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九 八祖

章二十九 八祖

        距离周记酒家不远处的小巷子内,辰御天和雪天寒、凌霄武等众人找到了最后一个蛇形印记。

        “看来……这应该是最后一个了。”

        望着不远处隐隐可见的周记酒家,辰御天眉头微微舒展了一下。

        从白凡口中可知,死者之前,曾经出现在了周记酒家门前。

        而此刻,这奇怪的蛇形印记,也一路画到了周记酒家门前,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言而喻。

        “看来,死者应该就是被这印记,一步一步引到了我们发现尸体的现场。”

        回头看了看走过来的路,雪天寒微微感叹了一声。

        “你说的不错。凶手利用这个印记将死者引到了他事先选好的伏击之地将其击杀,这一点毫无疑问。不过你可曾想过,凶手又是怎么知道,他势必会出现在周记酒家门前的呢?”辰御天忽然笑道。

        闻言,雪天寒微微愣了愣。

        身旁,凌妙音等人也是神色一动,陷入了沉吟。

        但,不消片刻,雪天寒目光一闪,猛然看向了不远处周记酒家那挂着酒幌子的竹竿,带着一丝惊讶开口道:“莫非……”

        辰御天淡淡一笑,道:“看来雪兄也想到了……”

        雪天寒面无表明地点了点头,眉头微皱,望着周记酒家门前的竹竿。

        其他人则是一脸茫然地望着他们二人。

        完全不知道他们刚刚又打了什么哑谜。

        玄曦顺着雪天寒的目光看了看周记酒家门前的竹竿,目中忽然有着一抹精芒一闪即逝,惊叫道:“难道……你们是说,方才那悬挂在周记酒家门前的人头,也与此案有关?”

        闻言,众人脸上皆是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辰御天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错,我们的确是这样认为的……你们仔细想一下,死者身为九蛇会幸存的蛇首,如果看到昔日兄弟的首级被挂在了竹竿上面,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闻言,众人一阵沉默。

        “按照常理而言,如果我看到了自己的兄弟首级被挂在那种地方,我一定会先将他取下来,免得兄弟死后还要遭受如此屈辱。”武动天想了想,开口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不错,一般人都会这样想,所以,当他们看到这一幕之后,一定会下意识地凑过来看个究竟。而这,也正是凶手的目的所在。”

        “你是说……凶手将人头挂在这里,就是为了将死者吸引到这个地方来,好让他发现自己所留下的印记,从而将其引到方才的案发现场?”武动天摸着下巴沉思了一阵,微微开口道。

        “不错。”辰御天点头。

        “若真如此,那这个印记一定有着非比寻常的作用,否则死者不会一看到那个印记,就乖乖的沿着印记走了过去。”雪天寒道。

        “有道理。”武动天点了点头。

        “而且,从这方面推断,那么悬挂人头的凶手,与杀人凶手,应当是同一人才对。”凌妙音道。

        “正是如此。不过眼下的问题是,我们还不清楚这个印记究竟有什么意义,为何死者在看到此印记之后,会毫无防备地走进凶手所布下的圈套?”

        辰御天微微眯起了眼睛。

        就在此时,他发现一旁的凌霄武等太乙天府众人,皆是望着那墙上的印记沉思,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好了,光是站在此处空想也没有用,我们还是返回现场吧。”

        片刻后,辰御天收回了目光,对皱着眉头的所有人开口道。

        “也好,我想公孙那边的应该已经完成了初步的尸检,先听听他那边究竟有什么结论吧。”

        凌妙音表示同意,点了点头。

        雪天寒亦是点头。

        随即,众人沿着原路,返回那条人迹罕至的偏僻小巷……

        ……

        ……

        青山之上,青袍人四祖神色微微一动,目光望向了眼前的释洞机。

        释洞机神色泰然自若,望着眼前功力远高于自己的四祖,眼中却是没有半分异色流露而出,始终古井不波。

        “你想说什么?”

        “四祖大人,属下思虑良久,总觉得这整件事情充满了怪异,尤其是有关岳凌霄的那些事情。”

        “哦?岳凌霄有什么不对的么?”

