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六 暗流起伏

章二十六 暗流起伏

        辰御天看了看竹竿顶端,微微沉吟起来。

        片刻后,他问身旁的周兴道:“周兴,本府问你一个问题,这竹竿如此之高,你们是如何将酒幌子挂上去的?”

        周兴闻言微微一愣,微微抬起目光看了辰御天两三眼,迟疑了一下后回答道:“回大人,我们的酒幌子通常都是用带钩子的长竹竿挂上去的。”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能否将那竹竿让本府一观?”

        “自然可以。”周兴目中带着一丝疑惑回到了店里,片刻后拿着一根竹竿走了出来。

        辰御天从其手中接过竹竿,微微打量了一下,目光停留在了竹竿顶端的那铁钩之上。

        此钩并不是很尖锐,加之岁月侵袭,使得其上布满了时光留下的斑斑锈迹。

        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

        他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刑恩铭,问道:“邢叔叔,能让我看看那颗悬挂在此的人头么?”

        刑恩铭点了点头,吩咐身边的周林将那头颅带过来。

        周林很快端着一个木盘回来了。

        木盘并不大,上面盖着一块白布,而在白布之下,便是那从竹竿上面取下的人头。

        见到这一幕,公孙立刻走了过来。

        辰御天与他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一只手轻轻捏起了白布的一角,轻轻掀开。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惊叫!

        只见那木盘之中,一颗血迹斑斑,面容狰狞的头颅,随着白布的掀起,再度出现在空气中。

        公孙仔细看了看这头颅的面部,随即微微摇了摇头。

        “面部已经被彻底破坏,想要从中看出他的相貌,难了。”

        辰御天点了点头,目光仍旧看着公孙与人头。

        公孙微微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道:“从死者脸上以及开始出现尸斑来看,死亡时间至少应该有两天以上,不排除那种可能性。”

        “明白了。”辰御天微微点点头,看了手中竹竿上的那铁钩几眼,眉头皱的更加厉害。

        他问一旁的周兴道:“周兴,本府再问你,这对面的酒家,你可了解?”

        说着,他伸手一指身后的那间酒家。

        周兴轻轻点了点头,回答道:“知道,这间酒家自我幼时便已经开张,前些日子原本的老板因故卖掉了酒店回了家乡。近日才又重新开张。不过这新老板,我们还未曾见过。”

        “原来如此。”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同时伸手在那面目全非之头的头发间抓了一把。

        而后,他的眉头锁的更加厉害。

        公孙看着人头微微沉吟了一下,问周兴道:“不知是何人第一个发现这人头的?”

        周兴道:“这人头是我与舅舅准备开张悬挂酒幌子之时共同发现的,当时附近也有不少人在此,他们皆可作证。”

        他话音方落,四周便是响起一片应和之声。

        “是啊……我们都看到了……”

        “没错……”

        闻言,公孙目光微敛,又问道:“那不知当时是什么时辰?”

        “时辰……”

        周兴闻言微微一顿,随即开口道:“我与舅舅开门迎客的时间向来都在辰时,那个时候应该也是辰牌时分……大概也就是半个时辰之前……”

        “半个时辰之前……我明白了。”

        公孙摸着下巴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先生已经明白是何人做下的这种恶劣之事了么?”周兴脸上瞬间涌上一抹期待的高兴之色,看着公孙。

        公孙不置可否,只是微微看了一眼周兴,开口道:“敢问公子,一般到达辰牌时分,街上大都已经开始热闹起来,行人一般也开始多了起来,对吧?”

        “正是。”周兴微微点头。

        “公子既然说是在辰牌时分出来悬挂酒幌子的时候发现的人头,那也就说明在此之前,这人头应该已经挂在了竹竿之上才对,但那时街上早已都是行人,为何会没有人先发现那悬挂着的人头?”

