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一 风雨天门,天塔地门

章十一 风雨天门,天塔地门

        朗月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这件事,是很久以前,她偷偷跑出王宫到天狼城里玩耍的时候,突然听到的。

        那个时候,她才九岁。

        当时,王叔也才获封王位不久,天狼城也并没有如现在这般成为蛮国重城。那时候,天狼城刚刚摆脱地狗城这个饱含屈辱的名字,城中的一切都百废待兴。

        那时候的朗月在城中四处玩耍,很快便在城中的一条贫民巷子里迷了路。

        迷路了很久之后,她没头没脑地来到了一个大院门口。

        院子中央有一个老者,正在对膝下一个乖乖捧着红苹果的小孙子讲述这一些往事。

        小家伙年纪还很小,捧着手中的苹果满脸的笑容。

        苹果这种生于中原之地的水果,在贫瘠多荒漠的西域极为难得,在整个蛮国之中,只有皇族以及八王族等显贵氏族,才有能力从往来于中原与西域边界的客商手中购买这种东西。

        而这座大院的环境并不是很好,朗月虽然年幼,但也能看得出这一点。

        也正因此,才更加显得这颗苹果的珍贵。

        不过年幼的朗月当时并不能感受道那个小孙子的心情,反倒是被他身旁那个老者所说的故事吸引了注意力。

        “小宝啊……咱们天狼城幸亏有了王爷,才能有现在的好日子,你才能吃到这整个蛮国只有大汗他们那些贵族才能吃到苹果,你可一定要记着王爷的好啊……”

        老人慈祥地摸了摸小孙子的头,喃喃自语。

        但小家伙此刻的注意力似乎都在手中的苹果之上,丝毫没有听到爷爷的话语。只是一个劲地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手中的苹果乐得合不拢嘴,却始终没舍得下口。

        老人对此也毫无在意,他本来也没有打算让小家伙真的记住这些话,毕竟他还太小了,能不能懂得这几句话的意思,都很难说。

        “说起来也算是天意了啊……”

        老人继续摸着小家伙的脑袋,喃喃道。

        “咱们天狼城,原本就因为那头传说中白日飞升的天狼而被叫做天狼城。可没想到皇族开辟蛮国之后,因为狼族名讳而对天狼之名感到不悦,先王可汗更是一气之下将天狼城改为了地狗城,意在羞辱天狼之名。”

        “可是没想到啊……王爷受封天狼王,却是阴差阳错,又让我们叫回了原来名字,这可真是天道有轮回了啊……”

        老人絮絮叨叨地说着,年幼的朗月因为无聊,所幸站在院子外面听了一阵子。

        不一会儿后,天狼王便带着人马将她接了回去。

        然后没多久,她就被天狼王托人护送回了王都,老人的那番话,也随着她的成长,慢慢的被遗忘在了不知名的角落。

        原本她应该再也不会想起这件事了。

        但在听到凌霄武与雨潇潇说出从融入体内的玉佩中看到了天狼破开天门白日飞升的景象之时,再联想到之前天狼王说过的那块天狼传说有关的天狼岩之后,这段被遗忘了不知多久的记忆,便慢慢涌上了心头。

        而当她将这段往事说给辰御天众人听过之后,在场所有人听完之后都微微皱起了眉头。

        “天狼传说?”凌霄武和雨潇潇眼睛微微一闪,互相对视了一眼。

        九公主轻轻点了点头,道:“是的。听王叔说,那似乎是流传于天狼城的一个古老传说,据说在许久之前,蛮国还未开辟之时,城中曾有白狼出世,打开天门白日飞升。也正因此,天狼城似乎才会被叫做天狼城。”

        辰御天沉吟了一下,开口,“如你方才所言,天狼城在被叫做地狗城之前,也叫做天狼城。那么极有可能在在风雨圣族存在于西域的那个年代里,此处便已经有了天狼城这个名字。如此一来,雨族石碑之上的天狼,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玄曦也是点点头道:“是啊,而且那个天狼传说,不就和潇潇你们描述所看到情景差不多么?说不定这个天狼城真的和风雨圣族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关联。”

        闻言,凌霄武和雨潇潇也是点了点头。

        而朗月听到玄曦的话,忽然一拍脑门,道:“哎呀……我差点忘了,我刚刚找王叔的时候,他说城中不远处有块天狼岩,据说和那天狼传说有些关系。”

        听罢,在场所有人几乎都是眼睛一亮!

        凌霄武与雨潇潇的目光,更是爆出闪亮的精芒!

