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三 覆天之动

章三十三 覆天之动

        唐凤玲站在屋顶上,死死地盯着不远处清晰可见的宫殿。

        这里,是一处废弃无人的宫殿屋顶,因为久未有人居住,所以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

        这也在另一个方面保证了她的安全。

        唐凤玲叹了口气,继续盯着那处宫殿。

        那里,是蛮国大公主的寝宫。

        她的任务,就是密切监视大公主寝宫的一举一动,尤其是要注意大公主和她贴身侍女的异动。

        这是昨天商议过后的决定。

        唐凤玲无奈再叹一口气。

        她从昨日下午就开始站在此处密切监视,可是直到现在,寝宫内还一切正常,并未发现任何异动。

        期间,虽然也有人注意过这里,不过在空影内力的影响下,那些人根本不可能发现她。

        只是,监视了这么久,难免有些无聊。

        唐凤玲看了看四周,无奈苦笑。

        “有什么发现么?”

        忽然,一个声音在她的耳朵里响起。

        唐凤玲听得出来,对方使用了传音入密的功夫,便开口笑了笑,“没有啊,你不是应该陪着府主大人他们去验尸么?怎么会想到过我这里来?”

        “别提了,颉利说什么蛮国规矩,不准与死者陌生的女子见到死者的尸体,所以我就被赶出来了啊……”

        随着抱怨的传音入耳,一道身影无声无息落在了唐凤玲身后。

        唐凤玲转身,“哦?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把我们的公主殿下赶出来?”

        身后,玄曦微微一笑,“你就不要打趣我了,我这个玄朝的公主,在蛮国的地界,能有什么用啊?”

        唐凤玲也是微微一笑。

        “说的也是。不过,这样也好。”

        玄曦好奇地看了她一眼。

        “起码现在有你陪着我一起监视,我不用向之前那样寂寞无聊了啊。”唐凤玲说。

        玄曦看了看远处一切平常的大公主寝宫,不由笑了笑。

        “也对,既然如此,本公主就大发慈悲过来陪陪你好了。”

        “那我就多谢公主殿下成全了。”

        唐凤玲笑嘻嘻地抱了抱拳。

        玄曦也笑了笑,随即两人一起坐在了屋顶上,盯着不远处大公主的寝宫。

        不过片刻,那里终于有了动静。

        就见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走出了寝宫大门,径直向北而去。

        而北边,是后宫宫门的方向。

        “看方向,她好像是要出宫去。”玄曦自言自语。

        唐凤玲点点头,“应该没错,公主殿下,你还真是我的福音啊,我在这里蹲守了将近一天时间都没有动静,没想到你一来就有了。”

        玄曦看着那宫女远去的背影,无奈一笑。

        “你要是再不追上去,她就走远了……”

        唐凤玲微微一笑,抓住了玄曦的手。

        “放心,自从我的轻功大成之后,还从未有人,逃得过我的监视。”

        话落,她体内的空影内力猛然一动,两人同时消失在了屋顶上。

        而那宫女一路来到后宫宫门出,由宫门离开王宫,直接向北,朝着王城最为繁华的闹市区走去。

        一个时辰后,她来到了一家客栈门前。

        她站在客栈门前,微微环顾四周,待确定四周没有任何注意到自己时,才快步走进了客栈。

        她进入客栈不久,对面茶楼二楼,便有一人,匆匆离去。

        同时,玄曦与唐凤玲二人的身影,也出现在客栈门前。

        且说宫女,进入客栈之后,她便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随即伸手敲门,三长两短。

        很快,里面传来了回应。

        同样是敲门声,三短两长。

        很快,房门打开,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出现在面前,一把将其拉近了房间。

        “没被跟踪吧?”

        老者下意识地问道。

        宫女摇头,说,“我要带走的东西准备好了么?”

        老者点头,“都准备好了。不过……”

        宫女眉头微皱,“不过什么?”