        公孙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百姓,缓缓开口。

        其话音落地的刹那,周遭的百姓们以及雪天寒、霍元极等九龙府中人,皆是不由自主微微一愣!

        “对啊……为何之前没有人发现呢?”

        “说的也是……这么大一颗人头,要是早就挂在了上面,没道理不会引起关注……”

        “不错,我等之前的确不曾见过此人头……”

        围观的群众们议论纷纷,使得周兴以及九龙府众人的目光都是微微一凝!

        “先生说的极是。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公孙微微一笑,说道:“如此看来,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在你们未出来悬挂酒幌子之前,这根竿子上也没有什么人头,一切都是在你们出来之后开始的。”

        听到这话,周兴顿时大吃一惊!

        “先生此言之意是……那人头就是在我与舅舅出来之后,到来到竿子下悬挂酒幌子的这段时间里挂上去的?”

        “不错!”公孙微微点头。

        周兴更加吃惊了,“可这么短的时间,应该没有什么人可以做到吧?”

        公孙微微摇了摇头。

        “公子此言差矣。普天之下,能够做到此事的人很多,只不过贵店的运气不太好,被某人选做了送还礼物的舞台,所以才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听到这话,周林越来越惊讶了。

        而一旁的辰御天,也是盯着那竹竿顶端,嘴角微微一翘,自语道:“送还礼物么……还真是特别的方法啊……只不过真的就只是送还礼物这么简单么?”

        他的目光不由望向了远处的天空……

        仿佛在与那个方向的某人对话……

        周遭的霍元极、雪天寒以及白凡等人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们的目中清一色的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刑恩铭同样是如此。

        “难道说……”

        他话未说完,便看到公孙微微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刑恩铭知道,这个动作不单单是噤声,还有这肯定之意,对自己猜测的肯定。

        “总而言之,事情就是如此,那个在竹竿上悬挂人头的凶手,对于贵店并无任何恶意,只不过是因为贵店很不幸的成为了他的实施自己计划的目标。所以公子也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在下也可向公子保证,日后绝对不可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公孙一边吩咐衙役们将人头的带回九龙府,一边对周兴如是说道。

        虽然周兴在听了这番话之后依旧是一头雾水,但他至少明白了一点。

        那就是那颗人头,似乎牵涉到了一些自己不应该了解的事情!

        ……

        ……

        于集看着对面熟悉又陌生的人影,握剑的手不由更加紧了几分。

        当他看到那道人影的一瞬间,他便知道,眼前之人,早已不复往日熟悉模样。

        否则,他又岂会做出背叛情义,杀戮手足这等天地不容的事情!

        “三哥,好久不见,小弟我甚是想念啊……”对面的人蒙着面,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于集的神色越发凝重。

        他的嘴也丝毫不落下风:“我可不记得自己有一个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兄弟。你既称我为兄长,那便不要这般藏头露尾,有种拿下蒙面巾,让我看看你究竟张得什么模样!”

        听到他的话,对面的人笑得更加厉害了。

        “三哥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开门见山,不给别人留丝毫余地,不过……既然你想见我的真面目,那就让你看看又何妨?”

        于集微微一愣,目中瞳孔猛然一定。

        黑色的蒙面布随着衣袖的闪过而彻底落下,显露出的,是一张让他如遭雷霆轰击一般的熟悉面容。

        “是你……真的是你?”

        似无法置信,又似早已有所预料,于集目中的诧异之芒越来越浓,一抹更加隐晦的警惕之色出现在眼底。

        “看来,官府所出具的通缉令所言非虚,大哥二哥还有四弟六弟他们,都是被你所杀?”

        于集握剑的手心早已湿润。

        但他的神色却缓缓镇定下来,体内的内力暗自运转,预防万一。

        “正是!”

        没有丝毫愧疚,也没有丝毫负罪感,对面的人看着于集,淡淡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弧度。

        于集脸色骤然变了一下。

        握剑的右手微微一颤。

        在此刻,他已然明白,对方的心中,早已不存往日的兄弟情分。他们之间,在这一刻,只存利益,不存情感。

        对方能够轻易做到这一点。

        但他能么?