        ……

        ……

        天狼岩是一块岩石。

        它和在山野之地随处可见的岩石无论颜色还是材质都并无不同,唯一称得上比较特殊的地方,就是它的形状略微有些特殊。它的样子整体看来就如同一头仰天长嘷的巨狼,但却又不是一般石雕雕刻出来的那么精致清晰,眉眼可辨。它的情况,更像是原本普通形状的石头就是经过长时间的风雨侵蚀而天然形成了的。看着极其粗糙。

        除此之外,它所在的地方,也有些微妙。

        天狼城西北,原本有一处荒地,人烟稀少,极其荒凉。城中居民口耳相传,言此处经常有恶鬼晃荡,是以居民皆不敢靠近居住。

        天狼王接手天狼城后,得知民间关于此地的传言,并不相信这等怪诞之说。只是,为了稳定居民之心,也为了让这块荒地有所用途,他决定在此地建造一座兽神庙,以兽神之力,镇压居民口中所谓的恶鬼。

        此举自然受到了居民们一致的赞同。

        只是,即便最终兽神庙已经建好,居民却也依旧无人愿意搬到附近居住。

        当然,这一次,居民并非害怕恶鬼,而是害怕惊扰了兽神大驾。

        天狼王得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那块荒地全部用来建造兽神庙。

        于是,原本在荒地里就像是生了根的天狼岩,也进入了兽神庙,成了其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兽神庙自从建立至今,一直香火鼎盛,甚至名扬整个蛮国。

        每一天,都会有无数蛮国的子民前来烧香祈愿,好不热闹。

        但今日,兽神庙空前绝后地戒了严。

        无数身披铁甲的甲士全副武装地将整座兽神庙以及方圆数十里的范围全数围了起来,不准任何人再前往那里烧香祈愿。

        甚至于兽神庙之中的大小庙祝,僧侣,祭司等都被从庙里驱逐出来,不准入内。

        没有人能够说得清究竟生了什么。

        许多人去问那些从庙里被驱逐出来的庙祝、僧侣、祭司,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紧把口风,一个字都不曾透露。

        但,所有人都清楚这件事是何人的手笔。

        天狼王。

        整个天狼城,也唯有这位最为最为尊贵的皇室贵胄,才能有如此能量。

        出于这位王爷这么多年对于天狼城的贡献,天狼城所有的百姓,针对此事,都出奇地信任着天狼王。

        并抱着出于理解的心,主动地不靠近兽神庙周围。

        对于统治者而言,能够如此受到子民爱戴,想必今生也别无所求了。

        “真是麻烦王爷了……”

        站在完全已经戒严的兽神庙院落之中,辰御天略带着一丝歉意地对天狼王开口。

        “小事。”天狼王微微摆了摆手,淡淡一笑,“你们此行既然是为了蛮国办事,小王身为蛮国唯一的王爷,自当出力协助。况且将周围戒严,也是为了保护百姓们的安全,又有何麻烦的呢?”

        辰御天对于天狼王口中那句“为了蛮国办事”不置可否,他们此行的确是打算从覆天教手里拿到解药,但更重要的,还是为了打开风雨圣族留下的圣地,所以,也说不上时纯粹为了蛮国办事。

        天狼王环顾四周,道:“辰大人,兽神庙方圆十里之内全部都已经戒严了,接下来还有什么需要小王帮忙么?”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了。还请王爷接下来将所有的甲士全部撤回去,不要留任何人在此地范围。此外,接下来无论生任何事情,都千万不要靠近方圆十里。”

        天狼王微微皱了皱眉,“这是为何?”

        辰御天道:“具体情况现在不便多说,还请王爷直接照做就是。”

        天狼王微微皱了皱眉,旋即叹了口气,“好吧,我可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小王,一定要将解药拿到手。”

        辰御天微微一笑。

        “那是自然。”

        “既然如此,小王告辞。请。”天狼王又看了不远处正在与众人研究天狼岩的朗月,旋即施礼离开。

        “为什么不让他们留下?”

        天狼王离开不久,一个声音忽然从辰御天的身后传来。

        辰御天头也没回,微微一笑,道:“很简单。接下来的战斗,并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级别。他们留在这里,出了给我们增加负担之外,并没有任何作用。”

        雪天寒微微点了点头,走到了辰御天的身旁,淡淡道。

        “虽然话有些难听,不过确是事实。”

        然后,他又看向了前方。

        “说起来,他们也应该来了吧?”

        辰御天故意愣了一下,看他。

        雪天寒一脸淡然地看着他。

        片刻,辰御天忽然笑了。

        ……

        ……

        “兽神庙突然戒严了?”

        玄武把玩着手中的一枚棋子,轻轻地看着眼前被派到外面打探消息的探子,微微皱眉。

        “是的,玄武大人,此事现在已经人尽皆知了。”

        玄武轻轻放下了棋子,看了看棋桌对面坐着的张月鹿,眼神微微闪动了一下,问道:“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探子摇了摇头。

        “具体原因不明。只知道兽神庙里的大小庙祝、僧侣也都被赶出了庙,而且,还有一件事特别奇怪。”

        “哦?”玄武微微皱眉,“讲。”

        “兽神庙戒严不久之后,负责封锁整个庙宇十里范围的蛮国甲士却突然全部撤走了。”

        “哦?”玄武眼珠微微转了一转,微微点了点头,“此事,领知道了么?”

