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二 盗窃、尸体、画劫

章三十二 盗窃、尸体、画劫

        “你们怎么了?”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但却带着丝丝好奇之意的声音,辰御天与公孙顿时微微吃了一惊!

        旋即,二人回头望向声音传来的门口,就见一雪天寒、霍元极二人为首的九龙神捕全部都聚集在一起,略带好奇地望着他们。甚至,窗口边,就连龙尊与冰王等圣者,也纷纷聚集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

        霍元极带着林霏霏,好奇地看着二人。

        玄曦更是直接走到了二人面前,当她看到画夹层中的那副残图的时候,明媚的双目顿时睁大了。

        “这,这难道是……”

        她带着一丝难以置信之色看向了房间中的二人。

        辰御天与公孙微微点了点头。

        “太好了!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玄曦脸上露出无比高兴的笑容,看的门口众人微微一愣。

        然后更多的人走了进来,房间很快便被挤满了。

        而当他们每个人在看到那副残图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喜之色。

        “没想到覆天教找了这么久的东西,居然这么轻易就落在了我们的手中,要是被释洞机或者叶弘他们知道了,一定气的鼻子都歪了。”唐凤玲高兴地笑道。

        众人赞成似的微微点了点头。

        辰御天也是缓缓笑了笑,不得不说,这次的发现是在太振奋人心了,毕竟这残图牵涉甚大,它涉及到了昔日圣武八大圣族之一的风族圣地究竟是否要重现于世间,对于覆天教复兴圣武时代的最终计划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而如今,这残图落在了他们九龙府的手中,那么对于覆天教的计划而言,势必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而这种打击,却正是他们喜闻乐见的。

        想到释洞机他们还不知道他们苦苦寻找的最后一片残图,已经落在了自己手中的样子,辰御天也不由自主发出一阵轻笑。

        “这就是记载着风族镇族至宝埋藏之地的地图残片?”

        龙尊拿着那残图微微端详了一阵,问辰御天,虽然他与其他圣者都没怎么参与案子的调查,但一些事情他们还是从各自的徒弟哪里听说过的。且武乘天留下的札记,几位老前辈事后也都看过。

        所以在看到这残图的瞬间,龙尊便知道了此物的真实面目。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龙尊与冰王、炎尊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流露出罕见的高兴之意,连连道:“好,好啊……既然此物落在了我们的手中,那么覆天教就再也别想能够打开那风族圣地了。”

        “师父说的极是。”辰御天也是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沉浸在发现残图的喜悦中,丝毫没有发现门外,一个人影正在匆匆忙忙地向着这边跑来。

        此人正是周林。

        他一边跑着,一边大声叫道:“辰大人,出事了!出事了!”

        他不停的叫着,跑着,距离辰御天的房间越来越近,房间内,辰御天听到他的声音之后,便是微微皱了皱眉。

        他已经明白一定是又发现了无头尸体。

        否则,周林也断不会出现在九龙府内。

        想到这里,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随即循着声音走出了房间,放出房门,便看见周林神色焦急地跑了过来。

        远远地看见辰御天便喊道:“辰大人,不好了,出事了!”

        公孙以及屋内其他人见他如此,也都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辰御天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周林,神色微微凝重地问道:“周捕头,可是又发现了无头尸体?还是又发现了人头?”

        公孙与其他人也都是神色凝重地望着周林。

        却见周林听罢,气喘吁吁之间,猛然摇了摇头,“不,都不是……”

        在场众人顿时蒙了。

        就连辰御天也是一阵好奇。

        “既然不是发现了无头尸体,也不是发现了人头,那周捕头你为何如此匆忙?”

        周林喘了几口气,道:“是……是……之前我们曾经去过的那家悦来老店昨夜似乎遭了小偷,店铺中的画作一夜之间全部不翼而飞了。”

        “什么?”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顿时全部愣住了!

        辰御天与公孙、雪天寒三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辰御天猛然目光一闪,对周林道。

        “既然如此,还望周捕头你带我们过去看一看才好!”

