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二 一封信,三方人

章四十二 一封信,三方人

        京畿府内一片寂静,所有人几乎都沉浸在了辰御天方才所说的那一番话语中。

        的确,从这方面来判断,武乘天遇害现场发现的那具尸体,的确应该就是岳凌霄的。

        也就是说,他们所认为的凶手岳凌霄,从一开始,便不存在。

        反倒是他们所认为的死者武乘天,并没有身死,很可能正躲在某处,看他们的笑话。

        “等等……”

        公孙显得很困惑。

        “我刚刚想到,如果凶手是武乘天,那么孟星云房间那幅画中的残图应该也是他藏到那里的吧?可他又是怎么知道孟星云也住在那里的?”

        “如果只是和岳凌霄有过接触的话,他应该不太可能知道孟星云也在那里吧!”

        凌妙音也是微微皱了皱眉。

        “如此说来,他不止和岳凌霄有过接触,还与孟星云见过面?”

        白凡摸了摸下巴,目中蓦然一道精芒闪过。

        “莫非……孟星云也是被他杀死的?”

        “很有可能,毕竟孟星云也是要他手中的残图,再加上那家伙真的如辰兄分析一般选择了杀人夺宝的话,他势必会在武家庄园附近埋伏起来,这样与武乘天撞见的机会就会很大。”

        霍元极微微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武乘天先是杀害了前来向他索要残图的岳凌霄,并易容成对方的样子离开了现场,此后又在距离武家庄园不远处的地方遇到了同样想要拿到残图的孟星云,将其杀害之后移尸他处。”

        唐凤玲总结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不错,这个推测合情合理。”

        就在此时,刑恩铭忽然眼睛一亮。

        “原来如此……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何孟星云案与之后的第三起案子相差足足有半个多月?”

        “这个问题,我想原因应该与我们相同。”

        “嗯?”刑恩铭微微一愣!

        其他人也是愣了一下。

        雪天寒目中陡然精芒暴涨,公孙在略微沉思了片刻后,也是露出恍然之色。

        “大人的意思是……之所以这两件案子之间出现了半个月的空档,是因为九蛇会其他蛇首以及覆天教人马与我们一样,都在赶路?”

        “不错,覆天教既然派遣了岳凌霄二人进入京城索取残图,那么其他人势必并不在京城之中,但是孟星云案发后,他们在京城的人手全灭,为了夺回残图,他们势必要加派人手前往京城,而这些人来京城势必需要时间,这也是为何第二与第三起案子中为何会出现半个月空档的原因了。”

        “原来如此,这样的确说得通。”

        辰公微微点了点头,欣慰地看着儿子。

        刑恩铭也是恍然似的点点头。

        这时,周林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

        “大人,门外有人送来了一封信。”

        他将手中的信封交给了刑恩铭。

        刑恩铭打开了看了一眼,神色突变。

        然后他把信交给了辰公,辰公看了一眼后,示意他把信交给辰御天。

        辰御天打开信看了一眼,眉头微皱,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不合时宜的微笑。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一步了啊……”

        厅内众人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不知其此言究竟何意。

        刑恩铭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看向辰御天。

        “那我们该如何应付?”

        “对方既然已经向我们发出了邀请,那我们自然不能失礼,将计就计即可……不过我想,既然他们邀请了我们,应该也不会错过另外一方吧?”

        “另外一方?”

        刑恩铭愣了愣,然后才意识到他说的应该是九蛇会背后的势力。

        其他人好奇地看着他们对话。

        辰御天看着众人笑了笑,而后将那封信传给了众人。

        众人传看后,终于明白了方才二人的对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只见信上面只有一句话:

        “武乘天在此处。”

        下面,则是一副草草而画的粗略地图,隐约可以看出那地图标示的位置是一处荒山。

        “这字迹,还有这地图……”

        凌霄武看着信件上面的地图,一抹似曾相识之感涌上心头。

        下一刻,一抹精芒猛然在其目中一闪而过!

        “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三番两次指点我去案发现场的信件么?这上面的笔迹与那个一模一样啊!”

        听到这话,九龙府众人顿时吃了一惊!

        唯有辰御天笑了笑,看着手中留下的信封,目光刹那间变得凌厉起来。

        “刀锋组织么?既然如此,就让我看看这场三方博弈,究竟是你这个操盘手获利,还是我们中的一方反客为主呢?”

        ……

        ……

        与此同时。

        在一处奢华之地,释洞机双手捏着手中饱饱的信纸,眉头轻微皱起。

        “在这种时候主动发信告诉我们武乘天的下落,可见对方不怀好意。”

        “是啊……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圈套。”

        一个沉稳的声音缓缓传来。

        释洞机的眉头随即皱的更加更加厉害了。

        “嘎吱……”

        客栈的门蓦然推开,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释洞机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

        “你来做什么?这次的行动,我可不记得有你参与?”

        “是啊……这次的行动,我的确没有参与,不过我此番来此,也并不是为了你所参与的行动而来,只不过,却极为巧合地与你的行动目的,发生了一些交集。”

        推门进入的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抬起了头。

        他的面容,也随着他抬起的头,展现在了释洞机面前。

        这是一张令他非常讨厌的脸。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释洞机冷笑起来。

        来人露出标志性的微笑,淡淡道,“我并不在乎你相不相信,不过我来此奉了八祖大人的命令,专程来协助你完成四祖大人的封命的。”

        “哦?是么?”

        “信不信由你?总之,这次的行动,我想你应该明白其重要性吧!”

        来人再度一笑。

        释洞机脸色阴沉下来。

        他望着面前这张厌恶至极的笑脸,强行压下了心头的不悦,道:“放心,我知道轻重的……。”

        “如此,再好不过。”

        来人的笑容陡然间灿烂起来。

        ……

        ……

        寂静简陋的客房内,武乘天神色无比阴沉。

        此处,是他临时藏匿的住所。

        虽然依旧位于京城玄都,但地段无比偏僻,且掌柜的不喜欢外出,是以还不知道他便是官府通缉已久的杀人要犯。

        当然,这其中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在客栈内,从来都以“武乘天”的真面目示人的关系。

        以至于客栈内几乎没有人,会将他与那杀人要犯岳凌霄联系起来。

        但那白衣人显然不同。

        他不但知道自己的身份,更是得知覆天教的存在,而且还拿着自己的夫人做要挟。

        而且显然,他的目的,应该也是和覆天教一般,是为了自己手中的残图。

        武乘天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望着手中的信纸,身子颤抖间,一只手的骨节都几乎握得发白!!

        纸上,画着一张粗略的地图。

        虽然线条简单,但依旧可以看到那显示的,是一座山峦。

        山峦中,隐约可见一个标记。

        标记旁边,写着几个小字。

        “你夫人此刻就在此处,若想救她,就来吧!”

        望着那几个小字,武乘天神色更加阴沉,猛然一伸手,那一张白纸,瞬间被其抓在手中。

        下一刻,那张纸在其手中,顿时化作了一摊粉末……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8936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