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一 人头再现!

章二十一 人头再现!

        旗山原本只是玄都周遭一座的荒山,那里久无人烟,只有鸟兽横行,偶尔会有一些附近山村的一些猎人为了猎取猎物而来此,但这也是少数,因为这山中鸟兽以凶禽猛兽居多,此类猎物对于一般的猎人而言,极端危险,所以来此打猎者,亦是稀少。

        但今日从清晨开始,整个旗山地界却一反往日的宁静,变得极为热闹起来,不但有大批的村民聚集,更有官府中人急匆匆赶到,看神色,似乎在这荒山中,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的确是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就在今日的清晨,有人,在这旗山地界,发现了两颗血淋淋的人头!

        在这种平静的小山村当中,死人当然算得上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很快,周边的几个山村村民都是被惊动了,村长们更是在震惊间连忙派人进附近的永丰县城报官。

        官府的捕快们很快便来了,不过来的不仅仅是永丰县捕快,更有京城来临的九龙府神捕。

        辰御天众人以及刑恩铭等京畿府人马在永丰县令陈涛的陪同下,来到了旗山地界。发现人头的地方早已被陈涛下令封锁,那两颗人头也被从之前的地方移到了其他地方。只不过为了防止破坏他们原本的情形,并没有做任何的处理。

        “那两颗人头就在这里,请诸位过目。”陈涛带着众人来到了现场附近的一张木桌旁边,指了指桌子上被白布覆盖起来的两样物什。

        辰御天看了看那被白布覆盖着的东西,虽然具体的样子都已经被白布掩盖了,但还是能够看到洁白的白布隐隐有着死死猩红之色映出,更有浓烈的血腥之气,从白布下面飘散而出。

        身后的雪天寒闻到这股气息,顿时皱起了眉头。

        辰御天知道他的脾性,明白他应该是洁癖又犯了,微微摇了摇头,随即又看向了面前白布掩盖住的物什,向着陈涛微微点了点头,陈涛得到授意,伸手将那两块白布掀开,露出了那两颗鲜血淋淋的头颅。

        虽然同样沾着血迹,但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其中一颗上的血迹,明显要比另一颗上的新,另一颗上的血迹显然已经完全便成了紫黑之色,而那一颗上的血迹却还隐隐泛着鲜红,应该是沾上去还没有多久。

        这是两颗在不同时间被割下的头颅!

        这一点,除了在看到人头第一眼时便转身离开的雪天寒外,是所有看到了它们的人,都能够想明白的事情,也是这两颗人头最明显的差异。

        公孙仔细将人头上的血迹检查了一遍,然后微微冲着周围的捕快们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进行清洗了。捕快们以及现场的仵作们拿来了清水,将那两颗人头脸上的血迹清晰干净,而就在他们原本的面容露出来的那一刹那,众人之中的唐凤玲,猛然发出一声惊呼!

        “居然是他们!”

        这一声,使得周围九龙府众人的面色皆是一变,唯有辰御天微微皱起了眉头,在鲜血被搽拭干净的那一刻,他已经看出来了,那颗血迹较新之人的面容,毫无疑问正是那日在案发现场所见到的可疑之人,也是记载于武乘天札记之中的九蛇会九大蛇首之一!

        另一颗人头的面容辰御天虽然并不认识,但能够让唐凤玲其这么大反应,又同时与那可疑之人的人头出现在眼前的,唯有那日在武家庄园门前见过的那两人之一,也就是先前那一起案子的死者,凌战舞!

        没想到,他们的人头,竟然会在这样一座荒山之中被人发现,更没有想到的是,那昨日还私下与释洞机见面的可疑之人,今日居然也成为了断首之尸,被人抛于荒野。

        “咦?爷爷,此人……不就是昨天到我家里的那个凶凶的大叔么?”就在此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个无比稚嫩的声音,辰御天目光一闪,视线循着那声音望了过去,透过那拥挤的人群,便见一个大概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站在一个大概六十多岁的老者面前,指着那其中的一颗人头的,开口说道。

        那老者听了她的话,连忙去捂她的眼睛,不让她看到那些东西,但这明显已经迟了。

        霍元极也注意到了这对祖孙,便拿着一颗玄都城中孩子们都特别喜欢的一种硬糖来到了那个小女孩面前,笑眯眯地说道:“好可爱的小姑娘,哥哥请你吃糖好不好?”

        小女孩兴许也是没有见过这么和蔼的大哥哥,迟疑之间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老者,老者看了看霍元极,说道:“公子,这怎么可以……”

        霍元极却是笑道:“老丈莫要客气了,只是一块糖而已,不必拒绝……”

        老者闻言微微沉默了片刻,随即才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说道:“影儿,还不快谢过大哥哥……”

        “谢谢大哥哥……”名叫影儿的小女孩连忙弯腰致谢,旋即从其手中将那块糖接了过去,十分爱惜地摸了许久,方才有些不舍一般的将其放到了嘴里。

        “好甜……”少女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霍元极微微一笑,旋即又拿出了一块糖给她,小姑娘显得非常高兴,但其身旁的老者,却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霍元极看着他,问道:“老丈莫不是有什么心事?为何如此愁眉不展?”

