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 天狼

章十 天狼

        天狼城里出天狼。

        这是流传于天狼城中的一句古话。据说在很多年以前,天狼城还不叫做天狼城的时候,一日天象突变,暴雨倾盆,雷电交加,一头硕大的巨狼身影出现在现如今的天狼城土地之上,经历九道雷劫之后,天门打开,于白日飞升,成为天狼。

        这也是天狼城之名的由来。

        关于天狼的传说,天狼城之中,也大都只有一些年过古稀,半只脚踏入棺材的长者才知晓了。

        青壮年一辈的百姓,所知道的天狼城的由来,便是来自如今那位天狼城中最为尊贵的人。

        天狼王!

        因为天狼王的获封,这座原本有着天狗城这个屈辱名字的城池,才得以被叫做天狼。

        故在年青一代,这句流传了不知多久的俗语中的天狼,普遍的被认为是那位尊贵的天狼王!

        所幸,这位在城中受尽青壮年一代敬仰的皇室贵胄,也并非绣花枕头,自他接手天狼城之后,短短三年,天狼城便由从前蛮国最为不堪的城池,成了如今远近闻名的蛮国重城,无论经济,还是军政,在整个蛮国,都可算拔尖的那一拨。

        也因此,城中百姓越发尊敬这位赐予城池新生的王爷。

        这位全城中最为尊贵的皇室贵胄,此刻正在自己的王府之中,接待一位特殊的客人。

        “王叔,久见了。”朗月大大咧咧地坐在王府大厅的椅子上,冲着坐于主位身着狼袍的尊贵男子嘻嘻一笑。

        天狼王虽是颉利可汗的王弟,但却正值壮年,与颉利乃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只不过他出生之时,老可汗早已退位让贤,只与太汗后享受天伦之乐,而汗位则早已交到了大王子颉利的手中。

        这既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

        幸运,是他一出生便免去了夺嫡争位的机会,也因此可以保住一条性命。毕竟当年老可汗膝下十五子,到大王子颉利登基称汗之时,却只剩下了他一个,可想而知当初那场夺嫡之争,究竟有多么惨烈。

        不幸,则是他作为十六王子,一出生便与汗位无缘。

        就这样,出生便与汗位失之交臂的天狼王在王宫内长到了二十岁,便被颉利依据祖制,册封为天狼王,成为了蛮国内唯一的一位亲王。

        作为王子,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也算是好事。

        知足者常乐。

        天狼王不眼红那张蛮国最为尊贵的座椅,而是在自己的封地内励精图治,所以才换来了如今蛮国除却王都之外的第一重城。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狼王的名声越来越大,蛮国百姓也渐渐只知那位尊贵无上的天狼贤王,浑然不记得当年那个一出生便注定与那张座椅无缘的十六王子。

        这位年不过半百却已经是蛮国第一权贵的王爷看着朗月丝毫不掩饰的做派,宠溺一般笑了笑。

        “皇兄来信,说你跟着一群中原豪侠在国内晃荡,怎么不见人?”

        “他们都在城里的客栈准备下一步的行动呢。”朗月略微有些不满地撅了噘嘴,

        天狼王笑道:“谁又惹我们的小公主生气了?”

        朗月道:“王叔,你就不要打趣我了。否则就太对不起我偷偷跑出来看你的一番心意了。”

        天狼王无奈笑了笑,道:“好吧,不打趣你了。说吧,来找王叔有什么事情么?”

        朗月正色道:“王叔,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咱们天狼城里面有没有什么有着各种传说的古地?”

        “古地?”天狼王微微愣了愣,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朗月撒娇道:“这个王叔你就不用管了,你就说有没有嘛?”

        天狼王看了看自己这个最小的侄女,笑了,“好吧,说到有着各种传说的古地,天狼城里倒是真的有一个,就是城中央的那块天狼岩,据说那里曾经出过一头天狼。”

        朗月微微转了转眼珠。

        “那有没有什么有关于风雨的传说啊?”

        天狼王想了想,微微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天狼城里有什么风雨的传说。”

        朗月眼中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失望。

        天狼王问道:“你问这个,是有什么事情么?”

        朗月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事情说来话长,详情如此……“

        说完,朗月便将王都几位公主中毒之事以及解决方法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不过却也隐瞒了风雨圣族与风雨圣地的事情,只说身怀解药的覆天教来蛮国的目的就是寻找所谓的风雨传说,所以才想要通过这条线索来寻找他们,夺取解药。

        天狼王听完微微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想不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朗月点头。

        天狼王又道:“可是,既然那覆天教能够和你大姐勾结下毒,想必背后也一定有不小的势力,你一个人,又怎能从他们的手中夺取到解药呢?”

