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九 联系

章十九 联系

  辰御天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他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去思考将来要做的改变。

  以及改变要进行的措施。

  而现在,一切都已经定了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他要去调查两位王子离奇死亡的真相。

  也许只要解开了这个谜团,才能彻底弄清楚国师和他背后的力量,所要达成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

  虽然,他已经有了一点猜测。

  但他还是需要去证实。

  于是他找到了源临。

  作为的蛮国执掌刑狱的太宫,他应该掌握着案件的卷宗。

  而结果正如他所预料。

  源临的手中,的确掌握着案件的卷宗。

  他也很乐意将卷宗给辰御天看。

  而辰御天在看完这些卷宗之后,却不由皱起了眉头。

  他指着卷宗中有关死因的一项问道:“此处的疑似意外身亡,是什么意思?”

  源临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辰御天皱眉,奇道:“难道你们连死者的死因是什么都不清楚?”

  源临摇头道:“不,大王子的死因我们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是摔下山崖而亡。”

  辰御天奇道:“哦?”

  源临又道:“而二王子也可以确认是淹死的。”

  辰御天笑道:“既然已经可以确定死因,又为何要写上疑似两个字?”

  源临叹了口气,道:“起初,在调查过尸体和现场后,我也以为这是两个巧合发生在同一时间的意外。毕竟巧合在一定的情况下还是有可能发生的。”

  辰御天点点头。

  “但后来我却无意中从湘妃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源临道。

  辰御天微微有些疑惑,问道:“湘妃是……”

  源临答道:“她是二王子的母妃,也是君相的女儿。”

  辰御天目中闪过一抹诧异,微微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那湘妃告诉了你什么?”

  源临缓了缓,声音略带着一丝凝重,开口,“她告诉我,二王子小时候曾经溺过水。”

  辰御天的脸色倏然间变了。

  因为他已经明白了源临的意思。

  一个自小溺过水的人,对于水,往往会有一定的心理阴影。

  尤其是对于江河湖海。

  但按照卷宗上所记载,二王子却是被淹死在王城外的一个湖泊中的。

  这显然有些问题。

  一个对江河湖海等水有过心理阴影的人,是不可能会去湖中游泳的。

  严重些的,甚至连站在湖海岸边,都做不到。

  但这样一个人,却死在了湖水里。

  “如果是这样,那么二王子当天出宫是去做什么呢?”辰御天想了想,问道。

  源临答道:“听他的侍卫们说,他们本来是打算去山里打猎的。”

  辰御天奇道:“打猎?”

  这更奇怪了。

  蛮国人都将飞禽走兽视为兽神图腾,自然不可能做出伤害它们的事。

  那么这打猎究竟又是怎么回事?

  源临道:“辰大人有所不知,他们打猎的猎物,是狐族。”

  闻言,辰御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如果说在蛮国还有那一种动物可以被伤害外,那毫无疑问的就是狐族。

  这自然是因为昔年狐族反叛的原因。

  “在蛮国,王储们最喜欢的娱乐活动,都就是进行猎狐比赛。”源临解释道。

  “比赛的规则很简单,王宫会事先放一百只狐狸进去,两位王储同时单独进入山中,最终谁猎杀的狐狸多,谁就是胜者。这是可汗陛下选定王储的条件之一。”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道:“也就是说,案发之时,两位王子始终都是独自一人,并没有侍卫跟随。”

  源临道:“是的。”

  辰御天道:“如此说来,就算两位王子中途发生了意外,也不会有任何的目击者。”

  源临摇头道:“这倒不可能。虽然规定上说王子必须单独进入山里,但一场猎狐比赛的准备时间都很长,一般而言,在比赛之时山里的各个角落都有卫士暗中把守,为的就是保证王子的安全和随时掌握他们的动作。”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他本就不太相信这样的比赛真的会让王子单独行动。

  “那案发之时,可有人看到了两位王子?”

  源临回答道:“有的,他们具体的证词都记录在卷宗里。”

  辰御天翻开卷宗看了看,果然在目击者证词那里看到了相应的内容。

  两名目击者的证词很相似。

  他们都是看到了王子忽然间向着远离他们没有安排暗哨的地方跑去。

  然后意外就发生了。

  辰御天的目光停留在了前一句的内容上。

  “突然向着没有暗哨的地方跑去?”他喃喃着这句话。

  这句话里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那就是两位王子为何会知道哪里没有安排暗哨?

  照理说,暗哨所在的位置,并不可能暴露给他们知道。

  毕竟他们是参与者。

  一旦被参与者知道了这些暗哨的存在。

  那么比赛无疑会少了很多乐趣。

  这是每一个参与游戏之人最不喜欢的事情。

  “而且,照这段证词而言,二王子当时应该是跑向了一座湖并且淹死在了里面。”

  “可一个怕水且心里有阴影的人,正常情况下会自己主动靠近水么?”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辰御天在心中微微摇了摇头。

  一道灵光忽然从他的脑海里闪过。

  “等等……正常情况下……”

  “难道说……”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只是这种可能并不太容易实现。

  而且还需要特定的条件。

  源临道:“辰大人想必已经看明白了。”

  辰御天点头道:“不错。按照目击者证词,加上你刚刚说的话,出现了一个很显而易见的问题。。”

  源临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何幼时溺过水的二王子殿下,会主动靠近死亡现场的大湖。”

  辰御天微微点点头,道:“这的确很费解。想来国师也应该是看到了这个问题,才会编出那套狐妖迷惑心智的邪说吧。毕竟二王子这行为的确与中邪差不多。”

  源临长叹了一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辰御天合上了卷宗。

  “案子的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不知道两位王子的尸身如今可还在?”

  源临点点头道:“还在。不过他们毕竟是王储,若没有陛下的准许,谁也不可能给他们验尸。”

  辰御天笑道:“我明白了。另外还有一事,要请教太宫。”

  “大人但闻无妨。”源临笑道。

  辰御天问道:“能否请太宫描述一下案发现场的情景,这卷宗上面写的并不详尽。”

  源临笑道:“此事好说。”

  话落,他轻轻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开口道:“先说二王子殿下那边吧,我是先去的那边。”

  “我记得当时赶到现场的时候,二王子已经被打捞到了岸上,他整个人就跟落水而亡的人没有任何区别,身上湿答答的……”

  他向辰御天描绘了当初的情景。

  ……

  ……

  二王子溺水的尸身躺在地上。

  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他的脸色很苍白,没有一丝人色,还略有些浮肿。

  显然是在水里泡过一段时间了。

  源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将验尸的工作交给了随行的仵作。

  他开始在现场转悠。

  说是“转悠”,其实并不准确。

  像现场取证这种事情,自有其他人去干。

  而他身为太宫,在这样的现场,只需要到处视察一下就好了。

  反正到时这些信息还是会总结到他的手中。

  但就在此时……

  一股刺鼻的香气,刺激了他的鼻端。

  那是一种他从未闻过的,极其好闻的味道。

  “哦?”

  听到这里,辰御天不由皱起了眉头。

  “竟然又是……异香么……”

  他不由又想起了八公主贴身丫鬟说过的那句话。

  以及在长廊上遇到的那两个女子。

  那个宫女口中的异香,还有在那两个女子擦身而过时自己闻到的异香,与这案发现场的异香,究竟有没有联系?

  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一种香味?

  辰御天陷入了沉思。...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89586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