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九 毒计

章二十九 毒计

        吩咐了玄曦去找公孙之后,辰御天直接离开王宫,来到了太宫府邸找源临。

        源临一见到辰御天,便立刻请他坐下,神色中略带着一丝着急之色,“你来了就太好了,我本来还打算直接派人过去请你过来呢?”

        辰御天看他一脸焦急,好奇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如此焦急?”

        源临急切苦笑,“唉……佞臣当道,我怎能不着急?”

        辰御天微微挑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那个国师又说动陛下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么?”

        源临叹了口气,苦涩点头。

        “不错,方才在朝堂上,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提议要将九公主当着全国百姓的面处刑,以此来平息越来越高涨的民愤。”

        辰御天骤然色变!!

        “你说什么?他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源临苦笑,“很可笑吧?不过这的确是真的,而且陛下也已经同意了他的提议。”

        辰御天目中更加震惊!!

        颉利居然会同意这种提议?

        朗月可是他的女儿,他居然会同意这种处死自己女儿的提议?

        这也太无情了吧!!

        “套用你们中原的俗语,虎毒尚不食子,陛下他却会同意这种处死自己骨肉的办法,唉……真不知道,陛下他究竟在想什么?”

        源临颓然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绝望。

        辰御天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看向源临,“能否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给我听?”

        源临点了点头,开口就说起了方才在朝堂发生的一幕。

        ……

        ……

        今日早朝时候,由于前天晚上发生在宫闱里的事情已经传的人尽皆知,而民间传言更是在有心人的刻意引导传播下,将九公主朗月母女曲解丑化为狐妖降世,导致整个蛮国都城的百姓们纷纷沸腾,一个个叫嚣着要处死狐妖,甚至形成了一股不小的民愤。

        颉利就如何平息这股民愤,向满朝文武寻求意见。

        一开始谁也没有说话,毕竟这是可汗的家事,不好插手。

        不过颉利似乎是非要从大臣们口中问出一个所以然来,于是不停提问,最终,身为文官之首,三相之一的国相不得不出列启奏。

        “陛下,此事追根究底,还是由于两位王子遇害之事悬而未决,若能将两位王子死因查清,将凶手捉拿归案,再将事情公诸于众,百姓自会明白其中的经过,如此一来,狐妖之言论必然不攻自破,民愤也能自然平息。”

        闻言,在场文武群臣的眼睛皆是一亮!!

        国相的提议可谓是最佳选择。

        “国相所言甚是。依臣看来,这时解决此事的最佳途径。”太宫出列道。

        众臣也纷纷附和。

        但就在此时,国师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非也,非也。国相此言听似有理有据,但本国师,却无法苟同。”

        国相微微皱眉,“哦?不知国师此言何意?”

        国师道:“国相,本国师请问你,你说要抓住那杀害两位王子的真凶,再将事情公诸于众,但百姓要处死的狐妖,却正是此案的真凶灵妃,而且如今她不知所踪,试问我们又该如何将其缉拿归案呢?还是说,国相大人已经知道那罪妃藏匿何处?”

        此话一落,几乎是朝堂上的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猛然变了脸色!

        国相更是面露怒意!!

        只听他咬牙开口,挤出了几个字,“国师此言何意?”

        “我没有其他意思,希望国相大人不要想太多。”国师淡淡一笑,“我只是想要告诉国相大人,你的方法有些不合实际而已。”

        国相面色微微阴沉了一些,“哦?如此说来,不知国师有何妙计?”

        国师笑道:“妙计嘛,我的确有,但就看陛下,敢不敢使用了。”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了高坐在王座之上的颉利。

        就见颉利嘴角微微挑起一丝冰冷的弧度,老迈而浑浊的双眼爆发出一抹精芒。

        “国师既然如此说,那本王倒是更要听一听,你到底有什么样的妙计了。”

        国师笑道:“臣的妙计很简单,那就是……将九公主当众处以极刑!!”

        “什么?陛下不可,万万不可啊!!”

        国师话音落地的一刹那,源临立刻出声反对!

        不光是他,国相与君相,还有满朝文武,也全部出声反对。

        颉利的脸上却看不出明显的情绪波动,他只是看着国师,轻声开口,“安静!!”

        所有人立刻闭嘴!

        “你应该知道,再怎么说,朗月,也是本汗的女儿吧?”颉利看着国师,淡淡开口。

        国师点头,“自然。”

        颉利忽然笑了,“你们中原有句古话,叫做虎毒不食子,难道你认为,本汗会比那猛虎还要恶毒么?”

        国师笑道:“当然不是,因为陛下你乃是狼,而非猛虎。在我们中原,狼乃是最为冷血的动物。况且,我的提议,也并不是要陛下真的处死九公主,而是要借此,将那隐匿的罪妃,引出来!”

        颉利挑眉,“哦?”

        国师继续道:“那罪妃与九公主母子情深,如果得知九公主会被当众处刑,她势必会前往法场劫人,如此一来,我们自可将其缉拿。”

        颉利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坐在王座之上,看着国师。

        国师也看着他,忽然开口,“甚至,我们还能够凭借此举,将那些隐匿多年的狐族叛党余孽,也一并引出来。”

        听到这话,颉利的脸上终于有了神色变化。

        国相此时深深吸了口气,开口,“恕臣驽钝,不知此事与狐族叛逆有何关系?”

        国师回头,看国相,“国相大人还不知道吧,根据本国师的调查,当年狐族族长胡天曾与一个中原女子有染,此女在中原秘密生下了一个女儿,而此女,根据调查,应该就是那罪妃无疑!!”

        “什么?此事当真?”

        满朝文武同时大吃一惊!!

        如果灵妃真的就是昔年狐族族长之女,那么事情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国相微微沉吟片刻,看国师,“国师此言,可有证据能够证明?”

        国师冷笑一声,“证据我自然是有的,不过此事我已经向陛下禀报过了,国相大人对于陛下的判断,应该还是信得过的吧?”

        国相微微一愣,完全没想到国师居然会拿颉利来压自己,只能神色阴沉地看了国师一眼。

        “这是自然。”

        说罢,国相颇为无奈地看向了颉利。

        朝堂上的文武大臣也纷纷看向他。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此事决定权都在可汗陛下的手中。

        就见颉利深深地吸了口气,目光在每一个大臣的脸上一扫而过,随即缓缓开口。

        “传吾口谕,五日之后,王城广场,将九公主处极刑示众!!”

        嗡!

        颉利此言方落,源临就觉得脑子一阵嗡鸣!!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是啊陛下,斩子示众。我蛮国自建国至今从未有过如此事件,若传到其他国家或者中原人的耳中,简直就是贻笑大方,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君相也是毅然跪了下来!

        国相看着二人,又看了看颉利坚定地眼神,微微叹了口气。

        “陛下,臣也请陛下收回成命!此事不可为!”

        眼看着三位肱股之臣纷纷下跪,颉利眼中却没有丝毫动容,而是强硬开口,“此事,吾意已决,凡阻碍着,一并以叛党余孽处置!!”

        说罢,他猛然一甩袖子,离开了……

        国相、君相以及源临三位老臣跪在大殿上,面面相觑。

        朝堂很快安静了下来。

        因为满朝文武都陆续离开了。

        最终,整个朝堂,只剩下了三个人。

        以及一声,饱含着绝望的……叹息……

        ……

        ……

        “如此说来,我们最多也就只有五日的时间了。”辰御天微微皱眉。

        五日,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侦破两位王子遇害的真相并将真凶缉拿,这的确有些困难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58951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