        朗月道:“此事,不劳王叔挂心。朗月此次出来,是跟着中原九龙府的人一起出来的,和他们同行的还有中原那里的几位武林至尊,有他们几位老前辈在,没有人能够伤到我的。”

        天狼王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不知你口中的那覆天教之人有什么特征,若他们已经进入了天狼城,城门守卫说不定会有些印象。”

        朗月想了想,开口,“具体什么特征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都是中原人,应该都是中原人的打扮。”

        天狼王苦笑起来。

        “你若是几个月前说这种话,我说不定还能帮你确认一些他们的身份。毕竟那个时候我们和中原的关系紧张,加之天狼城身处蛮国腹地之内,很少会有中原面孔出现。可现在不同,两国和解,加之九龙府深入蛮国调查凶案,越来越多的中原客商开始涌入蛮国,就连深处腹地之内的天狼城,如今到来的中原客商也是极多。这种情况之下,王叔确实是有些爱莫能助了啊。”

        朗月微微叹了口气。

        “王叔,无妨。九龙府府主已经定下了计策,此次定然能够将覆天教引出。”

        “但愿如此。”天狼王微微叹了口气。

        ……

        ……

        当朗月别过天狼王回到九龙府一行人所暂居的住处之时,九龙府众人都围坐在客栈院子里的石桌旁边,研究着什么。

        凑过去看,才发现他们正在研究那枚作为风雨圣地钥匙的玉佩。

        “无论是鬼湖,还是卧牛山,这块玉佩都曾经自主发生过异变,依我看,寻找风雨圣地,此物必然是一个关键。”公孙摸了摸下巴,说道,“或者说,此物,绝对不只是开启风雨圣地的钥匙那么简单。”

        凌霄武微微点点头,道:“不错,我也有这感觉,可我们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找到让它指引我们找到风雨圣地呢?”

        公孙摸了摸下巴,沉吟。

        辰御天一言不发,皱眉。

        林霏霏看了看那玉佩,欲言又止。

        霍元极及时发现了她的异样,问道:“霏霏,你可是有什么想法?”

        林霏霏神色微微有些凝重地看着那块玉佩,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个方向对不对,不过却可以参考一下,毕竟它们都是圣地的钥匙。”

        闻言,辰御天神色微微一动,看林霏霏,道:“你说的是封龙录?”

        林霏霏点点头,“不错,封龙录和这块玉佩同样都是圣地钥匙,我想其中应该也有一定的异曲同工之妙才对。当初覆天教之所以将我抓走,就是因为我身为封龙族后裔的血脉,可以激活封龙录之上的禁制,让封龙录主动引领我们找到圣地所在位置。既然封龙录可以如此,我想同样身为圣地钥匙的玉佩,应该也有这样的能力吧。”

        凌霄武和雨潇潇眼睛一亮!

        众人同样点了点头。

        林霏霏所言,不无道理。而且还有榜样在前,约莫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差错。

        凌霄武与雨潇潇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发现了一丝意动之色。下一刻,二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咬破了各自的指尖,点下一滴鲜血,于那石桌之上的玉佩。

        鲜血滴落,玉佩初时毫无变化。但还不待众人神色中的期待一扫而空,那玉佩竟是在顷刻间,化作两道流光,没入凌霄武和雨潇潇的眉心。

        这番变故太过惊人,待众人反应过来,玉佩已然消失。

        而凌霄武与雨潇潇二人,则在流光没入眉心之后,如被雷霆击身一般,呆立当场!

        夜萧寒见状,左脚猛然踏前一步。只是还不待他有任何其他动作,后方的剑老已经先一步拉住了他,对他微微摇了摇头。

        夜萧寒方才收回了迈出去的脚步。

        约莫一炷香的时辰后,两人迷茫的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明。雨潇潇眼神之中带着一丝震惊,转脸看向一旁的凌霄武。

        凌霄武的目光亦带着惊诧,望向雨潇潇。

        二人目光相对,雨潇潇率先开口,道:“你也看到了么?”

        凌霄武看了看她的眼神,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众人神色略带怪异地看着二人,林霏霏因有前次经验,此时并非十分震惊,看了二人一眼后,问道:“你们看到了什么?”

        二人微微迟疑了一下,再度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凌霄武道:“我看到了……天狼!我看到一头天狼破开天门,白日飞升而去!”

