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 旧事

章三十 旧事

  听完源临的讲述,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

  五天时间,想要直接侦破两位王子遇害案并将凶手缉拿归案,这确实有些难度。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毕竟,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怀疑的对象。

  辰御天看了一眼依旧在唉声叹气的太宫,缓缓开口,“太宫不必如此,既然我们还有五日时间,那我们现在应当做的,便是抓住这五日的时间尽快破案,而不是唉声叹气。”

  源临惊异地看了他一眼,微微沉吟片刻,开口,“难道……你已有把握?”

  辰御天微微一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已经有些眉目了。起码,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两位王子的真正死因了。”

  源临睁大了眼睛,看他。

  真正的死因,这是整个案件中的一个难点。

  虽然,两位王子一个是溺水而亡,一个是坠崖而死,但他们在死前,都有着极为相似的反常举动。

  由此,足可以断定,他们的死因,绝非表面上看到的那般简单。

  这一点,源临也早已想到。

  但他却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两位王子相似的反常举动。

  而如今,辰御天却说他们已经知道了两位王子的真正死因。也就是说,他们或许已经知道,导致两位王子做出相似反常举动的原因所在。

  这,让他有些期待起来。

  辰御天看着源临脸上的神色变化,淡淡一笑。

  “根据目前的调查,我们几乎可以确定,两位王子应该是中了致幻类的药物,才会导致他们做出反常的举动。”

  源临目光一闪,疑惑,“致幻类药物……”

  辰御天点头,“不错。只不过,凶手下毒之法极其隐蔽,就算是两位王子,也没能立刻察觉。”

  源临微微沉吟了一下,抬头看向辰御天,“如此说来,你们也已经知道凶手下毒的手法了?”

  “正是。”辰御天再度一笑,“目前唯一不清楚,就是下毒之人的身份。”

  “两位王子的狩猎地布满了暗哨,照理说凶手就算想要潜入进去,也不容易。”源临微眯着双眼思考了一下,对辰御天道,“此事,我或许可以想想办法。”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将此事告诉源临,也是希望能够借助他的力量来进行调查。

  毕竟,如今身处异国他乡,很多事情,以自己九龙府府主的立场和身份,调查起来多有不便。

  但太宫便不会有这种顾虑。

  因为他本就是蛮国掌管司法刑狱的最高官员。

  由他来调查,最合适不过。

  “除此之外,我今日来访,还有一事,想要请教太宫。”

  “但说无妨。”

  辰御天便把那疯妇与院中坟墓的事告诉了源临。

  源临听罢,微微叹了口气。

  辰御天奇道:“太宫为何叹气?莫非那疯妇,还另有身份?”

  源临长长地叹了口气,“唉……往事休提,说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啊……”

  “哦?”辰御天挑了挑眉。

  源临看着他这副样子,哪里还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再度叹了口气后,打开了那段尘封已久的记忆匣子。

  ……

  ……

  “你刚才说的那个人,在五年前,还是后宫中,陛下最宠爱的汗妃之一。”

  源临第一句话,便是语出惊人!!

  辰御天心中震惊,脑子更是在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

  源临则继续说着。

  “她号元妃,原本居住于元华宫,也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那座,门前有座坟的宫殿……”

  听到这句话,辰御天心中的好奇越发浓郁起来。

  “元妃出身名门,乃是我蛮国八王族之一鳞族族长鳞王之女,鳞族本就是世袭的王权贵族,族女又嫁入了狼族,使得该族与皇族狼族的关系,更加深厚,族女元妃嫁入宫中后,也是甚得陛下宠爱,嫁入宫中不过两年,她便为陛下生下了一名王子……”

  “哦?”辰御天微微摸了摸下巴。

  “那位王子,是陛下的第三个儿子,也是蛮国的三王子。”

  “果然。”辰御天微微点头。旋即想到了元华宫门前的那座坟,还有那疯妇口中的“孩儿”两字。

  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莫非……那座坟?”

  “嗯,是三王子的。”源临苦涩地点了点头。

  辰御天惊讶,好奇地看了一眼源临,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源临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命运弄人啊……”

  他接着讲述起来。

  辰御天听着听着,逐渐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原来,三王子自幼聪慧过人,三岁能识文,五岁可成章,深受颉利的喜爱,更是被满朝文武认为天纵奇才,觉得他是上天的恩赐,是蛮国将兴的预兆。

  原本,颉利也做好了打算,等到三王子长大成人后,便将汗位传给他。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三王子七岁那年,却发生了变故,

  那年,七岁的三王子与十五岁的二王子一同去放风筝,可两人却同时失足坠入了王宫的水池,三王子年纪幼小,当场溺毙。

  二王子虽逃过一劫,但从此后,便有了严重的恐水症。

  当年,噩耗传来,颉利悲痛欲绝之下,责令太宫调查时间真相。

  而事情的真相,却令可汗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根据太宫调查,两位王子坠入水池的确是一场意外,因为当时他们就在水池边缘放风筝,这是很多宫女都看到了的场景。

  可元妃却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三王子溺毙后,她几乎整天都以泪洗面。

  几天后,她疯了。

  有人说她是思念三王子过度,所以疯了。

  也有人说,她是因为受不了三王子离世的打击,所以疯了。

  她开始胡言乱语,说什么自己的孩儿并没有死,只是躲了起来。她要将他找出来。

  她还命人在自己的宫殿面前给三王子建了一座墓,说三王子就躲在那里面,自己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然后她就想在这样,天天上坟了?”辰御天问道。

