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 赐婚?

章二 赐婚?

        武乘天被带回了九龙府的大牢。

        由于接连杀害了八人,情节已经十分严重,再加上行凶手段极为恶劣,几乎引起全京城的恐慌,所以在被捉拿归案的第二天,天子便亲自下旨将他斩立决。

        当日下午,刑部便派人将他带走了。临走时,刑部还向辰御天要了整个断头案的卷宗副本。

        次日一大早,武乘天便因罪大恶极,在玄都千万民众的见证下,斩首示众!

        据说斩首之时,台下百姓群情激奋,都恨不得自己就是那执掌行刑的刽子手。

        武夫人并没有去看。

        在武乘天被斩首的时刻,她在武家庄园里面设了一个小小的灵堂,灵堂上面,摆着之前武乘天假死之时制作的灵位。

        她在替自己的相公祈祷。

        也在替他赎罪。

        这是她作为他的娘子,他的爱人,唯一,也是仅仅能做的事情。

        而在武乘天人头落地的那一刻,灵堂燃烧的长明灯,倏然熄灭。

        而武夫人的心,也随着这一刻的到来,彻底的死去了。

        她遣散了庄园里最后的仆役,带着自己收拾好的东西,走出了这个住了不到三年,却充满了半生幸福回忆的地方。

        她没有回自己的娘家。

        而是走向了京城之外的婆罗山。

        那里有钟声阵阵,青灯长明……

        ……

        ……

        武乘天被处决的情景,辰御天也没有去看。

        甚至是整个九龙府的人,包括在这里暂住的太乙天府之人,都没有去看,除了一个人,凌霄武。

        因为他要亲眼见证武乘天这个仇人的死亡。

        断头案破了,九龙府的人再度闲了下来,原本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他们便应该继续出巡,但天子却告诉他们在西蛮使者未到来之前,还不用急着离开。

        于是大家彻底闲了下来。

        每天练练功,下下棋,或者陪着林韬和韩桐出去逛一逛,抢夺一下林霏霏制作出来的美食,这就是这几天九龙府大家的日常生活。

        真的是很闲。

        辰御天半躺在书桌后面的太师椅上,罕见的翘着二郎腿,手中拿着一本书籍,有一眼没一眼地翻看着。

        忽然,房门开了,玄曦走了进来,看着辰御天难得放松不注重仪态的模样,不由的捂嘴一笑。

        “御天,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少女捂嘴偷偷笑了笑,然后看着面前毫无仪态的人,开口。

        “嗯?我忘了什么……”辰御天拿开眼前的书,淡淡的看了一眼玄曦。

        “你记不记得之前辰公曾经跟你说过,要你在这件案子结束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回家一趟……”玄曦刚说到这里,辰御天便是猛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惨了惨了……我还真的就把此事忘记了……还好有你的提醒……”

        说着,辰御天放下了手中的书,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就在此时,忽然,他神色古怪的看了玄曦一眼。

        “我要是记得没有错的话,当时爹他还让我务必要让你跟我一起去,对吧?”

        “嗯嗯。”少女轻快地点了点头。

        辰御天不由得微微揉了揉眉心。

        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非要带着玄曦回家不可呢?

        不过这既然是爹娘的命令,辰御天就算是想不通,也只能带着玄曦一同前往国公府。

        二人骑着马刚刚来到国公府的大门口,大老远就看见辰公和画月明带着一帮仆役丫鬟们站在门口等候着,看那样子似乎已经等了挺长的时间了。

        “来了,来了……”

        看着玄曦和辰御天的马缓缓向着国公府大门前进,画月明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开心的笑容。

        “还不快快准备迎接公主殿下。”辰公对着身后的众多仆役丫鬟们吩咐了一句,然后就见腾春带着两个小厮走了出来,一前一后牵住了辰御天和玄曦的马。

        “爹娘。”辰御天翻身下马,笑着对父母道。

        但画月明和辰公的目光,此刻根本就不在他的身上,而是一直停留在跟他一起回来的玄曦的身上。

        “老臣参加公主殿下。”辰公率领众多仆役向着玄曦猛然一拜。

        玄曦也被这样的阵仗吓的有些蒙了,只好下意识地摆了摆手,开口,“辰叔叔免礼,这样实在是太客气了。”

        辰公站起身来,随即吩咐里面,“来人,迎公主进府。”

        话落,四个小丫鬟立刻上前,直接带着尚且还有些蒙圈的玄曦,进了府邸,画月明更是眉开眼笑间,跟着走进了府邸。

        从头至尾,他们似乎都没有发现辰御天的存在。

        辰御天愣愣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向来智珠在握的他,在这一刻彻底茫然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皱着眉头,跟在辰公身后,问,“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阵仗,知道的明白您这是在迎接公主,不知道的还以为玄曦才是您的女儿呢……”

        辰公回头看了儿子一眼,笑眯眯道,“怎么了?吃醋了?”

        “怎么可能?”辰御天连忙摇头。

        “还怎么可能?你可是我的儿子,我还能不了解你。不过这一次你能这么听话的把公主带回来,我就不说你什么。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吧,待会儿可就到了你要表示的时候了。”辰公说完,便跟了上去,留下辰御天一头雾水地站在门口,表示,表示什么?

        想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头绪,辰御天只好苦笑着走进了府邸。

        来到正厅,就见此刻画月明已经拉着玄曦坐在了一起,辰御天看着娘亲的动作和神态,心中暗想,这样就更像是母女了……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他本来想找滕叔问问情况,可是腾春却什么都没有告诉他,只是一个劲的夸他福缘深厚。

        “公主殿下,我这里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突然,拉着玄曦的手叙话的画月明,从旁边的一个丫鬟手中,拿来一个小巧玲珑的玉盒子来。

        玄曦带着一丝好奇,从画月明手中接过了盒子,打开一看,整个人顿时愣了一下。

        就见盒子里放着一个白玉吊坠,通体晶莹剔透,上面更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奇异花纹,看起来精美绝伦。但这,却并不是玄曦为之惊讶的原因。

        她之所以会那么惊讶,是因为她在这吊坠之上,竟然感应到了蒙蒙的内力气息流转其中,更隐隐有着一丝丝的白芒,流转其上。

        如此之物,势必价值连城!!

        “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玄曦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将盒子推开。

        画月明笑盈盈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公主你何必这么客气呢?再说了等你日后过了门,这些东西也还一样都是你的……”

        画月明此话一落,门口的辰御天的心神中立刻掀起了滔天巨浪!!

        “过……过门?”

        他快步来到画月明和辰公面前,看着玄曦,急忙问道:“爹娘,你们说什么过门?谁要过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画月明奇怪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身旁的玄曦,然后投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玄曦见状,看了看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

        辰御天看着他们这样明显的暗示交流,心中更急了,“娘,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画月明看了看玄曦的动作,微微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笑道:“看来你这个当事人还不知道啊……就在前几天,太后和天子已经下旨赐婚,要将玄曦公主许配给你了……”

        轰!!

        画月明话音刚落,辰御天心神中立刻如同一道闪电猛然炸开一般,愣在了原地。

        脑子里,顿时只剩下了两个字。

        赐婚……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74380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