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八 札记

章十八 札记

        一声喝问,让房间中的人,皆是大吃一惊!

        紧接着,一道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到辰御天持剑出现在面前,柳三娘的脸上,竟是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反观玄曦,却是满脸惊喜,望着门口的人影。

        “御天,快救……”

        最后一个“我”字还未出口,她的声音便是戛然而止,柳三娘手持玉如意,再度点上了他的穴道。

        看着她如此淡然的动作,辰御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你好像对我的出现,丝毫不感觉诧异。”

        辰御天长剑横在胸前,望着柳三娘,微微一笑。

        “不,你错了,我很惊讶。”柳三娘淡淡笑了笑,随即看了一眼辰御天,淡淡笑道:“你错了,我很惊讶,你能够自行接触毒烟的毒素,恢复内力,并且出现在我的面前,的确让我非常惊讶!”

        “不过……”

        她的声音猛然一顿,随即目中,一抹阴沉的笑意,一闪而过!

        辰御天也笑了。

        “我明白,在这个院子里,应该还有一个刀锋组织的高手在吧……你,还准备躲到什么时候呢?”

        辰御天目中一抹冷笑一闪而过,一缕漆黑无比的剑气,携带无匹杀意,猛然向着上方的房顶,轰然而去!

        轰……

        一道巨响骤然响起,木屑翻飞间,房顶,瞬间破开了一个大口子,一道漆黑的人影,就站在这道洞口之旁。

        “朋友,躲了这么久,是不是也应该出来见见面了?”

        辰御天冷冷一笑,看着破洞之上的那道人影。

        下方,柳三娘目光阴沉,望着那破洞,微微开口:“好了……张月鹿,下来吧,你已经被对方发现了。”

        房顶上的人影,顿时发出一声大笑。

        “哈哈……不愧是被玄武与朱雀同时重视的人,这么快就发现了老夫的行踪,看来是老夫大意了,在你恢复灵觉之刻,就应该先隐藏起自己的气息才对……”

        说话间,他猛然自房顶上跳了下来,碎裂的瓦片伴随着尘土簌簌而落,让下方的几个红颜冢门人,不得不向一旁闪躲。

        看着那自房顶上跳下来的人影,辰御天的目光猛然一闪!

        随即,一道森白的刀芒,带着丝丝冷意,蓦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见状,辰御天面无变化,手中九劫云龙似早有准备一般,挥舞而上,直接与那乍现的刀芒,碰撞在一处!

        叮……一阵清脆的金铁之音猛然想起。

        辰御天只觉一股大力透过九劫云龙直接侵袭而来,让他的右手一阵发麻,身体,更是在这股力量之下,猛然暴退了三步!

        蹬蹬蹬……三步落下,辰御天其内气血猛然翻腾而起……

        而他对此,却毫不在意,目光透过虚空,望向那一道被自己斩飞的身影!

        只见,对方在虚空中留下一道漂亮的弧线,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柳三娘的身边,与其并肩而站。

        而此人所露出的面容,正是先前在中庭与辰御天说过话的那名管家模样的老者。

        “果然是你!”看着老者,辰御天脸上没有丝毫诧异,在未进入内苑之前,他便已经猜到了这个。

        “你好像,并不惊讶?”老者疑惑问道。

        辰御天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因为我已经知道,你必然是刀锋组织之人,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是二十八星宿之一!”

        “哦?”老者白眉微微一挑,看了辰御天一眼,开口道,“我似乎,并没有在你的面前,露出什么破绽……”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但却并没有回答他的打算。

        老者不以为意,看了他一眼,微微地带着一丝遗憾,开口,“早知会是这样,方才,在外面,我就应该先将你制服!”

        “不过还好,现在,还不晚!”

        辰御天微微摇摇头,但却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看了那被点了穴的玄曦一眼,目中开始酝酿战意。

        龙战内力,可燃烧战意,作为增幅!

        老者见状,也不恼,只是回头淡淡看了看玄曦,笑了。

        “看样子,你很担心这个丫头的安危……就是不知,你的本事,够不够资格,从老夫二人手中,将她救走!”

