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二 逼宫

章四十二 逼宫

        朗月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被推推搡搡地来到了广场中央。

        她双目无神,眼睛空洞而木然,望着那场中盼着她死的王都百姓们,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

        她仿佛已经失了灵魂。

        副席位之上,看到朗月如此情况的几位公主,纷纷皱眉。

        “这还是平日里古灵精怪的九妹么?”七公主朗云望着那行尸走肉一样的人影,心中讶然的同时,更有一丝心疼之色一闪而过。

        “九妹,她……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有公主震惊。

        也有人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场中的一切。

        大公主望着这副样子的朗月,原本万分高兴的心情,不知为何,竟感觉到有一丝怪异。

        她也不知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

        但这感觉却极为真实。

        好在,这一丝感觉只是持续了一瞬,一瞬之后,便消失无踪,再也感受不到。

        “错觉么……”她望着场中的朗月,微微皱眉。

        场中,木铡刀已经就位。

        此刀的形式如同铡刀,只不过是刀刃是木头做的,在刀口与铡刀刀身链接的位置,各有一个凹陷的原型缺口,合起来正好可以容纳人的脖子在其中。

        木铡刀的使用方法也很简单,只要让犯人从一头将头伸过去,然后合上闸刀,将犯人的脖子卡在里面。

        然后,再由刽子手行刑。

        刽子手已经就位,木铡刀同样,甚至就连犯人,此刻也已经就位。

        处决,即将开始。

        颉利站在监斩官的位子上,看着朗月,缓缓站起身来,随即张口,宣读其所犯罪状。

        这整个过程中,朗月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她的眼睛依旧木然,依旧空洞,依旧如行尸走肉,仿佛已经接受了这不公的命运。

        “诸此罪状,本汗判你斩首之行!来人呐,准备……行刑!”

        颉利用双指缓缓从一旁的令箭筒内夹出一根令箭。

        话落一刻,令箭被一掷而出。

        刽子手动了,大口地喝了一口酒,一口喷在手中的大刀之上……随即,抬起了木铡刀。

        负责将朗月押至广场的卫兵,强硬地将她按着,让她将脖子,放在了铡刀的凹陷处。

        至始至终,朗月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行刑!!”

        一声令下,刽子手举起了手中的鬼头大刀。

        就在这一刻,朗月终于有了反应。

        她的眼睛突然睁大,看着眼前急速落下的鬼头大刀,眼底流露出一丝歇斯底里疯狂之色,身子也随着猛烈地挣扎了起来。

        可惜,她的脖子整个已经卡在了那木铡刀之内,无论她再怎么挣扎,也无法立刻从其中挣扎而出。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眼看着那带来死亡的鬼头大刀越来越近,她挣扎地越发猛烈,那两个本来负责将她按住的卫兵,被其轻轻一用力,便直接被甩开来。

        这一幕,自然落在了广场所有人的眼中。

        百姓们倒是不觉得奇怪,毕竟任谁在临死之时,都会有些超出寻常的求生本能。

        但副席位之上的大公主见了,却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朗月之前的表现并不出乎她的预料,因为那正是她的杰作。是她提前给朗月吃下了花草幻毒,让她始终沉浸在自己产生编造的幻境中死去。

        但朗月此刻的行为,却切切实实地出乎了她的预料。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已经摆脱了幻毒的影响?大公主深深怀疑。

        但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算她真的摆脱了药效又如何,一切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

        鬼头大刀依旧在落下。

        朗月的挣扎更加激烈,但就在这时,刀,掠过了她的脖子。

        朗月的眼神与动作同时一滞,随即,好大一颗头颅,便是在血液喷涌之间,滚落下来。

        所有人都是带着震惊之色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广场陷入短暂的寂静之中。

        片刻,随着人们陆续回过神,广场上响起了整齐的欢呼之声,不少人都在庆祝着这位狐族余孽的死亡。

        然而,就在这全场都在欢呼的时刻,却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呼,猛然自文武群臣所在的位置传出。

        就见一位衣着不凡中年男子,面色苍白地捂着自己的胸口,那里,血色弥漫间,有这一截刀锋,透体而出。

        “啊——”那人惨呼一声,倒地而亡。

        而那把透过其身体穿透的刀,就握在其身后,一个看起来像是平民百姓打扮的人的手里。

        那是杀手。

        所有文武,在这一刻,纷纷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危险正在极速迫近。

        广场上的所有百姓看到了这一幕,,纷纷一愣,随即女子们的尖叫此起彼伏地响起,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混入文武百官的杀手,如狼入羊群,疯狂砍杀着。就连队伍内的一些武馆,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混乱中,一队又一队的卫兵进入广场,使得这混乱更上了一层楼。

        颉利望着下方乱作一团的场景,微微叹了口气。

        他不是不想平息这场混乱,而是不能。

        因为在他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冰凉的刀。

        刀握在大公主的手里。

        刚刚事变的第一瞬间,这把刀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很吃惊吧,父汗?”

        大公主冷笑着,望着颉利。其身旁的另外四位公主,此刻却如同完全没有看到这一幕一般,没有丝毫反应。

        “你还有脸叫我?”颉利叹气,看着下方的亲兵被陆续而来的卫士们逼迫地不得不放下武器投降,他的脸色依旧没有太多变化。

        大公主冷笑着。

        颉利又叹了口气,“本汗确实是没有想到,你居然直接控制了云儿她们,想必现在进入场内的那些家伙,就是本汗派给你们各自的亲兵队伍了吧!”

        “正是如此。”大公主笑道,“不仅如此,指使袁平下毒的人,也是孩儿。这一点,我想父汗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吧!”

        颉利又叹了口气。

        “是啊,本汗的确是知道此事。但我没想到你的动作竟会这么快。”

        “呵呵……这还不是被父汗你逼得么?好了,父汗,现在,就请你把汗位交给女儿吧……你已经老了,是时候让我这个最出色的女儿来接手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01360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