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 发现

章二十 发现

  这个问题最很难有定论

  毕竟香味此物,除了亲自用嗅觉去确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鉴别。

  就算是两个人真的闻到了同一种香味,但因为彼此形容的语言不同,也会导致难以鉴别的情况。

  再者,香味也不好用语言去形容。

  而辰御天方才例举的那三种异香,他自己也就闻到过其中一种。

  这样就更加无法判断了。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他决定先不去想这个问题。

  源临继续向他讲述案发现场的情况。

  “相比于二王子殿下,大王子殿下的死状就要凄惨的多。毕竟他是失足坠崖而亡的,尸体几乎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辰御天认真地听着。

  虽然这些大都已经在卷宗中写明白了,但他也不介意再听一遍。

  根据卷宗记载大王子的确是失足坠崖而亡的。

  而根据卷宗所载入的尸格内容来看,尸体上的反映也的确和坠崖而亡的人基本相同。

  而根据当时看到他的暗哨卫士的描述,当时的大王子和二王子一样,也是突然地就冲向了那处陡峭的山崖。

  这个反应与二王子可谓如出一辙。

  只是,大王子并没有恐高之类的症状,因此他的行为还算是正常的范畴。

  但两个王子突然冲向某个方向,这一点一直让辰御天有些在意。

  从某个方面来看,他们的行为显得很有目的性。

  就像是突然看到了什么东西似的。

  还是一样极为吸引他们注意力的东西。

  但那会是什么呢?

  辰御天心中暗自思忖,却听源临道:“我刚刚抵达现场,就又闻到了一丝香味。”

  辰御天神色一动,“嗯?”

  源临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补充道:“与之前在二王子死亡现场闻到的香味一模一样。”

  辰御天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一丝饱含深意的笑容。

  两个现场有着相同的香味。

  这很令人寻味啊!

  源临看着他这副样子,笑了笑道:“看来辰大人也发现了……不过我们至今还没有查清楚这股异香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辰御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源临也没有在意,继续讲述案发现场的情况。

  但他接下来所讲述的内容,与卷宗上记载的也几乎一般无二了。

  辰御天静静地听完了他的讲述,微微沉吟起来。

  “从卷宗上的记载看,无论是大王子遇害现场,还是二王子的遇害现场,似乎都没有第二个人留下的痕迹啊。”

  源临也是微微皱了皱眉,道:“此事我也觉得颇为奇怪,从现场来看,的确没有第二个人留下的痕迹,整个现场看来,就像是两位王子真的发生了意外一样。”

  辰御天微微挑了挑眉,“哦?难道太宫不认为这是一场真正的意外么?”

  源临笑了笑道:“辰大人说笑了,若本官真的相信了那是一场意外,那么本官也不需要继续揪着这两件案子不放了。”

  “况且,那有可能两件意外在同一时间发生呢?”

  辰御天默然。

  虽然源临所说的可能性的确很小,但终归还是有可能的。

  不过,他也和源临一样,不相信这是一场意外。

  虽然现场没有任何凶手留下的痕迹,两位王子的尸检结果也和发生意外时的实体表现基本相同,可以肯定他们的确是因为类似的意外事故而亡。

  但那究竟是一场意外,还是一场人为制造的事故。

  目前还无法确定。

  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凶手究竟是利用怎样的手法制造了这疑似发生意外的案发现场。

  但他相信,只要是手法,就未必会有破绽。

  这世上,还不存在毫无破绽的犯罪手法。

  当辰御天再度回到九龙府的临时寝宫时,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两本卷宗。

  这自然是他从源临那里带回来的。

  时间缓缓过去。

  辰御天坐在高背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公孙、雪天寒他们阅览卷宗。

  片刻后,雪天寒将手中的卷宗递给了凌妙音。

  三女顿时凑到了一起。

  辰御天则是看着公孙和雪天寒,笑道:“你们对这两件案子怎么看?”

