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二 火灾

章十二 火灾

  悠扬的乐曲重重缭绕,衣着单薄的胡女们正在跳着一支火辣的舞蹈。

  这或许就是蛮国的风土民情,在来自中原的九龙府众人看来,这样的舞蹈太过大胆露骨,实在无法欣赏。

  玄曦、唐凤玲和凌妙音看着那些胡女们不住的在周围这些男人们面前搔首弄姿,更是觉得无法接受。

  但,这仅仅针对于来自中原的他们。

  作为土生土长的蛮国群臣,对此显然没有太多的感受,他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还有些享受。

  大殿正中的高台上,端坐在王座上的颉利显然就是这样的人。就见他看着大殿下方那些跳舞的胡女们,目中时不时闪过一两缕的精芒。

  若至兴头处,颉利更要以酒助兴,看着很享受的样子。

  一曲终了,舞女们纷纷谢礼退场。

  “好,跳的好。”颉利大声地喝彩,引得四周群臣也纷纷迎合应和,同时举杯与可汗陛下畅饮,场面一时间无比热闹。

  辰御天也象征性地敬了颉利一杯酒。

  饮毕,颉利指着已经退到了一边的舞女们,开口问辰御天,“贵使觉得方才这段舞如何呢?”

  辰御天的神色微微一凝。

  他心里很清楚,颉利此问,绝非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这个问题,看似是在问自己有关舞蹈的好坏,但自己若真的只是这样浅薄的回答这个问题,怕是直接就输了。

  想了想,辰御天微笑着开口,“可汗陛下,在下对音律舞蹈方面并不擅长,因此也只能从自己的所见所闻来评判了。”

  “根据在下方才的观察,这段舞蹈想来应该是极好的,否则身为蛮国之主的陛下,也不会多次连番叫好。只是在下来自中原,风土人情与贵国有所不同,因此不能很好的欣赏到此舞的美妙之处,说来还真有些遗憾。”

  颉利一听,目中泛起一抹别有深意的波动。下一刻,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贵使所言甚是。此舞乃是我国流传最广最广的舞蹈,但正如你所说,因中原与我国风土人情的不同,孤能能够想到,贵使势必无法欣赏。”

  闻言,辰御天笑道:“多谢陛下体谅。”

  颉利轻轻摆了摆手,开口,“不过,既然贵使看不惯我们蛮国的舞蹈,那就一起来欣赏一下中原的舞蹈好了。”

  辰御天心中微微有些好奇。难道这蛮国王宫之内,还有人会跳中原的舞蹈?

  毕竟蛮国所在的西域,与中原大地相距甚远,就算真的学习了中原的舞蹈,也应当是学自中原的边缘地区才对。

  但这些地区的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风土人情早已有了融合,所流传下来的舞蹈,也并非是正宗的中原舞了。

  不知蛮国王宫这位舞者学习的究竟是哪一种呢?

  带着好奇,辰御天与众人接着看了下去,就见颉利可汗微微拍了拍手,大殿内便是款款地走进一位女子。

  她身着中原地区的服饰,带着白色的面纱,遮住了脸庞。但,从其玲玲有致的身段来推断,此女的容貌想来也是不差。

  在这蛮国见到一位穿着中原服饰的女子,顿时引起了九龙府全员的兴趣,下一刻,音乐忽起,女子随之舞动,身姿曼妙,令人陶醉。

  她就如同九天之上的谪仙降落凡尘,舞动间,给人一种清丽绝尘的奇妙感觉。

  这女子所跳,乃是地地道道的中原舞蹈,而且还是流传于玄都宫廷的舞乐,不但九龙府之人沉浸其中,就连周遭的蛮国群臣,也看的如痴如醉。

  一曲终了,大殿内响起热烈的喝彩声。

  女子微微欠身,想着颉利行了一个蛮国的礼节,颉利微微笑了起来,开口,“贵使,这段舞蹈如何?”

