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七 不了了之?(下)

章三十七 不了了之?(下)

        这是一个老者的人头,从面容上面看去,约莫五十岁上下,双眼微微凹陷,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

        白凡瞬间明白了道童捧着盒子之时为何会露出那么惊恐的表情,原来是因为这盒子中装着一颗人头。

        “观主,这是……”

        谢定天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诸位也都看到了……贫道正是因为此物,才能够断定诸位大人近日一定会来本观。”

        “原来如此……”众人皆是点头。

        “可这人头您又是哪来的?”武动天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众人皆是附和地点了点头。

        谢定天道:“此事贫道也觉得有些奇怪,我五龙观虽说不是完全与世无争,但也几乎从来不掺和武林之事,照理说应该不会招惹到江湖中的朋友,但今日午后一觉起来,观里的小道童们便是在门口发现了此木盒。”

        “您说这木盒是在门口发现的?”

        霍元极的目光微微一闪。

        “是的。不过这木盒是一念拿来的,具体的情况你们可以去问他。”谢定天指了指身边的小道童。

        众人的目光顿时随着他的指向看向了小道童。

        小道童见到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都是看向了自己这边,心中不由自主有些紧张了起来。

        见状,霍元极微微笑了笑,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道:“小师父,能不能告诉我们当时的详细情况?”

        小道童怯生生地点了点头,一张小脸因为太过紧张而涨得通红,只见他看着白凡,微微点了点头。

        “当时观主还在午睡,我因为睡不着,所以先去做杂役的功课,可就在我到了院子里准备扫地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声响……”

        小道童的声音略有些小声。

        “听到声音后,我觉得有些奇怪,便打开门看了看,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地上也只有那个盒子……”

        “我觉得这个盒子有些奇怪,然后就打开看了看,谁知道刚刚打开盒子……”

        小道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目中满是惊恐之色。

        “……就看见了里面放着一颗人头!”

        “我当时就吓坏了,连忙带着木盒去找观主。”

        闻言,九龙府众人相互之间暗自对视了一眼。

        然后,霍元极再度看向了小道童。

        “之后呢?”

        “之后……”小道童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身旁的观主。

        谢定天笑了笑,道:“之后的事情就由我来说吧……一念带着木盒找到了我,在我看到木盒里面的人头后,我立刻想起了最近在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无头案,本欲打算差人送到贵府之中,但在我亲自卜过一卦之后,算出诸位今日便会来拜访,便叫一念在门口候着……”

        “之后的事情诸位也都知道了……”谢定天笑了笑,看着白凡以及其身后众人。

        霍元极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手中的盒子,那颗人头静静地躺在盒子里,在屋外渐渐暗淡的黄昏之芒照耀下,泛出淡淡的金色颗粒。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从这颗人头的面貌年纪来看,倒是很符合今日在江边发现的那两具无头尸体。

        但是,凶手可能将他的人头放在五龙观的门口么?

        且不说五龙观在武林中的背景,就是单单它与此案完全没有联系,凶手就应该不可能将它牵连进来。

        更不用说,还给他们发了报信血书。

        既然这一切都不可能是凶手岳凌霄所做,那又会是谁呢?

        覆天教么?

        如果真的是他们,那么他们又为何要这么做?

        “为了将岳凌霄逼出来么?”

        霍元极喃喃自语。

        “可是,他们这样又怎么就能够将岳凌霄逼出来,如果他反而因此藏了起来,那不就得不偿失了么?”

        “还是说……他们的目的远不在此?”

