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七 拜访

章二十七 拜访

        辰御天收起了手中的传讯令。

        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十分高兴。

        其身旁,玄曦以及公孙、雪天寒、凌妙音、唐凤玲五人皆是一脸好奇,也不知道霍元极究竟说了什么,竟能让他这般高兴。

        “元极那边,是否有好消息传来?”雪天寒看着辰御天,问道。

        辰御天看着众人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嘴角挑起,笑道:“的确有个好消息,他们在王城外面,遇到了灵妃。”

        闻言,雪天寒眉头微微一挑。

        公孙微微皱了皱眉。

        玄曦脸上,则是掠过一抹惊喜之色。“哦?这是好事啊,既然找到了灵妃,我们就能知道冷宫大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辰御天点头,“不错。”

        公孙皱着眉头微微沉吟了片刻,开口,“霍元极有说他是在哪里遇到灵妃的么?”

        辰御天道:“说是在城外的一座兽神庙里面。”

        他话落,公孙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有些奇怪,若如我们推测的一般,灵妃失踪其实是被人秘密带走的话,那么为了坐实她的罪名,对方应该会想方设法让她不再露面才对。只有这样,才能让舆论完全掌握在有心人的手中,避免出现意料之外的偏差。”

        雪天寒点点头,“不错,这的确是最佳的选择。而且我想,对方应该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对方的设想发展下去。”

        “而这,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失误!”辰御天眉头微挑,笑道。

        “不错。”公孙也是微微笑了笑。

        雪天寒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余下三女,看着三人心有灵犀般的表现,一头雾水。

        “你们又在打什么哑谜?”玄曦叹了口气,“能不能说的直接明白一点。”

        辰御天笑道:“按照公孙的分析,对方制造冷宫大火之后应该让灵妃失踪在大众的视野中,你们觉得能够达到此目的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唐凤玲想了想,“最好的方法么……当然是直接杀了,然后毁尸灭迹,直接让她彻底消失。”

        话落,四周气氛顿时一滞!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

        所有人都神色怪异地看她。

        玄曦和凌妙音更是用一种近乎惊恐的眼神看着唐风玲。

        “咳咳……”辰御天抹了一把冷汗,“这的确是个办法,但是很显然,不是对方采取的那一种。”

        “是啊……”公孙也附和道,心头却是在嘀咕,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姑娘这么狠?

        “虽然这的确是一个方法,但是身为女儿家,就这么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出如此狠毒的话,这真的合适么?”玄曦叹了口气。

        凌妙音也略有些无语。

        反倒是雪天寒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开口,“如果说最佳选择的话,杀掉她的确是最保险的。”

        闻言,辰御天连忙对着雪天寒使了个眼色——雪兄,适可而止啊。

        也不知雪天寒有没有看到他的暗示,继续说道:“不过,考虑到他们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栽赃灵妃,如果灵妃死了,栽赃的对象都没有了,那么栽赃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话落,辰御天才微微松了口气。

        但见唐风玲想了想,又开口道:“但是杀了她的话便可以死无对证,这样做岂不是可以更加坐实那些栽赃嫁祸的罪名?”

        “话这么说也没错。”辰御天又抹了一把汗,开口,“但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在某些细节上出现了破绽,导致栽赃的罪名最终无法坐实的话,是被栽赃者死亡的情况好,还是被栽赃者主动认罪的情况好?”

        “如果那个破绽足以扭转整个案情的话,两者……似乎没有太多区别吧。”

        “非也。就算线索真的足以扭转整个案情走向,但只要疑凶自己主动认罪,对罪行供认不讳,就算有了线索,很多情况下,也只是徒劳罢了。”辰御天摇头,“毕竟,凶犯自己也已经认罪了。”

        “这怎么可能?”唐风玲一脸难以置信地开口,“就算是凶犯自己已经认罪,但既然有了重要的线索,难道不应该继续追查下去么?”

        “如果是我们的话,这是自然。”辰御天点头,旋即话锋一转,“但如果我们,并没有来蛮国,也没有插手这里的事情呢?”

        “这……”唐风玲愣住了。

        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他们没有插手这边的事情,那么当被栽赃嫁祸的灵妃主动承认罪行的那一刹那,她的性命基本上就已经走到了尽头了吧。

        毕竟从之前的他们没来到蛮国时候的情况就可以知晓,以此处官府的能力,想要找出足以扭转案情的关键证据,恐怕比登天还难。

        就算是他们,现在所找到的证据中,也没有一样这样的证据。

        “可是灵妃怎么会傻到自己承认那些栽赃的罪名呢?”

