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九 尘埃落定

章四十九 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被这只手的出现而惊呆了。

        就见这只手不慌不忙的抓住了那从天而降,且被冻结的盒子。

        所有的覆天教教众都睁大了眼睛。

        他们死死地看着那只突然出现的手,却是谁也不敢上前。

        他们在等待着那只手被冻结。

        毕竟方才这盒子被冻结的一幕还深深地刻在他们的脑海中。

        对于那剑气的可怕,使得他们对此没有丝毫的怀疑。

        但他们期待的一幕却并没有如约而至。

        就见那只手拿到盒子后,特意在众人面前停顿了一下,然后,一个黑衣倩影顿时出现了。

        她手中拿着那只被冻住了的盒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所有人。

        像是在向所有人宣告,从此刻起,那只盒子已经属于她了。

        可恶!!

        叶弘无比愤怒地看着那从虚空中突然出现的少女。

        但他却没对此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他很了解那个人,也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可能从对方手中再把东西抢回来。

        这个人,就是唐凤玲!!

        盗圣空影内力独特的虚空属性,让她几乎完美的隐藏在了虚空中,在暗中伺机而动的她,等的,就是这一刻!!

        然后,她对着周围所有的覆天教教众,包括武动天三人和雪天寒嫣然一笑后,她身后的虚空蓦然出现了一丝扭曲,随即整个人再度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后方公孙的身旁。

        叶弘神色无比的难看。唐凤玲拥有神鬼莫测的轻功,加之空影内力的虚空属性,盒子一旦落入了她的手中,想要拿回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虚空穿梭这一招,在江湖中,至今……无解。

        看到唐凤玲得手,一旁,与释洞机鏖战的霍元极,神色微微一动,再挥刀间,一道雄浑刀气爆发,于虚空中化作庞大赤红光刃,狠狠斩向释洞机。

        释洞机慌忙防守,但奇怪的是,那道刀气还未斩在他的身上,便是在半途爆裂开来!!

        “轰……”伴随着巨响,狂猛的劲风扑面而来,土石翻飞间,隐隐可见一道人影不慌不忙向后退去,顷刻之间,已经回到了后方。

        此人,正是霍元极。

        战场上,释洞机见此情景,不由气得浑身发抖,周身气劲更是无序地乱窜起来。

        “啊啊……霍元极,你个缩头乌龟,有本事回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啊……”

        “哼哼……小爷我没那闲工夫,况且我与你战斗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有必要陪你们继续玩下去了……”霍元极站在林霏霏身边,戏虐一笑。

        如此神情,更是刺激的释洞机几欲发狂。

        但就在这时,叶弘却是突然开口打断了他,“你们……此话,是何意思?”

        释洞机下意识地看向了叶弘,却发现此刻的叶弘神色居然无比凝重,甚至隐隐还有一丝惊惧之色从眼底缓缓流露,这顿时让他有些奇怪。

        这个家伙,平时一向不都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么,今日这是怎么回事?

        奇怪间,释洞机的脑海中无意中回想起了方才霍元极说出的那句话,当回想到释洞机说到“你们”二子时,他的神色蓦然一变!!

        不对!

        从语气上看,霍元极此话,似乎是在挖苦自己,但为何后面,会说到“你们”?

        难道他话语中指示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全部的覆天教之人?

        释洞机越想越不对劲。

        而且从霍元极说话的语气看,他似乎完全不把在场的覆天教之人放在眼中。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就算他们九龙府众人都是高手,面对这在场比他们多出十数倍的覆天教教众,无论如何,也不该如此轻视。

        除非他们另有底牌。

        而且这张底牌……还是可以轻易将他们这些人战败的存在。

        想到此处,释洞机忽然发现周遭似乎变得更冷了。

        此际明明还是初夏,但此刻给人的感觉,却似乎如同初冬一般,虽不至于寒冷刺骨,却让人感受得到彻骨的森森寒意。

        “变冷了……”

        释洞机眉头微皱间,脑海中灵光一闪,随即神色大变!!

