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五 诬陷

章十五 诬陷

  “什么,你说灵儿是在火灾前后那段时间被人掳走的?”

  富丽堂皇的蛮国王殿之上,颉利神色中带着一丝惊讶,看向站在下方的神色平静的辰御天。

  辰御天微微颔首,“不错,根据我们在公主寝宫内的调查,八公主朗灵应该是在火灾发生前后的一段时间内被人掳走了。”

  “哼!一派胡言!王宫内的戒备如此森严,哪可能有人进入公主的寝宫并且掳走公主呢?我看你们根本就没有仔细调查吧,中原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颉利还未发话,殿下一人,已经愤然开口。

  辰御天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开口之人是一个粗犷的汉子,而且观其着装气度,此人应该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蛮国老将,是以才会对中原人始终抱有那么大的敌意和偏见。

  “如果在下猜得不错,这位应该就是君相大人了吧。”辰御天看了看此人,笑道。

  那大汗看着辰御天冷笑了两下,开口,“不错,本官就是蛮国三相之一的君相敖裂,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辰御天暗自微微点了点头,君相身为蛮国三相四宫之一,主掌蛮国一切军方大权,眼前之人虽然看似鲁莽无智,但既然能做到这种高位,必然有其道理。

  他不由在心中重视起了这位君相。

  “君相大人说的不错,王宫戒备森严,所以在下也想不清楚这个掳走公主的家伙究竟是怎样潜入王宫的,但公主寝宫内的一切痕迹,都说明了他就在那个时间段去过那个地方。”辰御天笑了笑,开口。

  他这话可谓嘲讽性十足,话音刚刚落地,整个大殿的蛮国臣子都是神色一变。

  尤其是那位君相大人。

  “中原的小子,你说什么?”

  “没什么。”辰御天微微摆了摆手,随即又道,“我只是在叙述我从公主寝宫看到的事实。公主寝宫的外殿茶几上,其中一只茶杯和其他茶具的摆放距离稍远,这说明曾经有人用那只茶杯喝过茶,而寝宫在发现公主失踪的那一刻便被可汗陛下下令封锁,所以可以排除是公主失踪后有人进入房间喝茶的可能性。”

  “那么答案便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喝茶的人,就是公主本人!”

  “我之前也曾经问过八公主身边的贴身宫女,她说火灾发生之前公主的确要求她送一壶茶进去,而且她还说当晚公主的心情似乎不是太好,只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寝宫。”

  “也就是说,在火灾发生之前,八公主就独自一人坐在寝宫里喝茶,而寝宫外面,则有宫女们和卫士们把守。”

  “你想说什么?”颉利静静地看着辰御天,神色中没有半分波动。

  辰御天缓了缓,笑了,“当然是向陛下以及各位大人还原案发的情景了。”

  “冷宫大火发生之前,公主一个人在寝宫里,而外面有宫女们和卫士们的把守,在这样的情况下,凶手显然没有可能进入公主的寝宫。”这时,源临站了出来,深思熟虑道,“辰大人应该就是想要说明这一点吧?”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又道:“但很快冷宫大火发生了,侍卫统领为了能够尽快扑灭大火,将附近的卫士和宫女都召集起来救火,八公主寝宫的卫士们和宫女们也不例外,于是,公主寝宫门前便没有人看守了。”

  听到这话,殿上的颉利双眼顿时微眯起来。

  君相敖裂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源临更是猛然色变,后知后觉一般地开口,“难道……凶手就是趁这个时候,进入了寝宫,掳走了八公主?”

  辰御天点点头,“不错,根据我们在寝宫内殿看到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展开这一点,当时的公主应该已经准备就寝,但就在此时凶手潜入了房间,将其制服并且乘着大火造成的混乱离开了王宫……这,就是我对于八公主失踪一案的初步推断。”

  听罢,颉利与在场的蛮国臣子陷入了沉思。

  辰御天不慌不忙,等待着他们的答复。

  整个大殿忽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就在此时,一人迈步上前,对着颉利跪倒在地,口中说道:“陛下,辰大人所言,皆是对看到的现象进行合理的推断与怀疑,臣认为,他的推断应该有几分道理,可以相信。”

  听闻此言,颉利与源临、君相等人皆是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说话的人。

  而此时,辰御天脸上却罕见的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颉利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人,沉吟片刻,微微点了点头,“国师所言不假,辰大人此番言论,皆是根据灵儿寝宫内现有的痕迹现象进行推测得出,确实可以相信。”

