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六 大破石洞

章三十六 大破石洞

        唰唰……

        两道破风声,夹杂着两道浓郁的杀机,从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逼近林刀。

        林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没有向两旁张望,因为,那根本就不需要。

        杀气,越发逼近了。

        两柄战刀,如同两道惊雷,蓦然间,闯进这片虚空。

        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林刀。

        林刀在那两柄刀落下的刹那,终于动了。

        只见他身影微微一闪,整个人便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其中一个守卫的身后。

        随后,毫无花哨的,一掌,轻轻砍下。

        掌落,人昏!

        另一人见状,身形骤停,目中满是恐惧,望着林刀同时,握刀的手,不住地颤抖着。

        林刀微微皱了皱眉。

        “你是谁?不……不要过来……”

        那人大声叫道,企图叫洞内的同伴出来帮忙。

        林刀微微叹了口气。

        随后一步踏出,身形直接来到那人的面前。

        “如果你连刀都握不牢,那就不要拿刀。”

        “因为刀,并不是可以随便拿的玩具。”

        林刀缓缓在那人的耳边说出了这两句话。

        说完后,他轻轻抬起了手,用一记手刀,让他昏迷过去。

        林刀缓缓捡起了他手中的刀。

        就在此时,洞内的人被方才的叫声引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

        问话的,是一个中年人,蛮族人的打扮,膀阔腰圆,手持两把斧头,面色不善。

        其身后,约莫有二十多人,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将林刀包围在中间。

        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杀气。

        林刀看着这些人,没有说话。

        他向来都很少说话,尤其是面对将死之人,他更不愿意和他们浪费口舌。

        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相比于口舌,他更喜欢用刀和这些人说话。

        这样说话,也往往会比用口舌,更有效果。

        他的刀就在背上。

        但他并没有拔刀。

        因为他的手中有一把刀。

        这把刀,属于那个昏过去的守卫,但此时,握在他的手中。

        他缓缓地握住了刀,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

        蛮族中年人的脸色阴沉下来。

        “不说话么……既然如此,那就准备好付出代价吧!”

        话落,中年人猛然一举手中的斧头。

        “给我杀!”

        四周围的蛮族人,在这一声令下,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杀了过来。

        林刀闪转腾挪间,手中的刀,也如同风车一般旋舞,绽放出璀璨的刀芒。

        与此同时,暗中的霍元极与凌霄武,也出手了。

        霍元极一出手,一手火極内力便是震惊洞内所有敌人。

        那如同实质一般的内力火焰,几乎将这些人的胆子,都吓破了。

        “火妖,火妖……”

        “此人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火妖!”

        不少人失声惊呼。

        霍元极鼻子都快气歪了,很想抓住这些人的耳朵问一句。

        你们见过长得这么英俊的火妖么?

        当然,对方能不能听得进去,那就不知道了。

        相比他,凌霄武造成的动静就要小很多了。

        一来,凌霄武的太乙仙魔内力并没有火極内力那般夺人眼球的形态。

        二来,凌霄武的内力内敛,一招一式更是朴实无华,简单直接,一拳一腿,毫无花哨。

        从洞里出来的人虽然不少,但大部分的武力并不怎么高,。

        在三人的攻击下往往坚持不了几招,便惨然落败。

        片刻后,还能站着的,更是只剩下了两人。

        其中一人,便是拿着斧头的蛮族大汉。

        此人看上去,应当就是这群人的首领。

        而另外一人,虽然年轻,也不会任何系统的武功招式,却硬是凭着自己自己的反应能力与速度,坚持了下来。

        他,正是屠狼。

        持斧大汉望着横七竖八躺倒了一地的同伴,又看了看眼前毫发无损的三人,心中充满了恐惧。

        这还是人么?