        “为我们提供药物的总教大人想见你一面。”老者说。

        “总教?”宫女皱眉,疑惑不解。

        “你最近才加入我们,不知道总教也正常。”老者笑了笑,“你只要知道总教就是当年老主人起事之时的后盾力量,当年之所以能够起事,就是因为有着总教的支持,可惜老主人兵败身死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总教的人了。”

        “可他们现在又出现了?”宫女问。

        “是的,我们也是刚刚才见到那位大人。”老者点头。

        宫女微皱着眉头,沉吟片刻,“那位大人现在在哪里,我必须尽快拿到药回去,不然会耽误了主人的大计。”

        老者点头,“我明白。那位大人就在房间里,药物也在他的手中。”

        老者话落,一个在宫女听来有些熟悉的声音,豁然响起。

        “花间,好久不见……”

        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宫女的身子便是猛然一震!!

        旋即猛然回头,便是看到一道熟悉的青袍人影,从屏风后走出!

        “盟主!!”

        宫女看着那道从屏风后走出的人影,微微一愣,随即口中,缓缓吐出了两个很久未曾说出的字眼。

        从屏风后走出的人,正是叶弘!

        宫女,正是当初在祭天一役之后失踪的江淮七帮花间派掌门,花间!!

        ……

        ……

        公孙缓缓地为两位王子盖好了白布。

        虽然他们死了已经快要超过半年,但在这冰库之中,他们的尸体依旧保存完好。

        “公孙,有何发现?”

        看到公孙已经检验完了尸体,辰御天立刻开口问。

        公孙冲着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出去再说。

        辰御天点头,旋即与公孙一起走出冰库,外面,颉利与几个侍卫正焦急地等候着。

        看到二人出来,立刻迎了上来。

        “先生,可有新的发现?”颉利问。

        公孙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辰御天,从怀中取出一块白布,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只有一根被冻僵了的草根。

        辰御天看到这草根,立刻眼睛一亮!

        而颉利以及众侍卫则是一头雾水。

        “先生,这是何物?”

        公孙与辰御天对视一眼,开口,“陛下,这是枯木草的残骸。”

        “枯木草的残骸?”颉利自言自语,忽然神色微微一变,看公孙。

        “莫非……你们怀疑我的两位王儿,死前曾经中了花草幻毒?”

        “花草幻毒?”公孙与辰御天相互对视一眼,皆从其中看到一抹疑惑。

        “就是樱幻花与枯木草混合而成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毒物,花草幻毒是我们这里的叫法。”颉利说。

        公孙与辰御天吃了一惊,看颉利。

        “陛下竟然知道这种毒物?”

        颉利道:“也是侥幸,曾经在凤儿看的一本记载药草的药性的书里看过一眼,因为枯木草在蛮国比较常见,所以本汗就记住了。”

        “原来如此。”公孙微微点了点头。

        “不敢隐瞒陛下,我们之前的确怀疑两位王子死前中了花草幻毒,而如今,则已经可以确定了。”

        颉利点点头,看了看公孙手帕中那根已经逐渐解冻的草根。

        “看来的确是可以确定了,这根枯木草的残骸,应该是就是从我那两位王儿的尸身上发现的吧。”

        公孙点头,“正是从二王子的口腔中发现的,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二王子的口腔里有小部分冻僵的茶叶,由此也可以证明,两位王子曾经喝过混杂有枯木草的茶。”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颉利点点头。

        公孙点头,将白布重新包好,放回怀里。

        颉利沉吟片刻,看辰御天,开口,“辰大人,不知下毒凶手之事,可有眉目?”

        辰御天微微恭手,笑道:“陛下尽管放心,有关下毒之事,在下已经请太宫帮忙协助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新的线索。”

        “嗯。”颉利点点头,毫无神色变化。

        辰御天看着他,忽然又道:“对了,陛下,在下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三公主殿下,不知三公主殿下今日可方便?”

        颉利笑了笑,“这个,你问本汗也没用,你应该去问公孙先生。毕竟如今是他在为凤儿治疗,他说可以,那就可以。”

        说着颉利看了公孙一眼。

        辰御天则是连忙向着颉利行了一礼!!

        “多谢陛下!”