        四祖神色未变,看着释洞机,问道。

        “大人想必也已经发现,岳凌霄前后的态度与行事风格截然不同,甚至完全判若两人。”释洞机道。

        “不错,你想说什么?”四祖微微点了点头。

        “属下觉得,会不会有可能……”说到此处,释洞机话语猛然一顿,随即神色一动,竟是施展束音成线,传音给四祖。

        而四祖在听到听完他的话后,竟是神色一变!

        “你说的这些可是当真?”

        “虽然没有十足把握,但却有九成可能。”释洞机点了点头,“而且若事情真的如我所预料的话,那么蔡翔与张咏此行,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啊!”

        四祖闻言,微微点头。

        “此事无妨,我的两道心识已经寄宿在了他们二人身上,就算他们二人身死,我应当也能知道,那最后一片残图的位置。”

        闻言,释洞机神色一动。

        “看来尊祖早有打算,属下倒是多余担心了,既然如此,那属下静待尊祖大人的佳音了。”

        “属下先行告退。”

        说罢,释洞机随即转身离开了。

        四祖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目中微微有着一缕奇异之芒缓缓流转,片刻之后,忽然高声说道:“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一见?难道还怕我找你要钱不成?”

        话落之刻,一声郎笑猛然传来。

        “哈哈……我当然害怕了,毕竟你可是我最大的债主,我当然怕找我要债了。”

        四祖也是难得地笑了笑。

        “少来,你的脾性我还不知道,我看你从来都没有想要还我的钱的打算……”

        “哈哈……知我者,果然还是你啊……”

        话音未落,一个清绝的人影,乘风而来,带着一声爽朗之笑,凌空踏步,来到青山之上。

        “好友,久见了……”

        来人一袭白发白衣,头戴道冠,足蹬道靴,手持一柄洁白拂尘,若九天谪仙降临一般,对着青山之上的四祖朗声一笑。

        四祖从山石上面站了起来。

        离歌望着那来临的人影,苦巴巴的皱了皱脸,随即恭敬一拜道:“见过八祖大人!!”

        白衣道者八祖微微一笑,随即伸手摸了摸离歌的脑袋,笑道:“乖……来,这个给你。”

        说着,他手中顿时出现了一颗糖果。

        离歌皱着眉头迟疑地从八祖的手中接过了糖果。

        见状,八祖不由笑道:“怎么?不喜欢么?那我下次带别的口味好了。”

        离歌苦着脸看了看四祖。

        四祖微微一笑,对八祖道:“他只是不喜欢你依旧将他当成小孩子看待,毕竟他已经十五岁了。”

        “十五岁不是还没成年了么?怎么就不是小孩子了?”八祖摸了摸额头,道。

        闻言,四祖微微无语。

        离歌则是看着八祖,开口,“可是啊……八祖大人,这种糖果时七八岁的小孩子们才会喜欢的东西,我都已经十五岁了,当然不会喜欢了。”

        “原来如此,那看来我下次要问问你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到底喜欢什么东西了……”

        八祖恍然大悟道。

        听罢,四祖更加无语。

        “你到底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离歌的?”

        “当然是来……找你的。”八祖微微笑了笑,随即摸了摸离歌的脑袋,自顾自走到四祖身边坐下。

        四祖更加无语。

        “既然不是还债,那你找我何事?”

        “你也太无情了啊……难道我找你就只有还债了么?来联络一下感情都不行么?”八祖道。

        “在你还清在我这里蹭吃蹭喝的债之前,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呃……”八祖看了看四祖,一阵愕然。

        “呃……你不是说真的吧?”

        四祖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看到如此神色的四祖,八祖顿时笑了。

        “就知道你绝不会如此无情,好了,不跟你说笑了,我此次前来,并不是又来蹭吃蹭喝的,而是接了教主的密令,来帮助你的。”

        “帮助我?”

        四祖微微愣了一下,开口道:“风族圣地的任务,本就是教主指派给我的,难道教主觉得我的能力不足以担当此任,所以才派你来的?”

        八祖微微摇了摇头。?

        “非也,非也。并非因为如此,不知你可曾听过风雨二族的传说?”

        “哦?”

        闻言,四祖微微一顿,神色之中顿时多出了一抹疑惑。

        ……

        ……

        “公孙先生,尸体检查的如何了?”

