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七 下毒

章三十七 下毒

        公孙独自一人来到了御膳房。

        在判断出颉利气色越来越差的原因极有可能是慢性中毒导致之后,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御膳房。

        毕竟,人以食为天,在食物中下毒,绝对是最容易让人中毒的方法。

        颉利身为蛮国之主,所食用的食物在食用前,必定要经过验毒这个环节。

        不过,瞒过验毒环节的下毒方法也有不少,这一点公孙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想到。

        他之所以会来御膳房,一则是因为他想要看看颉利中的究竟是什么毒,如果能够知道他所中之毒的名称,说不定就能针对性进行解毒。

        除此之外,他来御膳房,也是为了调查给两位王子的茶里下毒的事情。

        按照源临提供的线索,此事的矛头,也是直接指向了御膳房。

        而且更巧合的是,这两件事的相同点,都是下毒。

        公孙直觉这两者可能会有些联系,于是便来到了御膳房调查。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以查案的名义进入御膳房,而是以医者的身份进入。

        至于进御膳房的理由,当然是三公主的病情。

        他告诉御厨总管,说三公主因为病情原因在饮食方面需要仔细斟酌,不能接触油炸和辛辣的食物,所以特意奉颉利可汗的密令过来考察一下。

        御厨总管自然不会说什么,便任由他在御膳房里随便查看。

        于是,御膳房里就出现了一幕比较奇异的场景。

        所有的御厨都在忙前忙后地准备中午的御膳,一个面向有些文弱的年轻书生,却穿梭在御膳房的各个角落,四下里打量着他们忙碌。

        他缓缓地在每个御厨的身边走过。

        目光,暗自在每一个御厨的双手间扫过。

        无论是切菜的,掌勺的,颠锅的,还是烧火的,他都没有放过,一个一个地仔细观察着。

        到了后来,御厨总管也察觉出这个人似乎并不是来考察食物的。

        不过,御厨总管也没太在意,毕竟这里是御膳房,又不是什么机密要地,根本就没什么秘密可言。

        公孙在御膳房转了两圈,最终,目光停留在了一只切菜的手上。

        这是一只很普通的手,宽大,厚重,皮肤粗糙,与其他的御厨的手,没有太大差别。

        但公孙在看到这只手时,还是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

        因为他注意到,在这只手的虎口处,有一块厚厚的老茧。

        仔细看了一会儿后,他的目光顺着这只手,望向了它的主人。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汉子。

        四十上下的年纪,胡子拉渣的外表,看上去有些邋遢。

        这个人的身上,完全没有一点让人注意到的特点。

        公孙相信,如果将他身上的御厨衣服脱下,给他换一身宫廷侍卫的制服,让他站在寝宫门口执勤,也绝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仔细看了一眼这个人的外貌,公孙笑呵呵的来到了御厨总管的面前,向他告辞。

        然后,他就离开了御膳房。

        而那个人,依旧在有条不紊地切菜……

        没过多久,饭点差不多到了,御厨总管端着刚刚做好的御膳,放进食盘。

        “袁平,陛下要的御膳已经好了,你快点送过去吧,不然让陛下等急了就不好了,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御厨总管催促身边的一个御厨。

        “来啦……”那御厨连忙来到总管面前,端起了食盘。

        “还不快去啊……”总管又催促了一句。

        袁平只好端着食盘离开了御膳房,向着可汗所在的尚书房而去。

        走着走着,他忽然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发现四下无人之后,连忙端着食盘来到了一处角落,将食盘放好后,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纸包。

        将纸包打开,里面有四个包好的小纸包。

        他再度环顾四周,再三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之后,才将这四个小纸包一一打开,将里面的药粉,各自撒入四样不同的御膳之中。

        做好这一切之后,他将那四个包过药粉的纸片揉成一团,随手丢到了一边。

        等到药粉彻底溶解进入御膳之中后,他才再度端起食盘,继续向尚书房走去。

        片刻之后,便不见人影。

        但,就在他人彻底离开此地之后,一道身影,却不知从何处走了出来,站在他方才站过的地方。

        此人,正是公孙。

        而那袁平,也正是方才,他在御膳房注意到的那个人。

        公孙望着那御厨离开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睛,随即环顾四周,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很快,他便找到了。

        正是那被御厨揉成了一团,并且随手扔掉的四张包过药粉的纸片。

        ……

        ……

        辰御天望着桌上重新被舒展开来的四张纸片,看公孙。

        “你真的看到了下毒的全过程?”