        ……

        ……

        “你真的决定好了?”叶弘望着花间,沉吟良久,开口问道。

        “是的,盟主!从我们流落到这蛮国之后,我们就已经想清楚了。江湖,我们已经不想再回去了。”

        花间似是思考了很久的样子,缓缓说道。

        “我明白了。”叶弘点头,他可以理解花间的选择。

        “所以你和邪影就参加了这个吞蛮计划……”他问。

        花间点点头,“不错,这也是为了我们退出江湖后而做打算。”

        叶弘点头,“难怪他和你的决定几乎差不多……”

        花间神色一变,问道:“盟主已经去见过他了?”

        叶弘点了点头,“不错,他和我说了你们的决定,我并不反对,毕竟我现在在覆天教,也只是一个负责出谋划策的门客而已,跟着我也没什么出息。不过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一句。”

        “盟主请说。”

        “辰御天与我斗了多次,你应该也知道这个人的可怕之处。切记,千万不可小看他,否则,你们的计划,必然会功亏一篑!!”

        “还有,也不要想着可以杀掉他,他的武功现在已经不下于我,你们要切记!!”

        叶弘的神色难得凝重起来!

        花间重重点了点头。

        叶弘点了点头,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交给花间。

        “这是你要的药物,该说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们了,我们就此别过,你们,好自为之吧!”

        花间接过了布包,再度点了点头。

        “妾身记住了……盟主!”

        叶弘淡淡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客栈。

        客栈对面,玄曦和唐凤玲看着从客栈门口走出来的叶弘,皆是身子一震!

        “他怎么会在这里?”唐凤玲神色凝重地看着叶弘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

        玄曦也是有些奇怪。

        唐凤玲蹙着眉头沉吟了一阵,就看到客栈门口,之前的宫女走了出来。

        来不及多想,她只好先拉着玄曦跟着跟踪花间离开。

        然而,就在她们离开茶楼不久后,一个人也从茶楼中离开,沿着叶弘所走的方向走了一段后,拐进了一条幽寂的小巷子。

        叶弘就在这里等待着她。

        “情况如何?”

        “是唐凤玲和玄曦,看来你的这个老部下已经被盯上了。”

        来人开口,正是昔日曾经与九龙府交过手的冰凌,不同的是,她这一次竟是男装打扮。

        也正因如此,她才没有被同样在茶楼的玄曦和唐凤玲认出来,当然,这其中也有部分原因是那两人的注意力根本没有在茶楼里面。

        叶弘叹了口气,“该说的我都已经告诉他们了,接下来计划成败与否,就看他们两人的运气如何了。”

        说完,他又问,“释洞机那边呢?”

        冰凌说:“根据你提供的古今地图,六祖他们找到了几个地方,不过毕竟不太准确,而且没有信物,也根本无法打开圣地封印。所以他们还是决定跟着九龙府的另一拨人马看看,不过有冰王他们在,很难说能不能成功。”

        “另外,我听说圣女似乎也在赶来的途中。”

        “圣女?连她都惊动了,看来这一次圣教是势在必得啊!”叶弘震惊。

        “那当然。此次风雨圣地的行动,至关重要,毕竟那是两大圣族的圣地。”冰凌凝重开口。

        “我明白。我们这就离开吧。”叶弘点点头,随即与冰凌一起离开了小巷,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

        ……

        鳞王宫。

        此处,乃是蛮国八王族之一鳞族族长鳞王居所。

        蛮国八王族,乃是当年狼族建立蛮国之时,功劳最大的八大族群,这八大族群为蛮国的建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故而被狼族封为王族,王族族长则可封王,王位世袭传递,每一代族长,皆可为王。

        而鳞族王位传至如今,已经是第八代。

        这天一早,鳞王宫的门外,便站着一对身穿白衣的中原男女。

        他们年纪都不大,都是一身白衣,男的俊美,女的漂亮,站在那里如同天生璧人一般,几位养眼。

        此二人,正是雪天寒与凌妙音。

        而他们此行的目的,则是为了打探元妃的身世。...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6761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