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九 灵狐出关

章十九 灵狐出关

        望着那一本写着“札记”二字的书,辰御天的心头充满了无限的惊讶。

        恐怕就连柳三娘都不会想到,她随口胡诌的为了引他们上当的,那所谓的武乘天留下的遗物,居然真实存在,而且就在武乘天夫妇平日里起居的卧房墙壁内。这恐怕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

        辰御天轻轻叹了口气,今日虽说历经了一番危机,但是能够找到这本札记,此行便不算是毫无意义,只是这一次的经历对于玄曦而言,似乎算不上是什么好事,想到那丫头最后在自己怀中娇羞的模样,辰御天便是不由一阵失神。

        半晌之后,他缓缓的回神过来,深深地看了一眼窗外,不由回想起了方才在武家庄园的一幕……

        “御天,你……”玄曦俏脸通红,无比娇羞地看着将自己抱在怀中的辰御天,却不知究竟该说些什么。

        “好了,没事了……你可以下来了么?”辰御天深深地看了一眼那老者与柳三娘离去的方向,轻轻松了一口气之后,方才回头看向自己的怀中的娇羞少女,用颇为宠溺的语气开口说道。

        说完,他便作势要将怀中的少女放下。

        但玄曦的脸,在这一刻却是更加通红起来,只听她用低沉的声音弱弱的开口,说道:“不,不要……能不能,先把我放回床上?”

        辰御天微微一愣,似乎是因为少女的声音太低而未能听到,便道:“你说什么?”

        玄曦的脸越发的红了,声音也随着越发低微,“我说能不能,将我放回到床上?”

        “呃……你说什么?能不能大声一点?”

        “我说……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回到床上?”少女似是忍无可忍一般大声叫道,辰御天闻言连忙点了点头,连同卷着她身体的棉被一同回到了房间,将她再度放回到了之前的床榻之上,静静地看着她。

        “你能先出去么?”床上的少女依旧俏脸绯红,看着辰御天,脸红的似能够滴出水来,目中更是隐隐带出了一抹罕见的窘迫之色。

        看着她如此模样,辰御天微微皱起了眉头,猜测道:“难道你……”

        他只说出了前三个字,就见到玄曦的脸越来越红,而那一抹窘迫之色也是越发浓重,一双眼睛更是隐隐有着丝丝水滴凝聚。

        “我明白了……”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随即拿起了那落在瓦砾之中的书,离开了房间。

        半晌之后,房间的门才缓缓打开,玄曦穿着一套明显不算是她自己的衣物走了出来,俏脸通红地凑近辰御天,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踮起了脚尖,柔软的嘴唇,瞬间印在了辰御天的唇上。

        辰御天双目猛然睁大,脑子更是在刹那间完全一片空白起来!

        “别……别误会,这只是看在你今天及时赶来救了我的奖励。”唇分,少女的望着辰御天茫然而又有些疑惑的眼神,俏脸通红无比,如是开口解释道。

        辰御天伸手摸了摸嘴唇,一脸茫然,心想如果这样也算是奖励的话,那也未免太贵重了吧……

        少女看着他既茫然有欣喜的样子,羞涩地垂下了头……

        玄曦坐在自己的房间中,回想着这让人心动而又羞涩的一幕,一张俏脸,不由微微泛起了红晕……

        “真是羞煞人也……不知道那块木头,有没有察觉到人家的心意呢?”望着窗外明亮的皓月,她的心渐渐地无法平静,毕竟,今晚的行为,对于她这样一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而言,简直就是最大的叛逆了……

        “哎呀……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想着想着,她害羞地摇了摇头,转身上床睡觉,但却睁着明亮的眼睛,望着窗外的皓月,不知又在想些什么……

        ……

        ……

        辰御天缓缓闭上了眼睛,收回思绪,半晌之后,他再度睁开眼睛,深深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札记》。

        之前在武家庄园没有时间细细查看这本札记,此刻回到了九龙府,他也终于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好好阅读一下这本札记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缓缓翻开了这本札记的第一页。

        ……

        ……

        而,就在他翻阅札记的同时,在京城郊外,一个极为普通的密林当中,此刻正有一个神秘的黑袍人静静地站着。此人大约四十余岁,面白无须,手中拿着一个惟妙惟肖的玄武玉雕,一双无比深邃的目光望着天空中来临的人影。

        在他前方的虚空中,三道人影闪电一般地从天而降,落在了这黑袍人的面前,无比恭敬地抱拳道:“见过玄武大人!”

        黑袍人玄武微微摆了摆手,看了看眼前的三人,正是从武家庄园内离开的柳三娘和老者,以及被他们特意掳来的武夫人。此刻的武夫人因承受了柳三娘的折磨而不省人事,是以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处何处。

        “她就是武乘天的妻子么?”玄武淡淡的看了武夫人一眼,“真是个美人儿,没想到那武乘天一把年纪,居然还有如此艳福,真是令人羡慕。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被某人动过了呢?”

        说着,黑袍玄武眼角余光看了柳三娘一眼。

        柳三娘身子一颤,连忙跪下解释道:“玄武大人,妾身也是为了从她的嘴里得到我们想要的答复,绝非出于私心。”

        黑袍玄武微微一笑,伸手扶住了正欲下跪的柳三娘,笑道:“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如此不知自珍自爱的女子,就算是被你折磨致死,我也不会对你有半分责怪,不过……此女毕竟是我们接下来计划的重点,所以你平时玩弄她可以,但绝对不可以损害到她的性命,明白了么?”

        感受着玄武手中那玉雕内的内力波动,柳三娘连忙重重地点了点头。

        随即,玄武的目光看向了那张月鹿老者,轻轻笑道:“见过人了?”