        他的目光越发深邃,一抹深深地沉吟之色洋溢在双目之中。

        片刻后,恢复如初。

        而后,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身边的其他人,众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之后,霍元极又开口道:“观主,事情的大致情况我们都了解了……此物我们就先带回去了,若有最新的消息,我等必然通知观主。”

        谢定天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一念,帮我送送诸位大人。”

        小道童微微点了点头,但却听霍元极微微摆了摆手,笑道:“不必了,我等这就告辞,请。”

        说罢,他直接带着众人离开了五龙观的大殿。

        走出五龙观后,众人直奔九龙府的方向而去。

        ……

        ……

        与此同时,九龙府内。

        雪天寒与凌妙音带着一个白色的包袱走了进来。

        他们刚刚走进大殿,便看到辰御天与玄曦二人正坐在大殿之中,淡淡的望着他们。

        “回来了?”辰御天淡淡的看了雪天寒一眼,笑了。

        雪天寒也笑了,看了看四周,随即道:“看来你们扑了个空,什么都没有发现。”

        辰御天也点了点头,笑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竟然会差到这种地步,竟然扑了个空……只好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了。”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白色的包袱之上。

        “看样子你果然有所收获。”

        “是啊……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收获,我宁愿没有。”雪天寒淡淡的道,随即从凌妙音的手中接过了那个包袱。

        看到这般动作,辰御天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能让你这样,看来这次的收获的确不小。”

        雪天寒却没有在理会他,而是解开了包袱上的扣子,将外面的包袱皮完全打了开来。而在包袱打开的一刹那,里面的东西顿时现出了真面目。

        辰御天与玄曦的目光刹那间便是猛然一闪!

        随着身子微微一颤的同时,二人的瞳孔也是不由自主收缩了一下!

        “果然是丰盛的收获!”

        辰御天望着那人头,微微感叹了一句。

        玄曦则是微微皱了皱眉,没想到血书中所写的“想要寻找之物”,指的便是那些死者被带走的头颅。

        这的确是他们渴望寻找之物!

        但传信的人又是怎么知道凶手将人头藏在了何处?

        还是说,这些人头本就是他自己所藏。

        但若是如此,他又为何要将这些辛辛苦苦从死者身上带走的人头还回来,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玄曦微微眯起了眼睛。

        随着与辰御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如今思考问题也是比以往进步了不少。

        但即便如此,眼下的问题她也依旧有些想不通。

        雪天寒看了看那人头,微微皱了皱眉,辰御天心知他的先天洁癖又犯了,也不勉强,对他道:“雪兄,你若真的受不了的话,就先到外面偏厅里休息一下吧。”

        “也好。”雪天寒点了点头。

        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

        虽说一路上这人头都是由凌妙音一个女子带着的,但即便如此,他仍旧是感觉到一阵不自在,只要看到那白色的包裹,一想到里面有一颗满是鲜血的恶心人头,他就不禁全身起鸡皮疙瘩。

        实在是无法忍受啊!

        雪天寒离开后,辰御天让凌妙音详细讲述了一下发现这颗人头的全过程,当他听到这人头当时是摆放在一个干净的木盘之上时,目光猛然闪烁了一下!

        “你说人头被放置在一个干净的木盘子里?”

        凌妙音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是的。”

        “这就奇怪了啊?”辰御天微微皱起了眉头。

        一旁,玄曦也是跟着蹙了蹙眉头。

        的确有些奇怪,那破庙中多少年头没有人烟,应该早已堆满了灰尘才对。且按照凌妙音的说法,那破庙中的确到处都堆满了灰尘,雪天寒甚至还因此差点就直接掉头离开了。

        但那用来放置人头的木盘居然是干净的!

        这未免太不符合常理了。

        “如此的话,唯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那个木盘以及人头,并不是原本就放在破庙中的,而是最近才被人放在了那里的。”玄曦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不错,这的确最合理的解释,但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究竟是谁将那些东西放在了那里的?会是岳凌霄么?”

        “这个……”玄曦顿时语滞,“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按照常理而言,这自然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岳凌霄之前就有过类似的举动,所以我也很难肯定这到底是不是他做的了。”

        辰御天微微笑了笑,“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看来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搞清楚这些人头和那封血书究竟是何人所为了。”

        “这些?”玄曦微微一怔!

        “是啊……不要忘了血书上写了两个地址,我想另一个地方五龙观,应该也有一颗人头再等着我们吧!”

