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八 谁生谁死?

章三十八 谁生谁死?

        望着眼前岳凌霄那表情略带惊恐的人头,辰御天与所有人心中都是同时感到了一阵错愕,

        眼前的这颗人头,属于他们锁定了许久的凶手,也是他们所有人心中都坚定认为的,绝不可能被砍下的头颅。

        但现在却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所有人对于眼前发生之事都有些难以接受!

        但即便如此,这依旧是事实!

        那个官府通缉抓捕的杀人凶犯岳凌霄,已经死了,而他的首级,则被某个人,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送到了九龙府的手中。

        “唉……没想到我们还没有找到武乘天的头颅,他的头颅倒是先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良久,霍元极叹了口气。

        “说的也是。”众人中有人微微点了点头,辰御天抬头看了一眼,看到是霍元极。

        只见后者微微苦笑了一下,问道:“只是现在此案连凶手都已经死了,这个案子我们还怎么调查下去呢?”

        闻言,在在场众人一阵沉默。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了辰御天。

        辰御天摸着下巴沉吟了片刻,随即看了看天影,“案子自然还要继续下去,不过我需要好好思索一下这个案子的始末,另外这边的情况也需要尽快告诉邢叔叔他们和凌兄他们,此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天影点了点头,“交给我就是了。”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对着众人微微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可以散了。

        于是众人陆续离开了大厅,唯有公孙和玄曦依旧待在里面,望着辰御天。

        辰御天看着二人笑了笑,“你们也可以先去休息了,我在这里等一等凤玲,看看她那边有没有抓住那个人。”

        “那我和你一起等!”玄曦很是坚决地站在了他的旁边,道。

        公孙则是微微点了点头,将岳凌霄的人头带走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辰御天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转身回到了正厅,将方才便吩咐人准备好的无头案所有卷宗一一打开,从头开始回想着整个案子。

        见状,玄曦也拿起了一卷,与他一同从头排查。

        整件案子最开始的事件,便是第一个死者武乘天死亡一事,正是从他的死亡开始,无头尸体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而且全部都是昔年九蛇会九大蛇首之流。

        之所以锁定岳凌霄微整个案件的真凶,是因为武乘天死前所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便是他。

        而且,据武家庄园的仆役亲口所讲,他们还听到了武乘天与岳凌霄的在房间里争吵的声音,此后岳凌霄更是气急败坏的走了出来。

        根据推断的死亡时间,京畿府认定他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杀害了武乘天而后假装与其争吵气急败坏,顺利逃离了现场。

        由此,他的杀人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这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些……毕竟,都只是推断。

        而推断……便不可能是事实!

        哪怕是根据当时发生的情况所做出的最合理的推断,但只要还是推断,那么就不可能成为事实。

        而再精确的推断,都与事实有着偏差性!

        想到这里,辰御天微微皱起了眉头。

        如果这个推断与事实出现了偏差的话,那么这个偏差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呢?

        便在此时,前去追击那神秘来访者的唐凤玲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看到她如此脸色,辰御天自然明白了一切。

        “没有追到么?”玄曦略微讶异地看了唐凤玲一眼。

        毕竟,若论轻功,九龙府中最厉害的便是唐凤玲了,她的空影内力不但可以增幅轻功,更是具备虚空属性,能够进行短暂的虚空穿梭。尤其是当其功力增长到了罡气离体巅峰层次后,普天之下,能够躲过她追踪者,除了更加强大的圣者之外,就连罡气圆满层次之人,都不可能做到。

        也因此,当玄曦得知结果之后,才会更加惊讶!

        “他和狡猾,也很聪明,或许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在冰王前辈他们面前也能够顺利脱身吧,他并没有直接使用轻功逃走,而是直接利用虚空钮一类的逃遁法器,直接穿梭虚空离开。”唐凤玲颇感无奈道。

        玄曦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就难怪了。”

        “哼!如果他没有法器,我早就将他捉拿归案了。”唐凤玲愤愤道,随即看了看辰御天,问道。

        “对了,那个家伙送了什么东西给你?刚刚我走得有些急,没有看清楚。”

        闻言,辰御天微微将目光从书上移开,看了看她,问道:“你确定你想要知道?”

        “当然!”唐凤玲点了点头。

        辰御天没有直说,而是指了指外面,对她道:“东西已经被公孙带走了,你要想看就去吧。”

        听到这话,唐凤玲的神色罕见地凝滞了一下。

        “呃……这样的话还是算了吧……能够被公孙带走的,不是无头尸体就是冷冰冰的人头,这些东西最近都见多了,我还是先去看看别的吧……”

        说完,她讪讪一笑,朝着玄曦微微眨了眨眼睛后,离开了。

        辰御天被她的样子逗笑了,但笑意还没有完全在他的脸上绽放开来,一道灵光便是猛然在其脑中一闪而过!

        “等等……她刚刚,说了什么?”

        辰御天猛然抓住了玄曦的衣袖,问道!

        玄曦微微吃了一惊,旋即回答道:“她说她先不去公孙那儿了,要先下去休息休息。”

        “不,不是这句。”辰御天摇摇头。

        玄曦好奇道:“那是哪一句?”

        “是那句无头尸体和什么来着?”辰御天想了想,说道。

        “冷冰冰的人头!”

        “对,就是这句!冷冰冰……冷冰冰……”

        辰御天猛然一拍大腿,口中喃喃,目中的沉吟之色越发浓重,片刻后,一抹恍然之色突然浮现而出。

        “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啊……”

        见状,玄曦立刻好奇问道:“什么什么?你明白了什么?”

        “我终于明白到底是哪里奇怪了。”辰御天道。

        玄曦更加疑惑了,“奇怪,你之前有说过觉得哪里奇怪么?我怎么不记得?”

