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九 宫谋

章三十九 宫谋

        “什么?”

        所有到场的公主都是极度吃惊地看着袁平,谁也想不到,此人竟然会在父汗的午膳之中下毒,这可是刺杀皇族的重罪,比之当年狐族的叛国之罪,都要更加严重。

        “父汗,您的身体……”大公主极为厌恶地看了袁平一眼,旋即露出一副关切的神色,看着颉利。

        颉利微微摇头,“本汗无事。多亏了公孙先生医术高明,本汗体内的毒已经全部清了出来。”

        闻言,一众公主们方才松了一口气。

        三公主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她看了看袁平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动,问道:“父汗,毒杀王可汗之事非同小可,绝非此人一个小小的御厨便能够策划并实施的,依女儿看来,此人背后必然是有人指使才对。”

        颉利颇为欣赏地看了一眼三公主,笑着点了点头道:“父汗与你的看法相同,但奈何此人是块硬骨头,无论如何都一口咬定策划与实施下毒之人都是他,并没有人暗中指使。”

        “竟有此事?”大公主微微皱眉。

        其他公主也是眉头微皱地看着袁平,若果真如此,那么就算是此人背后真的另有主使者,怕也问不出来。

        但就在此时,颉利又道:“除此之外,本汗也是刚刚从九龙府那边得知,此人,也是害死你们那两位王兄的凶手!”

        “什么?”这个消息,对于几位公主而言,更加震惊。

        所有人都是目光冷厉地看着袁平,恨不得一副将其剥皮抽筋的样子。尤其是平日里与九公主朗月关系不错的七公主朗云,此刻更是恨不得立刻将此人杀之后快。

        就是因为此人,灵妃娘娘和朗月才会被国师污蔑为狐妖,也是因为此人,朗月被软禁,甚至有身死之危……

        “父汗,既然真凶已经抓到了,那么朗月和灵妃是否……”朗云欲言又止地开口,吐出了几个字。

        颉利点点头,“我正要说此事。既然真凶已经抓到,有关灵妃杀死两位王兄的罪名自当取消,但她与朗月是否为昔年狐族叛党余孽还有待考证,所以对于灵妃的通缉和朗月的软禁,暂时还不会取消。不过有关朗月处刑之事,倒是可以暂且押后,待她们母子二人身份明晰之后,再做定夺。”

        “这……”朗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在看到颉利那完全不容置疑的眼神之后,便只好默默退到了一边。

        其余几位公主也是默默地看着颉利,没有说话。

        “好了。”颉利看到几个女儿都没什么话说,便微微摆了摆手,“父汗也今日也有些累了,你们若是没有什么事,就可以离开了。”

        闻言,几位公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对于颉利此举有些疑惑。并不是对他要求散场有些疑虑,而是对今晚的整个召集过程,都抱有疑惑。

        那么大张旗鼓地将所有公主都召集了过来,结果却没说几句话就可以散了,总觉得有些虎头蛇尾。

        不过,即便此刻所有人心中都有疑惑,却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大家都是抱着心中的疑惑,离开了书房。

        ……

        ……

        大公主离开书房之后,便面无表情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花间正在里面等她。

        “公主殿下,您回来了。”花间望着脸色微微有些阴沉地大公主,眉头微皱,于是替她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她的手中,“公主,您这是怎么了?莫非……这次可汗陛下召集你们,宣布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大公主端起茶杯微微喝了一口茶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花间,“花间,你觉得袁平,他像是一个硬骨头的人么?”

        花间有些不明所以,看着大公主,微微想了想,开口,“袁平此人,虽然武功不高,不过性子沉闷,平日里都寡言少语,我对她也没有太多的了解,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一个硬骨头的人。公主怎会问起他来,他怎么了么?”

        大公主放下茶杯,叹了口气,“他暴露了。”

        花间大吃一惊!

