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一 王子寝宫的发现

章三十一 王子寝宫的发现

  公孙一言出,三公主与颉利二人,神情皆是猛然一震!

  三公主更是如同见了鬼一般,望着公孙。

  “你怎会如此清楚?”

  她的确有些惊讶。

  自己的怪病,这么多年看了不知有多少郎中,可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在诊脉之后,便如此准确的说出自己的犯病症状。

  公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做到的郎中。

  可她有些不明白。

  她自己也曾经给犯病时候的自己把过脉,和以前那些郎中说的一样,在脉象之上,与正常人毫无差别。

  既然脉象上完全看不出问题,那么公孙又是如何准确说出自己的病症的?

  她不禁有些好奇起来。

  公孙也似是察觉到了她心中所想,不由微微一笑。

  “听闻公主殿下也懂得雌黄之术,想来公主此刻应该是在想我是如何从公主完全与正常人相同的脉象中,察觉到你犯病时的症状的,对吧?”

  三公主心思被点破,神色微微一滞。

  “不错,我的确很好奇先生是怎么做到的。”

  “呵呵……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我看病诊脉,从来都不是单纯地从脉象上去判断病人的病情,而是结合脉象,以及我用内力查探病体之后的结果,综合判断的。”

  公孙笑了笑、继续开口。

  “公主殿下的脉象的确没有任何异象,但我方才以内力探查殿下病体之时,却发现公主殿下体内的生机似有所缺陷,不似正常人般充足,故而做出判断。只是……”

  说到这里,公孙忽然微微一顿。

  “只是什么?先生为何不继续说下了去了?”三公主疑惑。

  公孙忽然起身,看了一眼一旁同样有些疑惑的颉利,缓缓开口。

  “只是,按照我师父留下的医书记载,若人生机有缺,势必不久于人世,况且,观殿下病体,这生机似乎是先天有缺,这本是早夭之象,但公主却能生存至今,故而有些奇怪罢了。敢问陛下,不知公主当年出生之后,可有什么奇遇或吞服过什么奇物?”

  闻言,三公主也将目光看向了颉利。

  却见颉利微微摇了摇头,“不曾。”

  公孙眉头微微一皱,“这就有些奇怪了啊……”

  颉利微微皱了皱眉,略微焦急地看公孙,“公孙先生,你说了这么多,那小女的病……”

  公孙微微一笑,“陛下放心,既然我已经查出了殿下的症状,只要对症下药,病自然可以痊愈。”

  闻言,颉利大喜过望,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先生此话当真?”

  公孙微微拱手,“陛下,身为医者,要对自己的病人负责,我又怎可能说假话骗人呢?”

  听到这句话,颉利的心终于是定了下来,连说了几个好。

  三公主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激动神情。

  公孙看了看三公主,又道,“不过公主殿下,学生好需要更加仔细的确认一下你的病情,可否将另一只手也伸过来诊脉?”

  三公主微微点了点头,旋即俏脸微红,伸出了另外一只手。

  片刻后,公孙微微皱眉,“公主殿下,学生失礼了。”

  说完,就见他眼中精芒一闪,一股极为蕴含着浩瀚生机的内力波动,自其指间迸发。顺着三公主的皓腕,源源不断地涌入其体内。

  三公主只觉浑身上下有一股温和的力量,在五脏六腑间不住地乱窜。

  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舒适之感,传入心神。

  “这……”

  三公主微微惊异。

  却见,公孙对着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激动。

  片刻后,那舒适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那股温和的力量,似乎也渐渐融入脏腑之间,无法感受。

  朗凤再度惊异起来。

  公孙此时却松开了诊脉的手,微微舒展了一下眉头。

  一旁,玄曦见状,顿时明白,他已经有了解决之法。

  “殿下此刻感觉如何?”

  三公主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惊奇地看着公孙。

  “先生真是神了,我现在感觉很好,就和平时未犯病之前一样,敢问先生是如何做到的?”