        张月鹿点头道:“见过了,不过并不是很让人感到满意,老夫还真是有些搞不懂,就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也值得你和朱雀他们如此重视?”

        “或许他还有些不完美,不过这不正是我们关注他的乐趣么?你要知道,我们之所以会如此,是先天血脉所致,而他却是凭借着自己的天赋与能力……我倒是很期待,他究竟能否走到我们这一步呢?”玄武目中露出些许的期待之色。

        “怎么可能?我们能够做到这一步,是血脉天生所致,他不过一个普通人血脉,能够修炼到如今的地步已经算得上是惊才绝艳了,又怎么可能达到你我的程度?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老者坚决地摇了摇头,否决了玄武的话。

        玄武没有和他继续争论这个话题,他睁开眼睛缓缓看了看听着他们谈话一脸茫然的柳三娘,又看向了天空,似乎在这天空之上,有什么极为特别的东西,一直吸引着他们的目光。

        “今夜的天空很特别。”他说。

        柳三娘茫然地看了看天空,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之处,不由更加茫然地看着玄武与那老者。

        “是啊……族星闪耀,想来是有族人要觉醒了。”老者同样看着天空,点了点头道。

        柳三娘极为怀疑地抬头再度看了看天空,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心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这两个人都出现了幻觉不成?

        玄武与老者并没有理会她,而是望着天空,自顾自地说道:“应该是她吧?”

        老者也点了点头,说道:“嗯。算算日子,也的确应该到了。”

        “你好像很期待她的觉醒。”

        “你不也是么?”老者看着玄武,满脸笑意。

        柳三娘看着二人,一脸蒙圈,完全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她”,究竟是在指谁。

        ……

        ……

        与此同时,在玄都九龙府内,一个偏僻角落的房间中,一个沉睡了许久的少女,正经历这此生最为重要的一次蜕变!

        九条参天一般的灵狐之尾虚影整整齐齐的排在后面,每一条尾巴的虚影中,都传出了一股无比强悍的波动,更有着一股无人可以察觉到的异力,混杂在内力气息之中,传荡扩散而开……

        而在无尽遥远的天空之上,一颗沉寂了万古岁月的星辰,在感应到这股异力之后,于这万古后的夜空,第一次绽放出了属于自己的光彩……那是一种其他人看不到,但却真实存在的奇异光彩。

        “粉红之色,是魅么?”地面密林中,黑袍玄武望着虚空中绽放出耀眼之芒的星辰,陷入了沉吟。

        “魅星,这可是自从大破灭之后,从未显现过的星辰!”老者露出了无比吃惊的神色,开口说道。

        柳三娘茫然地望着夜空,她依旧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她并不知道,那颗星辰,乃是一个神秘族群的族星,此星,唯有那个神秘族群族中之人,方能够见到,其他人,即便是明明知道它就在那里,却也无法用眼睛看到。

        因为这颗星辰,独属于那个族群。

        但,虽然星辰之相永远不可见,但星辰之力,却可以被感应,只不过此刻的柳三娘实力太低,根本不可能感受到,那颗星辰的奇异之力。

        不过她虽然不行,却另有人可以。

        当那万古岁月未现的星光带着力量洒向大地之刻,位于九龙府内的冰王、炎尊、剑圣以及龙尊四人,纷纷感受到了那股奇异的力量。下一刻,他们的目光,同时集中在了后院的那个房间之上。

        那里,是武霖铃的房间。

        “终于,到时候了么?”四人同时望着那奇异力量降临的屋子,下意识地自言自语,随即身影一闪间,皆是从各自的房间中消失不见。再出现时,他们已经来到了那座屋子的门前。

        辰御天也带着一丝疑惑从自己的房间内走了出来。

        “师父,诸位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股奇怪的能量波动,究竟又是什么?”

        四圣望着辰御天如同好奇宝宝一般地提问,目中皆是有着一抹惊讶无比的光芒一闪而逝。灵狐族族星降临的奇异之力,一般而言,只有凝练了心识或者虚心识的武者才能够感应得到,可辰御天此刻根本还没有到达那种地步,为何也能够感应到这股降临而来的异力波动。莫非……

        龙尊望着自己的徒弟,发现他与之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便问道:“御天,你今日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么?”

        辰御天便将自己在武家庄园杀意裹身之时的经历全数告诉了龙尊,龙尊听罢,带着一丝惊讶之色地看着辰御天,更是隐隐有着一抹难以言喻的激动之色出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奇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徒弟身上。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的内力修炼,竟然与为师,走上了两条完全相反的道路!!”

        辰御天茫然地看着龙尊,之后从其口中得知,龙战内力目前发生的异变已经脱离了龙尊在创造这种内力之时的估计,可以说,目前辰御天修炼的龙战内力,与龙尊的龙战内力已经有了本质上的不同。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虽然无法确定这种变异究竟是从何而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变异无疑是一件好事,只是从此之后,你的内力修炼,或许将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师父我以前的老路,已经无法再让你借鉴了。”龙尊这般言论,让一直对这种变异提心吊胆的辰御天微微松了口气。

        旋即他望着那无形的却能够清晰感应到的星辉,问道:“那这股力量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武霖铃要出关了?”

        龙尊以及其他三圣同样微微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星辉降临下来的屋子。

        “你说的不错,她的确是快要出关了,很快,你就能够见识到圣武岁月间以美貌著称的灵狐之魅,究竟是怎样的一帆风采了。”

        辰御天缓缓睁大了眼睛。

        片刻,一股极为强悍的能量波动,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猛然自那房间之中,传荡而开……...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3586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