        “那他……”

        大公主微微点了点头,“没错,他负责的事情也全都被父汗知道了,包括在父汗的午膳里下毒和在两位王兄的茶水里加枯木草的事情,这些父汗刚刚全都告诉了我们。”

        花间脸上的惊讶之色越发浓郁。

        “这么说……我们的计划也全都暴露了,那公主殿下你……”

        大公主微微摇了摇头,“关于此事,我也不太清楚。”

        花间惊讶之间,目中闪过一丝疑惑。

        “殿下此言何意?”

        大公主微摇臻首,“说实话,连我自己现在也不清楚,父汗他是不是都已知道。因为方才在书房里,他当着众姐妹的面说袁平咬定是自己所为,并没有供出任何人。但……”

        “但殿下您并不相信是么?”

        大公主点头,面色带着一丝惊慌,“不错,父汗的手腕你我都清楚,谁也不清楚他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若是真的自然最好,可若是假的,而我们有没有适当的防备的话,后果势必不堪设想。”

        闻言,望着大公主脸上隐晦出现的慌乱神色,花间微微叹了口气,直到此时,她终于体会到了这位蛮国王者的可怕之处。

        仅凭一句话,就能让平时执行计划毫不手软的大公主自乱阵脚,这份谋略之能,着实可怕。

        虽然她清楚,此时此刻自乱阵脚,绝对是不可取的。

        但她,也明白大公主的顾虑所在。

        正如大公主之前所言,若颉利今天在众公主面前所言若皆为假,那么其如此做的目的便很明确了,就是为了让大公主麻痹大意。

        而为了自己的安全,大公主势必要有所准备,否则,恐怕到时候就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了。

        “公主殿下以为如何?”花间又问。

        大公主眉头紧皱,许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宁信其有,莫信其无。总之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提前有所准备,原定的计划,恐怕要提前展开了。”

        花间点头,“提前也不是问题,不过公主殿下,既然袁平的事颉利陛下都已经知道了,那么九公主那边……”

        “九妹和种素灵那边不用担心,之前父汗已经表态,在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她们与狐族无关之前,她们母子不会有出头之日……”说到此处,大公主神色忽然一怔。

        花间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对呀……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片刻,大公主高兴笑道。

        “殿下可是想到了什么?”花间笑问。

        大公主笑道:“不错,你且附耳过来。”

        花间附耳上前,大公主神秘一笑,接着便对着其耳朵将自己想到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听罢,花间也是眉开眼笑起来,“殿下此计甚妙,如此一来,便可反被动为主动,当真妙计!”

        大公主没有理会她这番奉承之语,而是道:“此事需尽快去办,另外原定计划,也需要尽早做好准备才是。”

        花间点头,“此事我会尽快办妥。”

        但大公主却摇了摇头,“此事你不需要出手,我会另外安排人手去做。”

        花间诧异。

        却见大公主微微一笑,露出一个饱含深意的笑容,对着花间再度耳语了几句之后,花间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今晚就行动。”

        ……

        ……

        翌日一早,颉利书房。

        颉利面沉如水,端坐书案之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辰御天以及太宫源临。

        就在刚才,照常前往三公主寝宫为其行针的公孙,在来到寝宫门前之时,愕然发现寝宫的门竟然被反锁了。

        经过最近几日的接触,公孙对于三公主的性情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她睡觉之时并不会如二公主那般反锁房门,因此,在见到房门反锁之后,公孙直觉三公主出了事。

        结果,当他打开房门进入寝宫之后,赫然发现……三公主竟不在寝宫内。

        但在问过她的贴身宫女,却被告知三公主并没有外出,如此一来,三公主,竟也是如同二公主和八公主一般,离奇失踪了。

        颉利得知此事之后,大怒,直接将负责王城刑狱安全的太宫大人与协助调查此案的九龙府府主辰御天一起叫了过来。

        淡淡地打量了二人几眼,颉利脸上的阴沉之色缓缓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脸色铁青,冷若寒霜的面孔。

        “太宫……”他轻轻开口。

        “臣在。”源临连忙拜倒在地,口中称是。

        “本汗,限你在三日内,查清一切,寻回失踪的三位公主,如何?”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01156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