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二 太乙天府的目的

章二十二 太乙天府的目的

        “死者全身衣衫上下有不少刀剑划破的痕迹,但身体之上却没有一丝伤痕,可见死者应该是修炼了类似金钟罩一般的防御武学,所以才能造成如此现象。”公孙指着那被发现的无头尸体,对众人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走上前来,将无头尸体的右臂手腕处的袖口捋起,果见一个狰狞的伤疤赫然呈现在眼前,与凌战舞等人身上的几乎没有任何不同。

        “他果然也是九蛇会的蛇首!”玄曦在一旁点了点头。

        辰御天点了点头,仔细围着那无头尸体转了两圈,随即看向了一旁捂着孙女眼睛不让她看到眼前一幕的老者。

        “老丈,你过来看看,此人的衣物可是昨晚那个到你家的凶恶之人所穿的衣物?”

        那老丈将迟疑了一下,旋即让孙女待在原地,自己走上前来端详,只看了一眼,他便是面色骤变,慌忙对辰御天道:“是的,大人,此人……此人就是昨夜来到我家的凶恶之人!老朽记得这身衣服,还有这个伤疤,老朽就是见到他和那养伤之人身上有同样的伤疤,才会以为他们是相熟的朋友!哪能想到……”

        老者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

        辰御天明白他为何叹气,随即再度仔细观察了一番无头尸体,尸体的死因从颈口处喷涌出的血迹便能够判断,而现在需要确定的是,他有没有如之前的几个死者一般,中了摧心剑气。

        一般来讲,死者既然精通金钟罩一类的防御武学,若想要破去他的防御再取其性命,绝非易事,最佳之法,便是让攻击由内而外发动,先攻击防御较为薄弱的体内,从内而外,进而夺命。

        若从此处分析,那么死者必然是中了摧心剑气才对!

        但这毕竟只是臆测,没有实际的证据支持。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目光从无头尸体身上转移,看向了现场四周。

        此事方圆数尺的范围已经被官府全数封锁,京畿府捕快、永丰县衙役以及九龙府神捕三方人马分散四周,正在对整个案发现场进行彻底的搜查。不过截至目前,他们还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辰御天微微松了口气,目光无意间在四周扫过,却是发现雪天寒正半蹲在一棵树下,聚精会神地观察着什么。

        “雪兄可是有什么发现?”

        辰御天笑着走了过去,连同玄曦以及凌妙音两女,来到了雪天寒跟前,然后便是看到雪天寒微微皱着眉头,凝视着手中一物。

        那是一块沾着尘土的白色碎布片!

        从布片的面料来看,应该是属于丝绸衣物的一部分,这种面料的衣物并不容易破碎,再加上那破碎处的边缘没有一丝杂乱,可以确定应该不是无意中被树枝挂住而扯下来的,而是……被某种利器从衣物上生生切割下来的。

        而且这碎布片乃是白色的,但死者的身上几乎全部都是颜色比较深的衣服,即便他里面的确穿了一件丝绸里衣,但那件衣服上没有任何残破之处,显然也并不是死者从死者衣服上割下来的。

        那么这又是从谁的衣物上割下来的呢?

        结果不言而喻。

        “这是凶手留下的?”凌妙音用试探性地语气开口。

        雪天寒点了点头,“算是吧……”

        “什么叫做算是吧?”凌妙音带着一丝疑惑皱了皱眉,问道。

        “因为我也不能完全确定,所以只能说是算是吧。”雪天寒认真地回答道,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辰御天,发现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碎片看,便伸手将东西给了他。

        “这是在此树下面发现的,应该是凶手与死者在打斗的时候被死者的兵刃割下来的,不过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看到死者的身上有任何兵器的存在!”雪天寒说道。

        辰御天从他的手中接过那块布片,微微眯起了眼睛,但当他将布片的另一面翻倒眼前观察之时,只是看了一眼,心中便好似有一道惊霆猛然闪过,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是……”

        一旁玄曦带着一丝好奇地看了一眼,发现在那布片的背面,有几条比较特别的花纹。

        雪天寒也看了看那花纹,又看了看辰御天呆滞的神色,目中露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便在此时,公孙的初步尸检基本完成

        ……

        ……

        “死者名叫莫凌霄,林州山阳县人氏,这是从他身上找到的官凭路引,还有他身为九蛇会蛇首的信物。”公孙指了指从地上那两件从死者身上搜出来的物件,对众人说道。

        辰御天拿起了官凭路引看了看,随即又拿起那块玉佩瞧了瞧。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公孙,问道:“那死者的死亡时间呢?还有,他可曾中了摧心剑气?”