        毕竟这是自己与众位兄弟最为宠爱的弟弟。

        “那挂在酒家竹竿上的人头,以及墙上的暗记,也是你所为了?”于集心中更加警惕,问道。

        对面的人再度点了点头。

        于集心中的警惕性提升到了极限,望着对面的人,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此大费周章的引我来此,看来你是想连我,也一起除掉了?”

        对面的人沉默起来。

        于集死死的盯着他,体内的内力运转全身各处督脉要穴,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片刻之后,他开口了。

        “你说的并不全对,我引你来此,并非单纯的想要除掉你,而是要给你一个决定生死的选择……”

        ……

        ……

        “四祖大人,如何了?”

        玄都城外,一处青山之上,一个青袍人盘膝而坐,微闭双目,似在打坐,又若在冥想,神态凝重之至,让人一眼见之,便不敢去打扰。

        青袍人面前,有两名知天命的老者恭敬而立。

        那青袍人看面容不过三十多岁,但却让两人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足见其身份之不凡。

        青袍人身旁,一个童子模样的少年责怪般地瞪了两个老者一眼,

        “嘘……噤声,四祖大人此刻正在动用心识感应四周,切勿发出任何声音,打扰到大人。”

        两位老者闻言,连忙无比恭敬的对着童子点了点头,道:“谨听灵童教诲,我等知错。”

        便在此刻,那青袍人周身内力一散,微微睁开了眼睛。

        童子现状,立刻拜道:“四祖大人,可是打扰到了您?离歌这就先让他们离开。”

        青袍人微微摆了摆手,道:“与他们无关,离歌你也不要太激动了……”

        “是,四祖大人。”

        离歌恭敬地点了点头。

        若是此刻辰御天在场,听到这青袍人的声音,必然会感到万分熟悉,甚至会因此,联想到当初在白水县时,那心识夺舍孙豹的覆天教四祖。

        四祖微微摆了摆手,示意离歌退至一旁,然后看向了那两名老者。

        此二人,正是九蛇会最后的两名蛇首。

        “四祖大人,情况如何?”

        那两名老者望着四祖,无比恭敬地开口说道。

        四祖微微摇了摇头。

        “情况很不好,方圆几十里,我的心识都没有发现岳凌霄的气息,看样子看应该是不在这个范围之中了。”

        “但他不在这个范围内又会在哪里呢?根据之前我们的探查,他最近的活动都在范围之中的啊。”一老者喃喃,自言自语道。

        一旁的离歌顿时皱起了眉头。

        见状,老者神色一变,连忙解释道:“四祖大人莫要误会,晚辈只是单纯觉得此时有些奇怪,并无其他意思。”

        四祖微微点了点头,说到:“我明白。你不必多做解释,因为就连我对此也觉得有些奇怪,要是他不在这个范围内的话,那就只剩下了两种可能……”

        “此刻的他,要么已经远离了京城,要么便是正在京城之中,你们觉得,哪种更有可能?”

        “这……”

        两位老者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目光一闪间,二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了远处的京城轮廓。

        “难道说……”

        ……

        ……

        噗嗤……

        于集张口猛然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此刻他的内脏已经被剑气全数摧毁了。

        他的身体轰然跪倒,双目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对面的人冷笑着,手中的长剑反射出强烈且森冷的剑芒。

        于集的目光彻底变了。

        他望着眼前的人,目光无比惊恐地开口:“你……你不是……”

        话未完全出口,剑光一闪之间,一颗硕大的头颅伴随着一抹飞溅而起的鲜红,旋飞……

        “有些话,你还是留到地狱里去说吧……”

        杀人者,望着于集死不瞑目的头颅,冷冷一笑,而后将其头颅再度用布包了起来,扬长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49062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