        与此同时,叶弘也变了脸色。

        就在刚才,他们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在江湖中成为传说,但此刻却完全站在他们对立面的人。

        冰王!!

        难道说冰王也来了?

        这很有可能,毕竟之前九龙府这边便已经出现了龙尊与剑圣这两位圣境。

        想到这里,叶弘与释洞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几位不甘心地看了看唐凤玲如同炫耀一般拿在手中的盒子,对着身后的覆天教教众下了撤退的命令。

        “走!”

        话落,他们身后的覆天教教众,纷纷向着四周快速退去,不到片刻时间,便退的干干净净。

        释洞机和叶弘也极为不甘心的离开了……

        看着他们灰溜溜撤退的背影,霍元极脸上再度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跑的还真快……看来冰王和外公他们的影响果然很大……”

        说着,他看了看一旁若无其事的雪天寒,微微一笑。

        后者同样微微笑了笑。

        公孙与凌妙音等人,则是用一种佩服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人。

        这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还真是没话说了。

        方才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霍元极临时想出来的攻心之计,他的目的,就是想要用自己话语中的漏洞,让叶弘、释洞机二人对此产生他们还有更大的底牌的猜测。

        只是,若只有霍元极的一句话,那么这个计策便太容易被人看破。尤其是像叶弘这般城府与心机都非常深沉之人。

        于是,雪天寒那阵让四周空气变冷的内力气息,便成了这个计策的关键所在。

        正是这一股内力,让叶弘与释洞机的判断出现了偏差,让他们真的以为自己这方还有底牌,更让他们由此来联想到了冰王。

        但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一道内力,并非雪天寒主动释放出来的,而是在霍元极的眼色指使之下,才释放出来的。

        没错,就在霍元极说出那句话的同一时间,他向着雪天寒所在的方向使了一个眼色,紧接着,雪天寒便是暗中释放出了冰极内力。

        不得不说,他们两人之间,的确很有默契。

        ……

        ……

        九龙府。

        正在和炎尊无所事事下棋的冰王,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得风寒了?”炎尊打趣道。

        “去,你才得风寒了……以咱们的功力,别说风寒,就算是瘟疫,也没啥大不了的,估计是那帮小的又在念叨我什么了……”冰王挥挥手。

        “哦……”炎尊点头,随后拿起一个棋子,然后微微一愣。

        “老鬼……不对啊,我这里‘马’去哪里了?”他指了指棋盘上一个空缺的位置,方才这里,明明还有自己的一匹马来着。

        “哪有……你一定是记错了……”冰王道。

        “是么?”炎尊微微眯起了双眼,看着冰王。

        冰王道:“肯定是了,你肯定是老糊涂记错了……”说完还不忘催促他,“快点下……你不下我就要下了……”

        “慢……”炎尊不慌不忙地拿起了另一颗“車”字棋,放在了处于两个“士”中间的“帅”字对面,“将军!”

        冰王的一下子拉了下来,直接站起身来,但就在此刻,一颗棋子忽然从他的袖子里掉了出来。

        然后……九龙府里便是传来了一阵震得房子都快塌了的怒吼。

        “冰老鬼……”

        九龙阁中,正在整理卷宗的陈璟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两位……又开始了……

        ……

        ……

        眼看着覆天教之人灰溜溜的退走,一旁观战的武乘天,又一次动了逃走的心思。

        他趁着九龙府众人的注意力还都在覆天教的身上时,拉起身旁的武夫人便施展起了自己的轻功,然后向着某一处山崖夺路而逃。

        很快,他就将九龙府众人甩在了后面。

        但就在他以为已经安全了的时候,前方,却是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阻拦住了他的去路。

        “何方小辈,居然也敢拦我的去路……”武乘天语中带着杀气,右手指尖屈指一弹,一道劲气便是带着破风声凶猛传来。

        前方的人影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

        “哼……在我的摧心劲气之下还敢如此大意,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武乘天心中暗喜。