        听到这两个问题,公孙微微点了点头,开口道:“死亡时间大概在四五个时辰之前,这与老丈所说的情况基本相符,可以确定死者应该就是那养伤之人,如果没有差错,他应该就是逃亡中的岳凌霄。”

        听到这话,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

        一旁的刑恩铭则是脸色阴沉,一脸怒容。

        这岳凌霄三番两次在京城天子脚下害人性命,之前甚至还刻意要将人头被自己杀死的人头送往官府,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真是太不把他们这些公门之人,放在眼中了!

        “这家伙胆子挺大的啊……”就在这时,武功天忽然开口说道。

        辰御天神色微微一动,看了他一眼,其余众人也是略带着一丝惊诧之色的望着他。

        刑恩铭以及陈涛则是带着一丝茫然地开口问道:“武大人此言怎讲?”

        武动天笑了笑道:“请二位大人再仔细想一想,若将凶手替换成我们自己,让我们站在凶手的立场去考虑,如果我们自己在杀掉了人之后,一般会怎么做呢?”

        刑恩铭和陈涛互相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是混迹官场多年之人,自然能够听明白武动天此言的真意,便问道:“武大人的意思是……凶手的行为有些不符合常理?”

        武动天微微点了点头。

        刑恩铭眯着眼睛仔细想了想,说道:“是了……如果是一般的凶手,杀了人的第一反应便是逃跑,逃得越远越好,但本案的凶手明显是反其道而行之,这都已经案发将近半个多月了,居然还一直都在京城范围内游荡,还时不时多杀几条人命,简直不像是一个在逃的逃犯……”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顿下来,眼睛猛然一亮!

        “难道……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逃命,或者说,从一开始他选择离开京城时,便不是为了逃命,而是为了……将这些后续的死者一个一个的引出来杀死?”

        刑恩铭的脸色骤然变了!

        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猜测,但从目前凶手所做的种种行为来看,却又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会发生。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九蛇会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刑恩铭,毕竟此事不但涉及到了此案,还涉及到了八大圣族已经覆天教等圣者之秘,这些,在没有经过四圣们的允许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而刑恩铭在不知道九蛇会等事情的情况下,就能将凶手的目的推演的八九不离十,可见其本身的推理能力亦是不弱。

        只不过他终究还是缺少了重要的信息,是无法将这个拼图完完整整的拼接在一起的。

        “岳凌霄逃离京城的动机的确如邢叔叔所言,是为了伺机将九大蛇首一一引出并杀害,目的,应该就是不想让那记载着风家至宝藏宝之地的地图残片落入覆天教的手中。只不过至今我还想不明白的是,为何他一定要在杀人之后让死者身首异处?莫非只是他杀人的怪癖?”

        辰御天在心中暗自思量道。

        “不,应该不会如此简单……他如此做,必有深意才对,可他究竟有什么目的呢?还有……”

        一念及此,辰御天下意识地看了看手中那块白色布片上的花纹,微微皱了皱眉头。

        “……此物,又怎会出现在杀人现场?”

        思绪落下的刹那,他的心中猛然浮现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但却终身难忘的人影。

        那是……凌霄武!