        话落,其手中的战刀,猛然泛起一片血腥的刀光!

        辰御天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就来看看,我的本事,究竟如何吧!”

        说完,他屏气凝神,整个人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目光平静而又毫无波澜的,着眼前的老者张月鹿!

        “哼!狂妄自大!凭你一人,如何战得我们所有人?”

        这时,一直沉默的柳三娘终于开口了,她一步踏出,目光无比冰冷,看着辰御天的样子,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或许……在她的眼中,此刻的辰御天,已经,与死人,无异!

        而,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房间内所有的红颜冢门人,纷纷拔剑出鞘,一道道冰冷的剑光,随着“锵……”的一声金铁之响,充斥在了这片空间。

        一时间,剑拔弩张!

        一股无比紧张的气氛,充斥在空气中,让这片空间的所有人的心,都是不由自主间,猛然一跳!

        而就在这一刻,辰御天,动了!

        他脚踏龙腾步,如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在众多红颜冢门人周遭穿梭,每一次经过,都会有大片的女子尖叫声,混杂着金铁落地的沉重之声,响起,让那些女子,在那么一瞬间,双目瞳孔骤缩。

        片刻之后,柳三娘动了!

        她,不得不动,因为,她若再不动,那么她的那些门人,将全部残废!

        是的,残废!

        对于这些红颜冢门人,辰御天并没有直接杀人,而是利用剑,割断了她们的双手经脉,让她们从此,无法提剑。

        “堂堂九龙府府主,如此欺负一班女流之辈,说出去,不觉得丢人么?”

        柳三娘手中玉如意快速挥舞,点点银芒逐渐幻化而出,带着一丝无可匹敌的劲力,与九劫云龙狠狠触碰!

        音爆之响,连绵不绝地在房间中回响!

        房顶的破洞处的瓦砾,簌簌而落,整座房子,也摇摇欲坠,在双方交战产生的强悍波动之下,似乎就连房子,都要崩塌。

        “这就是你身为二十八宿之一的力量么?”

        辰御天忽然开口,手中长剑剑势猛然一变,一股磅礴浩瀚的力量,自其中传荡而出,向着四周扩散。

        原本便濒临崩塌的屋子,更加摇晃起来!

        璀璨的剑光,自九劫云龙之上绽放开来,如同这世间最耀眼的光芒,让与之交战的柳三娘,都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睛!

        “不好!”

        她下意识地收劲防守,提防着辰御天的突袭。

        但预想的突袭,却并未来临。

        反倒是从床榻那边,猛然传来了一声金铁交击的清脆响声。

        那似乎是……刀与剑碰撞,而发出的声音。

        “难道……”

        柳三娘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果见那老者张月鹿手中之刀,正与一柄锋利之剑,在虚空中相互僵持着。

        老者颇为欣赏地看着长剑之后的那道人影。

        “利用人的反射心理来布计,你确实很厉害,不过……这些,都是老夫昔年玩剩下的,在老夫面前显摆这个,就等于是门前弄斧!”

        一阵大笑,那长刀猛然绽放出三尺刀芒,将九劫云龙,生生逼退!

        而辰御天的身影,在后退中,再度消失在眼前。

        “人呢?”

        柳三娘下意识的看向了老者。

        老者依旧是那幅淡淡的笑容,看着不远处的一份方向,随手一刀劈出,“小子,我已经说过了,这样的把戏,瞒不了老夫。”

        刀光掠过,辰御天连忙现身一闪,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足以致命的一刀。

        随即,刀光,劈到了辰御天身后的墙壁之上。

        巨响再度传来,那面墙壁猛烈摇晃了一阵,却是罕见的没有立刻崩塌,而是从一块破损的墙皮中,掉落出了一本书。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众人顿时大吃一惊!

        谁也没想到,那墙壁之中,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件东西。

        但,也并非是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所震惊。

        辰御天就是一个例外!