        辰御天回到现场,看了看站在墙角端详蛇形印记的公孙,问道。

        公孙点了点头。

        “初步尸检已经结束。推断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半个时辰之前,死因与之前一样,都是先中了摧心剑气,而后又遭到利器斩首而亡。另外,关于你们从尸体上发现的那枚毒针,我已经仔细查看过,并没有在上面检测出任何的毒物反应,可以确定,那上面应该没有淬毒。”

        “没有淬毒?”霍元极微微皱了皱眉,“如果银针上面没有淬毒,那么死者的身上为何会有银针存在?”

        公孙微微摇头,道:“这也是我目前想不通的地方,明明死者是死于摧心剑气之下,但却有银针插在其身体之中,且又没有制住死者任何大穴要穴,这着实有些奇怪。”

        “会不会是类似于暴雨梨花针一般的暗器?”凌霄武提议道。

        “毕竟暴雨梨花针这类的机关暗器从来都不以毒取胜,而是以数量之多取胜,会不会是凶手使用了这类暗器,而死者在躲避数量庞大的飞针之时,没能躲过其中的一根,而被扎在了身上?”

        众人闻言,微微沉吟。

        “这应给不太可能。”开口的并非九龙府之人,而是柳煌翠。

        “如果是那种类型的暗器,那么多的针都射空了的话,现场应该会留下相应的痕迹才对,但现场除了刀剑划痕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战斗痕迹,可见凶手应该没有动用过那种东西。”

        辰御天与公孙微微点了点头。

        辰御天道:“此事我们我们容后再议,公孙,请你继续。”

        公孙点了点头,继续道:“除此之外,我在死者的衣服内发现了代表九蛇会蛇首的信物,根据信物推断,此人应该就是九蛇会第三蛇首无疑。另外,我还在他的衣物之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说着,公孙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碎裂的玉简。

        “这是……”

        众人看了看玉简,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此物究竟是什么。

        “看着上面的纹路……似乎是一件圣武时代的铭文法器……”辰御天微微沉吟道。

        “不错,正是一件铭文法器。”公孙点了点头。

        “可是,这类法器在如今的武林已经十分稀少,就是如我们太乙天府一般的势力,内部也未免能够有一件,他的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雨潇潇秀眉微蹙,一抹担忧之色,掠上眼眸。

        一旁,林霏霏忽然开口道:“现在的重点应该不是他的身上为什么会有此物?而是要弄清楚此物的作用究竟是什么吧……”

        辰御天点头,“不错。”

        他看了看林霏霏,忽然目光一闪,问道:“林姑娘,我记得在封龙殿之时你曾经融合了封龙族先祖的记忆,我想在那记忆之中,应该就有此物的信息吧?”

        “不错!”

        林霏霏点了点头,“我方才已经查探过先祖的记忆,得知此物名为命简,乃是圣武时代一件极为普通的铭文法器,作用便是当某人将自己的精血滴在其上后,当其生命终结之刻,此玉简便会破碎开来,以此通知其他人。”

        “在圣武时代,只要有一点规模的武林世家,其家族弟子,便会拥有这样一块玉简,放置在祠堂,只要有家族弟子死亡,便可立即知晓。此外,命简还具有传讯之能,能够将死者最后的遗言,传回家族,让家族众人知晓。”

        听罢,辰御天看着公孙手中碎裂的玉简,道:“照姑娘所说,如今这块命简已经碎裂,也就说明……在其上滴落鲜血之人已死……而它又是从死者身上搜出也就说明……此命简,应该就是属于死者。而他之所会拥有此命简,应该就是其背后的覆天教所给了。”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应该不错!”

        其余众人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但就在这时,一旁的凌霄武忽然问道:“辰兄,你们口中的覆天教究竟是什么?为何我们从未听说过江湖中有这样一个势力。”

        闻言,辰御天忽然愣住了。

        方才他竟是忘记了,覆天教属于圣者之秘,一般的武林人士根本没有可能知道,自己等人也是因为多次与他们接触才从四圣那边有了更多的了解,而凌霄武等人之中并无圣境之人,自然无从知晓。

        但他方才却是将此事忘记了……竟直接将这个圣者之秘脱口而出!

        如今凌霄武等人开口问询,但他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他们实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5439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