  公孙摇了摇头,道:“作为一名仵作,在没有看到尸体之前,我很难做出真正准确的判断。而根据这个卷宗上的记载,最大的疑点。就是目击者的证词了。”

  “根据目击者的证词,两位王子在发生意外的时候,都是突然就向着意外发生的地点冲了过去。这一点,很奇怪。”

  雪天寒也是微微点了点头:“不错,这确实有问题。”

  辰御天也微微点头,笑道:“这确实是一个疑点,不过疑点可并非只有这些,经过我和太宫的交谈,此案的疑点还有两个。”

  说着,他把二王子幼时溺水的事情和两个现场发现同样香味的事情告诉了众人。

  关于二王子的事情,辰御天在回来之前,专程去拜访了一下那位湘妃。

  而根据湘妃提供的信息,二王子幼时溺水之时,差点毙命,因此对于水有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特别是落水的两个月内,他几乎连澡盆都不敢进。

  公孙微微皱了皱眉,“幼时溺水的人主动靠近大水,这的确有些奇怪啊!”

  雪天寒点头道:“的确,如果那位湘妃所言属实的话,正常情况下,二王子绝对不可能会主动靠近江河湖海之类的大水。”

  “这有些反常啊。”看完卷宗的玄曦也是点头道。

  辰御天笑道:“何止是反常,简直是判若两人了。”

  闻言,公孙与雪天寒纷纷眼睛一亮!!

  前者道:“大人言下之意……”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什么意思,这只是我在毫无证据线索辅助的情况下所做的一种可能的推测。就像你说的,没有见到尸体之前,的确很难有准确的判断。”

  公孙笑了,道:自从“那看来当务之急就是要先见到两位王子的尸体了。”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道:“是啊。毕竟那是他们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遗言了。”

  雪天寒没有说话。

  他向来不喜欢去存放尸体的地方。

  就算那个地方位于蛮国王宫内部。

  ……

  ……

  烈阳当空,炙烤着大地,烘烤着苍穹。

  天地之间如同蒸笼,众生唯恐避之不及。

  一道人影漫无目的地行走这酷热的天地中,行走在在王宫后花园的小道上。

  酷热的烈日直射在她的身体上,让她汗流不止。

  但她却浑然不觉。

  仿佛心中的烦恼,早已超越了肉体此刻受到的折磨。

  她需要散心,否则早已被心中的烦愁压垮。

  所以她来到了这里。

  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

  她的眉头依旧紧皱,烦恼也依旧存在。

  “看来当一个人的处于极度的烦恼中时,就算是想要转移注意力,都很难做到。”

  她缓缓地苦笑了一下。

  她很烦。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

  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也应该就么应付狡诈的国师。

  她觉得自己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毕竟她还只是一个没有怎么经历过事情的年轻的公主。

  她越来越害怕。

  但她又不能害怕。

  因为她是蛮国的九公主,是灵妃的女儿。

  “如果连我自己都害怕面对国师,那我还那拿什么去给母妃洗清罪名?证明她的清白?”

  她咬着牙,目中流露出坚定地意志。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说话声。

  声音不大,而且距离似乎较远,她只听到了简短的几个字,但说话人的声音,却让她有些熟悉。

  她好像在那里听过这个声音。

  但又不能确定。

  站在原地沉吟了一下,她决定去一探究竟。

  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她很快来到了一座假山前面,假山后,那个声音很清楚的传了出来。

  “大人尽管放心,冷宫的那帮兄弟们小的都已经打点好了,保管让那几个中原人什么都查不出来。”

  朗月神色一动。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在那里听过这个声音了。

  那是在冷宫大火发生之前,自己假扮内侍进入冷宫的时候。

  当时那个半路拦住她的侍卫统领,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

  怀着好奇与复杂,她透过假山上的洞悄悄地看了一眼山那边的情景,果然看到了那个曾在冷宫门口拦过自己的侍卫统领。

  他此刻正背对着假山,和一个人说话。

  由于他的身体将这个人的身影几乎挡了起来。所以朗月并没有看清这个和他交谈之人的相貌。

  而且……就在她目光落在那人身上的一刹那,一个冷厉的声音骤然响起:“什么人?”

  下一刻,一股浩瀚内力轰然爆发!!

  朗月自知被发现,连忙运转自身灵狐族内力,闪身离开。

  而她的身影离开的刹那,一道带着斗笠的漆黑身影蓦然出现。

  朗月一口气跑出去了好远。

  当她发现后面并没有人追来之时,方才停下。

  “好险,幸好逃得及时……”

  她轻轻拍了拍起伏的胸口。

  脑中回想起了刚刚唯一完整听到的侍卫统领的那句话。

  然后她便是不由自主变了脸色。

  “难道说……”

  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89835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