        当房间内所有人都因这意外的变故而微微一怔的同时,他却是无比清醒地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身影蓦然一闪间,以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了柳三娘的身后,九劫云龙,直接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因为他知道,那代号为张月鹿的老者,绝非平凡之辈,他既然能够如此轻易地看穿自己的打算,又如此张狂的放出那般豪言,那必然不可能是无的放矢。那么一切的算计与阴谋,对于此人,或许都将失去作用。

        而既然不能算计,那边唯有……胁迫。

        而能够用来胁迫的对象,自然便是同样身为刀锋组织二十八星宿之一的柳三娘。

        ……

        ……

        当张月鹿老者以及房间内的所有红颜冢门人,从那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回神过来的时候,他们才无比惊讶的发现,柳三娘的脖子上,竟然架了一把剑,而那握着剑的人,正是他们的敌人。

        “准备威胁了么?”

        老者的这句话,在传出的一瞬,透漏出的,是一种漫不经心的轻松,透漏出的,是对柳三娘生死的毫不在意,透露出的,还有对辰御天如此选择的一种微微的失望之意,这一切,都让辰御天的心中,微微升起了一丝不好的感觉。他隐隐的觉得,自己似乎估量错了,柳三娘在这老者心目中的价值。

        “张月鹿,你我同为组织的二十八星宿之一,如果你对我见死不救,就不怕这消息传入玄武或者首领的耳中?”

        柳三娘此时似乎也听出了老者的话中之意,神色阴沉的威胁对方。她不相信对方真的敢对他见死不救,毕竟,刀锋组织有规定,若是有人敢对组织中的同伴见死不救,一经发现,必然严加处理。她不相信,对方真的敢这样明知故犯。

        但,她显然错估了老者的想法。

        “是啊,组织的确禁止对同伴见死不救,不过,如果让玄武或者首领知道你是因为办事不力而身亡的呢?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是不但办事不力,还因此拖累了组织计划的进行,又会如何呢?”老者缓缓开口。

        柳三娘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一抹深深地恐惧,占据了她全部的内心……

        她知道,组织对于办事不力的成员,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留手,如果真的让首领知道了这些,那么她即便是身死,对方恐怕也不会有任何的惩罚。因为在刀锋组织的规定中,办事不力,与死罪同等!

        办事不力者,唯有……死路一条!

        柳三娘一时间陷入了无尽的惊恐中,看她如此,辰御天不由皱了皱眉头,听那老者与柳三娘的对话,似乎即便老者放弃了柳三娘,也不会有任何问题,难道他真的会放弃柳三娘?若是如此,又该如何呢?辰御天心中涌出了无数的念头,却没有任何可以解决眼前事态的方法。

        然而就在此时,那老者却又忽然叹了口气。

        “罢了,虽然你真的不重要,不过这小姑娘对我们而言也没什么用,还给你这小子也不是不行……既然你想要用危月燕交换人质,那老夫就陪你这一次好了。”老者说着,食指在虚空中一点,数道晶芒乍现的刹那,瞬间落在了玄曦被点住的各大穴位之上,玄曦顿时又可以动了。

        “小子,接好了!”

        下一刻,老者大袖一挥,玄曦连同其身上的被子,都被一股异力卷动中,猛然腾空而起,向着辰御天所在的方向直接飞来,见状,辰御天下意识的伸手,将被异力卷入空中的玄曦连同棉被一同接住。

        与此同时,柳三娘也被一股相同的异力卷起,回到了老者身边。

        “小子,这一次的见面,老夫着实有些失望,希望下次你我见面,你能够让我感受到真正的惊喜,但若还是如同这次一般,老夫也不会留手……”老者丢下这样一句话,随即便卷着柳三娘从房顶的破洞中离开,只是片刻时间,已经不见踪影。

        这样奇异的一幕,让辰御天在那么一瞬间,瞳孔骤然紧缩!

        半晌之后,辰御天这才闭上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至他睁开双眼时,他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怀中一脸娇羞的玄曦。

        能够将人直接卷动的内力,如此能为,绝非现在的自己的能够做到,这神秘无比的老者张月鹿,究竟是何种功力,竟可以直接做到如此地步?

        辰御天压下心中的震惊,目光微微看向了那从墙壁中出现的书,此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

        札记!...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34300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