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八 局势丕变

章二十八 局势丕变

  “打的真热闹。”天狼城外不远,云太息远远望着上空的激战,心生向往。他如今的气息比之在雪州之时要强大太多,显然修为更加深厚了。

  “师兄,你还是不要想了,那可是真正的武林顶峰之间的战斗,即便师父说你不日便可踏足圣境,但你现在可还没有真正攀上去呢。”身旁,云叹息虽然目光同样望着天空,但嘴上仍旧不忘给师兄泼冷水。

  云太息苦笑,“不知师尊此番可否顺利?”

  云叹息摇头,带着几分幽怨,“谁知道呢,反正师父严禁我们参与,只让我们在此观战。不过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这么多圣境高手对决,也值了。”

  云太息微微一笑,抬头继续观战。

  其周身气息,亦在不断增强……

  ……

  ……

  提心吊胆。

  这是一个对于辰御天而言,很少有机会体会到的词语。

  但就在刚才,他却结结实实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提心吊胆。特别是在意识到覆天教九祖近乎全员出动的情况下,那种坠入谷底的绝望与挣扎一般的焦急,差点将其吞噬。

  好在,局势虽然出乎意料,却也还在预料之中。

  看着从天而降武狂武圣二人,辰御天终于舒了口气。

  虽然在战前便已经让武动天去联系这两位,但是对于他们能否按时到达,或者能否在计划中的时间准时到达,辰御天的心中,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毕竟,在他原本的计划中,这一手本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准备的后手。他也没想到,这个后手,竟会成为此番最关键的转机。

  “两位前辈,覆天教已经有人进去了。”顾不得其他,辰御天在看到武狂武圣的第一时间,便是开口道。

  武狂武圣看了看风雨天塔的入口,点了点头,然后便是以各自最快的速度进入了风雨天塔。风雨天塔前的众人只感到一阵风猛然吹过,两大圣者便已不见踪迹。

  见状,辰御天终于松了口气。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覆天教竟然还会派出九祖级别的人物进入风雨天塔,原本他还以为派出九祖的目的只为牵制四圣,风雨天塔,或许会是释洞机之流的年轻高手进入。

  若是如此,那么以霍元极和林霏霏二人,以及太乙天府的五大高手,便足以应付。

  看来,自己还是轻视了覆天教对于圣地的势在必得。

  只是,居然舍得下这么大的手笔,那么覆天教在圣地之内所求,势必不会是什么简单之物。可,会是什么呢?

  “看来接下来的战场,不在我们这边了。”凌若音看了看辰御天,又看了看玄武,忽然缓缓开口。

  玄武笑了笑,看向了辰御天。

  辰御天则看了看凌若音,笑道:“圣女果真是大手笔,一次出动八名九祖之流,实在让人望尘莫及啊。”

  凌若音也笑了,“府主说笑了,府主能一次使用六名武林圣者,而且还都是冰王炎尊这等在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才是我辈楷模。”

  “呵呵,圣女说笑了。”辰御天淡淡一笑,目光转向玄武,“倒是玄武大人隐藏机深,令人佩服。”

  玄武默然。

  辰御天又道:“二位如今,已经没有想要登塔的念头了吧?”

  玄武与凌若音皆默然不语。他们各自的人都已经进了塔中,此时此刻,他们的确也已经没有再进塔中的打算。

  “既然如此,那不妨就让我们休息一下,等候最终的结果如何?”辰御天看二人。

  玄武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二十八宿高手,凌若音低头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两人同时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而位于辰御天这边的凌妙音,则是看着手中的玉佩,用一种不知是什么情绪的复杂目光,盯着凌若音。

  另外,站在武动天身旁的柳青央,此刻也是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覆天教对面,那位于圣女身旁的黑衣斗笠人。这个人,总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

  ……

  “这是……”

  霍元极和林霏霏还有太乙天府五人都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他们的眼前,是一座刻满了各种各样壁画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并不恰当,准确来说,这应该是一处地下秘宫。

