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七 娄金狗

章十七 娄金狗

  风雨天塔之外,武动天一步踏出,迎战一位自覆天教阵营而出的神秘高手。

  此人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一袭黑衣之中,甚至就连面容,都被一块黑布所遮掩起来,只留下一双看起来已经略显浑浊的双目。

  从这双眼睛看起来,他已然不再年轻。

  但他的手脚,却显然并没有随着他的年龄增加而老化。

  武动天师承武狂武圣二位圣者,单论拳掌之间的功夫,此二人可谓当世之最。而作为他们唯一的传人,武动天的拳掌功夫自然深得二人真传,甚至可以毫不客气地讲,当世圣境级别之下的武者,拳掌功夫之最,当属武动天。

  况且,如今武动天的内功修为直追半步圣境的级别,真正可谓是圣境之下无敌手。

  但就是这样的武动天,在面对这位神秘高手之时,在自己最为以擅长的拳掌一道之上,居然占不得丝毫上风。

  甚至隐隐还有被此人压一头的趋势。

  这,自然令武动天又惊又喜。

  惊,是因为此人在拳掌一道之上的造诣居然比自己这个二圣传人更加深刻。

  喜,则是发自武痴本性内心之中的见猎心喜。

  在这双重情绪的冲击之下,武动天体内的战意彻底被点燃了,一招一式之间,更见威猛。

  “哈哈……痛快!好久都没有打得这么痛快了,再来!”

  一拳被对方轰退,武动天狂声一笑,如同最嗜战的狂人一般,再度抡拳而上,拳风中蕴含无匹霸烈的波动,让虚空中的空气为之一颤。

  “哼!真不愧是武狂人的传人,和他一样都是战斗的疯子!”

  面对武动天狂霸的攻势,神秘黑衣人眼神之中不见丝毫慌乱,反而多了几分冷冽,边退边道。

  “多谢夸奖!”武动天笑道。

  “吾可没有夸奖你。”神秘黑衣人冷哼一声,“况且,这世间,疯子的行为最是不可取。人的生命从来都是最宝贵的,不顾一切地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武功的进步,在吾看来,最是不智!”

  “你,是怕了么?”武动天一掌拍出,反问。

  “怕?若是你师父武狂人当面的话,吾说不定真的会怕,但凭你,还不配!”

  神秘黑衣人冷冷一笑,右手手掌猛然抬起,浩元凝聚于掌心,悍然一掌,向前拍出!

  武动天哈哈一笑,“用生命换来的武功,才是最为真实的进步,这,便是武狂师父毕生的理念!现在,你就来体会一下吧!”

  话落,武动天双掌齐出,在身前各自画出半个圆,凝聚体内的战王内力。

  “正气武典,浩然掌!”

  掌动,霸烈至极的战王内力尽数喷薄而出,紧接着,一股宏大堂正的气息,蓦然弥漫虚空,封锁了这一方空间。

  嘭……

  两道杀招,两只手掌,两位当世圣境之下的拳掌高手,在这一刻,悍然对轰在一起!

  狂飙夹杂着残余拳风四散开来,四周由青石板铺就的地面,在这股余波之下,纷纷碎裂而开!

  狂风卷动碎裂石板,激射四方,逼得周围交战的众人不得不向一旁闪退。

  “柳姑娘,小心!”

  公孙下意识拉着完全不懂武功的柳青央向后方撤退。

  此时的后者,正死死地盯着破坏风暴的中心,俏脸之上,满是震惊!

  更是在震惊之余,还有着一丝狐疑之色,一闪而逝!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那名与武动天战得不分上下的神秘黑衣高手,似乎有些熟悉……

  ……

  ……

  “伤吾刀锋之人,杀无赦!”

  熟悉的声音,伴随着熟悉的语气,陡然出现在这片战场之上。

  林刀睁大了眼镜,死死地盯着身后那一道如同死亡阴影一般把自己笼罩起来的剑光,记忆仿佛回到了当初在幽州刑场之时。

  当时,正是这样一道飞剑,带走了青龙七宿之一,箕水豹凌云天的性命。

  没想到今日居然还能够再度见到这道飞剑。

  林刀精神大振,体内的神经在这一刻尽数绷直变紧,手中的战刀划开一道亮丽的轨迹,迎向那璀璨的飞剑。

  “叮……”清脆的金铁交击之声响彻。

  飞剑倒悬!

  人与刀,暴退三步!

  飞剑如同弹簧一般向后弹飞,落在了一只陌生的手中。

  林刀稳住被迫后退的身形,抬头看那只手。

  那是一只白色的,好看的手。

  男人的手,不粗不细,骨节分明,干净匀称,看着更像是那些捧着圣贤书的秀才的手,而非武夫的手。

  林刀的视线顺着那只手往前移,就看到一截同样是白色的衣袖。

  衣袖之后,则是一张清秀,却并非好看的脸。

  不相称呐。这是林刀在看到这张脸的第一想法。

  眼前的这张脸,只能说是普普通通,相比之下,雪天寒或者霍元极的容貌,或许更加配得上那只手。

  剑在手上盘旋,冷笑也在脸上浮现。

  这突如其来之人,看着林刀,开口,“伤吾刀锋之人,杀无赦!”

  话落之刻,飞剑再度消失在其手中。

  林刀不敢大意,在飞剑消失的刹那,如临大敌一般严阵以待,四处观察飞剑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嗤……”一道劲风猛然扑面而来,林刀的脸上,蓦然多出了一道血痕。

  摸了摸脸上的伤口,林刀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暗自紧了紧手中的战刀,眼神微沉。

  见此,对方咧嘴一笑,“下一剑,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言罢,其指尖银芒微微一闪。

  谁知林刀对此动作却仿佛置若罔闻一般,他微微看了一眼那张与完美的手不太相称的普通的脸,缓缓闭上了眼。

  对方轻蔑一笑,浓烈的杀机,伴随着指尖的银芒,直指林刀。

  危机,刹那降临!

  无踪的飞剑,宛如隐藏在暗中的杀手,谁也不知道它会在何时何地,夺走生命。

  但即便如此,林刀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想要以耳代目么?”对方看着他,淡淡哂笑,若眼前这人企图以这样的方法来对付自己,那他就太天真了一些。

  “分形化影!”他暗自掐诀。

  对面,闭着眼睛的林刀,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

  随即,他猛然举起了手中的战刀,一股霸道而又凌厉的意境,陡然自战刀之中扩散开来,封锁其周身三尺以内的虚空。

  那意境,乃是他由刀法领悟而出的刀意。

  下一刻,由刀意封锁的虚空中,那隐藏的飞剑,在这霸道刀意的影响之下,终于被迫现形!

  但,不是一把,而是……七把!

  这正是分形化影的绝妙之处!

  面对这出乎预料的结果,林刀眼中依旧没有丝毫惊讶,长刀一挥,破天刀法挟带雄浑刀意,斩向其中一柄飞剑。

  刀光一闪,飞剑……断落!

  其余六把飞剑,则在此飞剑断裂之刻,寸寸崩裂,顷刻之间,消失无踪。

  对方见状,目光阴沉间皱起了眉头。

  就在此时,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自其身后响起,“哈哈哈……娄金狗,看来你的飞剑之术还没有练到家呀,居然连这样一个毛头小子都能轻易破掉。”

  被叫做娄金狗的青年没好气地回头瞪了一眼。

  旋即,就见其身旁的墙头上,蓦然站出了五个人。...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4311331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