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 匿名信

章四十 匿名信

        颉利的语气虽然平静,可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语气中蕴含的怒意。

        源临心里苦笑着,却只能微微点了点头。“臣,遵旨。”

        “三日之后若破不了案,就自己主动罚奉一年。”

        “臣遵旨。”

        颉利的目光转而看向了旁边的辰御天。想到公孙帮自己找到了下毒的袁平,面色微微缓和了一些。

        “辰府主,本汗这里,受到了贵国天子发来的信函。信函上说,贵国国内发生疑案,急召诸位返回中原调查。但,本汗已经自作主张,回信声称你们三日后才能出发。辰府主可听明白了?”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源临则是面带疑惑地看着他。不知为何,他觉得今日辰御天的表现,有些奇怪。

        “那府主可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在下与其他人定当竭尽全力,争取能够在三日之内破案。寻回三位失踪的公主。”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颉利笑了,“本汗,期望府主所言,尽可成真。”

        “你们可以先离开了……”颉利此言落下,源临便和辰御天结伴离开了大殿。

        很快,消息便传到了大公主的耳朵里。

        “你说的是真的?”大公主脸上带着惊喜之色,看着带来了这个消息的花间。

        “消息是鹤耳传来的,应该不会有假。”花间道。

        大公主微微点了点头,显然对于花间口中的这名鹤耳极为信任。“真是天助我也,只要这些碍事的中原人走了,就凭太宫那些人马,根本不可能查出任何蛛丝马迹。”

        “话虽如此,但公主殿下也不得不防。毕竟计划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决不能出任何纰漏。”花间道。

        大公主点头,旋即沉吟片刻,站了起来,“你去通知他们,这三天之内,不要有任何动作。另外,命令鹤耳,时刻注意九龙府和我父汗的动向,时刻报告。”

        “明白。”花间点了点头,旋即离开了寝宫。

        大公主站在寝宫门口,忽见一只不起眼的鸽子缓缓飞了进来。

        看到它,大公主笑了。

        与此同时,黑袍国师邪影,已经站在了颉利的书房之中。

        他是来给颉利看一样东西的。

        颉利认认真真地将他呈上来的东西看完,面无表情地放下了手中的册子,问邪影,“国师,此物你是从何而来?”

        “陛下容禀,”邪影微微拱了拱手,“此物的来历,臣其实也不清楚。而此物之所以会在臣的手中,皆因有人将其放在了臣的府邸门外。至于那将此物送来之人究竟是谁,臣并不清楚。”

        颉利点头,依旧面无表情。那册子上面所记载内容,是当年狐族叛党名单,其内更是记载叛党首领胡天,与一中原种姓女子,育有一女,那种姓女子在狐族叛乱被平息前夕,带着女儿回到中原……而这个女儿,便是种素灵。

        也就是如今的灵妃。

        颉利面色无变化,但心中却在暗自沉吟。

        自己刚刚才抓到袁平洗清了灵妃害死两个王子的罪。便有人将这份资料送到了国师府。

        这实在是太巧了。

        简直就是刻意要将这份资料送到自己的面前。

        颉利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邪影,他虽然脸色平静,但目光深处,的确有着隐晦的疑惑之色略微闪烁而过,这说明他说的话是真的,他的确也不清楚这份资料的来历。

        那么,会是什么人呢?

        颉利沉吟着。无论是什么人,送这份资料目的,都应该是为了想要借助自己之手杀死朗月甚至是灵妃。可这样做,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他想不通,无论是朗月,还是灵妃,她们都常年居住在后宫内苑,不太可能与外面的人结怨才对,除非……对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颉利微微冷笑。

        “想借助处刑之时完成不可告人的目的么?既然如此,本汗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此事,本汗已经知道了。国师若无事,可以离开了。”颉利淡淡地对邪影下了逐客令。

        “臣,告退。”邪影缓缓退出了书房。

        其离开之后不久,颉利翻看着手中的册子,看向了一旁。

        ……

        ……

        “三日之后,当众处决狐族余孽朗月!”

        不久之后,书房内传出了颉利这样一条命令!

        这条命令,自然在后宫内苑,引起了轩然大波。

        颉利不再使用“九公主”,而使用“狐族余孽”四个字,冠以朗月之名的前方,这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后宫内苑的五位公主也有些震惊。

        她们一方面对父汗的无情而感到惊惧,另一方面也为朗月真的是狐族余孽的身份而感到难以置信。

        七公主朗云更是直接选择了不信。

        只是,碍于父汗的威严,她即便是心有异议,也不敢张口。

        九龙府也选择了沉默。

        朗月虽然是他们的朋友,但她也是颉利的女儿。这件事情,往小了说,就是狼族内部的家事,就算往大了说,也只是蛮国内部之事。他们身为中原之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该插手其中。

        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为自己的这个朋友默哀。

        时光荏苒,转眼两日已过。

        这两日内,太宫与辰御天的调查,并没有太大的进展。

        该掌握的线索,早已掌握在了手中,但目前所掌握的线索,却不足以支持他们,找到谜底。

        源临暗自叹了口气。

        当第三日到来之后,辰御天曾经来找过他一次。

        只是他带来的,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昨夜接到天子密信,要我等九龙府今日必须启程返回中原。太宫,这里的事情,接下来也只能依靠你了。我等,如今也只能是有心无力了。”

        听到这个消息,源临如同一头冷水当场浇下。

        他没想到九龙府居然这么急就要走。

        但他也知道,九龙府毕竟属于中原玄朝。有道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既然玄朝天子急召他们回朝,他们自然也不可能违背。

        源临觉得自己有些背运。

        眼看案子就要破了,却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这怎么看都有些糟糕。

        看来只好做好罚奉一年的准备了。

        源临叹了口气,并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纠结很久,他是当朝重臣,就算是罚奉一年,也不算什么。但此刻还有一件事,让他有些担心。那就是明日的处刑之事。

        身为当朝元老,他很清楚九公主是无辜的,或者,用一个更恰当的词来说叫做牺牲品。

        朗月就是一件牺牲品。

        这一点,源临很清楚,但他也明白,只要是可汗陛下决定了的事情,他是不可能劝回来的。

        何况此事早就已经决定。

        只是不知为何,行刑的时间,却是比之前的决定晚了两天。

        “唉……”带着疑惑与不解,源临长长地叹了口气。

        九龙府如辰御天所说的一般提前离开了王宫。

        颉利虽然可惜,但也无可奈何。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大公主,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连连大笑“连老天都助我”。

        七公主朗云为九龙府的离去,以及朗月接下来面临的命运而暗自神伤。

        其他几位公主,同样怀着各异的心情,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书房内,颉利望着门外阳光照耀下的王宫,缓缓地叹了口气。

        “时间,就要到了……”

        他也在期待着明天。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01177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