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六 争夺

章四十六 争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众人纷纷一愣!!

        哐当!

        沉闷的声音随之响起,那铁匣子掉落在了地上,所有人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也就是在此时,一旁的叶弘神色大变,甚至都顾不上去理会刚刚偷袭过释洞机的天影,一个箭步猛然向后而去!!

        对面,公孙见状,双目微微一眯。

        他虽然无法确定那铁匣子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从叶弘的反应也能够看出一二,那里面的东西,对于覆天教而言,必然十分重要。否则叶弘也不必如此。

        想到这里,他不由对回头看向自己的雪天寒使了一个眼色。

        雪天寒会意似的点点头,然后看向了身旁的唐凤玲!

        唐凤玲淡淡一笑,随即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此时,遭遇偷袭的释洞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就在距离那铁匣子掉落不远处的地方。

        发现铁匣子遗失的他,也顾不得许多,连忙从地上爬起,要将铁匣子拿回来。

        但就在他一只手伸向那铁匣子的时候,却见一道赤红刀光猛然斩击而来!

        来不及多想,释洞机连忙向后一闪,躲开了刀光的袭击。

        但他也随之,失去了拿回匣子的最佳时机。

        “想要拿回东西,先问问我的刀答不答应!!”霍元极哈哈一笑,手持赤红战斗直接杀向释洞机,释洞机心念电转之下,不退反进,手中晶芒一闪,锋芒乍现!!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见此情景,叶弘目光不由偏转向了一旁浑身持剑杀向自己的雪天寒,顿时目中一抹决绝之芒一闪而过,“能帮圣教夺回此物者,赏三枚虚空钮!”

        话落,他猛然一掌拍在地面上。

        “轰……”顿时,大地震动不已,尘土飞扬间,那铁匣子竟也随之飞起。眼见雪天寒攻来,叶弘不敢怠慢,轻飘飘一掌,内力吞吐之间,直接把那匣子吹向了周遭那些覆天教教众。

        也就此时,一抹极致的冷意,蓦然袭来!

        寒冷剑意席卷虚空,卷动虚空中的虚无之力,竟是将那匣子蓦然卷中,停留在虚空中。

        这一幕显然超出了叶弘的预料,他的双目在这一刹那间,掠过一抹极为隐晦的诧异之色,但他也非常人,就在下一刻,已然想好了应对之法。

        “凭此也想夺我圣教之物,可笑!!”

        说话间,他周身的气势忽然一变,整个人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神情肃穆间,伸出一根手指,向着那匣子隔空一指。

        一指落下,原本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匣子,竟然有着丝丝浩茫绽放而开,炽盛而神圣,仿佛一轮小太阳一般,散发着炽热的能量波动,给人一种危险之感。

        “这是……禁制?这个盒子上面,居然被下了禁制?”

        林霏霏望着那虚空中宛若另一颗太阳的匣子,神色变了变,凭她传承封龙族先祖的记忆,竟然一时间也无法看穿这禁制的底细。覆天教竟然有如此厉害禁制大师?

        “既然是禁制,你应该能够解除吧?”凌妙音看她。

        林霏霏摇头,“不,这个禁制我在老祖宗的记忆中没有找到相关记载,想要解除的话,有些困难……”

        凌妙音与公孙大吃一惊,“连你都说有困难,那岂不是?”

        林霏霏再度摇了摇头,“也不能这么说,虽然我看不穿这个禁制的底细,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一道封禁禁制,用来防止匣子被打开。而且看此情况,这道禁制应该还带有一定的灼烧之力,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段,我们恐怕真的很难将此物夺过来。”

        凌妙音微微叹了口气。

        随后她莲足一点地面,整个人顿时向着雪天寒与叶弘的战圈而去。

        见状,公孙也是微微叹了口气。

        眼下……似乎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希望能够成功吧……

        ……

        ……

        “你为什么不阻止她?”

        听到玄武的这个问题,辰御天顿时笑了起来,他看着对面极为自信的玄武,双目精芒一闪,反问,“为什么要阻止?”

