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四 大突破!

章二十四 大突破!

        听到柳煌翠的话,辰御天的目中,顿时闪过了一抹精芒!

        他想到了一个极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组织。那就是覆天教!

        他们想要得到风家至宝来打开风族圣地的封印,前提便是要得到九大蛇首手中的地图残片,而很显然,无论其他蛇首的想法是什么,但由于岳凌霄的原因,让他们的这个目的,及其难以达成,甚至无法达成。

        因此,覆天教不惜故意将与九大蛇首有仇的凌霄武引到京城,甚至故意泄露九大蛇首的行踪,以便借助凌霄武这把利刃,将岳凌霄彻底斩杀!

        这听起来似乎非常合理。

        但却有两个疑点难以解释。

        其一便是凌霄武风家遗孤的身份,他从未在江湖公开过这个身份,也从未使用过有关风族的内力,覆天教又是如何锁定了他的身份,知道他便是风族唯一的后裔的呢?

        其二则是第一封匿名信寄到太乙天府的时间是一个多月以前,但岳凌霄杀害武乘天公开反叛覆天教却是在半个月之前,时间对不上。且当时岳凌霄也没有反叛覆天教,他们此时泄露九大蛇首的踪迹,也得不到丝毫的好处。

        如此分析下来,那给太乙天府发匿名信的,应该不可能是覆天教!

        但若不是他们,又会是谁?

        辰御天再度陷入了沉吟。

        “等等……”忽然,他眼睛一亮。

        “我怎么就忘了此案牵涉到的,不只覆天教这一神秘势力,还有……”一念及此,辰御天脑海中不由自主回想起了在武家庄园遇到的那位张月鹿老者,此人接连数次都能够看破他的打算,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虽然还不太清楚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不过从当初柳三娘留下的只言片语来看,他们的目的,应该也是风家至宝的藏宝图……可是为何?”

        辰御天神色一变,目光微微涌现出一抹疑惑之芒。

        而他的这一抹神色变化,自然也没能逃过雪天寒的目光,他看着辰御天,目中微微掠上一抹好奇。

        一旁的玄曦,对此也是有些好奇。

        但就在他们准备询问之时,忽听门外传来了跑堂伙计的声音:“客官,有位官爷想要见您。”

        凌霄武听罢微微一愣,随即看向了一旁的辰御天。

        辰御天看了看与雪天寒、玄曦相互对视一眼,随即神色微微一凛,打开了房门,只见客栈伙计面带笑容的站在门前,在其身后,一个身着捕快官服的青年笔直如枪的站着,正是京畿府捕头周林。

        “周捕头,你怎会来此?”

        辰御天与玄曦带着一丝诧异看向了周林,周林看着二人,微微一笑,随即告诉了三人一个让人无比惊讶的消息。

        ……

        ……

        半个时辰前。

        京畿府门外的鸣冤鼓忽然响声大作,刑恩铭连忙更换官服,来到了大堂之前。

        升堂威武之声毕,捕头周林与几个衙役带着一个身形微胖的中年人来到了大堂之上。

        “拜见青天大老爷!”

        此人方上堂,倒头便拜,对着堂上的刑恩铭深深一叩首后,大声叫道。

        “堂下所跪何人?击鼓所为何事?”刑恩铭一脸威严,问道。

        “小人李云,乃是城西悦来老店的老板,之所以击鼓,是因为小人今天偶然见到了这张告示,发现这告示上面所画之人,与之前住在我店中的一个房客很是相像,所以前来击鼓告诉大老爷。”中年人连忙说道,同时从怀中取出了一张之前京畿府张贴出来的那张画着人头画像的告示。

        刑恩铭一听,立刻精神一震!

        “哦?你说这画像中人与你一个房客极为相似,此话当真?”

        “小人所言当然句句属实,岂敢有半句谎话欺瞒大人?”李云语气中微微带着一丝惊恐,连忙说道。

        刑恩铭微微点了点头,笑道:“本官谅你也没那胆子!既然如此,你便将有关那位房客的事情详细道来。”

        “是!”