        周林点头道:“卑职此番前来正是为此,还请诸位随我来!”

        说罢,他拔腿便走,九龙府众人迟疑了一下,旋即纷纷跟了上去……

        ……

        ……

        刑恩铭站在悦来老店的大堂之中,眉头紧紧的皱着。

        今早,他刚刚起床,便是得到店主李云的报案,声称他们客栈发生了怪事,店里悬挂的各种化作一夜之间全部不翼而飞。

        初时,听罢李云的说法,刑恩铭并不相信,毕竟这天下间没有那个小偷,会那么无聊去盗取一个客栈内的所有画作。

        况且,能够随便挂在客人房间中的画,必然不是什么名家大作,值不了几个钱。

        但,入室行窃,虽然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但一经查实,数年的牢狱之灾总是少不了的。

        为了一堆不怎么值钱的画,冒数年坐牢的风险,如此亏本的买卖,天下间应给没有人回去做。

        但当他跟着李云来到悦来老店之后,才知道李云所言句句属实。

        因为不但是店中客房内的画作,就连前次来时在大堂处看到的那张迎客松巨画,此刻也不见了踪影。

        究竟是哪里来的小偷,爱好竟如此特别?

        在看到那空空如也的墙壁的第一时间,一个念头从刑恩铭心中浮现而出。

        但这个念头只是出现了一瞬,便被他强行压了回去。

        随着对客店内所有客房的视察,刑恩铭的眉头渐渐地越锁越紧了。

        一切正如李云所言,悦来老店的所有的画全部都不见了,而且是在一夜之间。

        刑恩铭神色渐渐露出思索之芒。

        从现场的情况看,这个小偷应当并非一人,因为在现场留下的痕迹极为杂乱,似乎是匆匆忙忙将那些画作偷走的。

        但即便如此混乱的现场,他们却没有惊醒在楼下睡觉的掌柜夫妇,可见这些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很有可能也是身怀绝技的江湖中人。

        想到这里,刑恩铭立刻将周林唤了过来,命他立刻前往九龙府将辰御天等人请过来,毕竟有关江湖人的事情,他们最清楚不过。

        于是周林匆匆地离开了。

        一炷香之后,周林带着九龙府众人来到了现场。

        “真是厉害!居然连那副迎客松大画都被卷走了,这个贼还真是……别具一格啊!”唐凤玲望着那大堂正对店门的空墙壁,微微有些无语。

        其余众人也是微微有些奇怪,为何会有这么奇怪的贼?不投金银财宝,专偷那些不值钱的画?

        辰御天眉头微皱,带着玄曦在几个被盗的客房门口走来走去。

        这些房间内部都呈现出一片乱象,不管是内部家具的摆设,还是那些打开未关上的衣柜抽屉,都给人以纷乱之象。

        从现场的情况看,盗窃者似乎很是着急,几乎是将悬挂在墙上的画直接连拉带扯地拿走。

        但如此莽撞的动作,居然没有惊动客栈内的任何人!

        这可能么?

        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从常理来判断,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若涉及到了武林中人,此事倒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只是即便如此,如果没有相当的功力,恐怕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这小偷还真是好大胆,不但直接潜入了客栈,偷东西的时候居然也如此大大咧咧,真是猖狂……”玄曦秀眉微微蹙了起来,愤懑,“看来他们对自己的武功很有自信啊……坚信自己不会惊动任何人么……”

        听着玄曦的话,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是啊……我想他们一定是这样想的……而且他们应该完全没有将客栈里的人放在眼里才对……”

        “太猖狂了……究竟什么人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玄曦道。

        辰御天闻言微微笑了笑,道:“你说是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玄曦微微怔了一下,旋即回过头来白了他一眼,道:“我……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我要知道一定早就去找那个贼了。”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笑了。

        看到他这副模样,玄曦顿时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问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辰御天不置可否,道:“我的确有些想法,不过没有证据,我也不能胡乱做出决断!”