  源临点头,叹了口气。

  “是啊……原本这样疯癫的行为,陛下应该要制止的。可或许是觉得元妃成了现在这模样自己也有责任吧,陛下并没有将元妃软禁,而是任由她继续自己的疯癫行为……”

  “然后就成了你之前看到的样子……”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一段悲哀的过往。”

  “是啊……三王子的离世,当年带给了蛮国太大的打击,元妃之事,也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源临叹了口气,目中微微黯淡。

  辰御天明白。

  一个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兴之王的王子突然溺毙,对于整个国家而言,都是一种极大的损失。

  尤其是这个王子,还有着极大的潜力。

  微微叹了口气,辰御天并未开口说话。

  源临微微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方才带着歉意开口,“抱歉,一时情绪激动,倒是让你看笑话了。事情大致情况就是如此,不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辰御天摇摇头,“暂时没有了。”

  源临微微点了点头,“那就好,我这就去安排调查凶手身份之事。请。”

  “请……”辰御天同样点了点头,随即跟着源临一同离开了大厅……

  ……

  ……

  颉利看着躺在病榻上的三公主朗凤,一脸心疼之色。

  对于自己这位三女儿的病,他虽然早已知根知底,但每一次看到女儿犯病时的样子,他还是会忍不住心疼。

  尤其是当他看到女儿即便被病魔折磨,也依旧保持着的笑容时,便不由更加心疼了。

  “父汗,您刚从朝堂回来,也辛苦了,还是回去休息吧。小女的病,您也不是不知道,过一阵子自然就没事了,您不必挂心的。”

  三公主脸色苍白,躺在病榻之上,看着颉利。

  颉利苦笑起来。“你这丫头,都病成这样了,还关心别人啊……”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唉……要是你的其他兄长姐妹也能像你这般为他人着想就好了……”

  三公主也苦笑了一下,“父王可又是在为两位王兄的事情烦恼?”

  “唉……”颉利叹气,却什么都没有说。

  这时,外面守门的宫女忽然走了进来,向着二人行礼之后,开口,“可汗陛下,外面有人求见公主。”

  颉利眉头微微一皱,隐有怒意,“什么人?难道不知道公主生病了么?”

  三公主看了一眼颉利的神色变化,连忙对宫女道:“小翠,你告诉外面的人,就说我今日身体不适,可否改天再来?”

  宫女连忙道:“可是公主,那个中原人称自己是郎中,说是来给您看病的。”

  三公主眉头微微一挑,“中原人?”

  颉利沉吟了一下,吩咐宫女,“叫他们进来吧。”

  宫女点点头,离开了。

  颉利随即对三公主道:“女儿呀,你的运道来了。”

  三公好奇地看着自己的父汗,“运道?父汗这话是何意?”

  颉利笑道:“你不知道,这次来的中原人中,听说有一位是中原武林的药圣传人,据说医术极为高明,我之前竟把他给忘了……还好他居然主动找了过来,也算是你的福气了。”

  三公主眼中掠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哦?他真的有这么厉害?”

  “厉不厉害,让他看看你的病不就知道了。”颉利道。

  “嗯,这样也好。”

  三公主轻轻点了点头,但心中却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

  她太清楚自己的病了。

  这些年,她也不知看过多少所谓的神医,但却没有一人,能够说出自己的病症,究竟是什么。

  每一次抱着希望,最后都会演变为失望。

  这样的经历,她经历了太多。

  以至于让她,开始有些麻木。

  就在她胡思乱想这些的时候,公孙已经和玄曦一起来到了大殿内。

  “参见陛下,三公主殿下。”两人同时向着颉利行礼。

  颉利微微摆了摆手,看了公孙一眼,笑道:“公孙先生,听闻先生在中原乃是药圣传人,医术极为高明,还请先生为小女诊治一番,看看小女犯得究竟是怎样的怪病。”

  公孙淡淡一笑,“可汗陛下言重了,看病救人,这本就是身为医者的职责,况且三公主之病症,学生也很感兴趣,能够为公主殿下诊治,亦是学生之荣幸。”

  说着,他抬起了头,看向一旁病榻之上的三公主。

  三公主此时也看到了他。

  然后,一抹震惊之色,便在她的美眸中,一闪而过!!

  太年轻了!!

  这是三公主对公孙的第一印象!

  方才从父汗口中得知他是中原武林药圣传人,而且医术高明,她还以为对方会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但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男子。

  “这也太年轻了吧……”

  三公主心中暗想的同时,不免多了几分担忧。

  “如此年轻,真有那么高的医术么?”三公主心中暗自怀疑。

  公孙自然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自然而然地来到了病榻前,对着三公主礼貌地拱拱手,“三公主殿下,失礼了。”

  三公主微微一笑,随即将自己的右手手腕伸了出来。

  公孙也是淡淡一笑,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三公主的皓腕之上,旋即微微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公主的脉象。

  三公主顿时感受到一股温和的能量,顺着对方把脉的几根手指,传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这种感觉极为舒服。

  三公主好奇地看了一眼公孙。

  就见公孙清秀的脸上不见丝毫焦急之色,反而认真的体会着自己的脉象。

  三公主不禁更加好奇起来。

  她清楚自己的病,也明白自己的病在脉象上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但即是如此,那么他又是在诊什么?

  “此人该不会是一个沽名钓誉之徒吧?”三公主觉得有趣。

  便在此时,公孙骤然睁开了眼。

  放在皓腕之上的手指,也缓缓松开。

  三公主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不明的笑意,想听听他究竟会说些什么。

  就见公孙缓缓松开了三公主的皓腕,看了三公主一眼,问道:“敢问公主殿下,你发病之时,可是浑身乏力,头晕盗汗,严重时,甚至会突然昏厥?”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6278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