        ……

        ……

        一件洁白的衣袍轻轻的挂在衣架之上。

        衣袍很新,看起来似乎是刚刚洗过一般,搭在衣架上,隐隐有着一滴滴水珠,从上面滴落。

        而在衣袍的下摆,右下角的位置,有一处似被刀剑等利器割过的痕迹,使得前摆与后摆相比,明显少了一块。

        一只素手忽然捏起了那少了一块的前摆。

        一张好看的俏脸随着素手的出现而出现,她的俏眉微微蹙起,似是在心疼那破损的衣物。

        旋即她目中带着一丝幽怨,望向了身后。

        那里,正有一个身着男装的少女与一个蓝衣男子并肩而坐。

        而那一缕幽怨的目光,正是望向那名蓝衣青年的。

        “呃……”看着少女那幽怨的眼神,蓝衣青年无奈苦笑了一下,身边那身穿男装的少女见状,不由自主大笑起来。

        “嘿嘿……叫你这臭屁精再显摆,这可是潇潇姐一针一线亲自缝制的衣服,结果你穿了才不过几日,就被人划破了……真是……”柳煌翠看了看凌霄武,打趣道。

        凌霄武闻言,微微苦笑了一下。

        雨潇潇拿着那块破损的地方看了许久,方才眉头微蹙着放开,来到了柳煌翠与凌霄武的面前,坐下。

        “潇潇姐,你发现了什么?”柳煌翠连忙凑了过来,笑着问道。

        雨潇潇满脸凝重,看着凌霄武,目光隐隐有些复杂起来:“我仔细看过,那种整齐划一的豁口,应该不是什么刀剑还能切割出来的,那一块,应该是被一道剑气切下去的,对吧?”

        “剑气?”听到这话,一旁的柳煌翠也是不由自主惊讶了起来。

        “居然还有能够碰到你衣物的剑气?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柳煌翠惊讶地看着凌霄武,开口问道。

        凌霄武苦笑了一下。

        因为自身太乙仙魔功体的特殊性,在一般情况下,自己在罡气离体境内所形成的护体罡气,都会比一般人多一层,也正是因为这多出来的一层,使得自身防御几乎达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毕竟,一般情况下,再强大的攻击,最多也就只能够破坏自己一层的护体罡气。另外一层,多数人都不会预料到,自然也不可能会被破。

        正因如此,当柳煌翠以及雨潇潇发现衣服上的那一块竟然是被剑气切割下去的时候,才会显得如此惊讶。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在战斗中,被一道剑气破掉了两层护体罡气。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

        “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头,不过他的剑气的确很诡异……因为他并没有破坏我的第一层防御,而是直接穿过了这一层防御,直接破坏了第二层。就像他的剑气似乎……能够穿透内力一般。”

        “穿透内力?”柳煌翠惊呼起来。

        雨潇潇也是目光一闪,捂着小嘴的同时双目瞳孔骤然紧缩,她想起了一个有关以往太乙门的传说。

        凌霄武显然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微微摆手笑了笑,“放心,按照传说来看,那剑气最多能够穿透一次内力,我的仙魔内力共有两层,下次只要小心一些,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雨潇潇迟疑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

        柳煌翠问道:“那此人……与你的仇人有没有关系?”

        听到这个问题,凌霄武微微沉吟了一下,开口道:“他……应该也是我的仇人之一,只不过不知为何,他们竟然自相残杀起来……而且我还亲眼看见,他在杀了人之后,将对方的头颅割了下来。”

        “你说他割掉了死人的头?”柳煌翠眼神猛然一变,惊呼道。

        凌霄武点头,目光同样有些凝重。

        “照这样来看,我们之前在路上发现的那具无头尸身,应该也是他们之一了。”雨潇潇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开口道。

        其余二人皆是点了点头,旋即柳煌翠微微眯了眯眼睛,开口道:“凌大哥如此看来……那个给你寄出书信的神秘人,其目的应该应该也很不简单,说不定,便与当年你们风家被灭门有关。”

        听到这话,凌霄武的眼神骤然微微一冷。

        “你的意思是……”

        “你想想,咱们太乙天府自从成立之后,便一直在江湖上寻找当年九蛇会的那帮强盗,可是却一直一无所获,足见这些家伙们隐藏的够深,但那个给你来信的神秘人,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告诉你他们都隐藏在京城,叫你到京城来报仇,这本就有些奇怪吧?更何况我们一到京城,昔日那些九蛇会的强盗们便纷纷开始死于非命,从时间上来讲,这实在是太过巧合了一些……我总觉得,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我们……还是要小心为上。”

        柳煌翠一改之前的嬉笑之色,无比凝重地开口道。

        闻言,凌霄武也是无比凝重的点了点头。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4042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