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四 草与花

章二十四 草与花

        龙尊的话,令在场众人大吃一惊。

        若果真如其所言,那么蛮国狐族与灵狐圣族之间,势必有着某种极为相似甚至是相同的特征。

        而这个特征,也并不难猜。

        既然朗月因为被看到九尾异相而被误认为是狐族之后,那么足以说明,这个相似的特征,便是九尾异相。

        “难道……”

        辰御天的心中,浮现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猜测。

        龙尊似乎看破了他的想法,有意提醒道:“另外,我也可以告诉你们,这世上,除了灵狐圣族之人施展功体之时会出现异相之外,还没有其他的圣族或者门派功体具有如此情况。不过,蛮国武学不同于中原,或许也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此时,龙尊又道:“还有,为师给你提个醒,如果想要救出那个小丫头,你们就要尽快查清楚那个国师背后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依我看,这股力量绝对不简单,那两个蛮国小子之死,势必与其有关。”

        闻言,辰御天沉吟片刻,微微点了点头:“徒儿明白了,谨遵师尊教诲。”

        龙尊微微一笑,道:“明白就好。你们小辈的事情,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多参与了。”

        言罢,龙尊与剑圣起身离去。

        众人目送两位圣者离去之后,辰御天目光微微扫视了一下众人,随即开口。

        “我师父说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

        众人点头。

        “那接下来,我们就来说说两位王子离奇死亡的案子吧。”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关于此案,我昨天想了一夜,有了一些想法。”

        “哦?”

        听罢,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这是因为他们知道,每当辰御天说自己有想法之时,势必是已经有了一个合理的推论。

        不过,他既然没有说是推断,那就说明,这个推论尚不完全,而且,缺少证据辅证。

        见此情景,辰御天微微一笑,缓缓开口。

        “我们就从两位王子在打猎途中的怪异动作开始说起吧。”

        众人点了点头。

        辰御天道:“大家都看过卷宗,卷宗之上清清楚楚地记载着,两位王子在打猎中途,突然如中邪般,冲向了两个没有布置暗哨的地方,对吧?”

        雪天寒点了点头,道:“不错。难道你怀疑凶手就是在这个时候做了手脚?”

        玄曦脸上掠过一抹诧异,“这不太可能吧?在那种情况下,凶手要怎么做手脚?”

        辰御天微微摇头。

        “不,有可能。而且有很大的可能。你们还记得出现在两处现场的异香么?”

        公孙点头,道:“当然记得。”

        最后一个字刚刚落地,他的神色猛然一动,眼中精芒一闪而逝,问道:“大人的意思是……问题就有可能出在异香上?这不太可能,如果异香有问题,那么其后到达现场并且闻到了异香的太宫等人,应该也会出现问题才对?”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公孙所言甚是,这也正是我昨夜没有想通的地方。”

        公孙眉头微皱,道:“不知大人最初的想法为何?”

        辰御天伸出来两根手指。

        “我最初的想法有二,其一,他们可能是中了诸如魅惑、摄魂之类的武学;其二,他们可能中了某种致幻类的药物。”

        听罢,公孙皱着眉头,微微沉吟。

        “如果那香气之中蕴含着致幻类的药物的话,如学生所言,太宫他们也会中招,所以这一点应该可以排除。”

        “但,摄魂魅惑之类的武学,虽然可以扰乱人的神智,但视功力之强弱,影响的时间有长有短,我问过侍卫,两位王子的功力并不弱,想要做到这一点,也并不容易。”

        “等等……致幻类药物……香气……”

        说着,公孙的脑海中,蓦然闪过一道灵光,顿时身子一震!!

        下一刻,他站起身来,身形一闪,直接离开了房间。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皆是从对方目中,看到了一抹深深的疑惑。

        片刻后,公孙返了回来,手中还拿着一本古书。

        他把古书翻到其中一页,认真地看了看上面的内容,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有了,就是这个!”