  “陛下明鉴。”黑袍国师深深一拜。

  一旁,源临狐疑地看着黑袍国师,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最看不起自己这种据实查找真相做法的国师,竟会开口替辰御天的推论说话。

  难道他转性了?源临暗自怀疑。

  但,辰御天看着国师的这副做派,心中的冷笑却是越发浓郁。

  从火灾之后,此人一口咬定灵妃便是纵火杀人的凶手之时,他,便弄清楚了一件事。

  那就是眼前这位国师,断不可能与他们站在同一条阵线。

  虽然他还不是很了解此人的秉性,但,从当初的那一幕,他便知道,九龙府与此人,势必是敌非友。

  因为他们的立场,本就相反。

  所以,眼下,此人虽然替自己说了好话,但辰御天却不认为,他会就此打住。

  以此人的做派,恐怕他还会想办法,将这一切,都推到灵妃的身上。

  毕竟,在这件事情上,他有着天然的优势!!

  果然,在“明鉴”二字落地之后,那黑袍国师,立刻又接道:“不过,臣之所以会认为辰大人的推测的不错,是因为就在刚才,臣也已经算到了相同的事情,不过臣除了算到这件事之外,还算到了做出了这件事的……凶手身份!”

  听到这里,颉利与满堂蛮国臣子的神色,皆是一震!!

  而辰御天心中的冷笑,也越发强烈。

  他甚至都能猜到,黑袍国师下一句,究竟要说什么。

  他心中明白,却不代表颉利和蛮国臣子也明白,听到国师这样说,颉利几乎是下意识地露出一抹惊喜之意,但目中,却又有些将信将疑,一闪而过。在这种复杂心情的交织下,颉利试探性地开口了,“国师所言,当真?”

  “自然!”黑袍国师自信一笑。

  “那好,你快告诉孤,究竟是谁?”颉利连忙问道。

  就见黑袍国师嘴角不动声色地露出一个冷笑,随即转身看向身后的辰御天,笑着开口,“那个人是谁,我想辰大人的心中,应该也有数了吧?”

  辰御天双目微微眯起,冷意盎然。

  “国师此言何意?”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问辰大人一个问题罢了。”黑袍国师嘿嘿笑了两声,看辰御天。

  辰御天眉头微微一挑,“哦?问题?不知道国师想问在下什么?”

  黑袍国师笑了笑,“辰大人刚才的推断,证明了八公主殿下,是在冷宫发生大火的时候失踪的,对吧?那么老朽向请教辰大人一个问题,不知辰大人有没有注意到,在冷宫大火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哦?”辰御天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但心中,却早已冷若冰霜,“国师此意,是在靠在下的记性如何么?”

  “如果辰大人愿意这么想的话,也没问题。”

  “那倒不必了。在下对自己的记性还有些自信,在冷宫大火中一共发生了三件事:其一,冷宫着火。其二:内侍遭杀。其三:灵妃失踪。”

  辰御天微微冷笑了一下,他之所以说灵妃失踪而非畏罪潜逃,就是想要看看,在听到这句话后,颉利和国师的反应究竟会是怎么样的。而这,也关系着他下一步的调查方向。

  果不其然,就在他这句话落地的当下,殿上的颉利,神色微微一怔!!

  而黑袍国师,则是大笑起来。

  “桀桀……看来辰大人的记性果然不怎么样啊,那罪妃明明是畏罪潜逃,而大人你居然能够记成是失踪啊!”

  辰御天微微一笑。

  “是么,那看来真的是在下记错了,但不知国师提醒在下这个,究竟要说什么呢?”

  “呵呵……事情不是已经很清楚了么……”国师继续笑道,“八公主殿下是在冷宫大火时被人掳走的,而那罪妃也恰好是冷宫纵火杀人的凶手,如此联系起来,难道辰大人你还想不到么……”

  他此言一出,王殿之上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尤其是颉利,在国师此言一出的刹那,他几乎时刹那间便如遭遇晴天霹雳一般,呆坐在了王座之上。直到好久之后,方才缓过神来。

  “国师,你的意思是……”

  国师嘿嘿一笑。

  “事情不是已经明摆着了么……那趁着冷宫大火潜入寝宫,并且将八公主殿下掳走的凶手,就是在冷宫纵火杀人的罪妃!!”...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88793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