        老者看着他,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即似是将一切都豁出去一般,开口道:“大人,我知道你是官府中的大人,老朽我也不瞒你了,想必大人你应该也听到影儿刚才说过的话了,她说的没有错,那两颗人头之中的其中一颗的主人,就在昨天夜里,曾经来过我们家……当时,我们家中还有一个被影儿从山林中救回来的陌生人……”

        “哦?陌生人?”这时,辰御天也走了过来。

        老者看着他方才那般样子,心知眼前这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年轻人应该就是这次官府来人中地位最高的人,连忙毕恭毕敬道,“是的,他是影儿昨天从山林中救回来的,当时发现他的时候,他几乎全身上下都是血迹,但只是修养了半天之后,他的伤口便在药效的作用下渐渐痊愈,老朽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恢复力惊人的伤者,是以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

        “他在我们家里修养了一天,原本打算第二天就走,可就在夜里,那个人来了。”他伸手指了指那被洗干净血迹,但却明显不是凌战舞的另一颗人头,开口说道。

        辰御天与霍元极皆是一惊,周边九龙府以及刑恩铭也发现了老者的动作,纷纷在惊疑之间,缓缓凑近。

        “那个人很凶,一来就大吵大闹的要与那个陌生人决一生死,但那个陌生人对他却显得极为亲切,老朽以为他们是朋友,便没有去理会,但他们彼此聊了一会儿后,便一前一后的离开,说是要去外面好好叙叙旧,还问我此地有没有酒馆之类的地方,我告诉了他村里唯一的酒馆的地址,然后他就笑着离开了。当时他离开的时候带走了自己的一切,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要离开了,只是当时也没有多想,直到方才看到这颗人头。才……”

        “才知道他的离开是为了杀人,对吧?”辰御天接口道。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

        众人陷入了沉默。

        从老者的口中,可以肯定应该就是那个养伤的陌生人杀死了死者,但现在的问题在于,那个人究竟是谁?他会不会就是逃走的杀人凶手,一连杀死了数名自家兄弟的九蛇会第九蛇首岳凌霄?若真是他,那么他又是因为何种原因而受伤的呢?

        “岳凌霄的身上,很有可能就有那几个死者手上的地图残片,攻击追杀他的人,目标应该也就是此物,那么对方,会是覆天教么?”这个念头在出现的刹那,便被辰御天暗自摇头否定了。

        “不,不可能!如果覆天教想要得到地图残片,以他们私下与死者见面的情况看,他们大可命令岳凌霄将地图残片奉上,毕竟从某种意义而言,九蛇会也算得上是覆天教的一个外部势力了。”

        “但,如果覆天教用这种方法无法从岳凌霄的手中得到残片,那么答案就只有一种,那就是岳凌霄很有可能已经叛变了覆天教,他不想将手中的地图完整的交给覆天教,或者说……他并不想让覆天教,得到他们当年埋藏的风族至宝与绝学秘籍。”

        “如此说来,那么岳凌霄杀死昔日同为九大蛇首的目的,恐怕也是因为这个了。”

        一番梳理,一条逐渐明晰的线出现在了辰御天的心中,一种从未有过的明悟之感,充斥在他的心头,让他在刹那之间,有了一种非凡的舒畅感。

        但即便如此,却也依旧还有几个点未明,无法真正的串成一条线。

        首先便是岳凌霄的行凶手段,即便是不想要让地图落入覆天教之手,但面对昔日的生死弟兄,也绝对没有必要做到割下头颅带走的地步。其杀人之后斩首的行为,依旧是个谜。

        其次便是这些离奇出现的人头,岳凌霄故意将被自己杀死的兄弟们身首异处,究竟又有怎样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两点,便是目前最为困扰辰御天的两点。

        甚至还有那神秘的刀锋组织,他们又是为何,要介入到此事之中,莫非他们,也在觊觎着八大圣族的至宝?

        这尚且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而当务之急,是找到另外一颗人头的尸首,依照前次的经验,在那具尸首之上,或许还可以发现能够证明死者的身份之类的证物。

        比如玉佩,比如刺青伤疤……

        “老丈,可否告知贵宅所在之处。”他深深凝视着那可神情略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人头,旋即将目光望向了老者。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接着便在他们的要求之下,带着众人来到了他们所居住的地方。

        这是一座紧挨着山野密林的农家小院,众人虽然没有进去,但从栅栏外可看到院子里种植着很多的药材,晒在外面的竹篾里,也隐隐散发出阵阵药香,显然其中也是药材。

        看着眼前一幕,公孙看向那老者的目光,顿时微微一变,显然,这老者,应该便是这一带的山野郎中,毕竟这周遭的村民全部依靠猎取山物过活,被猎物抓伤自然也是常有之事。有这样以为山野郎中在此,猎人们的性命就会有保障的多。

        “这里就是老朽与影儿所居住之地了。”老者对着辰御天微微道。

        辰御天看了那院落一眼,随即目光不动声色地在四周划过一圈,众人见状,对于他的目的,大都明了。

        “我明白你想要从凶手离开的方位判断出尸身的所在位置,但这真的可能么?毕竟那位老丈可没有看到他离开的方向……”武动天看了他一眼,低声传音道。

        闻言,辰御天却是忽然一笑,说道:“这当然是可能的了,你想想,如果凶手的真的是岳凌霄,那么死者身为昔日的九大蛇首之一,面对杀害了自己数名兄弟的凶手,他最可能的举动是什么?”

        “当然是报仇!”武动天不假思索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们的死者所做的选择也是这个,所以他一定会选择一个适合双方战斗而且不会因引起周围人骚动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往往只有两种,远离村落的荒山以及这附近的老林。但荒山由于凶禽猛兽太多,一般人都不会如此选择,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地方,便是那处密林。”

        说着,辰御天目光一闪,望向了极远之处,那一片葱茏的密林。

        众人很快来到了密林近处。

        辰御天轻轻伸手,众多九龙府捕快顿时分散开来,分四路进入密林,搜索无头尸身,片刻之后,从西方传来了一声口哨,那,是辰御天事先约定好的,发现尸身的信号。

        听到这哨声,辰御天顿时一笑。

        果然找到了。

        众人顺着口哨的声音深入密林,没有走多远,便是看到前方地面上,一具无头的尸身,凄凉的倒在地面上。

        颈口处,满是喷溅的血迹。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3883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