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一 残图

章三十一 残图

        翌日,凌晨。

        辰御天如往常一般,盘坐于床榻之上,灵台空明,等候着朝阳升起之时,那一抹紫气的出现。

        武功内力练到了他这种地步,苦练已经没有丝毫的作用,除了偶尔的顿悟已经天材地宝的辅助之外,最有效的内力精进之法,便吸收朝阳初升之时伴随而来的紫气。这紫气伴随朝阳而生,对于习武之人具有极大的裨益。

        尤其是功力达到了罡气离体之后,效果更佳显著。

        因此,凡习武之人,一般都不会放过上天赐予的紫气。

        辰御天亦是如此。

        随着时间的缓缓临近,窗外,一抹金光自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出现,随即,一轮冉冉红日,慢慢攀爬而上,出现在世人眼中。

        而在世人肉眼不可见之处,只见一抹浓郁无匹的紫气随着朝阳的生气而扩散于天地之间。

        磅礴之势。令人震惊!

        辰御天灵台空明,灵觉却异常敏感,随着一缕缕细微且浓郁的紫气顺着鼻息进入身体之内,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顿时浮现心头。

        与此同时,他感应道体内的九劫云龙也随着紫气入体而发出阵阵欢快的嗡鸣之声。

        一道道精纯无匹的剑气,随着九劫云龙的嗡鸣,蓦然而生,与那运转于丹田中内力截然不同。

        感受这这般变故,辰御天不精反喜。

        “弹指化剑气……自从龙战内力发生变异之后,我终于达到了这所有剑客都慕名的境界……”

        话落,辰御天目光猛然睁开,两道精芒如利剑一般蓦然划过!

        辰御天双指并指成剑,指尖一缕锋利气息环绕,隐隐散发出霸烈剑意。

        这便是辰御天施展剑法而自行凝结而成的剑气。

        这便是武林剑客传说中的人剑合一之境。

        所谓人剑合一,便是人与剑不分彼此,人即为剑,剑即为人。

        达到这一境界之后,剑客即便不出剑,也能施展高深剑法,展现剑道绝学,因为他们自己便是剑。

        甚至世间万物,在他们的手中都可以当做剑。

        这便是人剑合一的高深之处。

        也是武林无数剑客梦寐以求的剑道境界。

        而今,在经过了先天龙脉导致的内力变异之后,辰御天的剑道,终于攀升到了这个境界。

        “弹指化剑,无剑亦为有剑,这人剑合一之境,果真微妙……”望着指间流转的紫金剑气,辰御天目中流露出一抹满足的笑意。

        但蓦然的,他的神情忽然僵在了脸上。

        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

        这件事,就是有关与昨日发现那具尸体之上的那枚银针的。

        当时发现银针之时,众人皆以为那是一根毒针,但后来却发现,针上面并没有喂毒,而且死者身上也没有中毒的痕迹。

        那么银针的作用究竟是什么,这难住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

        辰御天也不例外。

        但方才他自己的一句无心之言,却让他对这个问题,有了新的想法。

        “难道……”

        辰御天望着自己手指间流转的剑气,眼睛微微一亮!

        莫非那银针,乃是摧心剑气的载体?

        他的脑海中,蓦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这个想法极为大胆,不但大胆,也让人极为难以置信,毕竟在人们的认知之中,剑气,应该都是有剑发出的。

        但眼下辰御天的想法,却是打破了这个限制。

        银针携带的剑气……这样的想法,若是让旁人知晓,定会以为他是一个疯子。

        但辰御天却很清楚,这种可能,并非没有。

        既然人剑合一的剑者可以将世间万物作为剑来进行战斗,那么银针作为剑发射剑气,也就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但这样的想法必须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凶手的境界,已经达到了人剑合一之境。

        但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毕竟人剑合一之境极难入门,若非如此,它也不会成为全武林剑客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剑道境界了。

