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八 试探

章三十八 试探

        看罢霍元极传讯令传来的内容,辰御天长长地叹了口气。

        “元极说了什么?”雪天寒开口问道。

        “他们找到了失踪的八公主。”辰御天道,“而且,根据八公主的说法,设计杀死两位王子,以及将她绑走的人,就是大公主。另外,他们根据灵妃的预测之术推测得出,黑袍国师很可能就是邪影。而大公主身边的宫女,极有可能就是花间。”

        “花间?邪影?”公孙等人吃了一惊,旋即微微皱起了眉头。

        片刻后,雪天寒首先点了点头,“这倒也并非没有可能。毕竟朗月去中原探访大梁山,也是灵妃的吩咐。”

        说到大梁山,众人都是想起了朗月打听鬼镇往事那一幕,当时他们也问过,那是灵妃的吩咐,而现在,他们也已经清楚,灵妃的吩咐,是建立在她灵狐预测之术之上。

        “灵狐预测之术,从无失误。若如此,恐怕传信中所言都是真的,那两人,极有可能就是江淮盟余孽。”龙尊和剑圣二人今日罕见的在场。

        辰御天看了看两位圣者,眉头微皱。若如此,那日大公主侍女出宫去见叶弘一事就有了解释。这三人皆是江淮盟余孽,彼此见面自然不奇怪。

        真正令他担心的,还是这些事情的背后,是否有覆天教的影子。

        “我记得大人曾经问过九公主一个问题蛮国的女子能否登大位,成为王可汗?”公孙忽然开口问道。

        众人点头。

        玄曦更是道:“我还记得当时朗月曾经说过,在蛮国,只要足够优秀,即便是女儿身,也能登大位。”

        “不错,我也记得。”唐风玲点点头,旋即有些疑惑地看公孙,“不过先生你现在提这个做什么?”

        公孙笑了笑,看了辰御天一眼,“我想,我们应该已经知道大公主这么做的动机何在了!”

        辰御天微笑着点了点头。

        “动机?”凌妙音疑惑间,看了看辰御天与公孙二人,再联想起刚才公孙说过的话,目光微微一闪。

        “你是说……大公主杀害两位王子的动机?”

        “不止如此,依我看,给颉利的午膳里下慢性毒药,应该也是她的手段。”公孙淡淡摇头道。

        “你的意思是……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夺取王位?”玄曦理解了公孙的意思,略有些惊讶地开口。

        “当然。杀掉仅剩的两位王子,为她排除了成为王储的最后的绊脚石,而下毒弑父,又能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登上王位,如此妙计,她何乐而不为?”公孙罕见地淡淡冷笑了两下。

        众人点头,公孙的推断合情合理,而且如果下毒之事也大公主所为,那么在两位王子茶杯中加入枯木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你们说……如果颉利知道了自己中毒的事情,会怎么样?”辰御天沉思良久,忽然笑着对众人道。

        众人看着他的笑容,不知为何,竟从其中,感受到了一丝……害怕。

        ……

        ……

        “先生所言当真?”

        颉利猛然间从书案之后站了起来,神色震惊中,带着一丝惊恐。就在刚才,他已经从公孙口中得知了自己中毒的事实。不过公孙并没有直接透露下毒的幕后黑手便是大公主这件事。

        公孙点了点头,开口道:“此事乃学生亲眼所见,绝不会有错。陛下若还有怀疑,学生只需用着银针一试,便知分晓。”

        颉利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

        公孙神色肃穆,拿着从怀中针包取出的银针,来到了颉利身前。颉利轻轻抬起手臂,公孙拿着针轻轻一扎,随即拔出。

        公孙方把针拔出,就见那针尖之上,原本反射着烛火之光的亮银色,顷刻之间,已经变作黑色。顿时,颉利以及书房内的内侍卫士们,都是变了脸色。

        “这……这是……”颉利神色惊恐间,掠过一抹极为明显的阴沉之色。

        “陛下现在可相信了?”

        “相信。相信。”颉利连忙点头,旋即略有些焦急地看着公孙,“先生医术高明,可能看出本王中的是什么毒,可有解法?”

        公孙叹了口气,“此事说来惭愧,学生虽然师承药圣,但毕竟来自中原,陛下所中之毒,学生从未在中原的药材典籍内见过……”

        听到这里,颉利脸上原本的希望之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绝望,一种害怕死亡的……绝望。

        “难道先生也解不了此毒……”

        公孙又叹了口气,“非也……此毒学生虽然未能在中原药材典籍中寻到,但今日下午,学生已经去过贵国的药材铺和药店,经过对原药材的辨认,已经可以确认陛下所中之毒是一种极为狠辣的慢性混毒,毒效发作至少要满足三年时间不间断吃下方才可能而解法,学生也已经从药材铺那里寻到。”

        闻言,颉利一颗几乎提到了嗓子眼的心这才落了下去。

        他喵的,以后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喘气?