        玄武笑道:“你这个问题问的有意思,以你的能力,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柳三娘的行为都是我默许的。而我的目的,就是要激怒玄曦,这一点,我想你应该也心知肚明。”

        辰御天点头。

        “所以……你为何不阻止玄曦?而要坐视她上钩?”玄武饶有兴趣问道。

        辰御天微微一笑,“因为没必要。”

        “哦?”

        辰御天目光一闪,看着玄武,“你利用柳三娘刺激玄曦,无非想要让那妮子成为突破口,来刺探我们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因为你怎么都想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在山下,而是会出现在这里,对么?”

        玄武淡淡一笑,没有丝毫掩饰地点点头。

        “其实很简单,从一开始接到你们送来的信件,我就已经猜到了是你们所为,也猜到了你们一定也会将同样的消息告诉覆天教。所以今天,我们才会出现在这里。”

        辰御天微微笑了笑。

        玄武道:“原来如此,因为如果寄信人是覆天教,以他们对于最后一幅残图的势在必得之心,势必不可能将武乘天的行踪告知你们,因为那对他们而言毫无意义。”

        辰御天摇头,“不。你只说对了一半,覆天教这么做的确是毫无意义,但却并非没有可能。”

        “哦?”

        “还记得悦来老店发生的盗窃案么?如果我所猜不错,那应该就是覆天教做下的。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时从何处得知武乘天将最后一幅残图藏在了悦来老店的画中,但经过此事之后,他们应该已经知道那最后一幅残图已经落在了我们九龙府手中,所以为了拿到那最后一幅残图,他们这么做也是可能的。不过……”

        “不过他们这么做,根本无法保证你们会将残图带在身上,而九龙府中,又有四圣坐镇,即便对方使得是调虎离山之计,也不可能成功潜入将残图盗取出来……”

        “不错,所以这也是毫无意义的。”辰御天点点头,目中蓦然闪过一抹凌厉之芒,“而既然不可能是覆天教,那么就只可能是与此事有关额第三方势力,也就是你们,刀锋组织!”

        “那你又是如何知道我们在此处的?”玄武又问。

        “这自然是我师父的功劳了。”辰御天淡淡一笑。

        玄武微微点了点头,他虽然已经使用了敛息之术隐藏自己的位置,但这样的手段,显然还瞒不过龙尊这样的圣境强者。

        “你的计划,应该是想利用武乘天这个矛盾点让我们双方争斗,而你们则在暗中坐山观虎斗,但你显然错估计了我们双方的情况,以至于此刻接连发生超出你计划之外的情况。”

        说着,辰御天指了指山下正在发生的争夺战。

        玄武同样看了看山下的战况,皱眉,但片刻后,他却突然又笑了起来。

        “虽然你说的很对,不过你怎么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又不是我计划中的呢?”

        辰御天微微一愣。

        但玄武却不再看他了,而是将目光转向了一旁正处于白热化的战斗,属于玄曦与柳三娘的战斗。

        辰御天还在琢磨着他方才的那句话,却忽然听到玄武说,“我必须承认,这一次的博弈,是我输了。虽然结果依旧相同,但居然能够被你一眼发现计划的根由,是我败了。但这一场失败,却不代表我们还会失败。”

        听了他的话,辰御天下意识抬头看向那处战圈。

        战圈中的战斗正处于高潮,玄曦与柳三娘周身的内力气息急速攀升,剑与剑在虚空中碰触,迸发出一连串的火花。

        “叮叮……”清脆的金铁之声不断响起,柳三娘剑上再运三分元力,撩扫刺劈间,向着玄曦步步逼杀而去!!

        玄曦显然没有预料到对方的剑势竟然会突然暴涨起来,在这如同暴风疾雨一般的狂猛攻势之下,顿落下风!

        步步逼杀!!

        步步后退!!

        但即便面临如此颓势,玄曦的俏脸上,却也依旧不见半分慌张。

        见状,辰御天微微一笑,看玄武,“如果你觉得此战我们会输的话,那我必须要遗憾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哦?”

        玄武微微一挑眉,却见眼前的战斗局势,陌生变故!!

        只见原本处于下风中的玄曦,倒退的步伐猛然一停,美目一闪之间,身形骤然消失在了柳三娘面前。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74034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