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八 印记与画

章二十八 印记与画

        公孙一句话,顿时令在场众人大吃一惊!

        “公孙先生,你在说什么?”凌霄武略感好奇地看了看公孙,又望了望那灰白石墙上的石灰印记,不由皱了皱眉。

        一旁,辰御天也是微皱着眉头,等待着公孙的解释。

        他很清楚,公孙并不是那种容易大惊小怪之人,既然他如此说,必然有其原因。

        其余众人亦是用期待的神色望着公孙,等待着他接下来的答复。

        公孙仔细地看了看墙上的蛇形印记,暗自肯定地点了点头,“一模一样,不会有错了……”

        然后,他目光一转,看向期待已久的众人。

        目光,轻轻的落在了辰御天的身上。

        “大人,你还记得今天早上曾经问过我,那幅画上到底有什么奥秘么?”

        闻言,辰御天眼睛一亮!

        “你的意思是……”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笑道:“不错,在那幅画上,也有这样一个印记,由于它是写在画的题跋之中,我当时还以为那是一个变体的‘生’字,但如今看来,那应该就是眼前的这个印记!”

        “竟是如此?”

        惊闻此事,辰御天心中如骤然响起万丈惊霆,震慑心神的同时,一个疑问亦是从脑海中生出。

        为何那幅画上,会有这样的标记?

        这标记,又是用来做什么的?

        疑问未停,忽见那无头尸体身上,一点闪亮精芒乍现,顿时引起了辰御天的注意。

        “嗯?这是……”

        辰御天俯身上前,定睛一看之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死者身上怎会有此物?莫非死者,并非是被一刀断首而亡?”

        “而且此物,莫名眼熟啊!”

        他凝视手中之物,眉头皱的越发厉害。

        一旁,玄曦与雪天寒看到其手中之物,同样陷入了沉思。

        只见辰御天手中,有着一根如同牛毛一般的细小银针,此针隐匿极深,若非那一道反射阳光而成的精芒,恐怕辰御天,也无法将其发现。

        “咦?这不是从凌战舞身上发现的毒针么?”

        就在这时,唐凤玲凑了过来,看到那银针的第一眼,便是惊叫出声。

        辰御天与雪天寒同时目光一闪!

        “不错,正是此物!”

        “不过很奇怪,我并未从死者的尸体中,发现任何中毒的迹象!”

        仔细检查了一遍无头尸体之后,公孙微微皱起了眉头。

        而听闻其话语的所有人,则都是大吃一惊,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从对方目中,发现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

        没有中毒,那么这毒针为何会在死者身上?

        难道这针,在是在死者死后,才扎上去的?

        可若如此,人都已经死了,扎一根毒针在上面,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可若非如此,那为何在死者身上,查找不到中毒的痕迹?

        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一团迷雾,笼罩众人内心的同时,也笼罩了前路,让人逐渐看不清前方的方向。

        辰御天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公孙也是皱着眉头,开始仔细地检查起了这具无头尸体。

        ……

        ……

        “咔嚓……”

        一声不知是什么东西破碎的声响,猛然传来。

        这声音无比清晰,在传入耳中的刹那,顿时让青山之上的两名老者,神色一沉。

        青袍人四祖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碎裂的玉简。

        看到此物,两名老者的眼睛顿时瞪直了。

        然后,一抹悲痛与愤怒混杂在一起的复杂之色,同时出现在两人眼眸。

        “岳凌霄!我等二人必杀你清理门户!”

        两名老者同时愤怒咆哮,眼中的恨火熊熊燃烧,一股凌厉至极的气势,在咆哮声中,骤然自他们体内扩散开来,霎时尘土飞扬,大地为之一震!

        四祖颇为欣赏地看了二人一眼。

        “好,很好!既然你们心意已决,那本座便助你们一臂之力!”

        话甫落,四祖袍袖一挥,两道青芒骤然出现,直接冲着二人激射而来。

        二人一惊,随即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两道青芒没入身体之中。

        “此乃本座分离而出的两道心识,有他们寄宿在你们体内,可助你们搜寻岳凌霄之踪迹。”

        听罢,九蛇会最后的两名蛇首,相互对视了一眼,仔细将自己的身体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任何不适之后,对着青袍人四祖深深一拜:“多谢四祖大人助力!”

        “这不算什么!但你们二人,务必将武乘天手中的那最后一片残图从岳凌霄手中夺回,明白了么?”

        四祖微微摆了摆手,用命令的口气对二人说道。

        二人重重点了点头,道:“我等明白!就请四祖大人以及释洞机堂主,静待我等的好消息吧!”

        说罢,他们转身一步踏出,整个人便是化作两道残影,消失在山路尽头。

        而望着他们身影的消失,四祖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无与伦比的凝重。

        “九蛇会九大蛇首的排名,虽说是以年龄为限,但其实也是以功力为基准,九人之中,应当以第一蛇首武乘天功夫为最,第二蛇首凌剑次之,以此类推……身为第九蛇首的岳凌霄,功夫应当是九人中功夫最低之人……”

        “但为何,身为九人之中功夫最低之人,却可以把比他功夫高的兄长们全部杀死?难道他隐藏了自己的真正功力?”

        “即便如此,这岳凌霄当初寻找九蛇会蛇首之时,本座也曾见过他一面,当时此人给我的感觉,明明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弱之辈,可为何如今,却敢于公然反叛圣教?”

        “且当时我向他索要残图之时,他更是不假思索便将残图交给了我,甚至主动要求前往武乘天那里,讨要其手中的最后一片残图……但此后,他却接连杀害武乘天等九蛇会蛇首,更是公然反叛圣教,带着残图逃离……”

        “这前后的做法,简直判若两人……”

        四祖眉头微皱,双目微微眯起,越发沉吟起来。

        “此事不太对劲……如果说当初岳凌霄在我面前的一切都是在唉演戏的话,那他不假思索献出地图残片又是为了何种目的?自保么?”