        但就在此时,前方的人影忽然动了。

        就见他微微抬起自己的右手,直接向着虚空猛然一抓,那道摧心劲气,便是突兀的在虚空中自爆开来。

        看起来就像是被前方之人一把捏爆一样。

        武乘天神色微微有些凝重,脚下速度不解,手中猛然闪现出一把精钢长剑,剑锋如同一道流光,直接向着眼前拦路的人影平直的削去。

        “叮……”清脆的金铁之声猛然响起,长剑并没有如武乘天所预想的一般砍中眼前的拦路人影,而是与一柄漆黑无比的长剑,碰撞在一处。

        短暂的短兵相接,让武乘天看清了来者的脸。

        这是一张并不算是太过英俊的面容,从面相上看,眼前之人的年纪绝对不超过三十岁,但他体内的内力却是无比的雄浑,完全不像是他这个年纪能够拥有的。

        在看到这张脸的刹那,武乘天顿时大吃一惊!!

        眼前这张脸,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多年前就应该已经死亡的人。

        武乘天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暴退,手中长剑在空气中掀起阵阵刺耳的声音,在与眼前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他停下了后退的身形,眼神无比的凝重。

        他知道,自己碰上了强敌。

        一个必须出尽全力才能战胜的强敌!!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内力,来发动自己的至强一招,

        无匹的内力在虚空中化作了一只无比狰狞的巨兽虚影,随着武乘天长剑隔空对着眼前之人的一指,巨兽猛然间动了,直接向着前方的人影践踏而去,

        面对如此具有威势的一招,眼前的人依旧不为所动,巨兽虚影在瞳孔中急速地放大,就在它达到最大的那一刹那,巨兽虚影,整个洞穿了他的身体。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不为所动。

        武乘天的脸上露出了嘲讽般的笑容,然后他拉起了因这一幕而无比震惊的武夫人,准备继续向前。

        他甚至都没有在看眼前那人一眼。

        因为他自己很清楚,自己那一招,与摧心内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那一招的威能并不强,但凡是中了这一招的人,至今还没有一人能够生还。

        因为这一招,也是由内而外爆发的。

        武者的外体或许由于有着护体罡气的存在,并没有那么脆弱,但是他们的体内,相比于体外,却要脆弱得多,也致命的。

        对于一个人的外体造成重创,或许并不会让这人直接死掉。但若对于一个人的内脏造成重创,那么这个人,便基本不可能活下来了。

        而武乘天那一招,却刚好可以对这人体最脆弱也最致命的地方,造成重创!

        所以中了他这一招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眼前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武乘天没有再去理会那拦路之人,拉起武夫人的手便准备再度逃跑,但就在这一刻,前方那道被巨兽虚影穿过的身影,忽然动了。

        他动的很快,几乎是在刹那间,便来到了武乘天面前。

        武乘天吓了一跳,他还从未见过在自己这一招之下依旧生还之人,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知道你的招数为什么会没有用么?”来人在提起拳头的刹那,向武乘天传音。

        “因为我有两股内力,一股主外,一股主内。”话音传出的刹那,硕大的拳头已经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落在了武乘天呆滞的脸上。

        在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听到那人这样说,“我的护体罡气也是同样,一道主外,一道……护内……”

        ……

        ……

        峰顶上,经过了长时间的休息后,玄曦终于恢复了全部的体力。

        “全恢复了?”辰御天微笑地看着她。

        “嗯嗯……这一战我的领悟颇多,若是能够完全吸收,或许实力还能更进一步……”玄曦语气中带着一股兴奋之意,随即看向了辰御天,“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辰御天哈哈一笑,“大获全胜……而且还有意外的收获。”

        “是么?”玄曦惊喜道,目中露出一抹迫不及待的神色,站起身来,对着辰御天招手,“走,我们赶紧下去看看,看看到底是什么意外收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74143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