        仅凭三人,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便放倒了自己三十多名好手。

        他有一种直觉,眼前三人,无论任何一人,都绝非自己这样的实力,能够对付的。

        作为这群人首领的他,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

        看着林刀三人缓缓迈步向前,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但很快他就后悔了。

        因为他看到和自己处于同样境遇的屠狼,居然一步未退。

        非但不退,屠狼的视线,还一直盯着眼前的三人。

        在他看来,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但屠狼年纪比他小,却能够毫不退避地勇敢面对敌人。

        而他,却只会懦弱的逃避后退。

        这简直就是耻辱。

        持斧大汉在这一刹那,想到的竟不是屠狼的如此做的结果,而是他嘲笑自己的画面。

        不得不说,这有些微妙。

        但又的确是如此。

        于是,持斧大汉在后退之后,强行让自己的身体,前进了几步。

        凌霄武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

        “虽然你这样做的确可以表现出你的勇敢。”

        “但对我们而言,这样的勇敢,真的……很傻。”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一霎,凌霄武打晕了屠狼和他。

        三人来到山洞最深处,方才踏入,便是看到,在这山洞的一个角落,有一个小小的囚笼。

        囚笼里,关着一个形貌有些凄惨的女子。

        她的外衣不知被撕扯到了何处,身上只穿着简单的小衣,大片大片雪白肌肤裸漏在外,隐隐可见一些伤痕淤青,分布其中。

        她的发饰也不知被丢到了什么地方,头发散乱开,遮住了面容,让人看不清楚。

        看到这一幕,三人心头皆不知该如何表达。

        按照情报,眼前的女子,应当就是被关在这里的八公主。

        但她既然贵为公主,又何以会如此狼狈落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囚笼里的八公主似乎意识到有人过来了,抬头露出一双迷茫而又带着恐惧的目光。

        让人见之,便忍不住怜惜。

        “你们是什么人?”

        她似乎是认出了眼前三人皆是陌生人,不由得开口问道。

        “也是他们找来向我发泄的么?”她又问。

        霍元极轻轻叹了口气,开口。

        “我们是来救人的,敢问,你可是蛮国八公主?”

        闻言,八公主猛然抬起头来,隐藏在头发下的眼睛,闪烁出闪亮的精芒。

        “你们真的是来救我的?”她有些不相信地开口。

        “是。”霍元极点了点头。

        便在此时,隔壁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片刻后,恢复平静。

        霍元极缓缓舒了口气。

        他知道,卧牛山,已经彻底被他们掌控住了。

        ……

        ……

        雪天寒望着窗户朝外的一面,笑了。

        更准确地说,他是望着那与窗闩对应的部分。

        因为那里,赫然有着一个小圆洞。

        雪天寒比对了一下位置,发现这个小圆洞,恰好对应着窗闩被固定在窗户上的那一端。

        “辰兄,这里。”

        辰御天此时刚刚询问完十一小队的队长,正思索间,听到雪天寒叫他,便暂时压下心头的问题,来到雪天寒身边。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么?”

        雪天寒指了指窗闩,又指了指外面的圆洞。

        辰御天看了雪天寒演示窗闩的作用,还没什么。

        可当他看到那个圆洞之时,脑海中便是灵光一闪,随即两相比对了一下位置,一丝恍然,涌上心头。

        他看了看雪天寒,二人相视而笑。

        “原来如此……这样的设计,的确是制造密室的好方法。”

        “不过还需要经过测试,若切实可行,那么他们用来制造这个密室的方法,便大致上算是清楚了……”

        雪天寒淡淡道。

        辰御天点点头,“的确,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凶手是如何悄无声息地将二公主掳走的?二公主毕竟不是死人,冒然被陌生人抓住,势必会挣扎叫喊才对?”