        辰御天话音方落,便听外面传来了霍元极的笑声。

        “辰兄真是料事如神啊!”

        随着话音的落下,霍元极以及白凡、武动天、林刀、唐凤玲、天影、林霏霏几人一起走了进来,霍元极的手中端着一个方形的木盒子,一看到这木盒子,屋内几人的目光顿时汇聚在了上面。

        看到这一幕,霍元极笑得更厉害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桌子上放在白布之上的人头。

        “看来我们的收获很相似啊……”

        说着,他讲盒子里的那颗人头取了出来,看到此物,即便是心中早有准备,但辰御天和玄曦、凌妙音三人还是忍不住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而后辰御天回头看了看由凌妙音带回来的那颗人头,方才他还没有注意到,此刻看到霍元极带回来的那颗人头,他才发现这颗人头的面容看起来似乎也并不年轻,约莫有五六十左右了。

        这个年龄,与今早公孙推测的那两具无头尸体的年龄差不多。

        莫非这就是那两具尸体的人头?

        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

        “算上这两个,我们就只差一个了。”他忽然道。

        闻言,霍元极点了点头,“是啊……就差最后一个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呢?”

        听着二人如此奇怪的对话,凌妙音和玄曦不由自主有些疑惑。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还差一个?”

        辰御天微微笑了笑,“当然是人头了……你们想想,此案总共死了几个人,我们找到了几具无头尸体?又发现了几个人头?”

        听到辰御天这一连串的疑问,二女立刻在心中计算了一下,随即神色猛然大变!

        “这么说,差的那最后一个是……”

        “不错,正是武乘天的人头,也是此案的第一个受害者的人头!”公孙忽然走了进来,看了看桌上的两颗人头。

        “这就是你们此行的收获。”他问。

        众人点了点头。

        公孙笑了笑,“看来这个案件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两个应该就是早上那两具尸体的,不过具体那个属于哪个就不太清楚了。”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此事我们也想到了……不过我们现在更加疑惑的是,那份血书以及这两个人头究竟是谁送来的?会是岳凌霄这个凶手,还是其他的人?”

        闻言,公孙微微皱了皱眉。

        “此事的确重要,不过光是从这两颗人头上我也不可能得到相关的信息。”

        “此事我们自然清楚。”辰御天再度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继续的时候,神色忽然变了一下!

        厅内其他人亦是在同意时间,面色大变!

        “你们也感受到了?”

        众人点了点头。

        辰御天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随即一步踏出,直接来到了九龙府门口,低喝道:“阁下既然来了,何不进来坐坐?”

        “呵呵……”

        辰御天话音落地的刹那,一个笑声忽然响起。

        “辰大人的邀请,在下受不住,在下此次前来,只是为了给大人你送一件礼物,还请大人收好了!”

        话音一落,急促的破风声猛然袭来,令辰御天面色微微一变,随即一只右手灌注内力,猛然向前一探。

        而就在其右手弹出的瞬间,一物夹带雷霆之势,直接撞进了他的手中。

        “东西已经送到,在下告辞!”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随即越飘越远,辰御天对着身后的唐凤玲使了一个眼色。

        后者顿时点了点头,消失在原地。

        望着那声音远去的方向,辰御天将目光望向了自己的手中。

        而就在目光看到手中之物的刹那,他的心中,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

        而心神被这巨浪吞没额的刹那,他的双手更是猛然一颤,差点将手中之物摔落出去!

        “这……怎么……会是……这个……”

        他望着手中之物,久久说不出话来!

        一抹出乎预料的震惊之色,弥漫了他的全部眼神!

        只见,其手中之物,赫然也是一个人头!

        而且此人头的面容,赫然便是……整个案件的真凶!

        这颗人头的面容,与那画在通缉令上岳凌霄的面容,一模一样!

        可以确定,这应该就是岳凌霄的人头!

        但,他的人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刻,辰御天心中充满了谜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6582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