  凌霄武睁大了眼睛,环顾四周。

  胜了棋局之后,通往真正风雨天塔的机关终于打开,他们顺着那个机关开启的入口走进了一条深邃的地道,而地道的尽头,便是眼前的这个巨大的地下室。

  林霏霏暗自打量了一下……这个地宫约莫有两三亩地的面积,说是地宫,但其实更像是个广场,四面的围墙上都刻画着古老的壁画,唯有中央位置有一个巨大的太极阴阳鱼图案,图案呈金银二色,和众人在寻找风雨天塔的过程中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些都是什么画呀?”一旁,雨潇潇忽然道。

  “看着好像是讲述风雨两族生活的场景。”柳煌翠认真看了几眼,猜测。

  “祖先们生活的场景啊……”雨潇潇感叹了一声,似是对那些壁画很感兴趣,“那我可要仔细看看了。”

  霍元极走到了林霏霏身边,冲着那个太极阴阳鱼图案看了一眼,然后问道:“怎么样?有发现了么?”

  “关键应该就在那里。”林霏霏道,“不过这里的禁制痕迹很重,可想而知当年的风雨圣族之中应该有一位造诣极高的禁制宗师。”

  “禁制宗师?”霍元极道,“既然如此,风雨两族最宝贵的东西,应该也就在这个地方了吧,要不要让他们试试?”

  “还是不要了吧,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都走到这里来了,还能有什么危险?只要他们风雨两族的那位禁制宗师不是想存心杀死自己的后人,就一定没有危险。”霍元极笑道。

  林霏霏点了点头,“也是啊。”

  霍元极笑道:“好了,快点让他们开始吧,两族的传承应该就在此。早点搞定,也好早点出去,马上就是吃饭的时间,我都快要饿死了。”

  林霏霏莫名觉得无语,“你能不能严肃点?这么重要的事情……”

  霍元极正色,“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于我而言,吃饭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啊!而且……我现在已经很饿了。”

  林霏霏看着他揉着肚子装可怜的模样,不由有些好笑……说起来,早上的时候为了筹划现在的战斗,他们的确都没有吃早饭呢。

  “可是你知道怎么才能接受传承么?”林霏霏问。

  “这个嘛……问他们啊。他们既然是风雨二族的正统传人,没道理族中不会流传着类似开启自家传承的传说。就算不会明着告诉,想必也还是会有所暗示吧。比如隐藏在什么祖训家训里面,或者什么只有当代家主才能知道的不传之秘之类的。还要……“说到这里,霍元极忽然顿了顿。

  “还有……”林霏霏疑惑。

  霍元极神秘兮兮地冲她勾了勾手指。

  林霏霏疑惑地把耳朵凑了上去。

  “还有……我今天想吃糖醋鱼了。”

  花蝴蝶哭笑不得。

  “不过糖醋鱼也可以,反正鱼可以买现成的。”林霏霏如是想着,忽然又猛然摇了摇头。

  要死了,自己这是怎么了?被传染了?正事要紧啊!

  努力地把“糖醋鱼”三个字从脑袋里面剔除出去之后,林霏霏问了问凌霄武和雨潇潇有关开启传承之法的事情,果不其然,雨潇潇的家族中的确流传着关于继承的方法,只是这个方法属于雨家的不传之秘,唯有家主才有资格知晓。而雨潇潇之亡父,恰好便是雨家上一代家主,而且出于某些原因,他在临终之前,将这个不传之秘告知了雨潇潇,雨潇潇也是由此,才知道自己竟然是雨之圣族的后裔。

  “原来如此,那么事不宜迟,你们尽快开启传承继承,我等会为你们护法。”林霏霏道,“抓紧时间开始吧。”

  凌霄武和雨潇潇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按照雨潇潇家族所传,分别站在了那太极阴阳鱼图案的两仪之上,朝着地面上的太极阴阳鱼图案注入各自的内力。

  随着内力的注入,太极阴阳鱼渐渐散发出刺眼的金银二色光芒。

  那光芒,如烈日照耀一般,让周围人睁不开眼,也将凌霄武和雨潇潇,包裹其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

  随着光球的形成,光芒也不再刺眼。

  而目睹了这一幕的众人,心中却是有着说不住的惊讶与诡异。

  大家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转移回了那个光球之上。

  金银二色的光芒,泾渭分明,在其中流转。

  一股极其精纯的天地之力,弥漫周遭。

  下一刻,所有人齐齐面色一变!

  一抹无比惊恐的神色,悄然涌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4466707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