  辰御天点点头,“自是极好的。没想到陛下身边还有如此人物,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啊。”

  颉利笑道:“还有更让贵使你想不到的呢……其实,这名舞者,便是我蛮国的第七位公主,朗云。”

  他话落一刻,女子轻轻摘去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真容。

  这是一张绝美的脸,既有中原女子的部分形貌,又皆具蛮国女子的一些特点,它们完美的集合在了一张脸上,不但没有显得突兀,反而令这位七公主殿下,增添了一份令人心动的美丽。

  辰御天在看到七公主的刹那,身子猛然一震!

  因为,这七公主的样子,分明就是在蛮国王宫门口,那与源临一起迎接,且目光始终都在自己身上的女子。

  “原来她竟是七公主……”辰御天心中暗道。

  就在此时,大殿之外忽然嘈杂起来,隐隐能够听到有人在喊着“着火了,快救火啊”之类的话语。

  其间,似乎还夹杂着火焰燃烧的呼呼声与爆裂声。

  九龙府众人顿时眉头微皱。

  大殿外忽然走进了一个蛮国侍卫,只见他急切地对颉利开口,“陛下,不好了,冷宫失火了……”

  颉利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

  ……

  冷宫,位于后宫之北,毗邻八公主朗灵的寝宫。

  此时距离朗月离开冷宫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前还完好的宫殿,此刻已经是一片火海。

  烈火熊熊燃烧,其间夹杂木梁爆裂崩倒之声,天空,都被映的火红。

  四周无数的侍卫、内侍以及宫女,全都慌里慌张地端着盆,提着桶跑来跑去地救火,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留在后宫内苑的龙尊与剑圣远远地看着那通红的天空,微微点点头,“这场火还真是够大的。”

  剑圣点点头,奇道:“你不过去帮帮忙么?”

  龙尊反笑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

  剑圣看着远处半边红的天空,缓缓开口,“我不太喜欢蛮国,所以不想出手。”

  龙尊笑了,“我也一样。毕竟我来自庙堂,对于蛮国的仇视,可能比你还要大,此时此刻没有落井下石,我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剑圣也笑了,她想了想,又开口,“但如果不救火,里面那具尸体怕是要烧的面目全非,这样你徒弟想要找出真相无疑会更加艰难。”

  “这有什么,如果这样的难题就能把他难倒的话,那他也不配做辰公之子了。况且……”

  龙尊话至此处,忽然不再往下说了,而是看着那半边夜空,陷入了沉思。

  当辰御天几人以及颉利来到冷宫之时,现场的火势已经得到了控制,守宫的卫士虽然伤了几个,但所幸都没有大碍。

  跟着颉利一起到来的黑袍国师以及掌管太宫的源临,召集了几个没有受伤卫士,询问前因后果。

  “是灵妃娘娘,她不知怎么的闯出了冷宫,伤了我们几个兄弟,然后烧毁了冷宫,逃跑了。”守宫卫士们如是说道。

  “什么?”颉利听后大惊,微微沉吟起来,“灵妃竟作出这种事情?”

  黑袍国师趁机开口,“陛下,灵妃如此作为,必定是知道九龙府来临,害怕自己的罪行被他们揭穿,故而烧毁冷宫,畏罪潜逃。还请陛下早做决断,发下通缉令,缉拿罪妃。”

  颉利没有回应,只是微眯着双眼静静地看着那对烧毁的废墟。

  辰御天看着那黑袍国师,此人所言,虽然句句都是合理推测,但,在揭露出他成为国师使用的是骗局之后,他自然是多留了一个心眼。

  而从这个基础,再看国师的这番话,辰御天感到一种明目张胆的恶意。

  没错,就是恶意。

  虽然,国师此言,对于九龙府似乎是在称赞,但深层分析之后,立刻就会发现,他这番言论,根本就是一种恶意。

  他虽是一口咬定灵妃罪状,但言下之意,却是将这次冷宫火灾以及灵妃出逃一事,归咎在九龙府的到来之上。用更直白的话语来说,就是因为你们九龙府来了,灵妃害怕自己的罪状被揭露,于是烧毁冷宫,畏罪潜逃。

  虽然这样有些恶意揣测,但架不住有些人,的确会这样想,尤其是比较多疑谨慎的人。

  想通此处,辰御天直接来到了烧毁的冷宫废墟之上。

  他要看看,这场火灾究竟真如那些卫士所说,是灵妃纵火烧毁,还是有心人刻意为之。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88793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