        “不错。”公孙点点头,“我是亲眼看到那个御厨将四样不同的药粉倒入不同的饭菜里,绝不会有错,而且这些正是包装过那些药粉的纸片。”

        辰御天看了看桌上的纸片,问道:“那你可看出这四种都是什么药物的药粉?”

        公孙摇了摇头,“这四种药物都不是产自中原的药材,我最多也就是在书上见过,实在无法根据这纸上仅剩的药粉和气味来判断。”

        辰御天惊奇,“这世上居然还有你不知道的药材?”

        公孙苦笑,“我也是人,不是神,这天下药材何其之多,我自然不可能全都知道,就像大人你也会有看不破的事情一样。”

        闻言,辰御天也笑了。

        “说的也是,既然如此,那也只好求助于他人了。”

        “放心,我会尽快搞清楚这四种药物的成分和种类。”

        公孙也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房间,不由有些好奇。

        “对了,其他人去哪里了?吃饭时间居然都看不到人,有些稀奇啊。”

        辰御天笑了笑,“我请他们去帮我做一个实验,想必现在也应该快要回来了。”

        话刚出口,便听到玄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御天,我们回来啦……”

        公孙回头,就见玄曦和唐凤玲兴高采烈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后面跟着面色稍稍带着一点无语地雪天寒和凌妙音。

        辰御天看着四人,笑眯眯地开口,“回来了啊,情况如何?”

        玄曦高兴地回答,“和你想的一模一样!”

        辰御天微微颔首,“如此,事情渐渐开始明朗了啊……”

        公孙看着他们两个一问一答,不由有些好奇起来,问辰御天,“大人,你到底叫他们几个做什么实验去了?”

        辰御天大有深意地笑了笑,“这个么……暂且保密。时候已到,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公孙微微一愣,但在看到辰御天那显然是明悟的眼神后,便是微微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但,就在这时,辰御天怀中的传讯令忽然亮了……

        ……

        ……

        卧牛山。

        在另外两处石洞内的敌人彻底溃败之后,整座据点,全部落入了九龙府与太乙天府一行人的手中。

        在冰王的热心帮助下,众人在中间的石洞里重新建造了一座冰牢,将所有敌人都关押进去。

        至此,卧牛山据点彻底沦陷。

        在经过半天的休整之后,霍元极等人围坐在一起,目光全部汇聚到了刚刚才从囚笼里解放出来的八公主,朗华的脸上。

        此刻,这张脸上的污垢已经清洗的干干净净。

        但,有不少淤青,却依旧残留着。

        灵妃颇为心疼的看着八公主。

        明明贵为蛮国公主,却被关在这种地方受到如此待遇,不过幸好那些人还有底线,没有对她做出那种事情。

        剑星寒与夜萧寒二人中间石洞走了过来。

        他们负责审问那些敌人。

        “已经审问过了,这些人都是二十年前狐族叛乱之后留下的残余人马,这些年不断发展壮大,这里是他们最大的两个据点之一。”

        夜萧寒向众人报告。

        其他人听到这些可能还没什么,但八公主与灵妃二人却是不由自主变了脸色。

        “你说他们是什么……狐族叛乱余下的余党?”灵妃问。

        夜萧寒点了点头,“不错。”

        灵妃轻点臻首,“原来如此,没想到这其中居然还有叛党余孽参与……看来他们应该是贼心不死,还想要延续狐族的叛乱。”

        霍元极想了想,神色微微凝重起来,“照这样看来,黑袍国师也应该是他们的人……”

        灵妃点点头,“不错,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我之前曾用灵狐秘术进行过预测,最后得知害我的人应该来自中原大凉山。从后续事情的发展来看,害我之人显然就是那黑袍国师,可他既然来自中原,又怎会与狐族叛党余孽发生联系?”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也发现了林霏霏和白凡二人身上的八大圣族特点,故而也将自己的灵狐圣族后裔身份公布了出来。

        不过,听到这话,一旁闭目养神的冰王与炎尊二人猛然睁开了眼睛。

        “丫头,你说什么?你用过灵狐预测之术?”