        探子点了点头,“已经有人前去禀报领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玄武轻轻摆了摆手,那探子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

        玄武轻轻拿起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之上,随即轻轻打量了一眼身边站的如同长枪般挺拔地贪狼,又微微看了看眼前神色中带着若有所思之意的张月鹿,问道:“此事,你怎么看?”

        张月鹿轻轻拿出一枚棋子,放下。

        “凭空戒严,必然有因。”

        “那你认为会是什么原因呢?”玄武又放下一枚棋子。

        张月鹿微微斟酌了一下,从旁边的棋篓子之中拿出了一枚棋子,道:“连庙祝和僧侣都被赶了出来,可见其原因必然十分隐秘,甚至连庙里本身的人都不允许知晓。”

        玄武笑道:“不但不允许寺庙里的人知道,就连负责戒严的人,也不允许知道。”

        张月鹿微微愣了一下。

        玄武继续落子,道:“你觉得有什么人能够调动天狼城里的那位对整个兽神庙戒严并且撤兵呢?”

        张月鹿想了想,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问道:“是……她么?”

        玄武微微点了点头,“除了她,应该不会有别人了……你输了。”

        张月鹿微微一怔,目光下意识转移到棋盘之上,却现不知何时,自己所持的黑子,已经被逼到了末路,回天乏术。

        但他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棋局的胜负之上,而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胡子,对玄武道:“少爷,如此说来……”

        玄武淡淡笑了笑,放下了棋子,走到了窗前。

        “很快,咱们就知道了……”

        “你觉得天狼王为何会对兽神庙戒严,又为何会撤兵呢?”

        同样的对话,在覆天教圣女与释洞机之间生着。

        释洞机沉思片刻,忽然目光一闪,道:“圣女,你应该要问的是,天狼王撤兵之后,那座兽神庙里面,还有什么人?”

        “哦?”凌若音神色微微一动,“你的意思是……”

        “凡事有因才有果。你只见到了天狼王戒严并撤兵的果,却没有思考他为何这么做的原因?”

        “那你认为他这么做的原因何在呢?”

        “答案很简单。”释洞机忽然笑了笑,“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一切,都是九龙府要他做的。”

        “九龙府?可是……”

        “不错,九龙府身为中原官府,不可能有能力调动蛮国天狼王帮助他们,但是不要忘了,他们的身边,还有一位蛮国的九公主殿下……”释洞机非常肯定地开口,“传闻这位小公主与天狼王关系最好,若是她出面的话,情况自然会有所不同。”

        凌若音皱眉,“可你怎么能确认天狼王封锁兽神庙就是因为九龙府的原因呢?”

        释洞机笑道:“关于这一点……我想很快就会得到证实了。”

        话落,屋外猛然狂风大作。

        凌妙音微微吃了一惊,走出来看时,却见天象突变,本随着蓦然大作的狂风,天空之中,黑蒙蒙的乌云逐渐开始凝聚。

        更有点点雷光,云层中闪烁。

        “这是……”

        凌若音神色微变,却闻天空中猛然一道惊雷炸响。

        大雨,随之而来!

        天空,雷电交加,风雨交加!

        黑蒙蒙的云层之中,一道硕大的电光猛然撕裂而现,声势骇人!

        电光过处,天空中的乌黑云层,仿若也被分成了两半,云层裂缝中,有着刺眼的电光,暴射而出!

        此时此刻,异象初显!

        天空之中,一道道电光,仿佛被吸引一般,纷纷劈向那道云层裂缝。

        随着无穷无尽的雷电不断注入,那道裂缝越来越大,隐隐在黑蒙蒙的天空中,形成了一道完全由雷光形成的白洞,如同在天空之中,打开了一道天门。

        风雨天门!

        天空中的怪异景象,很快便惊动了天下人。

        已经撤兵回到王府中的天狼王,看着这从未见过的景象,回想着方才辰御天说过的话,微微叹了口气。

        不仅是天狼城,整个蛮国,此刻这异象,都清晰可见。

        蛮国王都之中,有两个人,望着天空中的异象,蓦然沉吟之后,选择了前往那个地方。

        天狼城之中,目睹了异象出现的刀锋领与覆天教圣女,也是在第一时刻下了命令!

        玄武站在窗前,望着天空中雷光隐隐的天门,对着张月鹿淡淡一笑。

        “看吧,终于要开始了……”

        话落,天空天门,蓦然有一道手指粗细的雷霆,落下!

        下一刻,兽神庙内的天狼石,被劈做两半,破碎处,露出一块地碑。

        碑上,写着四个字!

        风雨天塔!...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13336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