        “或许对方用迷烟将她迷晕了也说不定。”

        “嗯,的确有这种可能。”辰御天肯定道。

        “但我总觉得,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

        雪天寒微微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

        一炷香之后,现场的勘察工作基本完成。

        现场,交给了从外面匆匆赶进了宫里的太宫及其属下。

        原本,像这样发生在后宫内苑的事件,宫中也是有专门的机构负责。

        但由于公主失踪案被默认为是狐妖灵妃作祟,所以案情的侦办工作就交给了负责此事的太宫。

        源临此番来,除了接管现场外,还带来了一个发现。

        这个发现,与给两位王子下毒之事有关。

        根据源临这两天的调查,他问出了一件事。

        那就是在两位王子进行狩猎比试之前,曾经为了以示友好,便在凉亭内以茶代酒,各自敬了一杯。

        “错不了了,枯木草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喝下去的。”辰御天极为肯定地开口说。

        “知道是谁提供的那两杯茶么?”

        “问题就在这里,我查遍了所有人,他们都不知道那茶究竟是从何而来,你说奇不奇怪?”

        源临苦笑。

        雪天寒挑了挑眉。

        玄曦三女也是一脸惊讶。

        “怎么会查不到呢?既然知道王子喝茶,那么总有人端茶,问端茶的那个人不就知道了?”唐风玲说。

        “事情要真的只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源临苦笑得更厉害了。

        “我问了那端茶之人,他说茶是一早就准备好放在御膳房的,但一开始里面是不是就有加枯木草,他就不知道了。”

        “我又问他茶是谁泡的,他也说不知道,只知道是一早就安排给了御膳房的厨师们了。”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此事,辛苦太宫了。既然现在线索已经指向了御膳房,那还是交给住在宫中的我们来查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源临点头。

        “毕竟你们调查起来要方便很多。”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四周,才发现颉利已经离开了。

        “陛下已经走了么?”

        “噢,陛下另有要事,就先行离开了,他要我告诉你们一定要尽快破案,绝不能出现下一个失踪的公主了。”

        源临答道。

        辰御天点点头,“我明白了……此处就先交给太宫,我们先去调查御膳房了。”

        “好,此处就先交给我吧。”

        源临点了点头,辰御天随即带着众人离开。

        刚走没几步,玄曦便发现公孙从刚才开始,便一直皱着眉头沉吟,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公孙,你在想什么?”

        一句话,将公孙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看了看玄曦,忽然神色凝重地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颉利今天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

        “哦?”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微微摇头。

        “没有。他和平时看起来一模一样,哪里有不同了?”

        玄曦好奇地看他。

        其他人也是有些不明所以,齐齐看公孙。

        公孙想了想,“嗯……怎么说呢,也许是你们不太注意吧,我发现他的气色有点差。”

        “会不会是生病了?”凌妙音猜测。

        “可能性不大。”公孙摇头,“因为他的气色并不是今天才变差的,前几次见他,也有这样的感觉,只是不太明显,但今天特别明显起来。”

        辰御天努力回想了一下之前颉利的样子,依旧看不出他的气色究竟是哪里差了。

        兴许是因为公孙是医者,所以对这方面特别敏感吧。

        “这怎么说?”雪天寒疑惑。

        “举个例子,他今天的气色比昨天我看到的要差,昨天比前天我看到的要差,前天则又比我大前天看到的要差……”

        众人被他这一番昨天,前天的差点绕晕,连忙制止他。

        “你的意思是……他的气色在一天天变差……”

        辰御天神色凝重起来。

        “是的,而且变化的幅度越来越大,这不像是一般的病了的表现。”公孙微微点了点头。

        雪天寒也变得严肃起来,问,“依你看,会是什么原因?”

        公孙想了想,神色忽然变得极为凝重起来,他看着众人,郑重开口,“以我的经验,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中毒。而且,中的还应该是慢性毒药!”

        闻言,辰御天等人顿时大吃一惊!

        “你是说……有人给他下了毒,而且使用的还是慢性毒药?”

        辰御天有些不可置信地缓缓开口。

        “不错,依我判断,只有这一种可能。”

        公孙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7174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