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七 狐

章四十七 狐

        接下来发生的事,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夜殿试探,九龙府离去,处刑逼宫,身死护卫之手……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颉利与九龙府合伙演的一场戏。

        朗月的处刑是替死,而颉利的死,则是他和那名为鹤耳的军官合力做的一场戏……

        这场戏,表面上是针对大公主朗荟,让她自露马脚,阴谋暴露。但实际上,这场戏真正的目标,其实应该是身为幕后黑手的元妃。

        正是这场戏,让元妃错估形势,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经功成,才会如此毫无顾忌的将真面目显露在了所有人面前。

        听完辰御天的讲述,元妃的脸色依旧未变。倒是朗荟,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苦涩笑容。

        “这么说,你们都知道我被人利用了?”她像是自嘲,又像是讥讽地看着辰御天众人,开口。

        众人默然点头。

        颉利和灵妃则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朗荟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蕴藏着无尽的悲凉……

        曾以为野心勃勃,一心要将王位占据,殊不知在他人眼中,却不过是一枚可有可无,用完便弃的棋子罢了。

        自以为心狠手辣,但在他人眼中,只是一个跳梁小丑。

        一个被利用而不自知的跳梁小丑。

        可悲……

        可叹……

        “原来……只有我一直都被蒙在鼓里么?哈哈哈……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她大笑着,痛苦着,满脸苦涩。

        “真是可笑啊……自以为天衣无缝,却连被别人利用都不知道,简直就是个笑话……”

        “你的确挺可笑的……”

        玄曦突然开口,语气平淡,却难掩心中怒气。

        “但也挺可悲的……”

        “可悲……”听到这两个字,朗荟愣了愣,接着笑得更凄惨了。

        “我现在是可汗,我怎么会可悲……”

        玄曦摇头叹气,“为了一个所谓的王可汗之位,你不惜杀死自己的亲哥哥,还要害死自己的亲妹妹们,难道这真的值得么?”

        “你不懂。”朗荟说,“虽然都是公主。但中原自古以来,都没有过女子称天子的惯例。所以你是不会明白的。”

        玄曦默然。但她怎会不明白?

        虽然中原女子不掌权位,但历朝历代皇子因为皇位而反目成仇的事情,她听得还少么?

        想到这里,玄曦不由得有些感谢自己的父皇。

        幸亏他的痴情,使得他们这一代只有玄烨一个皇子,也使得他们这一代的,不需要经历那九子夺嫡的惨剧。

        这时,辰御天走到了玄曦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看着朗荟。

        “这有什么明不明白的?既然蛮国有惯例可以让女子当王,那你就应该为此而努力成为众王子公主之中的翘楚,而不是依靠杀人。杀人,只能暴露你的不足。”

        朗荟惊呆了,“我的……不足?”

        “是啊,你之所以要杀死两位王子,就是因为你的心中很清楚吧……如果他们不死,那么王位,绝对不可能落在你的手中。”

        “而这,也恰好说明,你的能为还不足以成为整个王族的翘楚。”

        辰御天说着,目光转向了一旁冷着脸的元妃。

        “同样的认知,两位王子也曾经有过,所以……他们在不知不觉间联起手来,假装意外害死了三王子”

        听到这里,元妃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而颉利除了叹气,别无他想。

        方才在外面有听到元妃讲述这段往事的时候,他是震惊的。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年看似意外的背后,竟然还有着这样的隐情。

        辰御天从怀中取出了一本书。正是他当时从大王子寝宫的暗格里找到的那本。

        “这本札记,是我无意中在大王子的寝宫内发现的。上面清清楚楚地记载了他想要害死二王子和三王子的心理变化,而因为这本札记,我也曾短暂的怀疑过你。还派了人去鳞族查你的底细。”

        辰御天看着元妃,遗憾地叹了口气。

        “可惜那一次的调查一无所获,再加上当时袁平的出现,我便将怀疑的矛头从你的身上转移开了。但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会是这整个事件的策划者。”

        元妃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

        辰御天也笑了,“但正如我方才所说,叶弘与花间的见面让我开始重新思考整个案子,也就在这个时候,霍兄他们传信告诉我,在卧牛山关押八公主和灵妃的人,是当年的狐族叛党余孽。”

        “这一点,大公主殿下想必也不知道吧?”

        朗荟惊讶地看着辰御天,摇头。

        “大公主殿下只知道吩咐花间将人带走,却从未想过她会将人带到何处去,对吧?”

        朗荟呆呆点头,“我只知道花间将人关在了一个叫做卧牛山的地方,却从未想到过……”

        “那里会是狐族叛党的根据地,对吧?”霍元极此时走上前来,死死地盯着元妃。

        此时,元妃的表情有些微妙。

        虽然依旧如之前一般摆着冷脸,但在听到“卧牛山”这个地名之后,她的神色还是微不可查地起了一些变化。

        尤其是在听到霍元极的话后,她的眼中明显的涌上些许悲色。

        显然,她已经猜到了结果。

        “我们从那些狐族叛党的嘴里问出了一些事情。”

        凌霄武开口。

        “他们虽然很有骨气,可面对严刑,他们还是说出了一些情报。这其中,便包括了花间和邪影受命于现任首领入宫执行计划的事情。”

        元妃神色微动,眼中微不可查地闪过一丝痛恨。也不知道,她究竟是痛恨手下的出卖,还是痛恨凌霄武对他们严刑逼供。

        “还包括了……现任首领就是前任首领胡天之女的身份。”凌霄武继续说,“只是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这个胡天之女,究竟是何许人也。”

        “直到……灵妃娘娘动用了天赋神通之后,我们才清楚,那个人,就是你。”

        “天赋神通……”听到这四个字,元妃终于有了反应。而且极为强烈。

        “很耳熟是不是?”辰御天微微一笑,“我想你的父亲应该也跟你说过类似的字眼吧……”

        “你……怎会知道?”元妃第一次露出了惊讶至极的神色,急切而又热切地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摇了摇折扇,笑了笑,说出了两个字,“总教……”

        元妃脸色大变,如同见鬼一般地看着辰御天,“你怎会……知道这两个字?”

        辰御天非常肯定地笑了笑,“果然。当年你们狐族敢反叛狼族,就是因为有这个所谓的总教做后盾,而这个所谓的总教,其实,就是覆天教对吧?”

        元妃神色猛然一变!

        屋内的九龙府众人,纷纷露出明悟与复杂的神色。

        看来是猜对了……

        只是,当年的叛乱,居然还有覆天教的影子,看来当年的事情,怕是并没有表面上的那般简单。

        “你居然……知道总教的名字?”

        元妃吃惊了好久,才回神过来,看着辰御天,心悸。

        “这不奇怪。我们与你口中的总教,早已是老对手了。”雪天寒难得开口,“而且,方才我们口中的那名叶弘,就是覆天教之人。”

        “原来如此。总教之人又出现了啊。”

        元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着众人,忽然笑了,“你们既然能够做总教的对手,那我输给你们,倒也不算是丢脸了。”

        “你承认自己就是胡娜了?”公孙问。

        “就算我不承认,你们不是也已经肯定了么?”胡娜反问。

        “那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们是怎么肯定你的身份的么?”凌妙音皱眉,看着她。

        “不用了。”胡娜摇头,然后看着灵妃,叹气,“我终于明白……你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了。”

        灵妃微微一愣,随即……笑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03802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