  公孙淡淡笑了笑。

  “没什么,只是用我自身内力携带的生机为殿下梳理了一遍身体。补充了部分缺失的生机。此乃治标不治本之法,只能暂时让殿下无碍。”

  “要想彻底解决这生机缺失之症,光用一般的医治方法不可能痊愈,”

  “而且想必殿下也发现了,这个病并不是一般而言的病症。”

  三公主微微点了点头。

  “不错,这些年我也曾通读医书,从未见过书上有类似的记载。”

  “此症,严格说来,也并非没有案列,只是并未记载在如今的医书之中,我倒是曾在师父给我的医书中,见过类似的记载。”

  “哦?”三公主一脸好奇。

  “照那本医书记载,此症,乃是先天有缺,一般而言。若殿下这般出生便生机有缺者,活不过三个月。但殿下,却并非如此。”

  “且按照那本医书记载,想要治好此类病症,共有两个方法。”

  “一者,便是寻找天地间富含生机的奇物,以奇物之能,补足所缺失的生机。”

  “二者,则是利用富含生机的内力辅以特殊的行针法门,以金针度穴之法,引渡激发身体内的生机,自发进行补足。不过这一步骤绝非短时间就能够完成,需要一定时间的疗养。”

  听罢,颉利微微沉吟了片刻。

  三公主也簇起了眉头。

  “天地奇珍并非易得之物,短时间内,我们也无处寻找。”颉利沉吟,“如此一来,只能寻求第二种方法了。”

  三公主也微微点点头。

  “这些年我虽然没有找到解决病症的方法,但也阴错阳差的利用行针之法延缓了发病的时间,想来,应该也是误打误撞的激活了体内的生机吧。”

  公孙点头,“正是如此,只是殿下你的行针法不完全,又缺少足够的生机辅助,故而无法根除病因。”

  朗凤轻轻颔首,旋即又有些感慨。

  “照这么看来,此病果然有些麻烦啊。难怪之前那些郎中都束手无策了。”

  “这是自然,公主可知我方才所讲医书记载之案例,出自何时?”

  “何时?”

  “那本医书乃是以古体字写成,距今约有千年之久,而且医书上对此症的描述是千年难得一见,由此可见此症之难治。若非学生机缘巧合之下看过此书,怕是也拿殿下的病没办法。”

  “竟是如此?!”三公主大吃一惊!!

  公孙淡淡笑了笑,“三公主若是不介意,学生这就为你开始第一次治疗。”

  朗凤微微一笑,随即在宫女扶持下,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有劳先生了。”

  ……

  ……

  辰御天离开了太宫,便径直返回了王宫。

  此番前往太宫,收获不小,但随之而来的挑战,也有些棘手。

  先不论疯妇之事,就说朗月之事,五天内若不能侦破两位王子离奇死亡的案件将真凶缉拿,朗月怕是真的就要丢掉性命了。

  而目前此案的进展,倒还算是顺利。

  至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两位王子在发生意外之前,是中了枯木草与樱幻花花香混合而成的毒物,以至于发生了幻觉。

  这一点,现场的遗留的花香足以证明。

  只是……过了这么长时间,花香势必已经消散。

  即便有太宫这个人证可以为之作证,但为保险起见,辰御天觉得还是要找到一些物证比较合适。

  于是,回到王宫的第一时间,他就来到了二王子的寝宫。

  这里,自从两位王子遇害之后,便遭到了封锁。

  原本,没有颉利可汗的命令,是根本无法进去的。

  不过,九龙府作为这蛮国王宫中唯一的中原人组织,加上王宫里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可汗陛下请来调查两位王子遇害一案,故而辰御天并没有遭到阻拦。