        岳凌霄应给没有可能踏入如斯境界。

        但辰御天想到的是另一种可能。

        “若事情真与我所想的一样……”辰御天再也坐不住了,直接从床上站了起来,推开门径直往师父龙尊所住的独院而去。

        此时天已经大亮,九龙府众人也皆已经起床,看到辰御天急匆匆的跑向后院,都是微微一愣。

        但辰御天显然没有注意这些。

        他一路直接来到了龙尊的独院,见到龙尊正和冰王、炎尊、剑圣三人坐在一起品茗。

        见到他急匆匆来临,四圣目中都是闪过了一抹好奇之芒。

        “御天,你怎么这么急匆匆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龙尊看着自家徒儿,好奇问道。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随即看了看眼前的四圣。

        “没有出什么事情,徒儿只是想到了一个问题,特来向师父与三位前辈共同请教。”

        龙尊与三圣相互对视了一眼,有看了看辰御天,不由好奇问道:“哦?什么问题?”

        “我想知道,那摧心剑气,究竟是一门剑法,还是一门内力心法?”辰御天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

        听罢,四圣神色蓦然一动,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龙尊问道:“你怎么会问这件事情?”

        辰御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此事暂时不方便透露,师父,还请你告诉我实情,那摧心剑气,可是一门内力心法?”

        闻言,龙尊微微愣了愣,随即苦笑了一下,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龙尊的这句话,在说出口的一瞬,辰御天的内心顿时泛起了波澜。

        “果然如此么?”

        “是的。”龙尊微微点了点头,开口,“当年的武林所有人都以为邪剑老人的摧心剑气那是一门邪异至极的剑法,但当邪剑老人死在太乙门掌门人手中之后,有太乙门掌门人亲自揭晓,世人才知道,那所谓的摧心剑气,根本就不是剑法,而是一门歹毒非常的内力心法。”

        辰御天神色微微有些凝重了起来,望着龙尊,道:“也就是说……所谓的摧心剑气,其时应该叫做摧心内力,对吧?”

        龙尊点了点头,“不错,只不过此等内力的修炼方法太过歹毒,于是当年在排定内力榜之时,并没有将此种内力算在其内,加之修炼心法已经被当年的太乙门掌门当面毁掉……”

        听到这里,辰御天目光不由自主微微闪烁了一下,打断了师父的话。

        “等一下……师父你说修炼心法已经被太乙门掌门人毁掉了……既然如此,那……”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龙尊微微点了点头,神色微微有些凝重起来。

        “这也是我们在从天寒他们口中知道死者死状之后震惊的缘由,明明当年的修炼心法已经被太乙门掌门当着天下群雄的面毁掉了,却不知为何摧心内力居然在时隔百年之后再度现世……或许当年的邪剑老人另有安排吧……”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或许吧……不过还是多谢师父为徒儿解惑……另外徒儿还另有要事,就先行告辞了。”

        “好,你去吧……”

        龙尊话音落地,辰御天微微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离开了后院……

        走出独院院门,辰御天摸着下巴边走边暗自沉吟。

        “事情果然与我所想的一样……既然如此,那银针之谜基本上已经明了,接下来要弄清楚的,就是那诡异的蛇形印记……此物的作用必须要弄清楚,我有预感,这个印记,应该牵涉了许多重要之事……”

        想着,走着,不知不觉,人已经来到了公孙的验尸房门外。

        辰御天抬头看了一眼,微微苦笑,怎么知不觉的就走到这里来了……

        “不过既然来了,不妨询问一下尸体检验的情况究竟如何。”

        想着,辰御天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一如想象般,六具尸体整整齐齐的摆在正对房门的位置,四颗人头则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让人一眼看去,不免要吓一大跳!

