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五 战无不胜

章二十五 战无不胜

  棋局再开。

  双方位置方才站定,所有棋子幻化而成的人影便一一出现在了棋盘上。与此同时,风雨天塔内的棋盘之上,再度浮现出了棋子。

  “要开始了。”霍元极神色凝重道。

  众人纷纷精神一震,聚精会神地看着棋盘。

  棋局开始,双方的棋子陆陆续续开始移动,转眼之间。十手已过,但局势却依旧不太明朗,或者说……完全没有展开的感觉。

  霍元极微微皱眉。

  眼下这十手棋步,无论是凌霄武,还是那个神秘的风族前辈,都没有展现出任何的意图,似乎……只是在试探彼此而已。

  凌霄武究竟要做什么?他到底打算如何获胜?

  这是此刻棋盘前所有人脑中都在想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从此刻的棋局之中,却是看不出丝毫。

  “第十一手,来了!”夜萧寒道。

  众人目光顿时再度汇聚到了棋盘之上。

  “兵五进一!”

  随着简单的四字落地,处于棋盘边缘的兵棋人影,再度往前一掠,站在了楚河汉界的边缘,前方,正是对方的一颗卒棋。

  卒棋之后,是对方的车棋。

  兵棋后,则是己方的炮棋。

  “这个意图,是不是明显了一点?”霍元极望着那颗棋子,皱眉。

  “的确是明显了一些。”柳煌翠点头,嘴角却是挑起一丝微笑,“不过,你确定你所看到的,就是他的真实意图么?”

  霍元极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柳煌翠微笑道:“知道为何我们五个人里面,只有他能够做太乙天府的掌教么?”

  林霏霏惊讶问道:“难道不是因为他的实力最强?”

  柳煌翠摇了摇头,“若论实力,当初剑前辈的功力比他要高得多。”

  霍元极看了剑星寒,点了点头。

  听闻当初太乙天府建立之时凌霄武的武功并不算很高,据说才刚刚踏入罡气离体之境,如今的罡气离体顶峰层级也是成立太乙天府之后才提升起来的……而当初剑星寒的武功便已经臻至罡气离体巅峰,若论武力,当初的他,的确不是最强的。

  “那是为何?”

  “因为他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战无不胜的家伙。”柳煌翠道。

  “战无不胜?!”霍元极微微张大了嘴。

  这四个字,看似简单,但对于武者而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一个人再强大,也总有年轻和弱小的时候,失败,自然是不可避免。即便是如今堪称天下无敌的武林圣者们,年轻时候恐怕也没少打过败仗。

  “他从来没输过么?”林霏霏也是有些惊讶。

  “是啊……不管他的对手有多强,他从来都是获胜的那个。就算真的无法取胜,他也从来都没真正失败过……”剑星寒道,“能做到这一点,除了他那特殊的太乙仙魔内力的特性之外,最大的依仗,还是他那颗被人永远都猜不透的脑袋。”

  闻言,柳煌翠不由苦笑道:“虽然我对外称是太乙天府的智囊,但若论在战斗中的布计和随机应变之能,我不如他的,做他的对手,最麻烦的,不是可以一分为二的太乙仙魔内力,而是你永远都猜不透他到底想做什么……他很多对手都是在这种糊里糊涂的状态下就输掉了。”

  霍元极瞠目结舌。

  听到柳煌翠这番话,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辰御天……

  从某种角度看,这两个人倒是有些类似……

  “所以……他的真实意图,并非是对方的车?”林霏霏问道。

  柳煌翠轻轻敲了敲下巴,“应该还是在试探吧……对方的棋艺明显深不可测,若光论棋艺,他肯定不是对手,对此,他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对策……”

  ……

  ……

  意海之内,金影老者胸有成竹,并没有管那已经逼过来的兵,而是直接指挥身边的象棋,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凌霄武见状,微微一笑,随即将兵往侧面移了一格。

  双方再度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又是十手过去,双方的棋路依旧不太明朗,虽然都有棋子被消灭……但却似乎并不影响两人的心绪,棋局不紧不慢地进行着,虽然双方神色之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每一手走棋的间隔时间,明显开始加长了。

  显然,双方的思考时间,越来越久。

  站在棋盘之前看不到意海情景的众人,从棋盘棋子的变化中,也能看得出来,这场棋局,即将进入真正的较量时刻……

  四十手已过。

  金影老者的棋路渐渐开始明朗,凌厉的攻势逐渐出现。

  凌霄武在这等强力攻势之下,丢掉了不少棋子,五十手之后,仅剩下一车一炮一马三颗可移动全盘的强力棋子。五个兵也仅剩了两个,还都困在对方的阵势之中。

  从形势分析,这几乎已经是必败无疑。

  “这……”霍元极盯着那几乎丢兵弃甲的局势,一时无语。

  太乙天府众人却依旧没有丝毫慌张。

  意海空间内,执棋的凌霄武,面色也依旧沉稳。金影老者虽然看不到明显的表情变化,但也看得出来,他的眉头,同样是紧锁的。

  “小子,你还不认输么?”