        “这么说来,你的灵狐族天赋便是智么?”

        灵妃乖巧地点了点头,“两位前辈说的没错,我的天赋的确是智。”

        “那就没错了。灵狐圣族的预测之术还从未出过差错。”

        炎尊下意识地看了霍元极一眼。

        闻言,霍元极以及白凡的身子,便是猛然一震!

        他们忽然想到了之前未来蛮国时,朗月探查大凉山的举动。

        在听了灵妃的这一番话之后,他们终于完全明白了当时的朗月的行为。

        同时,也让他们在心中,有了一个极为惊人的猜测。

        林霏霏狐疑地看了二人各一眼,好奇,“你们怎么了?怎么露出这种神情?”

        霍元极与白凡相互对视一眼,后者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开口,“我怀疑……那个黑袍国师,很可能是……祭天一役中试图刺杀天子的江淮盟余孽。”

        霍元极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有这种可能。”

        太乙天府一行则是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

        他们虽然知道江淮盟祭天刺杀天子的事情,但却只是听过传言,并不知道具体细节。

        “江淮盟余孽?”

        正好从中间洞穴走过来的武动天突然大叫一声,“这不太可能吧,江淮盟除了叶弘之外,几乎都死绝了啊……”

        “不……”霍元极摇头,“除了叶弘投靠覆天教之外,还有两个人,一直都下落不明……”

        武动天微微一愣,随即目光微微闪烁了两下,开口,“你是说……”

        霍元极点头,“没错,就是我们的老对手邪影和花间派掌门人花间……这两人自祭天一役之后,便下落不明,江湖上也一直没有他们二人的消息……”

        武动天微微惊讶,试探性地看霍元极,“所以你怀疑……他们流落到了这西域蛮国?”

        霍元极点头,“也不是没有可能,也许他们真的流落到了蛮国,并且加入了狐族叛党余孽,这样就能解释灵妃的预测了。”

        灵妃颔首,“的确,这样的确可以解释为何我的预测会是中原的大凉山。”

        武动天想了想,“如果说……黑袍国师就是邪影的话,那么花间又会是谁?”

        白凡笑了笑,指了指八公主,“这个就要问一下八公主了。”

        八公主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问我?”

        霍元极轻轻点了点头,“的确要八公主你来解答。你还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才会被抓到这里来的么?”

        八公主闻言,整个人顿时一怔!

        片刻后,她有些不确定地看了看霍元极,问,“你们说的那个花间,是不是一个女人?”

        “不错。”林霏霏点点头,“花间派掌门的确是女子。”

        八公主长长地叹了口气,“那我知道她是谁了。”

        “是谁?”

        “是我大姐身边的贴身宫女。”八公主缓缓地叹了口气,“我就是因为恰巧看到了她们在寝宫里密谋放火烧冷宫,才会被抓到这里来的。”

        “什么?”灵妃大吃一惊!

        “放火烧冷宫,并趁机将我转移到这里,是大公主的主意?”

        她彻底震惊了!

        在冷宫大火之后,在石洞囚笼之中,她想了很多遍,究竟是谁布下了这样一个阴谋。

        这个问题的答案,她想过很多人,包括黑袍国师以及后宫中与自己有仇怨的汗妃,却从未想过,会是大公主。

        “不光如此。”八公主又叹了口气,似是有些无奈,“就连两位王兄的死,也是她和那个叫做花间的贴身侍女,一手策划的。”

        “什么?”

        这一次,不光是灵妃,就连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大吃了一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7312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