        李云再度向着刑恩铭拜了一拜,随即开口道:“大概半个月前,那位房客与人结伴来到了我的客栈中住店,我见他们打扮的像个富裕之人,便将我店中最好的两套上房分别租给他们二人,他们也的确出手阔绰,直接付给了我三个月的房钱,还说那两套上房就给他们留着,就算他们近期不住,也不要让别人占了去。”

        “本来对于此类行为我并不在赞同,但看到他们出手阔绰的份上,也就同意了这个要求。没想到当天晚上他们二人一同出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过……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趁我们不注意之时离开了,毕竟他们也曾说过离开也不要让人占房的话。”

        “不过今早来了两个客人,说是要住那两间上方,而且只住一天,我想他们两人已经离开了大半个月,也不可能就在这一两天内回来,便将房子租给了那两位客人,可没想到,等我打开房门之后才发现,他们二人当日带来的行李都还原封不动的放在房间……”

        说到这里,李云的语气一下子变了。

        刑恩铭也微微眯起了眼睛。

        “看到房间里的情景,我觉得心中有些不安,正想来此报官,却在路上看到了这张告示……”李云拿起了那张告示,“这告示上的人,与那两个房客其中一个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就连脸上的这颗痣的位置,都完全相同。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听到这话,刑恩铭的目光已经彻底变了。

        面容相似或许还说明不了什么,但连脸上的痣的位置都能完全相同……

        这已经充分说明,那位房客,极有可能,便是那颗人头所属的身份。

        刑恩铭尽力压制着胸中的激动,一拍惊堂木,开口道:“李云,你可知此人的姓名?他在你们客栈的账簿之中,应该留有姓名才对。”

        李云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有的,有的……大人,我的确有那人的名字,他在我们店中所登记的名字,叫做孟星云,而那与他一同住店又一同消失之人的名字,叫做岳凌霄!”

        “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刑恩铭再也坐不住了,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睁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李云!

        “你……你说他叫什么名字?”

        李云先是被他如此反常的举动吓了一跳,平息心情之后才又道:“哦……他叫做孟星云,而他的同伴则名为岳凌霄!”

        “岳凌霄?岳凌霄……难道真的是他?”

        刑恩铭喃喃,神色沉吟间,目中的光芒越来越亮。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配合着震惊的神色,浮现在脸上。

        思来想去,他觉得此事不能再这样问下去了,便命令衙役带着李云下去辨认那颗人头究竟是否就是其口中所言的孟星云,然后派周林以最快的速度去九龙府通知辰御天。

        ……

        ……

        辰御天得知事情的原委后,立刻跟凌霄武等人告别,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城西悦来老店。

        等来到客栈门口,便见一大群衙役将门口封锁,一个看起来十分精明的捕快正站在门口四下张望。看到周林,立刻小跑了过来。

        “周头儿,你总算来了。”

        “大人呢?”

        “大人和九龙府的神捕们早就在里面了,还吩咐我见到你就赶紧带你们进去……”

        说着,精明捕快带着四人直奔客栈三层最里面的那两件上房。

        来到房间内,辰御天就看见刑恩铭以及公孙、霍元极等九龙府剩余众人全部都在里面,其中霍元极和武动天正在翻拣一个蓝色的包袱,公孙则站在一幅画的前面,怔怔出神。

        “大人!”

        “邢叔叔!”

        刑恩铭看到周林以及辰御天三人到来,连忙面带喜色地迎了上来,“你们终于来了……李云已经辨认过那颗人头的,如今已经可以证实,那人头正是属于其口中的孟星魂的。而此人,应该便是岳凌霄所杀的第二个人,也就是武乘天死后第二天被凌霄武他们发现的那具尸体。”

        听罢,辰御天立刻神色一动。

        雪天寒也是摸着下巴,陷入了沉吟。

        便在此时,翻拣包袱的霍元极与武动天,无意中从包袱内掉落了一样东西。

        这样东西掉落在地上,顿时发出一声极为清脆的金铁之音。

        厅内众人的目光随即被其吸引。

        只见那样东西是一方玉佩,温润晶莹,通体翠绿,却足有半个手掌大小。

        以玉佩而言,这样的尺寸,未免有些过大。

        辰御天盯着这一方大玉佩,顿时神色一变!