        雨潇潇微微看了他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天狼……”辰御天托着下巴微微沉吟了一下,“这应该也是一个提示。”

        “会不会就是指天狼城?”武动天问道。

        公孙摸着下巴想了想,道:“这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如果你们看到的‘天狼’,提示的天狼城的话,那就太奇怪了。我记得九公主曾经说过,如今的天狼城是因为天狼王获封而得名,对吧?”

        “不错。”

        “既然如此,那问题就和我们在卧牛山上想到的重合了。天狼王获封最多也应该就是近三四十年的事情,也就是说,天狼城于此地而言,也就是三四十年之久。而风雨圣族存在于天朝初年,距今足有千百多年,时间根本就对不上。”公孙缓缓而道。

        众人点点头。

        唯独一开始说出此事的朗月,此刻似想到了什么,犹豫起来。

        ……

        ……

        桌上的茶水尚温。

        凌若音神色略带凝重地坐在一张由上好的梨花木雕刻而成的座椅之中,这种座椅在中原都是价格不菲,在贫瘠的西北蛮国,更是千金难买。即便眼前这座堪称是富丽堂皇的大厅,也唯有此一张。可想此地主人为了这张座椅,定然花了不少心思。

        而凌若音此刻却是很理所当然地坐在这张屋主人花了极大心思的座椅上,微微眯起好看的美眸,盯着眼前的一个人。

        她之所以会如此理所当然,是因为她很清楚,此地的主人并不会怪罪她这样的行为,甚至,他还会因为自己坐过这张座椅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毕竟,她是教中独一无二的圣女。

        此地,是覆天教在蛮国天狼城的一座秘密据点。从多年前开始,覆天教便在天下各处设置了多处秘密据点,方便外出执行任务的教众休息与藏匿身份。这些据点,通常都会由教内特别指定教众负责打理。就像当初在云州的柳溪客栈以及琴姬

        凌若音淡淡地打量着眼前站着的人。这是一个年纪约莫五旬左右的中年人,穿着一身朴素的灰色布衣,站在一处略显阴暗的阴影之中,看不清长相。

        “如今我们已经按照你的说法到达了天狼城。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她看着那个人,问道。

        那人站在阴影中,吐出了一个字,“等!”

        凌若音眉头微微皱了皱。

        “等什么?”

        阴影里的人淡淡笑道:“圣女殿下,以我的能力,最多也只能通过那些老旧的东西来印证出风雨圣族当年离开了中原以后的活动范围就在这天狼城之中,至于想要找到风雨圣地所在的具体位置,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属下并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能等,等着圣地位置自己显现出来!”

        “可笑。”圣女淡淡冷笑了一下,“你不去找圣地的位置也就罢了,难道它还能主动来找你么?”

        “当然可以!”

        圣女话未落地,一道人影忽然走了进来,正是叶弘!

        凌若音微微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抹不喜之色,问道:“叶弘,你说什么?”

        叶弘笑道:“圣女殿下,请暂息雷霆!不知殿下还记得当初封龙圣殿出世之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凌若音眉头微微一挑,“你说的是……”

        而与此同时,天狼城一处宅院之中,刀锋首领带领玄武等刀锋组织成员正聚集在大厅之中。刀锋首领目光在厅内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开口问道:“众人,可都已经到了?”

        玄武微微点头,“都已经到了。朱雀与青龙顾守总部之外,白虎已经带着其余西方六宿赶来,相信目前已经来到了天狼城。请首领下令。”

        刀锋首领微微点了点头,道:“很好。吩咐下去,所有人便装出行,一方面在城中探查消息,看看覆天教与九龙府两方人马是否已经到了,另一方面,时刻注意天狼城周边出现的异象,一旦出现,不需报告,全力赶往,但却不可打草惊蛇!”

        玄武微微沉吟,“首领之意,莫非……”

        “正是!”不等玄武说完,刀锋首领便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即道:“还记得当初封龙圣殿出世之时那惊天异象么?一个封龙圣地出世,异象惊天,甚至将当地的两大武林门派都被吸引,如果风雨圣地出世,你觉得会是风平浪静的么?”

        玄武摇摇头,了然道:“属下明白了。”

        而几乎是同时,叶弘在覆天教的秘密据点中,也说出了如刀锋首领一样的话语。

        凌若音闻言,微微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此,此事就交由你去安排,切记我等寻求圣地的目标。”

        叶弘点头应命,“属下知晓。属下告退。”

        叶弘离开之后,凌若音淡淡看了那个站在阴影里的人,嘴角忽然扯起了一抹笑意。

        “我真的好奇,你难道就真的不怕,你的儿子与女儿找过来么?”...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12248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