,大都非富即贵。

        当然,一些在江湖中德高望重的前辈,亦或者凤头极盛的后进,也在此落座。

        此刻,在前厅门前,一张酒桌旁,坐着一男一女。

        男的大约二十余岁,一袭白衣,手持一柄玉骨折扇,一副风度翩翩样子。

        而那女子,年方二八,身子娇小,容颜秀丽,穿着一件鹅黄色长裙,样子极是可爱!

        此刻,她正看着四周的宾客,脸上隐隐有些不忿,流露而出。

        “汾王,燕王,赵王……”

        “这些老家伙,平日在宫里一个都见不到,今日献王爷爷过寿,倒是全都到了……”

        “你也说他们是老家伙了……”

        一旁,那白衣青年笑道:“他们这些人,王位大都已经传与了下一代,不再管朝政之事,自然,在宫里也就很难看到他们了……”

        “这个本宫当然知道啦……”

        少女看着青年,说道:“只是,他们一个个居然也不来找本宫玩儿,实在岂有此理啊……”

        青年无语。

        他们一大帮老王爷,没事就进宫找你这个公主玩儿?

        这才真的是岂有此理吧!

        苦笑了一回,他看向一旁,突然却不知看到了什么,目光猛地一凝!

        只见其目光所及处,是一张酒桌。

        桌旁,一红一白两道身影,静静坐着!

        这二人,都是二十左右的俊朗青年。

        其中一人,身着红袍,肤白俊秀,一双大眼睛,气质温润,看上去十分的顺眼。

        而另一人,一身雪白,身形与红衣青年相差不多,容貌异常俊秀。

        只不过,此人的气质,与红衣青年,却是天差地别!

        如果说,红衣青年是天上的太阳,给人温暖的话,那么这白衣青年,便是雪山,冷的让人无法靠近!

        是的,就是冷!

        这白衣青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意!

        这种冷意,并非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只是单纯的冷!

        就如雪山一般的寒冷!

        青年饶有兴趣的看着此二人。

        在看到他们的第一眼,他的心中,便浮现出了两个名字。

        在他看来,也只有眼前这二人,才能配上那两个名字。

        火极霸刀霍元极!

        冰天雪剑雪天寒!

        此二人,都是近年来江湖中,风头最盛的江湖后进!

        师承冰王和炎尊两位武林圣者的他们,几乎是一出道,便成为了江湖中的风云人物!

        而且,他们一入江湖,就联手铲除了江湖中恶名远扬的连云寨,一跃成为江湖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

        在如今的江湖中,只要一提到年轻一代的高手,就势必,会提到他们!

        ……

        ……

        霍元极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品着桌上供应的茶水。

        忽然,他面色一动,看向一旁。

        那里,一名白衣青年,正看着这边。

        霍元极微微一笑。

        因为,他现,这白衣青年的功力,丝毫不下自己!

        而且,这青年身上,散着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就如同玉石一般,温润且包容天下,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看着很是顺眼。

        所以,他笑了。

        此时,雪天寒也将目光投向那白衣青年。

        不同于霍元极,雪天寒仅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如何?”霍元极问道。

        “很强,他们的功力,都不下你我!”雪天寒淡淡道。

        “有意思。没想到来参加个寿宴,居然也能碰到如此高手。”

        霍元极淡淡一笑,眼神火热。

        “他们能入这贵宾席,想必身份也不简单。”雪天寒道,“你还是先把战意收起来吧。”

        对面,白衣青年面色一动,心中暗道。

        “好强的战意!火极霸刀,名不虚传!”

        他的内力,对战意有极强的感应,方才霍元极那种见猎心喜而出的战意,自然也逃不过他的感应。

        而且,那战意,还隐隐刺激着其体内的内力,蠢蠢欲动起来!

        他不动声色地平复内力,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一旁,黄裙少女也看到了二人。

        她在看到这二人的第一眼,便一下子看得痴了。

        如此好看的美男子,她在宫里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不过,她也不是愚笨之人,很快便想到了二人的身份。

        于是,她的脸一下子有些红了。

        “兄台,此处可有人坐?”

        霍元极此时走了过来,笑着问道。

        其身后,雪天寒面无表情的站着。

        “无人,霍兄请便。”青年微微一笑,霍元极目中,登时闪过一抹异色。

        “看来兄台已经知道我等二人的身份了呢?”霍元极大大方方的坐下,笑道。

        “似二位如此出众之人,江湖之中除了那两位,恐怕也不多见吧!”

        “可我们,还不知兄台身份?”