        “若是如此……那他现在又是哪里来的胆子敢公然反叛圣教?”

        “若不是……那他这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与做法,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四祖沉思良久,就在这时,山阶之上,有脚步声传来。

        四祖与身旁小童同时为望去,却见一道身影迈着矫健的步伐,向着山顶缓步而来,其衣袂在山风的吹动下猎猎作响,顿时给人一种别样的感官。

        “晚辈见过四祖大人!”

        来人来到四祖面前,恭敬至极地恭手躬身一拜,随即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庞。

        “是你啊……来此有何贵干么?蔡翔与张咏二人已经出发了。”

        四祖看了来人一眼,淡淡说道。

        “晚辈来此并非是为了他们二人,而是有一件事,需要告知四祖大人知晓,事关岳凌霄此人……”

        听到这话,四祖立刻目光一闪,看向眼前人!

        见此情景,来人顿时一笑,继续道:“看来尊祖大人也发觉了……岳凌霄前后行事风格与态度大变的事实!”

        闻言,四祖猛然一惊!

        ……

        ……

        公孙仔细看了看死者的无头尸体。

        虽然并没有从死者的身上发现任何中毒的迹象,但他还是发现死者的身上有着和之前几个死者相同的地方。

        那就是身中摧心剑气之后被损毁的内脏!

        目光环顾四周石墙之上的剑痕,公孙的神色再度凝重起来。

        从现场的情况看,死者在死前曾经与凶手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字此过程中死者身中摧心剑气,内脏遭到重创,注意力分散之下,被凶手一剑枭首,饮恨当场!

        这是最合理的猜想!

        但让人想不通的是,此处廖无人烟,破败非常,周围又很少有人经过,死者为何会来如此偏僻的地方?

        他又是如何遇到凶手的呢?

        想到这里,公孙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然后,他看了看周遭,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现场周围调查搜证,唯有白凡远远地盯着无头尸体,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摧心剑气,一剑斩首……凶手,果然还是岳凌霄么?”

        另一边,辰御天双目微眯地望着无头尸体,面色微微有些阴沉下来。

        “此人还真是胆大妄为啊……明明京畿府已经出具了对他的悬赏通缉令,他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度在京城之中犯案……如此行为,简直就是在向官府挑衅!”

        他的目光越发阴沉,但就在此时,一个念头忽然涌现而出。

        “等一下……”

        “从一般情况而言,遭到官府通缉之人,往往都会想方设法远走他乡离开京城,更会隐姓埋名将自己隐藏起来,最少是不要让任何人发现自己是官府通缉犯的身份……”

        “但岳凌霄显然是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没有远离京城,更是在通缉令发布之后,从原本活动的京城周边再度回到了京城城内,还公然在天子脚下杀人……如此行为,简直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京城之中……”

        “难道他真的不怕死么?”

        “还是说,纵使死亡,他也要将昔日的九大蛇首全数送入地狱?”

        想到这里,辰御天的目光不由自主再度望向了那冰冷的无头尸体。

        而就在这时,原本望着尸体沉思的白凡突然目光一闪,指着无头尸体惊叫起来:“我想起来了,我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是他,原来真的是他……”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向了他。

        凌霄武等太乙天府等人都是不解地相互对视了一眼,心想九龙府的人怎么都这么喜欢大惊小怪?

        “公子,你想到什么了?”天影率先开口问道。

        白凡带着一丝激动与懊恼的神色,指着地上的无头尸体,道:“我想起来……此人究竟是谁了,方才在看到尸体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眼熟,直到我刚刚看到了那个,我才想起来此人我之前曾经见过一面,就在刚刚的那家酒家旁边。”

        说着,他指了指一旁不远处的地上掉落的斗笠。

        “什么?”

        众人闻言皆是大吃一惊。

        “你说的是真的?”辰御天目中同样有着震惊之芒一闪而过,问道。

        “是的。”白凡点了点头,随即便将在周记酒家门口看到那头戴斗笠之人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众人。

        众人听罢,皆是震惊不已!

        “如此说来,此人在方才不久,还在周记酒家门前,而此刻,却死在了此处……这之中的时间间隔,不过一个多时辰,他究竟为何,会来到这偏僻之地?”

        辰御天与公孙同时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一个捕快急匆匆地小跑着过来,对众人道:“大人,有重要发现1”

        辰御天闻言神色一变,道:“带路!”

        随即,众人在那小捕快的带领下,来到了不远处的一颗杨树之下,只见那雪天寒与凌妙音站在那里,正微眯着眼睛微微看着树干上面的某处。

        辰御天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便看到在那树干之上,也有一个与画在那灰白石墙之上一模一样的蛇形印记!

        只不过,眼前这个,是由利器刻在树干上面的。

        “这是……一模一样的印记?”辰御天看了看身后的石墙,神色微微一变。

        雪天寒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指着另一个地方开口,“不止此处,那里也有。”

        辰御天顺着他的指向望去,便见在往前一段的破屋石墙之上,也有一个蛇形印记。

        见状,辰御天微微沉吟片刻,吩咐身旁的捕快道:“你等再次继续搜寻,雪兄,我们走!”

        说罢,他与雪天寒、凌妙音三人顿时向着那印记所在方向飞掠而去。

        身后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随即也跟了上去。

        走到那印记面前后,果然又在更前面的地方发现了类似的印记,再往前……再次发现了类似的印记……如此循环往复,直到他们来到了周记酒家门前的那条小巷子。...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5276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