        众人皆是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辰御天与雪天寒更是直接走到了他身旁,目光落在打开的古书之上。

        只见书上,画着一株相对普通的药草,图旁,则有着此药草的名称以及作用。

        “天枯草……”

        辰御天喃喃,目光一行一行地扫过书上的字迹,最终停留在最后一行小字之上。

        “与樱幻花的香气结合,有致幻之效……”

        辰御天目光一闪,回头看向前面的一行字。

        那里记载了天枯草的用途。

        “可做拌茶草入药么……”辰御天微微沉吟。

        所谓的拌茶草,就是一种可在茶叶里混着泡的药草,这种药草往往会使茶的口感更加醇厚,深受中原地区一些王宫贵族的喜爱。

        但天枯草的作用有些奇特。

        它做拌茶草之时,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让茶香更加浓厚。

        添加了天枯草茶,口感不会有半分变化,但茶香确实平常的两倍甚至数倍有余。

        这个作用无疑是有些鸡肋的。

        但因此,即便是将此草加进茶里,一般人也无从察觉。

        若是将其当做致幻类药物使用,绝对可以做到无声无息下药。

        只是,樱幻花此物……

        辰御天神色一动,问道:“公孙,这樱幻花一般生长于何处?”

        公孙想了想,将手中的书翻到了另外一页。

        只见上面,画着一朵花。

        一朵类似于樱花,但花瓣又相对较为繁复的奇花。

        “这就是樱幻花了……”公孙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呀……”

        这时,身旁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却见一旁的玄曦、凌妙音、唐风玲三女,神色猛然一震,竟是露出一副惊容!

        “这,这就是樱幻花?”

        玄曦指着书上的画,小手下意识地捂住了张大的嘴。

        公孙微微点头,露出疑惑之色。

        辰御天则好像想到了什么,看着玄曦三女,问道:“你们是不是见过这花?”

        公孙和雪天寒惊讶。

        只见凌妙音微微点了点头,道:“我们的确见过此花,就在后宫内苑的一处花园中。”

        辰御天神色一震,看向公孙。

        公孙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神色微微凝重了起来,开口道:“天枯草本就生于西域,在西域几乎随处可见,如今后宫内苑的花园中又发现了樱幻花,那么凶手使用这个手法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

        雪天寒也是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看来当务之急,就是要证明,出现在现场中的香气,是否就是樱幻花的香气了。”

        辰御天点头道:“是啊,除此之外,我觉得我们也是时候去案发现场看一看了。”

        玄曦微微一愣。

        “案发现场?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将近半年之久,现在去现场,应该也什么都查不到了吧?”

        辰御天饱含深意地笑了笑。

        “有些东西或许或许真的已经不在现场了,但有些东西,却一定还在……”

        玄曦顿时一头雾水。

        ……

        ……

        路边,有座破庙。

        时近黄昏,浓云笼罩,天阴沉沉的,隐隐还有闷雷,透过浓云,伴随着电光,响彻天地。

        一场大雨,眼看就要来临。

        轰隆!

        一道霹雳炸响,一辆马车,伴随着几道骑马的身影,缓缓停靠在破庙门前。

        “外公,到了,我们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霍元极看了看沉闷的天色,朝后看了一眼马车,说道。

        马车里的炎尊与冰王纷纷掀开帘子看了那破庙一眼,冰王立刻撇了撇嘴。

        “这地方还真是有些……一言难尽啊!”

        炎尊笑道:“有的住就不错了,看着天色今晚怕是要下雨,好歹有个避雨之所了。”

        冰王无奈点头,“看样子今晚也只能委屈一下了。”

        炎尊笑道:“老鬼,我看这里好像比你住的那地方好很多啊……”

        冰王撇嘴,“切……这破地方哪里比得上我的冰宫。”

        说着,两人与马车里的林霏霏,柳煌翠,雨潇潇三人下了马车,林刀与太乙天府等人牵着马来到一旁安顿。

        霍元极与凌霄武二人下了马,径直来到了破庙门前,伸手,推门。

        “嘎吱……”一声老旧的木门声响,庙门应声而开,而就在门打开的瞬间,霍元极的瞳孔猛然一缩。

        凌霄武也是微微一愣。

        “怎么了……”雨潇潇好奇地凑了上来,当她目光看到破庙中的情景时,也是微微一怔。

        就见,破庙里已经先有一人。

        而且,是一个看上去颇为憔悴的妇人。...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92992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