        颉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中无语。

        “这么说来,本王的毒还是可以解得了?”颉利略带着一丝试探地口吻问道。

        “自然。”公孙微微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份写好的解方,交给内侍,“只要陛下照方吃药,保准可以药到病除。”

        “另外……”说到这里,他又从怀中取出了四张被揉皱又抚平的纸张,交给那个内侍,“此乃学生亲眼目睹那御厨下毒之后搜集到的证据,我家府主命我一同交与陛下处置。”

        颉利的脸色越发阴沉起来。

        他缓缓地从内侍手中接过解方和包裹毒药的纸,凝视起来。

        “有劳先生,还请先生转告辰府主,本王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闻言,公孙嘴角微微一翘,随即转身告退。

        望着公孙离开的背影,颉利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一张脸阴沉如水,凝视手中之物片刻后,他忽然拍了拍手。

        一阵风乍起,随即一道人影便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面前。

        “陛下。”

        “去,给我把一切都调查清楚。”颉利冷声下令。

        那人点了点头,伴随着又一阵阴风刮过,消失不见……

        ……

        ……

        明秀半畏惧半花痴地看着眼前一袭白衣的雪天寒。

        他是来向自己盘问二公主失踪前后的细节的。

        对于这个一直都冷冰冰的人,明秀心中还是有些惧怕的,不过相比他的性格,他的脸却又实在让明秀提不起惧怕的感觉,因为实在是……太好看了。

        即便蛮国的审美与中原有所不同,但面对这样一张即便是女子都要嫉妒的俊俏脸庞,明秀还是忍不住有些花痴起来。

        尤其是当这样一个完美的美男子就站在自己面前不远的时候,明秀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公……公子,该说的我那天就已经全都告诉你们了,我真的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了?”

        雪天寒看着她如此模样,不由微微皱眉。虽然他经常会见到,但却并不代表他能理解,为什么每个见到自己的女子都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难道他们都生病了?

        “你不用激动,我只是想来问问其他的细节,你只要尽力回答就好。”皱了一回眉头,雪天寒淡淡开口。

        “嗯嗯,我知道了。”明秀用力点了点头,脸上的花痴之色越来越严重了。

        雪天寒自然没有在意这些,直接开口问道:“我这次来是有两个问题要问你,其一就是二公主失踪当晚,有没有什么较为异常的地方?”

        “较为异常的地方?”明秀很努力地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没有,当日公主殿下还是和往常一样看了很长时间的书,然后反锁了门窗就寝。”

        “你说她看了很长时间的书?有多长时间?”

        “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吧。”明秀想了想。

        “二公主殿下平时很喜欢看书么?如此说的话,她和三公主倒是有些相像啊……”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就见同样一袭白衣的凌妙音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这里。

        雪天寒皱着眉头看了凌妙音一眼——你怎么来了?

        凌妙音笑着使了个眼色——我为什么不能来?

        雪天寒默然不语,却听明秀摇了摇头,道:“不一样的,三公主与公主殿下虽然都喜欢看书,但她们的道不同。三公主除却中原诗词歌赋之外,只喜欢医书药典,而我家公主殿下,则尤喜欢中原的兵法战书,这一点她们截然不同的。”

        “二公主喜欢兵法,莫非……她很渴望上阵杀敌?”雪天寒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而这个不经意间的习惯性动作,却让明秀的心跳的更快了。

        “是,是的。二公主的确很希望能够上阵杀敌,只是我们与中原多年无战,她一直无法满足心愿……”说到此处,明秀才想起来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便是来自中原,于是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轻声道,“抱歉,妾身失言了。”

        雪天寒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个极为撩人的笑容,对着明秀道谢:“原来如此……那么第二个问题,最近二公主是否和大公主有过接触?”

        “大公主?”明秀一脸狐疑地看着雪天寒与凌妙音,完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凌妙音笑着解释道:“不要想太多,我们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

        明秀轻点臻首,但目光中仍有怀疑之色闪动,显然是不相信凌妙音刚刚的说辞,不过,她也没有再去深思这件事,而是开口道。

        “虽然大公主与我家公主殿下是亲姐妹,但是自从二人成年之后,彼此间往来也变得少了许多,最近的一次,我记得还是在一年多前……对了,我家公主殿下失踪那天的下午,我们曾经去参加了大公主提议举办的茶会。”

        “茶会?”凌妙音眉头微皱。

        “大公主提议举办的……那大公主在茶会上可有什么异常之处?”雪天寒问道。

        明秀摇头,“没有,那天一切都很正常,除了八公主,三公主和九公主殿下之外的其他公主们都聚集在一处喝茶谈天,大公主也是如此,没有什么比较异常的地方。”

        听罢,雪天寒微微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多谢……”

        言罢,抱拳行李。

        明秀慌忙道:“公子不必如此客气。”

        雪天寒却道:“姑娘你为我们提供了如此重要的线索,理当受礼。我等还有其他要事,就此告辞。请。”

        说完,便和凌妙音离开了。

        只留下明秀一人依旧站在原地犯花痴。

        ……

        ……

        夜,深沉而凝重。

        颉利的书房中,烛火通明,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颉利一脸严肃,端坐在书案之后,目光一点一点的扫过恭恭敬敬站在下方的七位女儿。

        此时此刻,所有的公主脸上,也都是凝重之色,就连平日里向来跳脱的五公主,此刻也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双美目似惊又惧地看着自己的父汗。

        气氛,凝重至极,几乎压的殿内所有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所有的公主,都在望着颉利,心中暗自猜测着父汗召集所有人的目的。

        她们都是被突然召集过来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预兆。也因此,所有的公主对于此次召集的目的,都不甚清楚。

        只是,看父汗脸色如此严肃,想必是什么大事。

        颉利的目光,从最后的七公主朗云脸上移开之后,才缓缓开口道:“你们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叫你们过来?其实,我今日召集你们所有人过来,是因为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向你们宣布。”

        说到这里,颉利面色猛然一变,随即冷声开口:“带上来!”

        几个卫士押着一个垂头丧气的狼狈人影走了进来,看到这个人影的瞬间,所有的公主都是面色微微一变。

        因为此人身上,穿着御厨的服饰。

        却在这时,颉利再度开口,“本汗今日召集你们前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们两件事,其一,本汗今日才从公孙先生那里得知,有人给本汗的午膳之中下毒,而那下毒之人,便是此人!”

        闻言,所有的公主们都是大吃一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99935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