  反而被和客气地请进了寝宫内。

  王子们的寝宫,与公主们的别无不同,也是分为外殿与内殿,两殿之间有纱帐分割。

  外殿是一个四方形的建筑,正对着宫门的一面,摆放着一张茶案,茶案周遭,摆放着几把太师椅,整整齐齐的,似乎是有人刻意整理过一般。

  辰御天的目光停留在了案上的茶杯中。

  枯木草既然是一种茶草,那么两位王子既然会中毒,那么必然是在打猎之前,便喝过枯木草泡过的茶,此后再闻到樱幻花的花香,所以中毒。

  既然是在打猎前喝的枯木草茶,说不定会在茶杯中留下痕迹。

  辰御天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来到寝宫搜集证据。

  但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

  桌上的茶杯都是干干净净,完全没有任何使用过的痕迹。

  辰御天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下,叫来了一个守在门口的卫士。

  “我问你,这寝宫可是在两位王子的死讯传出之后,便立刻封锁了的?”他问道。

  卫士点了点头,回答,“正是,两位王子的故去的噩耗一传来,陛下便立刻下旨封锁了两间寝宫。从此之后,我们便一直看守在此处,并未有人进来过。”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环视四周,“如此说来,这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在噩耗未发生之时,就已经这样了对吗?”

  “没错。”

  “好,我明白了,有劳你了,下去吧。”

  卫士离开,辰御天看着屋内的摆设,微微皱了皱眉。

  这屋子里的其他地方暂且不论,就说这张茶几周围,怎么看都像是被人刻意摆成那个样子的。

  可卫士也说了,这一切在王子身亡噩耗传来之前,便是如此。

  也就是说,若真的是有人刻意摆成了这个样子,也只能是在噩耗还未传来之前。

  而那个人,应该就是下毒之人。

  辰御天想了想,开始仔细地检查地面。

  希望能够从这里,找到一些有关于那下毒之人来过这个宫殿的痕迹。

  但这依旧是徒劳的。

  对方似乎很有经验,几乎将可能留下的痕迹全部都清除掉了。

  一无所获。

  辰御天无奈地离开了二王子寝宫,辗转来到了大王子的寝宫。

  与二王子的寝宫不同,大王子的寝宫就比较随意。

  茶案上的茶杯摆放较为散乱,周遭的椅子也是有些杂乱的放在茶几旁边,甚至还有几个沾着一些疑似点心碎屑的空盘子,随意的摆放在茶几上。

  看到这些,辰御天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多虑了。

  或许,二王子那边之所以那么整齐,只是因为他为人比刻板,喜欢将一切都收拾的整整齐齐罢了。

  苦笑了一回,他走上前去,拿起了其中一只茶杯。

  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痕迹残留。

  “看来那茶并不是各自寝宫里喝下的……”他微微沉吟,“若是如此,那么寝宫内找不到痕迹就很正常了。只是,若不是在寝宫内喝的茶,又会是在那里?”

  他沉吟间,目光随意地房间里乱扫,忽然,他的视线停留在了某个方向,身子轰然一震!

  “这是……”

  只见,其视线所及,乃是一面墙,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画。

  那画,画的是一匹威风凛凛的雪狼。

  这样的画,在宫里并不少见。

  因为蛮国皇族乃是狼族,雪狼,正是他们所崇拜的一种动物。

  但眼下这幅画,却是有些奇怪。

  不过,与其说画奇怪,反倒不如说挂画的位置有些奇怪,因为在这画轴之后,某一处边缘位置,赫然露出了一条奇怪的缝隙。

  那缝隙不长,约有两指,若从画的正面看,未必能够将之发现。

  但从辰御天目前的角度看,却极其清晰。

  看到这缝隙,辰御天便如被一道天雷轰顶一般,刹那间灵光闪动,下一刻,他已然来到了那幅画前面,将其掀开。

  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笑意。

  就见,在那画轴之后,赫然出现了一个两指长宽,半尺长的一个规规矩矩的墙洞。

  显然,这应该是可以凿出来的。

  辰御天伸手进去试探,很快便摸到了其中的东西。

  那是一本摸着并不怎么厚的书籍。

  他将那本书籍从墙洞里边取了出来,这才发现这本书的封面竟然没有名字。

  怀着好奇,他翻开了这本书。

  然而,他只是看了一眼,整个人便是如遭天雷轰击一般,身子再度轰然一震!!

  随即,他的嘴角,翘起了一抹恍然大悟的笑意。

  “原来如此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6446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