        玄曦闻言,目光微微一闪,兴奋问道:“是谁?”

        辰御天笑了笑,“你想一想,能够在如此匆忙之间拿走这些话又不发出丝毫声音惊动李云他们的人,至少应给也是超凡脱俗级别的高手了吧?”

        “嗯嗯。”

        “如此级别的高手,数量又如此之多,在武林中,恐怕也唯有与太乙天府这般实力齐名的四大霸主才能够拿的出来了吧?”辰御天又道,“毕竟,超凡脱俗级别的高手也不是随处可见的。”

        “不错。”玄曦点了点头。

        “再加上我们才刚刚从那幅画的夹层之中发现了最后一幅藏宝图残片,这里就发生了如此重大的盗窃案,而且丢失的又全部都是画,难道你就不觉得这实在是太巧了一些么?”辰御天道,“别忘了,那幅画也是从这里带出来的。”

        “啊……”

        听到这话,玄曦忍不住惊呼出声。

        “你的意思是……”

        她话未说完,辰御天便是微微点了点头,“不错,我觉得此事十有八九也是他们的杰作。”

        从周林口中得知悦来老店发生盗窃案,而且丢失的全部都是画作的时候,辰御天的心中便有了这个猜测。

        不过也正如他自己所说,因为没有确实的证据,即便是他心中已经对自己的猜测几位肯定,但他却依旧没有说出来。

        而在来到此处,看到那纷乱的房间,以及李云所讲自己昨夜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这一点,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只是依旧没有什么证据。

        但即便如此,他也能够肯定,对方,定然就是急切想要得到那最后一幅残图的覆天教!

        毕竟,他方才从画中发现了那最后一幅残图。

        “想来应该是覆天教不知从何处得知了那最后一幅残图就隐藏在悦来老店的一幅画之中,故而派遣高手来到了悦来老店之中,目的就是为了取回那幅残图。

        但执行任务的人却没能找到那幅画。

        找不到画的覆天教教众也许误以为画被掌柜的挂到了其他的房间之中,可毕竟客房中的每一间房里都有画,所以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客店里的所有画作全部拿走,在他想来,这么多话中,总有他们要找的那一幅。

        可他们却完全不知道,那幅画早已被我们带回了九龙府之中。所以他们无论怎么找,都不可能找到。”

        听完辰御天的解释,玄曦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有错,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看来覆天教已经意识到了那最后一幅残图在画上,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们应该也会知道那幅画被我们带走了的事情,到时恐怕又要正面对上他们了……”

        闻言,辰御天也是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说的是啊……而且我总觉得,接下来我们将要对上的,应该不止覆天教这一股势力……”

        玄曦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疑惑。

        辰御天则是微微一笑,道:“还记得我们在武家庄园遇到的柳三娘他们么?”

        闻言,玄曦玉脸之上顿时蒙上了一层阴云。

        一抹无比罕见的杀意,毫不掩饰地浮现而出。

        辰御天苦笑了一下,随即道:“他们既然出现在了武家庄园,最后更是带走了武夫人,我总觉得他们的目标,也应该是风族至宝……”

        玄曦目中闪过一抹诧异,伴随着杀意微微一闪,问道:“你的意思是……”

        “恐怕我们将要对上的势力,还要在加上一股刀锋组织才行……”辰御天微微叹了一口气。

        玄曦目中闪过一片精芒!

        “是吗……那太好了……我正愁没有办法好好教训那个臭婆娘一顿呢,既然他们会跟我们对上,那就不必担心了……”

        辰御天顿时苦笑起来。

        看来玄曦对于柳三娘的怨念还真是蛮大的!

        就在此时,一个衙役匆匆忙忙的从门外跑了进来,对刑恩铭报告道:“报……大人,大事不好了,刚刚有几个渔民来衙门报案,说是在城外的江水中,发现了两具浮尸。”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5864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