  “前辈尚未稳操胜券,晚辈又为何要认输?”

  金影老者看着对方已经完全不可能取胜的几个棋子,微微无语。

  就在此刻,凌霄又武开口道:“前辈,二十手了哦。”

  金影老者微微一愣,心说这么紧张的棋局,你居然还有心情计数,而且,我们从开始明明已经下了四十多手,为何是二十手?

  却见凌霄武忽然一笑,“前辈,我已经让了你二十手了哦。”

  金影老者就感觉眼皮一跳。

  总感觉这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就听凌霄武笑道:“前辈应该很清楚吧,从二十一手前辈开始进攻,晚辈的棋子一直都是以避让为主,哪怕有机会吃掉棋子,也都选择了避让,是这样吧?”

  金影老者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的确是这样。

  “晚辈作为晚辈,已经让了前辈二十手,那前辈是不是也应该……”

  听到这里,金影老者终于知道自己刚才眼皮跳的原因了。

  “前辈也应该不想落下一个‘占小辈便宜’的名声吧?”凌霄武笑道。

  金影老者微微无语。

  这小子,看着那么纯良,没想到竟然是个腹黑的……

  “咦?对方的攻势怎么忽然停止了?”棋盘前,林霏霏望着方才还来势汹汹此刻却完全没有丝毫攻势的老者一方棋子,惊讶。

  柳煌翠笑道:“看样子是成功了。”

  霍元极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这也是凌兄目的?”

  “应该是吧。”

  “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对方的攻势会忽然停止?”霍元极问。

  “具体的还要等他出来给我们解释。不过我大致能够猜到一些就是了。”柳煌翠道,“之前从二十一手开始,我就发现门主似乎在刻意的让步。”

  “让步?”

  “没错。就是可以让对方棋步。明明是可以阻止或者扰乱对方攻势,但他却刻意避让开来,甚至因此还失去了几个强有力的棋子。”柳煌翠道。

  霍元极和林霏霏大吃一惊。

  其余太乙天府之人也是有些惊讶。

  “明明棋术已经与对方有那么大的差距了,为什么还要专门这么做?”林霏霏不解。

  柳煌翠笑了,“正是因为双方棋艺差距太大,所以他才会这么做。”

  霍元极微微摸了摸下巴,“他故意让了对方二十手,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此后让自己二十手?以此来封住对方的攻势,从容在这二十手内展开自己的攻势,只要在这二十手内取胜,那他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柳煌翠点了点头,“不错。”

  林霏霏疑惑,“可是……刻意让步不会显得太危险了么?万一对方在二十手之内就完成攻势,那岂不是……”

  柳煌翠又笑了。

  “不可能的。对方是无法在二十手之内完成攻势的。”

  “为何?”林霏霏更加不解。

  霍元极看了看棋盘,恍然,“是因为之前的二十手对局吧,双方那个时候一直都在试探对方,他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展示出了自己的下棋风格,让对方错以为他的棋路灵活多变,而且极其难以预测,是以在对局之时,不得不对他的棋步花费更多的精神去解读他的意图,甚至于每一步,都走得小心谨慎,无法放开手脚布局……”

  柳煌翠点点头,“没错。正因为如此,就算是他不断折损棋子,对方也始终不敢轻举妄动,但为求稳,谨慎下棋的代价,就是在二十手之内,根本无法布局出决定胜负的攻势。门主他也是笃定了这一点。”

  “可这样风险也很大啊……万一对方不肯让这二十手呢?”

  “这个的话,我想很难。”柳煌翠道,“毕竟对方是个老前辈。老前辈么,都有自己的傲气,被一个小辈莫名其妙让了二十手,如果自己还能一手不让的继续下下去,就算赢了,也会被人说是占小辈便宜。我想,应该还没有那位老前辈,拉的下这样的脸吧?”

  “呃……”霍元极无言以对。

  的确,如果不是那种特别不要脸的,一般地老前辈,是肯定拉不下脸占小辈便宜。

  而根据之前雨潇潇对那位前辈的描述,这位前辈明显还不是那种特别不要脸的类型。

  所以……这二十手,凌霄武几乎是算准了会让。

  而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霍元极不由苦笑一声,这个打算,分明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的。没想到这位太乙天府掌教脑子居然转的如此之快,也难怪能够战无不胜了啊……

  当然,除了脑子转的快以外,似乎也要归功于不要脸……

  柳煌翠看着棋盘上渐渐反转的攻势,笑了。

  从对方答应让二十手开始,这盘棋便胜负已定。

  接下来,就看什么时候结束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4249787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