        雪天寒声音冷淡的开口说道。

        “这倒是在下的疏忽了……在下辰御天,见过二位,这是舍妹……”辰御天指了指一旁还在花痴的少女。

        少女被其这么一指,顿时回过神来,当即俏脸一红,冲二人盈盈一拜:“小妹玄曦,见过二位。”

        “玄曦?”

        雪天寒微微一沉吟,看向辰御天,“在下要是没记错的话,当朝唯一的公主,似乎就是唤作玄曦公主的吧?”

        “果然瞒不过二位。”辰御天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少女的身份。

        霍元极和雪天寒听罢,相互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惊异。

        “原来是公主当面,倒是我等失礼了。”

        “二位客气了。本宫在宫里,也多曾听过二位侠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听到这话,二人皆是相视一眼。

        这位公主,倒是出奇的没有公主架子啊!

        便在此时,厅外突然传来些许动静,然后,众人便是看到,一道人影,在众多家丁的簇拥之下,缓步走入厅中。

        此人一出现,大厅之中的所有目光,顿时,全部汇聚到了他的身上!

        辰御天衣着四人也是将目光望了过去。

        只见那是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他身躯修长,面容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上去颇为儒雅。

        只是,其身周,却时不时的有着一丝丝的内力波动,透露而出。

        此人,好高的功力!

        雪天寒和霍元极的面色,皆是一下子凝重起来。

        “没想到啊!堂堂献王,居然还有如此高的内力!!”

        辰御天也是在心中暗道。

        “呵呵……多谢各位在百忙之中前来参加家父的百岁寿宴,本王叶弘在此,先谢过各位了。”那男子望着大厅中的众人,拱手朗笑道。

        “王爷客气了。”众宾客纷纷起身回礼。

        “既然如此,那本王便不在多言,各位尽兴便好。”叶弘笑了笑,不在多言。

        “叶小子,怎么还不见你那老鬼父亲出来见人啊?老头子本来还打算再与他杀几局呢!”一个声音忽然懒洋洋地道。

        叶弘回头望去,只见那是一名衣着比较邋遢的老者,老者坐在桌旁,手中还拿着一只鸡腿啃着。

        辰御天看了那老者一眼,此人他认识,乃是江湖中有名的棋王神丐,人称棋老,平日最爱与人下棋,今日过寿的老献王,便是他的棋友之一。

        说起来,这老献王可谓是交友广泛,不仅与棋王神丐有所交集,就连武林圣者冰王和炎尊,都与其有旧。

        这,也是霍元极和雪天寒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原来是棋老,家父正在书房赏画,一会儿便出来与您老厮杀……”

        叶弘还未说完,厅外,便是猛然传出了一声巨啸!

        “吼……”

        其声如同虎啸,瞬间便传遍了整个王府,所有的宾客都是一脸震惊的茫然四顾,完全不晓得生了什么。

        啸声响起的一刹那,雪天寒与霍元极便是面色一变,旋即身形一闪,掠出了大厅。

        辰御天同样是面色一沉,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拉着玄曦飞出了大厅。

        巨大的啸声大概持续了十息的时间,才渐渐停了下来,啸声一停,四周的骚乱才渐渐平息。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啊?”有人一脸后怕地问道。

        “不……不知道,好像是老虎叫啊!”

        “怎么可能?城里怎么可能出现老虎叫?”

        叶弘听着四周的议论,神色笼罩一道阴云,一招手,冲一旁的护卫命令道:

        “带上人马,随本王到后院一探究竟!”

        ……

        辰御天二人来到后院之时,啸声已经停了。

        雪天寒二人就站在院子里,目露沉吟之色。

        “霍兄,生了什么?”

        “不清楚,我们来到此地时,声音已经停了,根本不知道是从何处传来的。”霍元极扫视了一番周围的环境,道。

        辰御天微微点头,正欲说话,却忽然神色一动!

        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雪天寒、霍元极二人也是神色一变,显然,他们也闻到了那股味道。

        “你们,也闻到了吧?”

        “嗯。”二人点了点头。

        玄曦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三人在打什么哑迷。

        “是血腥味!”霍元极解释道,“似乎,就是从那个房间传出来的!!”

        他伸手一指旁边的一处房间!

        辰御天一步踏出,来到房门前,靠近了之后,那股血腥味,顿时浓郁起来。

        他伸手推门,但门,却纹丝不动。

        其余三人也来到门前,霍元极也去伸手推了推门,摇头:

        “不行,门,被反锁了。”

        “看来只能强行破门了。”

        说着,辰御天一脚踹在门上!

        砰得一声,门应声而开。

        但,呈现在四人眼前的一幕,却是令得他们,骤然色变!

        只见,在房门前的地上,倒着两具尸体!

        两具血肉模糊,死状极惨的尸体!...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88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