        公孙就正在那六具尸体之间,仔细检查着每一具尸体。

        他太过认真,也太过沉浸,以至于连辰御天推门进来,都不曾发现。

        辰御天也没打算惊动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在尸体之间忙碌,嘴角微微挑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直到公孙将所有尸体全部检查了一遍,微微舒了一口气之后,才发现了站在那里已经很久的辰御天。

        “大人?!”公孙微微一愣。

        辰御天淡淡一笑,道:“你不必如此客气了……还是说说有没有什么新发现吧……”

        公孙目光微微黯淡了一下。

        见状,辰御天心中一惊,问道:“莫非……什么都没有发现?”

        公孙微微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我在凌战舞的身上发现了许多的陈年旧伤,还在他的胃里发现了少量的毒物反应。”

        “毒物?”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凌战舞的死因似乎并非中毒吧?”

        “是的,他是死于摧心剑气以及斩首之下,而且他体内的毒物也并不是什么剧毒之物,而是一种经常会加在药材中用以中和药性的梦幻草……并不是什么致命的毒物。”公孙解释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只是这些发现对于我们破案没有丝毫帮助……唉……”公诉微微叹了口气。

        辰御天淡淡一笑,安慰他道:“先生不用丧气,我们目前仍旧掌握着两条重要的线索,只要着两条线索能够弄清楚,我想案子一定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侦破。”

        公孙叹气道:“但愿如此。”

        就在此时,辰御天神色一动,随即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刚还在说那两条线索呢,这就有收获了……”

        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玉牌。

        正是那块能够掌控玄天卫小队的传讯令牌。

        公孙一看明了是怎么回事了,问道:“玄天卫传来了消息?”

        辰御天点了点头,“不错,他们已经调查出了那蛇形印记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哦?那学生还真是有些好奇了。”公孙道。

        辰御天笑道:“公孙先生可真是丝毫不掩饰啊……根据玄天卫们所调查,这印记乃是当年九蛇会尚未解散之时的暗记,用来暗中联络散步在外的九蛇会成员,除此之外,每当九蛇会发现值得他们动手的目标时,也会在目标的墙壁之上留下这样的标记,意思是告知会内成员这是一块肥肉,可以吃。”

        闻言,公孙微微一笑,道:“如此说来……这印记对于九蛇会中人而言,就等于是宝物的标记了……毕竟能够下手的肥肉,对他们这些强盗而言,也不亚于是一个宝库啊!”

        “不错!”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但下一刻,他便愣住了。

        “对呀,我怎么会没有想到呢……”片刻,他下意识地自言自语道。

        公孙不明所以,问道:“大人你在说什么?”

        “宝库……宝藏……藏宝之地……公孙,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辰御天喃喃,不断重复着这几个词语,让公孙更加疑惑起来,不过他也只是茫然了一瞬,便想到了关键的地方。

        “大人的意思是……那副画上的印记?”

        辰御天重重点了点头。

        “不错!公孙先生,找这样的推理下去,那幅画中的东西应该就不言而喻了吧!”

        公孙微微愣了一下,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神色猛然大变,一抹极为浓郁的不可置信之色,缓缓从他的嘴里传出来。

        “不太可能吧……”

        辰御天微微一笑:“可不可能,我们亲自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他直接离开了验尸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公孙微微迟疑了一下,旋即也连忙跟了过去……

        片刻后,辰御天的房间中,两道无比震惊的惊呼之声,蓦然从其内传荡而出,整个九龙府,都被其惊动!

        而房间内,辰御天与公孙望着眼前的一幕,目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采。

        “这……竟然真的……”公孙颤抖着声音开口。

        辰御天惊诧之余,目中也是有着一抹极为欣喜的神色一闪而过。

        “没想到,它真的在这里……”

        只见在他们的面前,那张画的夹层中,赫然有着一张不过巴掌大小的白纸,纸上刻画着奇怪的纹路,似有残缺。

        此物,正是那记载着风族至宝埋藏之地的九份残图之一!

        也是覆天教唯一没有拿到的那一份残图!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5710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