        辰御天笑了,“平常时候自然是不可能。但如果,对方手中握着足以让她改变主意的筹码呢?”

        唐风玲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对方会利用某种东西来逼迫灵妃就范么?”玄曦接道,微眯着双眼想了想,开口“难道会是朗月?”

        辰御天拍了拍手,微微一笑,“不错,我想应该就是她,而这也可能就是对方为什么要设计让颉利软禁朗月的原因之一。”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还有可能利用朗月来威胁灵妃?”凌妙音想了想。

        辰御天点头,纠正,“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他们原本的计划已经随着灵妃的出逃而落空,但却并非没有补救的办法,”

        唐凤玲眼睛微微一眯,“补救方法?莫非……”

        辰御天笑道:“就是你想的那样,就算把对方换做是我,既然手头上有这么好用的筹码,当然要善加利用才是了。”

        公孙也微微点了点头,“的确,看来国师的下一步动作应该就在这里了……不过,我们要怎么办?阻止么?”

        辰御天摇头,“阻止是不太可能,依我看,我们不妨将计就计,看看他们究竟要做些什么。这么多的动作,不可能只是为了栽赃灵妃这么简单。我们只有将计就计,顺藤摸瓜,才好弄清楚他们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另外,有一个人,我们也是时候去拜访一下了。”

        雪天寒微微一挑眉,“什么人?”

        辰御天咧嘴一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大公主身边的侍女。”

        闻言,玄曦微微挑了挑眉,“哦?大公主的侍女,此人有什么问题么?”

        辰御天笑道:“我怀疑她也是这些行动中的参与者之一!!”

        “哦?”公孙惊讶,“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之前不是拿着樱幻花让太宫辨认香气么?”辰御天忽然转移了话题。

        凌妙音点点头,疑惑,“是啊,不过,太宫他不是也已经确认过了,那天在现场闻到的香气,就是樱幻花的香气么?而且这和你说的事情好像也没有关系吧?”

        辰御天摇头,“不,大有联系。你们还记不记得在八公主失踪的时候,她门外的宫女说曾经在寝宫门口闻到了一股异香?”

        玄曦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难道你怀疑那也是樱幻花的香气?”

        辰御天点了点头,“一开始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不过等我给那个宫女闻了樱幻花的香气后,她却告诉我她闻到的香气并不是那种。”

        公孙皱眉,“也就是说,她闻到的并不是樱幻花的香气?”

        辰御天道:“不错。”

        “那她闻到的又是哪种香气?”唐凤玲疑惑。

        “这就和我们要去拜访的那位有关系了。”辰御天笑了笑。

        玄曦惊讶,“那个侍女么?怎么会和她扯上关系?”

        辰御天看着玄曦,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即开口,“事实上,在此之前,我曾经在长廊里与她和大公主擦肩而过,当时,我曾在那个侍女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

        “哦?”玄曦眼睛微微迷了一下,“所以你怀疑,八公主侍女闻到的异香,很有可能是大公主侍女的……体香。”

        辰御天想了想,微微摇头,“说是体香,似乎不太准确,我觉得那种异香,更像是某种特定的功体散发出来的,因为我在闻到那股异香之后,体内的暗龙劲罕见的出现了波动。”

        “什么?你说那香气触动了你的暗龙劲?”玄曦大吃一惊。

        她不得不为此感到惊讶,暗龙劲乃是龙战内力的另一种表现形态,原本在辰御天晋级罡气离体之时便已经合二为一,但之前在面对危宿柳三娘之时,辰御天才发现这股内力似乎并没有被融合,而是随着龙战内力一起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并只有自己充满内心杀意之时方才能够激发。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但之前,在闻到那侍女身上的香气的一刹那,隐藏的暗龙劲,竟然被被动触发,这一点,辰御天当时也有些不可思议。

        “如此说来,这个侍女的确有些问题啊。”公孙摸了摸下巴,缓缓开口。

        辰御天笑道:“自然。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必提出要去拜访她了。”

        玄曦微微蹙了蹙眉头,开口,“但即便如此,我们又该怎么去探查这方面的情况?总不能直接开口问吧?”

        辰御天笑道:“这个是自然,不过此事,我自有办法。”

        说完,他露出一个略有深意的笑容。

        玄曦看他如此,无奈一笑。

        “罢了,你既然已经心中有数,我也不用庸人自扰了。”玄曦淡淡一笑,“不过,我要和你一起去。”

        辰御天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却见玄曦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他——不许拒绝。

        苦笑了一下,辰御天无奈地点了点头。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4549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