        辰御天笑道:“方才接到岳凌霄人头的第一时间,我就感觉到有一丝奇怪,只不过后来乍然看到岳凌霄的脸,震惊之间,竟是忽略了这一点,知道刚才唐凤玲那句话,才我又想起了此事。”

        玄曦点了点头,道:“嗯嗯……所以呢?你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啊?”

        “温度!”辰御天脸上洋溢出一抹无比自信地笑容,开口道。

        “温度?”

        “是啊,我直到刚才才想明白,在我接到岳凌霄人头的那一刻,它的温度很是奇怪。”辰御天点了点头。

        玄曦脸上的疑惑之色却是越累越浓,问道:“怎么个奇怪法?”

        “那颗人头的几乎没有温度,冷冰冰的。”辰御天回答。

        此言一出,玄曦目光顿时一变,随即无奈地看了辰御天一眼,道:“死人的人头当然是冷冰冰的了……难道还能像活人那样热乎着不成?”

        辰御天摇了摇头,“不是这个意思……这么跟你说好了,人死之后尸体虽然会变得冷冰冰的,但这是有个过程的,并不会一下子变得冰冷,而且即便尸体变冷,也与我在岳凌霄人头上感受到的温度不一样,他那颗人头的温度,简直就不像是从尸身上刚刚割下来一般,倒像是……被冰冻了许久刚刚解冻一般。”

        “哦?你的意思是……”闻言,玄曦目光微微一闪。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现在还不好说,走,我们这就去找公孙让他帮忙验证一下,如果结果与我所预料的一样,那么这个案子的真相……恐怕就要来一次真正的大反转了。”

        言罢,他直接拉着玄曦离开了正厅……

        ……

        ……

        来到验尸房,公孙果然不出所料的正在检验那颗人头。

        看到二人来临,公孙立刻从人头旁边走了过来,笑道:“大人,公主殿下,你们来的正好,我这里刚好有些新发现。”

        闻言,辰御天也笑了。

        “这倒是巧了,我这里也刚好发现了一条新线索,不过就是不知道,我们发现的是否是同一条线索了。”

        公孙微微一笑,“若真有如此之巧,那只能说明学生与大人之间默契非常了。”

        辰御天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没想到就连公孙先生都会开玩笑了……不过,还是先说说先生发现了什么吧……”

        闻言,公孙微微一正色,道:“大人,学生发现这人头似乎有被人为炮制过的痕迹。”

        “哦?”辰御天眉头微微一挑,“可是被人为冰冻过的痕迹?”

        公孙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看了看辰御天与玄曦,笑了,“看来大人的发现果然与学生一样……那不知大人对此有何看法?”

        闻言,辰御天顿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这正是本官来此找你的原因,你现在需要帮我做两件事。”

        “哦?何事?”

        “第一件事,看看武乘天那具无头尸体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其二,想办法从这人头与那尸体中提取出一滴鲜血来……”

        辰御天说出了那两件事。

        第一件事方出口时,公孙的面色还依旧如常。

        虽然他不太清楚辰御天为何要再度检验那无头尸体的死因,但至少这是一间对于他而言极为简单的事情。

        可当辰御天第二件事出口之时,他的面色顿时变了。

        不光是他,就是站在一旁的玄曦,都是不由自主变了脸色。

        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难了。

        毕竟人死之后,体内生机全无,血液凝结,想要从中提取出鲜血来,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即便是公孙在风雪山庄已经做过一次类似的事情,

        公孙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下,随即神色猛然一变:“难道说……你怀疑……”

        辰御天微微笑了笑道:“不错,我就是这样的想的,所以才需要你去做这两件事情。怎么样?”

        公孙再度沉吟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问题不大,不过你们可能要多等一会儿了。”

        辰御天笑道:“这个不是问题,我们这就外面的凉亭等待,等你将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再来通知我们就好。”

        说罢,他直接带着玄曦离开了。

        走出验尸房,玄曦方才略带着一丝试探地问道:“你是不是怀疑……死的那个人并不是武乘天?”

        辰御天微微吃了一惊,随即用一种陌生的眼光打量了一遍少女,笑道:“你居然猜到了?”

        玄曦微微无语道:“你们都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我要是还猜不到,不久真的成了笨蛋了么?”

        辰御天心想你本来不就是么?

        玄曦微微瞥了他一眼,神色骤然一变,“你这是什么眼神?”

        辰御天微微一愣,旋即连忙露出一抹笑容,“没什么,没什么,我们还是去凉亭那里等着公孙的结果吧。”

        说完直接拉着她走向远处的凉亭。

        看着他如此热情的样子,玄曦微微皱了皱眉。

        二人在凉亭内待了大概半个时辰,公孙将他们重新唤回了验尸房。

        一进门,公孙便告诉辰御天,武乘天的那具无头尸体的死因的确如卷宗记载一般,是因一剑枭首失血过多而死,

        “这么说他的确是死于过失杀人了?”辰御天皱了皱眉。

        他原本以为武乘天也是死于摧心剑气之下,只不过由于当时的仵作不懂武功,所以检查不出来,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也并不是这样。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明什么,

        一切还是要看自己吩咐公孙所做的第二件事情。

        只见公孙从怀中取出了两个小瓶,辰御天打开看了看,发现其中各有一滴鲜血,想来这应该就是从头颅与尸体内提取出的鲜血了。

        然后,公孙又从外面端了一盆清水进来。

        看到这些东西,玄曦顿时明白了他们准备做什么了。

        只见公孙与辰御天相互对视了一眼,后者微微点了点头之后,前者便是直接打开了那两个小瓶的瓶塞,对着清水盆倾倒下来。

        两滴鲜血,顿时落入清水之中...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6690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