        因为他看到,在这方玉佩之上,刻着两个不算太起眼的小字:

        “风雨。”

        看到这两个字,辰御天顿时明白了。此物,并非属于这房间中的主人孟星云。而应该属于当年被他们与覆天教联手灭掉的风家,因为“风雨”二字之中的“风”字,象征着的便是风家所代表的圣武八大圣族之一,风族!

        至于那个“雨”字,象征的则是同为八大圣族之一的雨族。

        白凡曾言,圣武时代八大圣族之中,时空二族以及风雨二族之间的关系极为紧密,两族族人多有联姻之举,这玉佩,或许便是当初风雨二组某两位族人联姻之时的信物……

        至于此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想来应该是当年灭掉风家之后,孟星魂顺手牵羊从风家把此物带走的吧……却不想他会再次遭遇横祸,让这块玉佩落入官府手中。

        “下次若有机会,便将此物交还给凌兄吧。”辰御天正这么想着,便见到众人对于房间的搜查已经接近尾声。

        孟星云的房间内并没有太多有用的证据,不过霍元极和武动天还是从包袱里找到了他的官凭路引以及身为九蛇会蛇首的信物,由此,其身份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

        于是众人便来到了隔壁岳凌霄的房间搜寻。

        相比于孟星云的房间,岳凌霄的房间内留下的行李并不是很多,除了一个包袱之外,便只有一把长剑,凌妙音拿起那长剑仔细看了看,随即微微摇摇头。

        这是一把非常的普通的剑。

        于是众人将目光转向了岳凌霄留下的包袱。

        包袱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几件换洗的衣物和两本书,其余便是一些黄白之物,想来应该是进京的盘缠。

        公诉从衣物中找到了一张官凭路引,打开一看,只见上面本应写姓名的位置上写着“岳凌霄”三个大字,这也足以说明这个包裹以及房间的确就是岳凌霄的。

        只是这房间之中,几乎没有任何有用的发现。

        刑恩铭微微皱了皱眉头。

        好不容易找到了凶手留下的东西,却在其中没有发现半分有用的证据,这让他很不甘心。

        忽然,他眼睛一亮,似是又想到了什么,问一旁的李云道:“李云,你可还记得这个房间的房客的相貌?”

        李云闻言,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当然记得!大人,因为他们两个人当初出手十分阔绰,所以我对他们的印象还比较深刻,否则也不会在看到告示之后便认出那上面的人便是孟星云了。”

        听到这话,刑恩铭顿时高兴起来,连忙道:“当真?那你且随我来。”

        说着,他直接带着李云离开了房间。

        对此,众人面面相觑,不知他带着李云究竟要做什么。

        唯有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他虽然已经猜到了刑恩铭究竟想要做什么,不过却并不认为那样做会有效果。不过让刑恩铭去试试,倒也无碍。

        想到这里,他再度叹了口气,随即目光略显凝重地回到了桌上的那个包袱上。

        不知为何,在看到那个包袱里的东西的一刹那,他的心中便是莫名的生出了一丝古怪之感。

        但他却又说不出究竟是那里古怪。

        那似乎只是一种直觉,一种本能的反应。

        “或许是我多虑了吧……”沉吟半晌,辰御天看着那包袱,喃喃自语了一句,随着众人陆续离开房间,他只好苦笑了一声,临走之前,再度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包袱……

        ……

        ……

        翌日,京畿府在全城发出了海捕文书以及通缉令。

        所通缉的对象,正是岳凌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4659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